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9(1/2)

加入书签

  然而他却没有司然的幸运,鬼修一脉是为人所唾弃的邪魔,而他,连做邪魔的资格都没有。

  或许最开始只是为了赌一口气,他拼了命去吸收关于鬼修的一切知识,甚至在不断的打击和嘲笑中最先学会了收敛起息,隐藏自己鬼修的身份。然后,遇到了司然。

  那时候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他觉得司然是个十分称职的朋友。可惜,却注定了是他的对手。最可恨的是,司然从未将他当做对手。与其说是不愿,不如说是不屑。

  天之骄子的灵术师一脉创立者,司然的眼中,真正的敌人,只有站在鬼修一脉巅峰的上一任鬼王。

  在发现了自己鬼修的身份之后,司然也只是摇头叹息,如同鬼王一般,沉声下了定论:“你不适合做鬼修。”

  仅仅一句话,却像是莫大的羞辱,成了这近千年来不断支撑他的支柱。

  所有对他不屑的人,都将死在他手中。包括,那个站在巅峰的鬼王。

  所以当上任鬼王与司然对峙之时,他用了手段扯了上任鬼王的后腿,将其最后一条路彻底抹杀。然后在那一片混乱之中,他借机吸收了上任鬼王的所有力量,甚至悄无声息地给了司然身边的爱人致命一击。然后隐遁,默默消化着骤然来袭的庞大力量。

  然而他高看了自己的能力。浩瀚的力量不断冲刷着神经,每一刻都将自己逼至死亡边缘。于是他不得不选择绝地逢生,以魂魄将力量熔铸,一次又一次在新的身体中存活,然后反复如此。

  每一次夺舍,都意味着死亡边缘的挣扎。那时候的自己,即便是稚儿都能轻易击杀。

  从最开始的恐惧忐忑,到后来的习惯,经历了多少次的痛苦,连自己都数不清楚。

  直到,遇到这个人。

  已经记不清楚,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那时候杨希还不是杨希,只是一个轮回中的平凡人。

  游走在崩溃边缘的自己意识已经接近涣散,即使知道有人在动自己的身体,却也无能为力。甚至于当时已经做好了重新选择目标,进行下一次夺舍的准备。

  然而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出现,那人将自己带回了那间低矮破旧的房子里,日夜尽心照料,偶尔看到他的苏醒,一双清澈的眼睛里会带着耀眼夺目的欣喜。

  那时是他力量融合的关键时刻,他不敢随便出去,甚至不敢与外人接触。生怕一不小心泄露了行踪,被别人看出什么异样来。

  于是,也就顺其自然留了下来,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和那时的杨希过起了平淡无波的日子。

  渐渐地,自己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甚至在力量恢复之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