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4(1/2)

加入书签

  司然身负两世记忆,都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哪怕身为大殷国师时,他曾亲上战场。

  那时面对着千军万马,身后是誓死保护的国土。满腔热血和战意,将所有的不安和忧患都压抑下去。

  然而此刻,在他面前的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即便他曾面对过千军万马,即便他无数次游走于各种可怖的魂体之间,却仍旧无法支撑自己,来无畏的面对眼前的画面。

  司然不自觉吞咽了一下,心底的恐惧几乎要流露于表面。

  魂兽不同于鬼灵。即便是再强大的鬼灵,在面对灵术师时,也无法逃脱压制。灵术师的存在,本就是用来克制灵体的。然而魂兽却不是,它们是鬼灵的衍生,却不完全受灵术师压制,甚至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它们可以轻易秒杀掉一个弱小的灵术师。符咒的克制于它们来说没有丝毫作用。

  吞噬了的魂魄戾气越重,数量越多,魂兽的力量也就越强大。在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分化成灵智,自行修炼,逐渐脱离鬼灵道桎梏,成为第三界的魔兽。

  魂兽的强大远超过想象。也因此,即便魂兽可以衍生灵智,甚至为了晋级会选择吞噬掉给它供给魂魄,养育它的鬼修,却仍旧不能阻止鬼修渴望它们的心情。

  任何一只魂兽出现于世间,都会因为平衡,而迅速被天道诛杀或冥界围剿。所以,养育魂兽的鬼修们,都会想尽办法得到编织创造混沌空间的法器,以此作为自己魂兽的栖息地。而当对手强大到自己无法匹敌的时候,鬼修们就会选择将对手引入混沌空间之中,借由魂兽将之屠戮,顺便再给自己静心养育的宠物饱餐一顿。

  随着鬼修一脉没落,灵术师一脉已经数百年没有见过混沌空间的出现,也没有人见过魂兽的出没。故而,这些像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并没有给鬼灵道的修者留下深刻印象。甚至于在天师一脉中,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东西的存在。

  司然也是一样,他对魂兽的了解仅限于古籍中的介绍,因为从未见过,所以并没有过多去关注。

  而现在生生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发现根本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甚至于因为面前十几只魂兽的威压,让他体内的灵力都有了滞涩的感觉。

  司然握紧了玉筝剑,合着眼深吸了口气。

  不战而退,必败。倘若败了,除了成为这些家伙口中的粮食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百米外的魂兽像是感觉到他的战意,凶厉的眼睛死死盯着他,脚步却缓缓停住,仿佛在斟酌着从什么地方开始入口。

  润白的火光自脚底腾空而起,扭曲的火光之中,却不再是那份平和温润的力量,而是带着强烈的战意与孤注一掷的勇敢。

  魂兽们似被影响,焦躁地喷着鼻息,目光死死锁定司然,四蹄局促地在地上刨挖。

  灵力燃烧到极致,紧合的双眼骤然睁开,银白的瞳孔透着圣洁和威慑,牵动着手中的玉筝嗡鸣作响。

  黑暗之中,无数的光点在空中飘舞,一团微小的白光于中心忽明忽暗。点点光芒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缓缓飘到那弱小的光团中,随后被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突然,中央的光团骤然一亮,四周的无数光点骤然被牵动,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带起强大的能量,呈旋涡状灌注入那个光团。

  负手合眼立于河边的人眉心一皱,睁开双眼望向那条血红的长河。

  来往的鬼使小心放轻了动作,慢慢绕过这里,然后迅速消失。

  河水突然开始泛起阵阵涟漪,随后涟漪越来越急,逐渐变成翻涌鼓动的波涛。

  河边的人伸出手于空中一划,似乎有些不解地看了看空中出现的字符,又垂眸看向那河水。

  河水翻涌湍急,突然一个巨浪而出,河水溅到河岸边诡异的花朵上,迅速让一丛花朵衰败死亡,最后化为齑米分。

  一切就在眨眼之间,齑米分飘散的瞬间,一道黑色身影自河水中破空而出,带着慑人的力量。正欲路过的鬼使一僵,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河边的人皱着眉看向那抹黑影,直到黑影落到眼前,才叹了口气道:“急功近利,不想要命了吗?”

  化为人形的幽翼脸上表情十分凝重,抬眸看向冥王,沉声道:“主人有危险。”

  冥王点头:“我知道,但你此时已经无法再与他共战。”

  幽翼瞪大了眼睛看他:“为什么!”

  “他……被人引入了混沌结界,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幽翼大惊:“你明知道主人是那个人,还置之不理?”

  冥王摇头:“这是他的劫,我破不了。”

  幽翼瞪他一眼,怒气冲冲地道:“你管不了我管!我就不信了,一个结界我还能打不开!”

  蓬勃的灵力自掌心而出,借由玉筝挥舞而至。迎面扑来的魂兽一僵,闪身避过这一击,微微后退一步。

  借由这一瞬间的空当,绸符自袖口接连射出,在空中交织成影,转眼化为一道道符文,将司然紧紧庇护起,形成一个庞大的守护阵法。

  司然的符咒不同于别人,本身对一切邪灵之物皆可克制。而此时,即使没有太大作用,但作为一个防守的办法,却是十分好用。

  被护在其中的司然并没有想办法与不断攻击着阵法防护的魂□□手,反而握紧玉筝,旋身而起用力刺向头顶。原本灰暗的天空突然像是被剑尖顶出个棱角,又一瞬间将其反弹回去。好似一个柔软却弹力十足的薄膜,不局限,却也无法穿透。

  司然银白的瞳孔闪过一瞬间焦急。他清楚的知道,面对一两只魂兽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