分卷阅读103(1/2)

加入书签

  逸筠挑眉看着他:“太后膝下无子,待皇上也算亲厚。只要皇上一日不倒,她还是能在宫中安稳享福的。无非就是比之做皇后之时差上些许,却也是让人敬着的。与皇上对着干,于她没有任何好处。而除了太后,宫中除了贤太妃,再没人有这个理由和实力与皇上敌对。除了她,你说还有谁呢?”

  司然皱紧了眉迟疑:“可是……七皇子不过刚过十岁,她……哪来的信心?”

  逸筠嘲讽一笑:“古有昭和太后携幼帝垂帘听政,而如今老七已经十岁,足够了。”

  二皇子离京第十日,路经西南边陲,遭流民袭击,重伤而亡。西南王府之中,誉王妃闻信后悲怒攻心,带着一双幼子自焚于大火之中,尸骨无存。

  逸筠捧着密报,长长叹了一声。

  萧迟点了点桌面,道:“誉王妃的事情,不要告诉司然了。”

  逸筠抬眼看他:“你当国师猜不到吗?老二一死,是个人都知道老二媳妇是留不得了。只是没想到,他们连孩子都不放过。”

  萧迟摇了摇头:“猜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是另一回事。司然受不得这种心狠手辣的事情,能不让他知道,就别告诉他了。”

  逸筠无所谓地耸耸肩,转而道:“后日我便和思坤离开京城,出发去西南。贤太妃既然出手,定然不会善了。你留在京中帮衬着司然些,也让皇上警醒着点。”

  萧迟咧了咧嘴:“我那六弟怕是一点都不想见我。”

  逸筠白他一眼:“让你整日围着司然打转,他自然看你不顺眼。只是此事天龙卫已经将另一份情报递到了御案上,皇上若是机敏,定不会在这时与你有隔阂。如今新帝已不再同以往,如若不想他消减对司然的信任,你便不要再过于放肆。”

  萧迟烦躁地皱了皱眉,“麻烦!这当皇帝的是不是都觉得天下人都想抢他的,疑心重的要不得。司然为了他吃了多少苦,如今怀疑起来却利索的很。”

  逸筠无奈地轻笑一声:“君心莫测。站在那个位置上,自然会有诸多疑虑。京中之事你多留意,贤太妃心思沉,不是个好对付的。外家镇远侯府又是三朝鼎盛的世家,莫要掉以轻心。”

  萧迟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啰嗦。”

  ☆、110|chapter108

  萧迟的确很不耐烦这些事情,但是到底把逸筠的话放在了心上。逸筠和段思坤离京第二日,萧迟便进宫与皇帝密谈了近两个时辰。无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第二日,三皇子便被皇上特许上了朝,并且夺了镇远侯府小侯爷的差事,光明正大的入了户部。

  朝中哗然,对于皇上这种引狼入室,直接将财政大权交给三皇子的行为表示十分无法理解。

  而接连数十日,户部十数位官员被揪到错处,整整齐齐列了一摞折子,摆在了小皇帝的御案前。小皇帝眯了眯眼,大致扫了一遍,御笔一批。十数位大大小小的官员或罢免或斩首,无一逃脱。

  至此,镇远侯府埋在户部的钉子被尽数拔除。

  贤太妃得了消息之后,直接将寝殿中能砸的东西砸了个遍。冷静了好半天,才派了心腹送信出去。

  她也明白,小皇帝这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她的动作。这些年来户部多少有些贤太妃和其外家镇远侯府私库的意思,虽然没有什么大动作,但平日里的好处没有少捞。

  二皇子这次参与河道重建,户部虽然明着是按照小皇帝的指示给二皇子下了套。但这里面水分大得很,镇远侯府借着这次机会,捞了不少油水。

  现在小皇帝这番动作,无疑是指着他们的鼻子在说:朕已经知道你们做的事情了,还是老实点吧。

  贤太妃能歇心吗?那必然是不可能的。

  这事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却明着与镇远侯府没有半分关系,让贤太妃连个脱簪请罪,借着自己太妃的名头压一压气势的机会都没有。老镇远侯无奈,只能借着年事已高的名头回家暂避风头,和小皇帝服软。

  就在小皇帝与萧迟以为暂时不会有什么事发生的时候,宫中又出现了新乱子。

  冷宫之中住着一位年过半百的太上皇时期的罪妃,已经疯了几十年。如今的内侍监总管与其有几分渊源,于是也就趁着所有人不甚在意这个地方的时候,偷摸着给这位老人家些吃食衣物,至少让人能活下去。

  小皇帝也是知道这事的,不过毕竟与他无关,他也就没在意过。只是不知道为何,那日他下朝之后难得有兴致主动去一趟碧涛阁,却半路上撞上了这位疯疯癫癫的老妇人。

  老妇人边跑边乌拉乌拉大喊着,依稀听着什么‘鬼’,‘寻仇’之类的话。大叫着奔着小皇帝而来,小皇帝身边的侍卫拔剑就要迎上去。只是还没靠近,老妇人突然浑身抽搐着口吐白沫倒下,眼睛望着小皇帝的方向,尽是惊恐。

  小皇帝素来不信这灵异鬼怪之事,虽然国师一脉能力特殊,却也没见他们真的处理过这类事情。当然,那是因为司然和上任国师处理类似事情的时候,从来没有明着上报过。但如今骤然见到这副情景,饶是身边还有一大堆人跟着,小皇帝也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司然接到消息匆匆赶到时,周围一切正常,没有丝毫异样。

  但是细细查过老妇人的尸体,根本没有任何致死的症状。甚至于五脏六腑都尚且完好,不过是有些营养不足的消瘦,却绝不会致死。而惊悚的表情,和死前眼中留下的恐惧,完完全全就是一副被吓死地模样。

  司然命人将尸体送到他的碧涛阁,安抚了小皇帝一番,又将自己准备的驱灵符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