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7(1/2)

加入书签

  萧迟沉吟了一下,道:“虽是如此,但近日里皇叔还是莫要参与什么大事了。”

  逸筠也正经起来,点了点头道:“本来我也就是借着这事脱个身,日后有了这么件事,皇上不好再匆匆将我赶离京城。我又不是真的为了拢民心,争权势。能安安稳稳呆在京城过日子,我就知足了。”

  萧迟应了一声,“很是,皇上如今疑心越发重了。你我虽然无心,但是还是少做显眼的事,免得哪日招他不顺眼,再惹上麻烦。”

  段思坤左右看了看两人,忍不住发笑:“我倒是见过为了争权争势谋划的,倒是第一次见到,为了躲差事联手的。不愧是叔侄,到底是一个模子。”

  萧迟眉峰一挑,道:“那是,要不是这样,皇婶能安心跟着我皇叔么?又能安心让皇叔与我交好?”

  司然一怔,咬着杯沿看他:“皇婶是谁?”

  萧迟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道:“乖,吃你的。”

  司然不满地瞪他一眼,还真就老老实实继续吃自己的。

  逸筠摇了摇酒杯奇道:“世人皆说国师冷心冷情,从不与人亲近。怎么这跟着你待了几日,反倒像个孩子似的?”

  萧迟暗道:在我跟前,他一直都是个孩子。

  司然眨眨眼,不满道:“我什么时候像个孩子了?”

  萧迟冲着逸筠挑衅地呲了呲牙,也没吱声。

  段思坤夺过逸筠手里的杯子,用筷子敲了敲碗碟:“吃你的,多什么话。”

  逸筠瞧了他一眼,干干地笑了笑,也低下头老老实实地吃东西,不再多话。

  萧迟啧了一声,道:“皇嫂这训夫之术实在有效,皇叔如今可是半分忤逆也不敢了?”

  段思坤轻笑一声,道:“谁夫谁妻尚不好说。”

  逸筠头埋得更低,竟是分毫不敢反驳。

  他后院里的美人还没处置,自然不敢乱说话。这还是因为没有碰了他们才逃过一劫。若是当真碰过那些人,恐怕他家的这位早就将他扒皮拆骨一顿抽了。

  直到月上中天,几人才散了场。

  司然和萧迟并肩而立,看着逸筠死缠烂打的将段思坤缠回自己府上,才笑着转身向萧迟的府邸走去。

  宫中已经落了匙,司然不急着赶回去。街上没什么人,两人并肩漫步,不急不缓地,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走出一截,萧迟突然道:“你觉得,若是有人要害逸筠的话,这个人最有可能是谁?”

  司然一愣:“害王爷?为何?你是收到了什么消息吗?”

  萧迟迟疑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含糊过去:“你别管是怎么知道的。只是让你觉得,若有人恨逸筠恨到让他死后都不安宁,处心积虑地害他,这人可能是谁?”

  司然皱着眉想了半晌:“若要论最可能的人选,那以如今的局势来看,莫过于是皇上。只是皇上即便疑心王爷,也至多是寻了法子削去他的实权,谈不上恨。贤太妃的话,必然是会对着你我来。但要是被人……还真就没什么由头了。”

  萧迟顺着他的话想了想,的确也是想不出来。

  但现如今最可能动手的贤太妃已经被他们清出去,几乎没有什么可能。可他还在这里,说明事情还没有结束。那么其他人呢?

  皇帝,倒是有可能,单是看皇帝那张长的和林和一样的脸,就知道这件事和他没什么关系。要知道林和不光没有和段思坤接触过,甚至在逸筠的事情发生后,几乎就没有露过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萧迟就是冥冥感觉到,一切事情都是息息相关的。

  如司然现在效忠皇帝,在现代便是和林和曾有过感情。而段思坤现在和司然关系不错,在现代时也可以称得上是朋友,还有小时候的渊源。

  那么……逸筠的死,究竟是谁造成的呢?

  ☆、115|chapter113

  常言大灾之后必有瘟疫滋生。西南水祸之后,因为逸筠的安排得当,竟没有滋生疫情。一众相关人员担忧了好些天之后,终于渐渐放下心来。

  萧迟自打逸筠回了京,也就安安分分搬出宫外。不多管朝政,也不闲着没事去挑衅小皇帝。但每天还是想着办法撺掇司然出宫,亦或找借口来碧涛阁缠着司然。

  这一日,司然从勤勉殿中回了碧涛阁,却迟迟未等到每天来报道的萧迟。竹林中练了半日的剑,司然却越发心神不宁起来。

  老七瞧见司然出了内院,立时迎了上来。

  “主子可是要出宫?”

  司然颦眉,犹疑了一番才道:“景王……可曾派人来?”

  老七笑眯眯地摇了摇头:“回主子,未曾。”

  司然随意地点了点头,又转身向里走。走出两步后,却又折身回来:“我出宫一趟,若皇上有事召见,派人来景王府寻我。”

  “是。”

  瞧着司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