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1/2)

加入书签

  司然虽然很呆,但办事效率是毋庸置疑的。在看过司然的图稿后,萧迟轻轻敲了下桌面,道:“明天我会让人联系装修队,暂时就这么定了。你既然要开学,装修那边我会找人负责,有需要交代的你抽空去就可以。”

  犹豫了一下,司然道:“那……谢谢萧大哥……”

  萧迟揉了揉他,笑道:“谢什么。对了,你应该再在学校住三个月就可以搬出来了,三个月后房子装好散完味道,我和你一起搬过去。”

  司然一怔,随即摆手:“不用不用,我去师兄那里住就可以。已经很麻烦萧大哥了。”

  萧迟抱臂看着他,开始忽悠:“可是……你不是已经说了要去住吗?难道要言而无信?”

  司然为难地看着他:“可是……那只是和林学长说的……”

  萧迟点头:“哦,原来只是拿我做挡箭牌?”

  “不是不是!”司然满脸慌乱,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是……”

  萧迟轻笑:“只是什么?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你师兄那边也不方便,又离学校远。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去帮你收拾。”

  老狐狸和小白兔,谁输谁赢,一看便知。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作者(语重心长):【年轻人还是不要纵欲的好!】

  萧迟(欲哭无泪):【我就自己……了一次,谁给我机会纵欲了!】

  司然(眨巴眼睛):【需要我回避吗?】

  浴室滑到和公主抱╮(╯_╰)╭,小攻同学,爽么?

  ☆、chapter20

  邵砚坐在自己位置上摸着下巴看萧迟,程飞一回头,正好看到他那副不解的模样。蹭过去顺着他目光看过去,边问道:“怎么了?”

  邵砚晃了个神,回了句没什么,然后继续看。

  程飞怒了,一扒拉生把邵砚脑袋转过来,然后道:“没什么你老看他干嘛?”

  邵砚挑眉瞪了他一眼,这才道:“你没觉得老萧今天特别兴奋吗?”

  程飞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回头莫名其妙看着他:“没啊,这不挺正常的么?”

  邵砚一巴掌呼过去:“就是因为正常才不对!”

  程飞委屈地看他一眼,一张妖孽脸满是可怜:“哨子,你这是怎么了……”

  邵砚二郎腿一架,开始给他分析:“你看啊,今天我师弟开学。按道理说,他把人送去学校应该很失落才是。怎么看这样一点都不失落,反而正常的很?那就是说,有什么事情让他很开心……难道他背着我师弟出轨了?”

  程飞无力:“你想太多了……他俩都还没啥实际关系,就算是有,那也不算出轨。”

  邵砚一横眉,瞪他:“就算!既然要追我小师弟,私生活怎么能这么乱呢!不行我得帮我小师弟盯个梢!”

  程飞看着一溜烟跑没影的邵砚,无奈地坐下:我怎么没见你这么勤快的关心我,人家的事你激动什么……

  萧迟当然很兴奋,从他看着周父的尸检报告都能笑得出来就能看得出,这兴奋还不是一点半点。

  当然原因自然不是出轨了。而是!终于!在早晨又亲到了司然!

  时间转回昨晚,司然帮萧迟揉完腰,两人就这么趴在萧迟的床上看设计图。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十点多,一向作息良好的司然就这么睡着了。

  萧迟是谁,那是盼了不知道多久的老狐狸,对于这种艳福虽然很纠结,但还是舍不得放弃的。而且自己在浴室里发泄了一回,还不至于能轻易化身为狼,干脆手一搂,把人搂进怀里倒头就睡。

  不过偷亲这种事情他还是没敢做,毕竟旁边还有个无时无刻不在的小灯泡,如果做了必然会被告状的!

  结果第二天醒来,司然就仰躺在他怀里,露着小肚皮,张着小嘴睡的正香。

  萧迟谨慎地四处看了看,发现幽翼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于是当机立断低头就亲了上去,软软的小嘴微张,嘴角还挂着小口水,被萧迟一阵吸吮就吸了个干净。萧迟一点都没觉得不卫生,反而在幽翼透过墙壁进来的时候,洋洋得意的暗自兴奋着。

  兴奋情况可以从晨起微微出现的生理情况骤然变成蓄势待发的状况就看得出。

  把人送去学校,司然还软软的和他再见。人生简直不能更美好,媳妇太萌受不住!

  这样的兴奋导致他看着尸检报告,笑得一脸□□。不知道的人以为那不是份报告,而是小黄书。

  杨希给萧迟送过去新的报告时候,不小心看到了萧迟手里的题目,结合着萧迟的笑容。浑身一哆嗦,赶紧离得远远地。

  妈呀,他怎么觉得自己在跟一群蛇精病共事!

  司然进宿舍时候何宇已经在等着他,还一早把食堂买的包子豆浆放在他桌上。瞧见他进来,头也没抬就招呼着他去吃。上午的课在第二节,两人也不着急,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聊着。

  大二的宿舍是学校新盖的楼,让他们这一届赶了个好时候。四人一间的寝室不光有浴室,每层楼还有专门的热水房。每间宿舍都有一台空调,不见得多好,但足够让其他宿舍楼的人眼馋到疯。

  何宇和司然的宿舍本来也是有四个人的,只是有一个是本市的,家里住的不远,又有钱。就在宿舍挂了个名,几乎都是跑校。虽然不常见面,但和两人关系倒是不错。另外一个是传媒系的,也是d大主打的专业。从大一入学就被挑中,到今年已经接了两三部戏和不少的广告之类的。虽然不算是当红小生,却也是签约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大忙人一个,不光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还不屑于住在宿舍。

  所以良好的宿舍环境就只剩了司然和何宇,何宇又把司然当弟弟看,住得惯了,照顾习惯了,觉得两个人倒是也不错。再加上司然和何宇都不是那种一般又懒又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