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6(1/2)

加入书签

  冥王定定看着他,半晌才道:“当年有人临行之前,硬生生让我从他魂魄中取出那份执念,融进这万千幻象之中,只为了有一日能重新踏入此地,想起当年所留下的誓言。此情此意,当真让人动容。”

  司然被他说得羞臊,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鬼王一事我已应下,若有了消息,自会与你联络。”

  言毕,匆匆离去。

  刚刚从另一边跑进来的幽翼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自家主人落荒而逃的背影。

  幽翼委屈地看向冥王:“主人是不是不要我了……怎么都想不起我来?”

  冥王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捧在手心轻笑着安抚:“他不要你还有我在,不必伤心。”

  幽翼尾巴一甩,转身不看他:“谁稀罕!”

  ☆、174|chapter171

  作为冥王手下的得用之人,黑白无常来往两界频繁,任何时候都可以随意定位开启通道的入口之处。有了司然的示意,白无常直接联通至萧迟与司然的小家。随即还似模似样地打量了一番,点点头:“虽是小了些,却也不错。”

  司然白他一眼,径自踏出通道。

  幽深的两界通道自身后旋涡状缓缓消散,司然一回首,恰好看到有人好整以暇坐在沙发上,含笑与他相望,似是料定了他会选择此处落脚。

  这一趟读取记忆,商议正事所费时间不少。司然倒是猜到了赶不到萧迟下班之前回来,碍于他们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古宅,特地选了个不会作为首选的地方。没想到……竟还是被逮住了。

  萧迟似乎是看出他的想法,笑意更深:“我一早便说过,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你想的什么,我都一清二楚。”

  司然索性不再逃避,走到他对面坐下,与他对视:“那你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萧迟垂眸轻笑,半晌抬眼看他,眼中带着几分调侃:“你在想……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非要惹上我这么一个人。”

  司然一怔。

  他还以为萧迟如此笃定,又看到他被白无常亲自送了回来,定然会想到灵子记忆以及幽翼被封之事。

  然而,他方才的确是想着……自己究竟为何与他牵扯不清,竟是几世都有纠葛。甚至于……他如此清晰自己的想法动作,算计的一分不差。如若不是……这种关系,恐怕无论朋友敌人都做不成。

  萧迟含笑摇头:“就算是看着成熟稳重,也到底还是那个心思单纯的傻小孩。你理不清自己的心绪,自然不会轻易见我。而能让你彻底放下心防的,除了古宅,也就只有我们的家。何况你知悉自己的首选是古宅,自然也会认为我料定你会回去,才万万没想到,我也已经守在这里等你。”

  司然定定看着他,终于无奈扶额:“我敌不过你。”

  一件事想的百转千回,还能死死掐住人的习□□好,他的确斗不过。

  萧迟笑着起身落座在他身边,笑着揉捏了下司然的脸,轻声道:“不是斗不过,只是你不愿在我身上留那么多莫须有的心思。对于亲近之人,你素来坦诚。”

  司然垂首不语,似乎已经放弃抵抗,不再想其他。

  萧迟又凑近了几分,自顾压低声音轻问:“看来……这一趟有了收获?”

  灼热的气息喷到颈侧,司然不自在地向后退了几分,却奈何腰间的手钳制太紧,根本躲避不开。闻言,也只能潦草的点了点头。

  萧迟不满地皱了皱眉,又将人揽近几分:“既然这样,为何还要躲我?”

  司然僵了僵,最终无奈地放弃小动作,僵直在他怀中轻声回应:“我只是……不太适应。”

  当年珍之重之的回忆,为此特意拜托冥王赭灵将这记忆自精魄中取出封存,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够重新拾起,兑现当年未完成的誓言。却不想如今兜兜转转,反而成了惹得彼此之间生疏的罪魁祸首。

  但如今在他心底眼中,自己是当年的灵子,所记得的是大义与责任。风花雪月山盟海誓,早就随着时间封存,除了隐隐存在于本能的亲近,他根本无法适应这些过密的亲近。

  换句话说,骤然变成了习惯曾经规矩诸多不径自逾矩的老古板,他还接受不了这么大胆开放的举动。

  萧迟被气笑了:“照你的意思,如果你想不起来,我还只能三书六礼,拜堂成亲之后才能和你亲近了?”

  司然被他一句话臊的满脸通红,一不留神被口水呛到,咳得惊天动地。萧迟也顾不上郁闷,赶忙替他拍背顺气,折腾了好半晌才消停下来。

  白皙软嫩的小脸被咳得通红,司然轻轻喘息着,没留意到自己已经整个人倚进萧迟怀中。萧迟软玉在怀自然不肯被破坏,小心翼翼不去提醒怀里人注意,一边颇有心计的转换话题。

  “我也不是催你早日与我亲近。只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我实在没法安心。”

  司然怔了怔,平复了气息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姿势,下意识扶着他胸口直起身子,呆愣重复:“没法……安心?”

  萧迟动作自然地搂住他,目光放的深远悠长:“好不容易你活生生站在我面前,会说会笑,不是死气沉沉躺在那里。我是真的怕了……”

  说到最后,已经没了演戏占便宜的心情,一字一句都是真正的感情。

  他是真的怕了,听到司然死讯的那一刻,才知道什么叫痛入骨髓的绝望。甚至连自责都想不起来,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