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4(1/2)

加入书签

  他怔愣地看着怀里的孩子,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周洛哭了半天,也许是因为萧迟的怀抱,渐渐平静了下来。仰着泪迹斑斑地小脸,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有些轻微地抽噎:“爸爸,洛洛会听话,你别不要我……”

  萧迟轻轻拍了拍他,下意识想要扯个笑容出来,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他将怀抱紧了紧,让周洛趴在自己身上,低沉而沙哑地开口:“从今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阳光从身后将一大一小两个人包围,却始终驱散不了那浓重的悲伤。

  周洛握着他的前襟,许久后才小声开口:“爸爸,然然哥哥是不是也回不来了?就像爸爸和妈妈一样?”

  萧迟的手一顿,眼泪夺眶而出。

  是啊,回不来了。

  从今以后,他们亲手设计布置的家,再也没了另一个主人。

  他想要一辈子护在怀里的人,永远,永远都消失不见了。

  即便踏上奈何,也再也无法相见。

  “洛洛,你想帮然然哥哥报仇吗?”

  年幼地孩子窝在他臂弯中,重重点了点头。

  萧迟抬起搭在他身上的手,静静地看着。

  这一身血脉传承之后,他的责任便不复存在。会有人替他照顾好周洛,让他平安康健长大,成为下一个传承者。

  而他,要让令他失去爱人的人,魂飞魄散,痛不欲生!

  古宅。

  幽翼在司然死后,只在萧迟面前出现过一次。所有人都以为他因为主人身死而陷入沉睡,司然殒命,他自然不再有苏醒的机会。

  当他以本体登门之时,邵砚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布满血丝的眼中闪过亮光:“你没事?”

  魂使未沉睡,代表着司然还有生机。这无疑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大的喜讯。

  然而,幽翼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垂眸看着躺在石棺中的司然,单膝跪地,以手扶额郑重一拜。

  邵砚踉跄着退了一步,被程飞迅速接住。他挣开程飞的手,突然捂着脸失声痛哭。

  灵使不似鬼使,生生世世追寻。若主人魂灭,灵使便恢复自由,再不用拘于契约。

  他的小师弟……是真的回不来了……

  幽翼的嘴唇动了动,狠下心开口:“冥王大人用尽了法子,也没有找到将主人魂魄重聚的办法。也许……”

  段思坤突然一言不发地向外走去。程飞看见后,下意识开口:“你去做什么?”

  “找到幕后之人,杀了他!”

  “站住!”

  楼梯拐角,廖青的身影多了几分佝偻和沧桑。他沉声喝止住段思坤,缓步走了下来。

  “砚儿,叫你师叔他们回来。然然的仇,我亲自去报!”

  那一瞬间,当年叱咤鬼灵界的天才灵术师像是重回巅峰,即便身形佝偻,却依旧带着磅礴气势。

  焰刀的火光不停闪动,似是察觉到主人的心情,一声一声低沉地嗡鸣回荡在屋中,如同情如安慰。

  萧迟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中的刀,缓缓伸手划破掌心。鲜血瞬间涌出,带着炙热地力量。眉心繁复而精致地印记缓缓浮现,逐渐变得清晰,直至发出一道耀眼红光。萧迟将渗血的手掌贴合在眉心,眼瞳瞬间变成鲜血一般的红色。

  红光越盛,带着强大的气势和威压,笼罩着整间屋子。

  周洛站在他面前,被这股气势压得几乎喘不过气,却倔强地未曾有过半分退缩。

  掌心离开眉间,萧迟眼中闪过赞许,随即缓缓覆在周洛的额上。

  一瞬间,炙热滚烫的力量自头顶汇入,迅速席卷全身。明亮的大眼睛一瞬间像是被染了色,变成如同萧迟一般的火红。力量奔腾,让周洛不断有窒息的感觉。

  他咬着牙坚持着,偶尔会有逸出的闷哼声。然而从始至终,这样庞大而痛苦的过程,都没有让他衍生退意。

  两年前从那间屋子将他救出来的人,教他善恶黑白,让他像普通小孩一样快乐生活,读书玩乐的人。此时正躺在冰冷的石棺中,没有呼吸和心跳。

  在他短暂而稚嫩的记忆中,温暖安心的拥抱,和迎面而来带着辣味的米分末,成了他永远的救赎。

  与之相比,现在所有的痛苦和难受,都是值得的。

  司然赋予他任性的孩子权利,也该得到他成长的回报。

  他愿意用这些痛苦,来换替哥哥报仇的力量。

  一切……都是值得的……

  血液将刚刚烙上的印记镀染成血红的色泽,小孩嫩白的脸上带着痛楚和坚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