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2/2)

加入书签

翻着刚才他们说的话,根本没在状态。邵砚突然提高了声音,才将他吓回神。

  “啊?”司然满脸茫然。

  邵砚又翻了个白眼,才道:“你怎么晕乎乎的?我问你那小子对你做什么没?”

  司然怔了片刻,突然脸上爆红,躲躲闪闪不敢看邵砚。

  一看这情形邵砚就懂了,眉头一挑看着司然:“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哪一步了?”

  司然这下整个人都烧起来了,瞪着邵砚大声道:“师兄不要胡说!”说完就冲着邵砚的车快步走过去。

  邵砚抱着手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琢磨:“啧,这小子这是害羞么?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王春艳全然不知自己已经露了多少马脚,正在家悠哉的敷着面膜看电视。瞧见邵砚上门,差点当场软倒。

  邵砚笑得很温和,带眼底却是精光连连:“周夫人,周先生的事情还没有进展。不过因为魂体对于生前居住的地方很是留恋,为了您的安全,我们还是来看一看。”

  王春艳一听,脸色煞白,对着邵砚连连点头:“好好好,快请进。”

  司然看着她那副心虚的样子,扁着嘴不太想进来。

  邵砚把人拉进门,装模作样地在客厅摆了几个架势,才回身问道:“能带我去您们的卧室看看吗?”

  王春艳早被吓出了魂,一时之间也没思考太多,就带着邵砚进去了。司然趁着这个空档,把滚在沙发不起眼位置的红色小球装进包里,然后也跟着进了卧室。

  主卧室所有关于周父的东西都被打包整理出来,看起来是还没来得及处理。卧室床边更是摆着一个佛像,不过没有开过光,只是一般的骗人玩意,勉强能起个定神作用。

  邵砚回头看了一眼司然,确定他把东西拿好了,转身道:“这地方可是有东西来过。周夫人,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帮您留一些镇宅防身的符纸。虽然您和周先生伉俪情深,但魂魄靠近到底对身体不好,多少还是防范些比较好。”

  王春艳顿时被吓飞了,连连点头,也顾不上管价钱什么的。邵砚就这么简单的以上千一张的价格卖出去几张随手乱涂鸦,并没什么卵用的符纸。

  这种人渣的钱,不赚多浪费?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邵砚(不满):【师弟这死傲娇的德行和谁学的?】

  司然:【你。】

  如果不是我机智的研究好了电闸,你们又只能九点看更新了。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说好的亲密互动了,都没人鸟我!

  ☆、chapter25

  从周父家中出来,邵砚直接带着司然回了自己家。两人忙碌的同时,程飞那边已经掌握了冯金鹏雇人在车上做手脚的证据,直接将人提到了审讯室。

  挂了电话后,邵砚走进自己家里那个程飞从来没进过的暗房。

  房间被深色窗帘挡住了所有的光,壁灯昏暗的光芒让整个房间显得有些阴森。地面上的地毯是一个大大的八卦阵,阵旁竖着几十个阵旗,以特殊的规律摆列着。

  而此时司然正站在阵旁,被他偷着带出来的红色小球正被放在阵中。小球胡乱的滚动着,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着,焦躁不安地四处撞击着。可纵使撞击力度很大,也没有使那些看起来插得松松垮垮的阵旗移动分毫。

  “怎么样?”

  司然抱着手迟疑着:“上面似乎有封锁的结界,而且被囚禁的时间太久,怨气更重了……若是放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控制住。”

  邵砚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安心做,这屋子是师父亲手布的局,就算控制不住她也不能闯出去。”顶多……就是他们两人都受些伤罢了。

  司然点点头,手从背包里取出一叠黑色绸缎,每一条绸缎上都画着诡异的符字。指尖一挑,手上连动掐出几十个灵决。绸缎像是活了一般,将阵法边缘包围,绸缎上金色的符字光芒大盛,不断闪烁。

  司然看了一眼邵砚,得了点头之后,两人同时动手。一模一样的灵决伴着一道道白色光芒打入金色符字缭绕的阵中。红色小球猛地一震,开始逸出缕缕黑气。

  此时的司然宛若换了一个人,面上的表情严肃到紧绷,手上动作虽然不停,但目光却始终落在阵中的小球上。黑气越来越重,因为符咒的封锁,被完全锁在里面。看上去像是个剥了铁皮的透明烟囱,黑气浓重到几乎看不清内里。

  邵砚首先有些支撑不住,随着灵决的打出,面色也越来越苍白。司然虽然能感觉到邵砚的后继无力,却也容不得他分神片刻。

  黑雾的涌动越来越急,一个隐约的人形缓缓显露。红色的衣裙在黑雾中格外违和,却又透着森森的鬼气。

  司然突然停止手上的灵决,双手大开大合连连劈入阵中几道耀眼的白光。邵砚顿时收手,取出一块碧绿的玉牌猛地拍在面前的地毯上,稳稳嵌住。

  果然,下一刻红衣女鬼突然冲他们的方向冲过来,却被玉牌上的光芒和周围的符字锁住,再也移动不了分毫。

  司然扶住有些虚晃的邵砚,抬眼看向阵中的女鬼。

  坠楼而亡的女人浑身是血,司然这才看清她身上本来是件白色的裙子,完全是被血沾染成了红色。

  鬼魂身上没有血腥气,裙子又被血浸的通透。加上在见周洛的时候,女人是保持着生前的面容,所以周洛并不能分清其中的差别。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