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4(1/2)

加入书签

  冥王皱了皱眉,突然笑道:“看来……你是想起了什么。”

  司然一怔:“啊?”

  冥王瞧见他的神色,不禁有些不解:“你为何会想起问这个人?”

  司然不自觉握了握萧迟的手,道:“我们……借着逸筠的执念,回溯了。”

  冥王眉间一松,笑着摇了摇头:“我还以为……罢了,”语气一顿,变得严肃起来,“此人魂魄遭禁,生了魔化之意,已经不隶属于我管辖。我本打算再过些时日便去处理了,既然你有心探究,便由你来吧……”

  虽然不在生死簿上是意料之中,但……魔化……

  司然赶忙道:“有什么办法?”

  冥王笑了笑:“你既然能联系到逸筠,那么想必是有什么东西牵引着。魂魄虽趋向魔化,却执念未散,若此时能解开执念,想必还是有挽回之地。魂魄尚存,只是若要将其彻底解封,还需要引子。这个引子……想必就在你身边。”

  “引子?是人还是物?”

  冥王道:“引子并非唯一,你且好好想想,最初引导你的是什么吧。这小家伙最近快要晋级,暂且留在我身边,待得晋级完成,我会放他回去。”

  司然看着熄灭的火焰,转头看向萧迟:“幽翼要晋级了?灵使晋级是什么?”

  萧迟伸手敲了他一下:“不管是什么,有冥王在总不会有事。先想想我们该怎么办吧。”

  司然托着下巴望着盒子苦想了半天,突然道:“镜子!”

  萧迟一愣,随即从书桌最下层的抽屉取出那个被包裹的严实的镜子。

  “是它?”

  司然解开上面的包布,望着道:“你能想起这是什么地方的吗?”

  萧迟想了想道:“你我所在之处,包括逸筠的屋子里,应该都没有这种小的铜镜。唯一有可能的,就只是……”

  两人对视一眼,“贤太妃!”

  司然皱了眉头:“可是……贤太妃并非亲手杀了逸筠,在逸筠被杀之前应该也没有带着镜子去看他。这……怎么可能?”

  萧迟思索了一下,突然道:“也许……只是我出现之后没有。”

  司然眼睛一亮,顿时恍然大悟。

  萧迟的出现是个变数,以至于很多东西都被改变。逸筠的尸骨未被囚困,自然不会有什么铜镜。也不会有如此强的执念和怨气。

  但没有萧迟出现的那一世,才是真正所发生的。那难保逸筠没有被贤太妃藏起来过,也自然就有可能将血沾染在铜镜上。

  萧迟看着镜子想了想,道:“然然,去取一滴思坤的精血来。”

  司然不解:“为什么?”

  萧迟笑了笑道:“镜子或许是引导魂魄突破禁锢的引子,但如果想要逸筠的魂魄彻底被净化,想必还是需要最深的执念。”

  司然了然。

  逸筠或许因为枉死而不甘,但最不甘心的,莫过于未能与心爱的人厮守。如此,想要将执念解除,段思坤必不可少。

  站起身踢踢踏踏地跑出书房,就看见段思坤大敞着门,正呆呆地望着门口。看到司然先是一喜,随即又脸色苍白:“……你怎么……这么快就……”

  司然看着他的样子也难受的不行,摇了摇头道:“想要引逸筠的魂魄挣脱桎梏,大概需要你的精血……”

  段思坤没说什么,闭目凝息了片刻,突然伸手与指尖一划。鲜血断断续续从伤处涌了出来,直到血流缓和下来,段思坤抿唇暗中运气,一滴朱红的血滴落进司然递上来的瓷瓶里。

  逼出精血后,段思坤脸色更苍白了几分,看起来有点摇摇欲坠的恍惚。司然担忧地将他扶到床上,道:“要到子夜才能开始,你不要再耗着了。”

  段思坤点了点头,合上眼休憩,却不知不觉地陷入沉睡。

  他已经很累了,就算精神极度抗拒睡眠,也抵不过身体的本能。

  回到书房后,萧迟十指交叉坐在椅子上看他:“这次睡着了吧?”

  司然还是满脸担忧:“思坤不会有事吧?”

  萧迟摇了摇头,安慰道:“他只是精神太紧张,加上有些没休息好。损耗了精血会更加疲惫,自然会睡着,不用担心。如果他醒着,恐怕还会打扰我们。”

  司然闷闷不乐地点点头,坐到他身边不再说话。萧迟伸手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安慰道:“不要影响了自己,今晚你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司然蹬掉鞋子,两只脚踩在椅子上窝成一团,小声道:“如果我那时候没有那样做……就好了……”

  萧迟叹息道:“你现在不是大殷的国师,站在不同的立场上,自然会有不同的想法。只是当初那个情况,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可避免与逸筠有所牵扯,那么总会有人有心设计他。何况,身处逸筠的位置,即便不是贤太妃,又何尝不会有人嫉恨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