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1/2)

加入书签

  麻麻,为什么他的带教导师要是这个男人!

  程飞觉得这实在是他审的最简单的两个嫌疑人,虽然那屎尿齐流一副快被吓成神经病的样子实在有碍观瞻。因为他们精神还没有失常,甚至在看到自己进来的时候有一瞬间出现了救赎的曙光,所以并不能当做精神患者处理。何况就算可以,也没有人愿意给他们开这个证明。

  程飞内心:犯人有问必答,犯罪过程交代太过清晰明了简直不要太爽!

  所以说其实有时候无知并不是不好的。萧迟看着两个明显被吓惨了的人,默默下了定论。

  冯金鹏被当时只是个业务组长的周父挖掘,跟着周父连续接了几个案子,逐渐升职。起初为了感恩,便将当时刚刚来到本市的王春艳介绍给周父。

  刚刚和徐雅分手的周父黯然神伤,王春艳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工作逐渐顺利,感情也趋于平稳。周父坐上总经理位置后,两人很快便结婚。

  也是从那时起,冯金鹏不满于周父始终压他一头,开始起了其他心思。

  起初王春艳不愿意理会冯金鹏,所以一直不了了之。直到徐雅因为生活所迫,事业也连番出问题,眼看就要被辞退,不得不将四岁的周洛送往周家。王春艳觉出危机,即便周父始终没有与徐雅旧情复燃的意思,也仍旧无法改变王春艳越发变得神经质地追踪和随时随地的打探。

  因为不想周父的妻子误会,徐雅一直克制着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只有偶尔在周洛出门时,才远远看上一眼。

  日积月累下来,徐雅实在太过想念儿子,便找上周父,提出见周洛一面。也正是因为这次见面,彻底点燃了王春艳。

  她发现徐雅与周父见面后,第一反应不是丈夫的出轨,而是自己离婚后所能得到的。事实证明,在没有孩子的情况下,她的所得少得可怜。于是,她一边将周父闹得不得安宁,甚至几次三番听从冯金鹏的建议闹到公司,使周父在公司的名声一落千丈。一面逼迫着徐雅,用周洛将其逼到退无可退。

  徐雅被她逼得没有办法,决定离开本市。离开前想要偷偷再看周洛一眼,却始终没有办法,反而更加让王春艳紧张。于是有了混入瑞和公司,逼其跳楼一事。

  因为徐雅的死,周父大受刺激,工作上也开始变得一团糟。冯金鹏借此机会大肆崭露自己,却发现总裁始终没有将周父开除。

  周父也是此时在家中发现了徐雅的鬼魂痕迹,几次想向王春艳诉说,却终日被王春艳提出的净身离婚搞的不得安宁。

  王春艳心中有鬼,却不信真的有这些。但周父迟迟不同意离婚,而周洛因为徐雅鬼魂的存在,在她眼里也变得诡异起来。

  两个别有用心的人一拍即合,决定密谋一场谋杀,让一切彻底解决。

  周父的车子是冯金鹏雇人做的手脚。出事当天,王春艳开车跟在周父身后。车子撞到树后,周父因为撞击昏迷,王春艳趁机将沾了迷药的针刺入周父体内。冯金鹏做完不在场证据后,飞速赶往现场,将一早准备好的带轮木板塞到车下。趁着大雨,两人将车子推进河中。

  因为有一早伪造好的离婚决议书,周父的财产在死后也不会归周洛所有,所以他们才敢如此决断。

  只是没想到,有人能堪破他们的计划。

  让司然很失望的是,王春艳并不知道那个给她化魂珠的人是谁。只知道是老家的人推荐的天师,很厉害。

  虽然过程曲折,但好歹证据确凿,能整理立案,四组上下都高兴异常。程飞大手一挥,请客!

  萧迟僵着身子看着后视镜里坐在后座的两个人,回头再一看,后座还是空着的,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果然还是有些适应不良。

  司然趴在椅背上看着两鬼,道:“洛洛在我师父那里,晚上你们就能见到他了。不过……你们既然心结已结,还是早点去投胎的好。”

  周父红着眼眶点点头,道:“我们不求别的,只要能看洛洛一眼就好了。”

  司然难为的看了看萧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不过……你们没了戾气,拘灵盒可能会让你们不舒服……如果受得了,你们就进来吧。”

  周父和徐雅没有半分犹豫,便进了拘灵盒内。

  萧迟看着司然,眉眼中都带着软软的温柔:“那两个能招供,和他们脱不了关系吧?”

  司然咧嘴一笑,没有回答。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萧迟:【哎?小灯泡怎么不见了?】

  好不容易能自由活动而乱跑到没影的幽翼,托腮仰看天空:【主人一点都不想我,伐开森。】

  今天八一。祝天下兵哥哥兵蜀黍兵姐姐节日快乐o(n_n)o【才不说我喜欢军装呢╭(╯^╰)╮】

  明天老家来人,我又要被当做吉祥物拉出去溜溜给各种不认识的亲戚围观。顺便被问工作啊,对象啊呵呵哒,再见。桶哥已阵亡

  ☆、chapter27

  晚饭进行的很愉快,对于萧迟勤劳的将劝司然喝酒的人拦下这件事,邵砚表现出极大的满意。

  邵砚虽说是四组女王大人,但到底还是细心亲民的,在结束的时候还不忘记给组里值班的孩子们打包带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