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2(1/2)

加入书签

  陈佳佳应了一声:“一级警报,让其他人嘴严一点,别多话。”

  邵砚和段思坤依旧并排站在一起,动作从头到尾几乎没有什么改变。时间分秒过去,每过一会,两人的脸色都会难看一分。

  当第三次有人送血袋进去,段思坤和邵砚深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拳头克制恐慌和担忧。

  就在这时,走廊尽头走来两个人,步履匆忙,甚至算得上踉跄。

  在看到打头的人的一瞬间,邵砚和段思坤眼中骤然泛红,像是所有怒气和恐慌顷刻爆发。

  “你来干什么!滚!”段思坤怒视着萧迟。

  而在话音出口的一瞬间,一只拳头狠狠打向萧迟的侧脸,血瞬间从嘴角和眼角渗出。

  邵砚瞪着萧迟,像是一头处于暴怒的野兽,充斥着要将他撕碎的愤怒。

  萧迟状似冷静地抹去血迹,开口:“然然呢?”

  段思坤怒极反笑:“你不是走了吗?还管他干嘛?现在他是死是活都跟你无关!”

  萧迟突然一拳挥向他,怒吼出声:“我问你然然呢!”

  场面一时混乱起来,邵砚和段思坤同时出手,招招凌厉攻向萧迟。萧迟的回击也不留情面,嘴里反复问着司然的下落。

  欧阳浩欧阳月和何宇拼了力气拉他们,却也没有多大成效。

  五分钟后,欧阳浩叫来的保安两人锁一个将三人彻底分开。萧迟看着他们,沉声一字一句开口:“然然呢?”

  欧阳月指了指手术室,没有开口。

  走廊里瞬间陷入寂静,萧迟愣怔地看着亮着光的‘手术中’三个字,失声。

  邵砚合着眼平静了很久,挣开保安的手,语气平淡而冷漠:“为什么送然然回来?”

  萧迟得手抖了一下,沉默了半晌才开口:“然然……一直和林和一起……我……”

  邵砚慢慢走到他面前,目光如利刃般刺向萧迟的心脏,所言一字一句都刻在萧迟心头。

  “然然最听你的话。你说了不愿意他见林和,他却还见了。为什么没有想过是有原因的?这就是你说的保护么?”话音一落,又是一拳。

  邵砚像是疯了一样揍他,萧迟却目光呆滞地被一拳打跌在地上,整个人如失了魂一般。

  这一次没人再敢拦着邵砚。段思坤冷漠地看着被打到毫无还手之力的萧迟,冷声开口:“司然的精血被采,林和应该是被人控制了。之所以没有听你的话和林和见面,很可能是林和已经给司然下了暗示。”

  他的语气冷淡而平和,更像是在叙述一件别人的事。

  萧迟的身体猛地一震,呆呆躺在地上。

  “够了。”苍老沉稳地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廖青看了眼众人,沉声道:“手术结束后,带然然离开这里。”语毕,转头看向萧迟,“从今日起,司然与你再无瓜葛。”

  欧阳浩和欧阳月以及何宇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闻言,何宇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廖青冷眼看向他,身后的廖寒气势暴涨,带着慑人的寒意。

  “即便是误会,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我的徒弟。”

  言罢,合目立在一边,不语。

  三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骤然熄灭。被何宇拉着的萧迟瞬间跳了起来。

  手术大门被打开,走出来的医生仍旧穿戴着无菌衣,对着他们无奈地摇了摇头。

  萧迟顿时愣在原地,一瞬间感觉血液自头顶凉至脚底,再感受不到一丝温度。

  廖青踉跄一步,被廖寒扶住,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他抬了抬手,无力而虚弱地开口:“带……然然……回家。”

  走廊里的人看着段思坤抱着胸口被缝合好,裹着厚厚纱布如玩偶一般瘫软的司然缓步跟在廖青身后离开,寂静无声。

  轰地一声巨响,欧阳月惊呼:“萧大哥!”

  倒地的男人意识全无,眼角有泪划过,隐入发间消失无踪。

  ——萧大哥,你说……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会一起走过那个地方,洗去前尘之后突然忘了对方,再被带着入了轮回?

  ——如果有那一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