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7(1/2)

加入书签

  只是到底不同道,萧氏族系的人对国师一脉有着本能的畏惧,自然不敢过多攀交。而那时候的萧迟,似乎也并不是身负麒麟血脉的特殊存在。至多不过是萧氏族系中比较出色的弟子,又因为帝王登基有护主之功,才得了个侯爵的虚位。

  司然还记得,当时林景和想过要大赏萧家,却被萧家推了,只能这么不高不低的赏了个虚位。好一阵子,萧家还被一些不明事实的人嘲笑。

  萧迟失笑:“想不到……我们还有这么一层渊源。”

  逸筠摸着下巴道:“当时我记得,每回有什么国师出面的大场面,你总是站在武将堆里看的移不开眼,当时就有不少人传,你是看上国师了。想不到……今个竟然还真成了。”

  司然回头看着萧迟,却见他笑吟吟地望着自己:“无论什么时候,什么身份,总有东西是不变的。”

  比如,当年校门口的惊鸿一瞥,便不自觉挂心。亦或是,那些我没有的记忆中,銮殿之上,遥遥一次回眸。

  不曾变过的,便是你始终,都是我的珍之重之。

  逸筠看着他们,轻轻笑了一下:“还是你们幸运。那时候,就算给我千万个脑袋,我也不会相信你们有一天能走到一起。”

  那时的萧迟虽然总是目光不离地看着司然,却从没有主动上前去说过话。甚至有几次,司然有心与他亲和一些,却被他匆匆避开,像是逃离一样。

  彼时他与萧迟也算交好,还曾取笑过他是害羞。

  司然笑着拉了拉萧迟的手,然后看向逸筠:“时候不早了,我们开始吧。”

  逸筠顿了顿,虚化的魂体也明显能看出几分紧张和僵硬。

  萧迟轻笑:“刚才的架势呢,现在怎么虚了?”

  逸筠咽了咽不存在的口水,艰涩地开口:“你们真的……有把握?”

  司然点点头:“我们唯一没把握的,便是你是否还留着神智。如今既然不仅有神智,还保留了记忆,自然不成问题。”

  逸筠迟疑了一下,道:“如果……如果成功了,我还能留下来吗?”

  萧迟看着他,道:“你要知道,成功之后,若是你选择轮回转世,说不定还有机会做人。但要是选择留下……便要一直维持着这副姿态,永远成为一个鬼使。”

  逸筠握了握拳,点点头:“我想留下来。”

  他不明白什么是鬼使,但是他知道,他想留下来,留在那个人身边。

  司然抿了抿嘴,“我可以助你凝形,成为等同于幽翼的灵使。只是身为灵使,便永远不可在转世。待得主人身死之后,便要一直停留在原地,直到主人轮回,再度找到你。”

  这一次,逸筠的目光十分坚定:“我要留下来。”

  萧迟应声,道:“你体内的魔化趋向还未停止,我和然然要助你净化掉魔气再凝形。期间或许会很痛苦,定要坚持住,不要让魔气侵蚀了理智。”

  逸筠虽然这时候看起来神志清醒,没有任何异样。但他体内的怨气和执念还未散去,在强大的痛苦下,难保不会重新激发出来。若是那样,到时候恐怕理智会被侵蚀,彻底变成了满心杀念的厉鬼。

  逸筠点点头,飘到阵法中央,合着双眼等他们的动作。

  司然手上掐诀,白光一道接一道打入逸筠体内。渐渐地,白光融入逸筠身体,逸筠的表情开始渐渐迷茫而安宁,放松陷入沉睡。

  司然回头看看萧迟,道:“我想……试试我自己的血。”

  萧迟一愣:“为什么?”

  麒麟血脉至刚至阳,可以抵御一切阴邪之物,更有一定的净化作用。他们本来的打算,是靠着萧迟的血和司然的灵力来净化。为何这时候,他家小孩又有了这种想法?

  司然皱着眉想了想道:“我的血……好像也有一点不一样的作用。或许……可以试试。再怎么说,灵术师的血不会家中怨气和戾气。”

  萧迟无奈,看了看自家小孩手臂上的伤口,最终妥协。

  他知道司然是想要尽力补偿逸筠,只是这种会给自己造成伤害的法子,实在让他不太甘愿。但……这种时候,他的确说不出什么拒绝来。

  白色符咒布下一层又一层禁制,浅淡的白光如蒸汽一般在书房中缓缓蒸腾而起,将逸筠的魂魄包裹在其中,隐约可见一个影子。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抬手划过另一只手的掌心,两道长而深的伤口转眼间溢出鲜血。

  耀眼的白光与火焰般的红光同时腾起,光芒中心各自包裹着一道细小的血液,自平飘在空中的逸筠头顶而入,慢慢在虚化的身体中,可以看到两道血液游走的路线。

  血液所过之处,黑紫的雾气像是被驱逐一般,强硬的被赶出虚化的身体。灵力陡然一强,意图逃窜开的黑紫雾气突然慌乱起来,惊恐地在逸筠的体内四处逃窜。

  两道血液在逸筠体内游走一圈后,最后与眉心相融。逸筠的身体骤然一抖,突然睁开了双眼。

  原本恢复了神智清明的双眼再度染上狠厉的殷红,似是茫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