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8(1/2)

加入书签

  司然看到那个人的一刹那,禁不住皱了皱眉,眼中有了明显的厌恶。

  来人一身黑袍,面容平凡看不出什么异样。但司然明显能看到,这人眉心萦绕着浓重的黑气,却不是将死之象。而是……杀戮过重,却又将所有魂体怨气锁在了体内化作自己的能力。

  只是这话却又不能当着朝臣和皇帝的面说出来,否则定然认为他是不满有人出了风头立下大功,以此荒谬之论借机寻事。

  如今信他的人,理所当然觉得他肯定能查出疫情来源,解救百姓。不信他的人,自然觉得他一直以来都是在演戏迷惑皇帝,如今更是不满有人先行立功。

  然而,司然近日来的束手无策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此时他的一系列表情也都映在心底。只是碍于司然没有主动开口,也就没人说什么。

  司然虽然有些能力,却也不是神通广大算无遗策的。当年锦妃于氏下毒谋害如今的小皇帝时,司然是因为有眼线在其中,才截了个正当。但现在疫情出现在百姓之中,他自然查无源头。

  小皇帝看着下头的人,脸上的好奇和赞赏遮掩不住,“听闻大师救治了京中几百疫民,可是知晓疫情源头何在?”

  那人敛袖微微弯身,竟也表现的不卑不亢:“回皇上,京中疫情突起,乃是西南水患遗祸。水患疫情突如其来,虽控制得当,却难免会诱发疫情。而水祸疫症发病晚,加之西南近年来虫灾连连,诱得疫症与寻常疫病不同,这才一时间不得要领。草民不过侥幸,曾见过这等病症,才能对症下药。”

  小皇帝满意地笑了笑:“大师谦虚了。既然大师救了百姓,不知可有什么想要的?”

  “草民不才,只是举手之劳,不敢讨要恩典。”

  小皇帝笑道:“既然如此,暂请大师在宫中住下,若想到了要什么,再与朕明说也不迟。”

  送走了那人,司然跟着小皇帝回了勤勉殿,才开口道:“皇上,此人功德尚浅,还不足以恩赐常驻宫中。何况此人来路不明,这样安排,委实不妥。”

  一位年长的大臣嗤笑一声:“国师大人莫不是怕大师抢了你的位子,这便着急的抹黑人家?可惜人家刚刚救了京中数百百姓,国师再是不满,也不能不顾民意。”

  司然瞪大了眼睛看过去,满是不可置信。

  小皇帝轻叹一声,抬眼看着司然:“国师……朕以为,你不该是这样的。”

  司然一顿,转头看向他:“皇上也觉得……臣是为私心胡言?”

  小皇帝被他一眼看的不自在,垂了垂眼才道:“以国师之能,为何这次良久没有对策?如今疫情得了控制,国师又为何如此着急的抹去此人功劳?即便他再来路不明,为了天下悠悠之口,朕,也必须以礼相待。”

  司然抿了抿唇,不再多言,拱手道:“臣失言了。”

  小皇帝摆摆手:“这些日子国师也费心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待司然走后,几位老臣才尝试着开口:“国师这一次……似乎表现的太明显了吧?”

  “臣老早就说过,国师手中权势过大,即便今日还是忠于皇上的,但难保不会因为怀恋这权势,而生了异心。”

  张潮君皱着眉道:“皇上,老臣只有一言。国师这些年为了护您周全,也算是拼尽全力。无论要作何决定,还望您多多思量一下这些年的日子。”

  ☆、116|chapter

  司然心事重重地回了碧涛阁,坐在正殿,合了合眼才道:“七叔。”

  老七赶忙走了进来:“主子有何吩咐?”

  司然深深看了他一眼,才道:“你与福安他们伺候我多年,如今这宫中也没什么事,明日便收拾行李回清泉镇的庄子中去吧。”

  老七一愣:“主子?为何突然要遣我们离开?”

  司然笑了笑:“没什么,宫中伺候的人多,用不着你们再劳累。早日回庄子里过日子,若是……若是有一日局势稳了,我也会回去。”

  老七想了想,才迟疑道:“主子……可是……宫中有变?”

  司然无奈地笑了笑:“七叔,当年师父将你留在我身边,这不知是对是错。”说完,沉默了一会,才幽幽道:“皇上已经疑心于我,这次进宫这人,我有预感是冲着我来的。”

  老七笑了笑:“主子说笑了。莫说一切还不肯定,便是定了,哪有做奴才的逃命,留下主子受难的。”说着,老七恭敬地跪下,“老七一辈子效忠国师一脉,老国师临终遗命,命老臣好好伺候主子,为照顾,也为提点。如今主子面临风雨,老七定不会就这般离开。”

  司然摇了摇头:“七叔,我不会轻易犯险。若你们在这里,我反而不好轻易脱身。如今皇上既然已经疑心,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