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9(1/2)

加入书签

  萧迟应了一声,问邵砚要了地址,直接拉着司然去换衣服准备出门。

  逸筠昏头昏脑的跟在他们身后,才道:“案发现场?什么地方?思坤怎么了?”

  萧迟道:“暂时也说不清楚。我和然然先去看看什么情况,你在家等等。没什么意外的话,晚上应该就能回来。”

  逸筠这个时候不适合外出,也只能答应了。

  两人匆匆赶到邵砚说的地方,刚一下车,就被惊了一下。

  东里公墓最里面有几个十几米高的小山坡,上面几座坟。他们在的位置似乎很久没有人打理过,墓碑显得很沧桑,供台上的东西也早就腐烂不成形。

  公墓这种地方一般都有专人打扫,不是固定的扫墓时节,一般不会有贡品遗落。而不远处有几个没有打开的袋子,以这段距离为轴成圈都被警戒线圈了起来。而在警戒线圈起来的中央位置,大约有四五具已经不能称之为尸体的尸体。

  尸体的四肢都已经脱离身体,但创口并不整齐,一看就不是被利器割下来的。而头颅脖颈以及躯干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离着远了看不清楚是什么造成的。

  段思坤就站在尸体不远处,手里握着个小臂长的刀,神色木然地看着那些不成形的尸体。

  邵砚一看见他们来了,几步走了过来,脸色黑的难看:“我应该没认错,这就是那天去古宅的那家伙吧。这大清早起他跑这来干嘛,说他跟这案子没关系都没法开口。”

  萧迟往尸体跟前凑了几步,看了看道:“尸体明显不是被利器割开的,他应该没有嫌疑吧?”

  邵砚抱着手冷哼:“说是这么说,但是目击证人就说看到他一直在这站着,没有别的人。而尸体的温度和血流量来看,死亡时间最多不超过三个小时,也就是我们赶过来的一个小时前。目击证人是在我们之前半个小时到的,也就是说,只有半个小时能造成这副局面。那么你来告诉我,是什么人能在半个小时做到这种水平,然后在现场还有一个人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萧迟挑了挑眉道:“所以你怀疑,思坤有同谋。是他们一起杀人分尸的?”

  邵砚耸肩:“我没这么说,但是目前来说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司然跟着走过来,道:“师兄,让我试试跟思坤沟通一下。”

  邵砚皱着眉看他:“你自己小心点,我看着他精神是有点不稳定。”

  司然点点头,钻过警戒线靠近了呆站在一旁的思坤。

  “思坤?”司然走过去,拽了拽段思坤的衣袖。

  邵砚握了握拳,问道:“这小子要是敢动我师弟一下,我就让他和地上这几个人一样!”

  萧迟抱着手瞪他一眼:“更年期吧你,激动什么?先看看再说。”

  段思坤面无表情,神情呆滞,像是完全没听到司然的话。

  司然又凑近了一点,几乎靠在他耳边道:“思坤,逸筠醒来了。”

  呆滞的瞳孔微微一抖,凝在瞳孔深处的阴影似乎散了一些。

  “他在等你回去结契,你在这里干嘛呢?”

  段思坤眨了眨眼,像是突然回过神来,“司然?你怎么来了?”

  司然松了口气,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段思坤刚想开口,突然看到地上的情况:“这是?”

  瞧见段思坤回了神,邵砚带着做笔录的属下走了过来:“回神了?那和我们说说,你是参与了全过程呢,还是目睹了全过程?”

  段思坤愣了一下:“什么全过程?”

  邵砚也不知道是气过头了还是怎么,居然好声好气的解释了一遍:“目击者称,在发现尸体的时候,你就一直在这里。而这前后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也就是说,你是死者死前就到了这里,或者是在死者死后半小时内到达的这个地方。尸体的损伤是在死后造成的,而这绝不是人力半小时内能做到的。所以,这位先生,请你配合一下,给我们解释一下当时的情况。”

  段思坤眼神清明,冷静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来了这里,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邵砚拿着笔记本,细细打量了他一遍,随即点点头:“好,详细的我们一会说。”然后回头冲手下道:“取证完了通知人整理现场,再叫几个人请这位先生和我们回去一趟。”

  说完又看向萧迟和司然:“你们呢?要不要一起?”

  ☆、128|chapter126

  段思坤虽然目前是第一嫌疑人,但到底没有确凿证据,邵砚倒是没让人直接铐起来。

  司然和萧迟坐上邵砚的车,跟着一起回了局里。

  目击者显然也受到了点惊吓,做笔录的警员问话的时候还显得战战兢兢的。

  “哎哟……太惨了。我们是来给老人上坟的,一家子都不在本地,只能赶在这种不年不节的忌日来看看老人。结果今儿个刚把东西放下,我说找根棍子挑火,这才往前走了几步。大老远看见那小伙子在那杵着,还以为是干嘛的。结果走进了一看,愣是把我吓的腿软了。”中年男人面向看着憨厚,说起话来也带着股子土味,但是明显夹杂着别的地方的口音。

  “我瞅那小伙子没动,也不敢叫,使了半天劲才连爬带跑的回了他娘身边。一家子都吓傻了,我儿子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报了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