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0(1/2)

加入书签

  谋害帝王一事平息的不动声色,皇上没说什么,却有不少人并不甘心。这一路上的事情,司然也算是早有准备。

  唯有一次让他留了心,便是有人操纵了种了厉魂的傀儡来攻击他。

  这种傀儡无知无觉,却拥有厉魂本身的戾气和残暴的思想。并无多聪慧,却难缠的很。若是常人碰上,大概真的难以逃出生天。只是司然到底是行家,解决了这些傀儡也没有费多大力气。

  而让他好奇的是,这种傀儡难得,种魂之法又鲜少有人知道。一番追查之下,才发现竟然与北域也息息相关。

  北域多有神秘部落,萧迟身上的咒术也不是寻常人能种下的。加上入宫的黑袍人虽然看起来普通,但些许细小的习惯却是与北域人相同。如此,司然才想来此一试。

  而半路上的傀儡更是让司然确定,北域有人在针对他,并且,是特意在引他来。

  在落雪城停留了一日,隔天司然便纵马朝雪原深处而去。

  越往里,人迹便越发荒芜。

  走了将近三天,司然将累坏了的马放生,踏雪而行。

  又过了两日,司然找了处雪窟休憩。还未来得及生火,洞中陡然温度一降。司然抬眼,眼前明晃晃地出现了一张惨白的鬼脸。

  符咒脱手而出,在空中燃烧将那厉鬼吞没。凄厉的惨叫响彻雪原,许久才堪堪停下。

  风雪骤然变大,无数厉鬼冤魂嘶号不断,一时之间,纯白的雪原竟如炼狱一般蔓延开血色。

  司然负手站在风雪之中,静静地注视着扭曲嘶号的无数冤魂。

  风雪涌动的深处,漆黑的宛若夜色一般。一个一身黑袍,看不清面容的人缓步走向他,直到距离他不过半丈,才停下脚步,慢慢抬起头。

  兜帽之下是张枯瘦青紫不像活人般的面容,看清司然的一瞬间,扭曲起一种可怖的笑容。

  “灵子……司然……我们,终于见面了……”

  ☆、118|chapter116

  “阁下精心布局,逼我离京,又诱我前来北域。莫不是只为了这一句招呼?”

  那人咧嘴笑得极为难看,却又像是得意至极:“世人皆传,国师一脉通灵大能,远非常人所能匹及。可传到如今这一脉,却只剩下了辅佐国政的平庸本事。却无人知晓,国师一脉灵能大成,而如今的国师更是灵术一脉最强大的人。世人愚昧,国师可怨恨?”

  他笑着步步逼近,脸上表情越发扭曲:“帝王之疑,百姓之怨,你所有的努力和付出付诸东流。他们只看到了结果,全然忘了这些年你为了他们所做的一切。你当真,不会怨恨吗?”

  司然依旧神色淡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启唇明明是平淡无波的声音,却仍旧能听出浓浓的嘲讽:“这一切莫不是拜阁下所赐?阁下让人将阡草投入京城天井,城中百姓多数中毒,症状宛若水患瘟疫。尔后又命人带着解药施药布善,成功混入宫中。再然后误导皇上以为我以天子之命换取景王平安,迫使我离京。百姓不明真相,只知我面对瘟疫时束手无策,又岂会记得我当初所做?”

  那人哈哈大笑,猖狂得意:“国师如今才想明白,岂非太晚?”

  司然笑了笑,摇头道:“我要多谢阁下这一手,让我能名正言顺离京,脱离帝王制控。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将咒落到景王身上。”

  那人光秃秃的眉头挑起几分,似有些兴味:“怎么?莫不是国师要冲冠一怒,那……我倒是怕得很。”

  司然凝眸看着他,平声道:“景王身上如今有我的本命灵玉,即便咒术解不了,也会将咒印渡到我身上。你以为,这咒印到了我身上之后,作为下咒之人的你,还能安然离去吗?”

  那人大笑不止:“国师大人对景王当真一片情真,竟肯下如此大的手笔。只是不知道……这景王能否安然撑过咒术发作,成功将咒印引渡?”

  枯瘦的手指平伸,一支虚体的乌黑权杖出现在手心。

  “本命灵玉牵扯着你的命息,若你重伤而亡,景王可还能平安?”

  浓重的黑暗开始扭曲滚动起来,涌动出无数扭曲狰狞的鬼脸。它们嘶吼着想要冲出桎梏,越发将黑暗扩大。

  逐渐包裹而来的黑暗中,司然负手而立仿佛醉月赏雪般悠然。直到黑暗降临,将那一袭与白雪相衬的白衣彻底淹没,交错的嘶吼声中才出现一声清晰的破空声。

  莹白的玉剑如同黑暗中骤然亮起的光明,撕裂了扭曲成片的阴影,划开一道光明之色。

  洁白的掌心燃起幽幽的火焰,火苗舔舐着那些狰狞而诡异的脸,刹那间便燃为灰烬。隐于阴暗中的神秘人扭曲而狂妄的笑声响起,越来越多的冤魂厉鬼包裹而来。玉筝剑带着凛然的寒气,尽数将那些邪恶斩于剑下。

  没有鲜血和尸骨,却要比战场更加可怖。

  天地间只余一袭白衣随风而动,飘渺的身形几乎无法用肉眼捕捉。

  不过几息之间,扭曲的黑暗尽数碎裂。剑收,司然负手站在原地,仿若从未动过。

  黑暗褪去,神秘人再度现身,却充满恶意地笑着。

  “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这样的开胃菜的确难不倒你。但是……这九重诛仙阵,可还能让你逃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