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9(1/2)

加入书签

  嘭地一声,门被踢开。

  司然心神一紧,气息顿时出了岔子。解咒不成,司然只能先行护住萧迟的心脉要害,刚刚到了引气归体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扰的分了心,只得迅速将开始不稳定的灵气猛地收回,以免伤了萧迟。

  因着心急,这一下太过迅猛,直接激地他自己一口逆血倒流,直直吐到了床上。一时间,胸口一阵撕裂剧痛,灵气四窜爆裂,让司然脸色变得惨白。

  小皇帝看到司然这副模样,眼神飘忽了一瞬,又坚定起来。

  “难民受灾之时,国师大人没法子医治。怎么对着皇兄,反倒有了办法?”

  司然体内气血翻涌,灵气动乱,一时间连话也说不出。只能抬眼看着小皇帝,扶着胸口急促地喘息。

  逸筠赶忙走上前扶住他:“你没事吧?”

  看司然无力地摇了摇头,逸筠回头看小皇帝:“皇上!景迟中的不是疫症,而是咒!方才国师是在想法子解他身上的咒术!”

  小皇帝嗤笑一声,怒瞪着司然:“解咒?朕看,是引咒吧!来人!给朕搜!”

  一众军士在殿中四散搜索,连床上也未放过。其中一个不顾司然的阻拦,一把掀开萧迟的身体。一张旧黄的符纸飘飘然落在地上,小皇帝跨步上前捡起一看,顿时怒笑了一声:“朕本是不信的,现如今,叫朕如何不信!国师,这就是你迟迟不救百姓的原因,这就是你日渐与朕疏远的原因?朕已经不妨碍你们了,如今你竟然为了救三皇兄,用朕的命去换他的安危?!”

  逸筠听的一头雾水:“什么?”

  司然无力地合了合眼。

  到现在他再不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计了,也就算白活了。

  鼓了鼓力,司然爬起来伸手划破了左手的手腕,将流下的鲜血滴落进萧迟的口中。浓郁的灵气立时安抚了刚才被粗暴对待的身体,萧迟体内涌动的灵力也渐渐平和。司然伸手抚上萧迟的胸口,拼了力将灵气汇聚到一起,护住他的心脉和要害,方才哑声道:“皇上既已疑心于我,想必我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小皇帝盯着他尚且流血不止的手腕,只觉得怒火冲头:“来人!将国师收押大理寺!听候审判!”

  逸筠劝说半晌无果,只能给手下心腹使了个眼色,让他照看好景王府。这才跟着小皇帝匆匆回了宫中。

  “皇上,今日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皇帝哼笑一声:“朕以为皇叔知道的清楚呢。皇叔不是也知道,三皇兄中的是咒么?”

  逸筠点头:“是国师验出来的,应当是没错了。”

  小皇帝叹息般道:“是啊……以国师之能,自然看出了。但皇兄可知道,国师意图用朕的八字,将三皇兄身上的咒术转移到朕的身上!”

  逸筠一惊:“怎么可能!国师万不可能有害皇上的心啊?”

  小皇帝嗤笑:“如今物证俱全,皇叔要朕如何再信国师?”

  逸筠沉吟片刻,才道:“皇上是听谁说的?”

  小皇帝无力地道:“是那位救了城中百姓的大师所言。朕知道,你又要说朕轻信外人。但是皇叔,如今朕抓了个正着,还能如何?”

  ☆、117|chapter115

  逸筠摇了摇头,道:“若这一切,是别人计算好的?虞家如今被接连打压,怕是早已怀恨在心。首当其冲,自然是陷害国师。此人又来路不明,万万不可轻信。”

  小皇帝苦笑一声:“虞家如今已是强弩之末,朕无需畏惧。但国师手中的,却是足以动摇皇权根本的势。换做平日,朕自然是信国师的。现如今国师与皇兄关系匪浅,若国师当真背叛了朕,朕又当如何?昔日教朕为君之道的帝师,朝夕相伴的亲人。皇叔以为,朕愿意与他对簿?”

  逸筠道:“皇上可想过,如今这一切,不过是有人想让皇上与国师离心?国师辅佐拥护皇上这么多年,一向公私分明,可是从未有过异心啊。”

  小皇帝轻笑:“皇叔手握天龙令时,可想过,有朝一日若天龙卫当真效忠于你,又是怎样一番景象?这高位站久了,未必不会不满于一人之下的位子。”

  逸筠无奈地叹了一声:“臣已将该说的说完了,皇上若执意如此,臣也无话可说。”

  施礼欲告退,逸筠忽又顿住,回身对小皇帝道:“臣当年便于先皇说过,这皇位太过飘摇,臣一世悠闲,做不得大事。如今,也还是一样。天龙卫,从未效忠于我,天龙令,也从未掌于我手中。”

  逸筠走后,殿中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小皇帝呆呆坐在御座之上,突然开口:“时近深冬,天牢……应当很冷吧……”

  近侍心领神会走上前,“皇上,国师囚于天牢之中,大理寺暂时还未敢审理。皇上不如……去看看?”

  小皇帝合了合眼,点头:“走吧。”

  天牢。

  这里是这宫中唯一一个历经了数个朝代,都几乎没有什么变动的地方。永远都森严晦暗,充满了怨戾却没有丝毫血腥。每一个入了这里的人,都曾活着走出去。之后或是踏上断头台,或是流放千里死于远方。

  林景和一辈子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看到这个人在里面。

  在他眼中,这个人永远是睿智强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