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2(1/2)

加入书签

  何宇愣了一下,一脸草泥马飞奔的茫然表情看向萧迟:“他失忆了么?”

  萧迟没有过多解释,潦草的点了点头。

  何宇无所谓地摆摆手,满脸兴奋:“没事没事!不就是失忆吗!人好好的就行!我告诉你啊,我们关系可好了,我是你最好的朋友!”特别特别不要脸的骄傲表情。

  司然失笑:“是吗。”

  何宇连连点头:“对啊对啊,所以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

  “何宇!”萧迟皱着眉打断他。

  司然毕竟身份特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也过于离奇。越少人知道,对局势越有利。

  何宇倒是没有多事,见状也不再多说,伸手又拍了拍司然才道:“好吧好吧,那不问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司然笑道:“随便看看,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欧阳月眨眨眼问他:“之前你伤势很重,现在没事了?”

  司然手术结束的时候,在现场的人除去自己人以外,知道内情的只剩下何宇。所以欧阳月直到现在也只知道司然受的伤很重,并不知道他已经死过一次。

  但毕竟是亲眼看到司然当时的惨状,此番骤然见到人好好站在自己面前。作为一个朋友,她也十分开心。

  司然眯着眼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好。

  欧阳月半张着嘴感慨:“恢复能力好强大!你不知道,当时你那样子,我还以为你已经不行了……”

  萧迟皱着眉站在一边,却到底还是没有阻止。

  司然闻言明白了一些,对她道:“谢谢。”

  欧阳月大方的一甩手:“没事!朋友嘛!好了好了,你没事就好!我还要赶去剧组,下次我们一起去吃饭!”

  送走了欧阳月,何宇死赖在两人身边,信誓旦旦地要给司然做导游。

  身为司然这么久以来最好的朋友,又是同寝同班的同学,在d大,的确没人能比何宇更熟悉和司然有关的事物。于是一路下来,何宇把自己的话唠本事发挥到极致,喋喋不休侃侃而谈,完全停不下来。

  萧迟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深深觉得以后和何宇再也不能好好交流了。

  同学,你这么话多,你老爸造吗?

  正走着神,就见何宇脚步一停,看向司然:“说起来……你失忆了,还能回去上班么?”

  司然看了看萧迟,又冲他抱歉地笑了笑:“现在……应该不行了……”

  萧迟对他温和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柔软的发顶。

  “没关系,想起来以后就好了。”

  何宇看着两人的样子,直觉得牙酸。索性道:“好啦,介绍的差不多了,你们再逛逛,我先回去了。拜拜!”

  看何宇走了,萧迟松了口气,刚想说什么却听司然开口:“学校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我们走吧。”

  自己似乎对学校的感官很平淡,并没有什么值得深刻记忆的事情。

  萧迟似乎也察觉到他的想法,由此想到了林和,只认为司然对林和也没有什么深刻地记忆,顿时眉飞色舞地高兴起来,拉着人脚步轻快的向外走。

  司然对于他莫名的心情大好有些不太理解,却也只能被他拉着走。

  刚走到学校门口,萧迟正要开门上车,司然突然心有所感,望向马路对面。

  那里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相貌出众,眉宇间却满是疲色。虽然隔着距离远,司然却还是能辨清他的眼神。

  痛苦,不舍,懊悔,歉疚。

  司然静静看着那个人,脑海里突然又模糊出现了某些画面。

  偷偷潜入房子恶作剧的游魂,陌生的地址陌生的房间。屋子中的两个模糊人影,以及……闪亮而锋利的刀。

  他似乎透过刀身的倒映,看到了自己不可置信的眼神。

  转眼,周围的场景似乎有了些许变动。依旧是那个房间,却少了一个人影。而刺向自己的刀,仍旧锋利而寒冷。鲜血转眼漫了一地,将软到在地的自己包裹浸透。

  朦胧之间,他看到拿刀刺向自己的人随便用纸擦了擦手,而后看向另一个方向。

  那里模模糊糊站着一个黑色影子,缓缓靠近自己,取走了自己体内的精血,随后猖狂大笑。

  “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