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1/2)

加入书签

  只是此时的女鬼已经被怨气侵蚀,面容完全是死后的凄惨模样。瘫软的四肢,流淌着鲜血和脑浆的头,以及扭曲的五官。加上周身实体化的戾气和凶狠的面相,换做是任何人都会吓疯。

  即使是司然和邵砚,在看到这副景象时,都有些头皮发麻。还好两人到底是见过不少鬼怪的,很快便稳住了情绪。

  将邵砚扶到一边坐好,司然才重新掐出净化的灵决。只可惜收效甚微,被困在化魂珠里两个月,女人所有的理智已经被一日比一日浓重的怨戾之气吞噬。

  净灵决全数打入阵中,女人撞击阵法的动作开始缓慢起来,眼中的戾气虽然减弱不少,但看上去有些呆滞。司然停下动作,在邵砚担忧的目光中,一脚踏入阵中。

  女鬼骤然醒过来,沾满鲜血的长指甲以极快的速度掐向司然的脖颈。就在这一刻,司然如同喃呢一般开口:“周洛。”

  女鬼的目光一瞬间晃动,动作也像是被定格一般。司然面色如常,望着她再度开口:“周洛在等你,醒来吧……”

  邵砚清晰感觉到,心跳几乎要跳出喉口。他很少见小师弟收灵,更是从来没见过他亲自将自己置于危险中。

  只是,在完全丧失理智的鬼灵面前,只有完全取得信任,并掌握了鬼灵苏醒唯一底牌的时候,这样的做法,的确是最好的。

  女鬼身子微微一晃,缓缓抬起手。司然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站在原地,一遍又一遍说着周洛的名字,说着他对母亲的思念。

  终于,女鬼的手缓缓垂下,黑雾弥漫间,变成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俯下身飘在半空蜷成一团,嘤嘤哭泣。

  司然的手掌漫起一层温润的白光,像是安抚一样摸上女子的长发。

  “洛洛一直在问妈妈,如果他知道妈妈心里只有仇恨,会多难过?”

  女子缓缓站起身,看着司然,目光中是浓浓的祈求:“求您……让我见见洛洛……”

  泪水滑落沾染了岁月的脸庞,印在已经褪去血迹,重新变成纯白的裙子上。

  司然笑了笑,轻声道:“洛洛现在很好,我会让你见他。现在,我想让你先见一个人。”

  邵砚将他丢在一边的背包打开,从里面取出蓝色的拘灵盒。抖手解开封印,拘灵盒被打开一道小口,顺着司然的指尖抽出一缕透明的雾气。

  雾气在阵法中缓缓膨胀,抽成另一道人影。女子看着他,突然痛哭失声扑了上去。

  司然收起拘灵盒,退出阵法走到邵砚身边。邵砚和他一起沉默地看着阵中拥抱哭泣的一对爱人,并不急着催促。

  直到邵砚都恢复的差不多,两人……鬼才稳定了情绪,连连对着司然叩谢。

  司然摆摆手,道:“唔……有些事情需要你们的帮助……”

  周父点头:“司先生让我们重聚,又一直在照顾洛洛。能帮上忙的,我们一定不会拒绝。”

  司然抿着嘴看邵砚,有些不想说出口。邵砚干脆起身走过来道:“是这样,现在两位都已经身死,我们没有办法掌握确凿证据。所以……需要你们帮忙……逼供。”

  名为小雅的女鬼轻轻一震,随即抬头看着邵砚,缓缓道:“我跳楼……是因为那个女人!她说如果离开,就会让洛洛一辈子也过不好……她逼着我跳楼……后来我只是去看看洛洛,没有别的想法……她却请了人将我困住!开始只是被困在那个房子里……后来,就彻底被困在那个球里面,她想让我死都死不安宁!”

  黑色的怨气又开始翻腾起来,周父连忙将她揽进怀里拍抚,才渐渐平息下来。

  邵砚一扬眉:“她逼着你跳楼?你跳楼当天,王春艳也在上面?”

  小雅点点头:“她穿了公司保洁的衣服,趁着人不注意跑上楼顶,才把我叫上去。”

  邵砚听后立刻拨通程飞电话:“查一下徐雅公司的出入记录,尤其是保洁的。也许我们有逮捕王春艳的理由了!”

  司然等邵砚打完电话,才对着有点搞不清状况的两只鬼道:“你们的鬼力太弱,不能随便接触阳光,我会把你们先封印。等到下次放你们出来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拘灵盒再度张开一个细小的缝隙,张雅和周父化成两道透明雾气钻入其中,暗房中重归平静。

  司然转头看向邵砚,眼中满满的是担忧:“师兄,你没问题吧?”

  邵砚轻笑着摇了摇头:“你师兄好歹也做了十年的灵术师,不碍事。走吧,我们回局里差不多王春艳就也被带回去了。”

  ……

  萧迟在看到司然的第一眼,就发现了他的异常。

  “你怎么回事?好像很累?”

  司然抓下他放在额头上的手,眯着眼睛笑道:“没关系,就是耗了一点力。”

  程飞刚从审讯室出来,就听到萧迟这么一句。下意识将目光落到邵砚脸上,果然发现邵砚的脸还是苍白无比。整个人一僵,就冲了过去:“怎么了?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

  萧迟多少猜到了和什么有关,明智的选择没开口。邵砚白了程飞一眼,难得没有气场全开,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用下巴对着程飞扬了扬:“给我倒杯水。”

  于是组里无数警员就看到自家组长再一次狗腿的给邵砚沏茶倒水,外加捶背揉肩。其狗腿程度完全无法直视。

  邵砚接过程飞倒的水才问道:“王春艳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