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1/2)

加入书签

  司然立马怂了。

  学生会副会秦束是个看似很斯文的人,但是司然曾经亲眼看到他三招打趴一个一米九的壮汉。外联的姑娘们就更不用说了,一张嘴能把大天都说破。就司然这小模样,在他们面前不怂只能被□□。

  俗话说得好,生活就像qj,反抗不了,就享受吧。

  俩人东一句西一句扯着,脚下却不慢。正走着,司然突然停下脚步往侧后方看去,一手勾着他的何宇一时没刹住差点把他勾了个趔趄。

  “干嘛呢你?快迟到了!”

  司然疑惑地看了看四周,这才摇了摇头跟上何宇。

  他对危险很敏感,刚才明显有一道恶意对着他来,而且很浓烈。

  来往匆匆的过道上,都是赶着下一堂课的学生。路边树后转出一个消瘦的人影,看着他们的背影,驻足许久。

  司然担心在学校让幽翼跟着会出现状况,尤其是上课的时候。所以除了单独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会放着幽翼四处去玩。可也不知道怎么了,幽翼最近粘他粘的厉害,即使是上课的时候,都会堂而皇之从大门飘进来,然后在大家头顶转悠一圈再扑到司然课本上。

  司然伸手一弹,将幽翼半透明的身子弹开,专心看着课本听讲。何宇是好学生,一心都在努力学习,自然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

  幽翼委屈地趴在桌上,小眼睛水汪汪地盯着司然:“主人……”

  司然沉默了一下,在本子上奋笔疾书。

  【我上课你再捣乱,以后就把你封在寝室。】

  幽翼一缩脖子,老实了。司然这才拿着笔将那句话划掉,直到划得别人认不出来,才停下。

  何宇被他的动作影响,不禁看过来,却也只看到隐约几个字。疑惑地看了一眼司然,却发现司然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不过幽翼最近的确很不对劲,作为主人([划掉]饲主[划掉])的司然理应关心一下。所以趁着下课何宇不在,周围又没人注意他的时候,司然才偷偷摸摸趴在桌上小声问:“你怎么了啊?”

  幽翼颓废地坐在桌上,后背靠在前面同学的椅背上,小尾巴一拍一拍的打着桌面,一脸生无可恋:“主人,我被大狐狸缠上了!”

  司然白了他一眼,拒绝交流。

  果然人类和灵使除了工作是没有共同语言的!

  我的灵使从体型到智商都很让人担忧!

  放弃了开导工作的司然在下课的时候就接到了一通神秘电话。何宇本以为是萧迟,还打算跟着司然去蹭饭,结果探头看了一眼发现根本是个没有来电显示的空号码。

  “这种电话一看就是垃圾电话,不要接。”

  司然点点头,笑着对何宇说:“我中午有事要出去啦!你先回去,下午我找你!”

  何宇白他一眼:“又去找萧哥?”

  司然伸手推他:“不是不是,是真的有事,你快走吧。”

  直到何宇妥协地转身走了,司然才在幽翼地尖叫声中接起响了一遍又一遍的奇怪电话。

  “喂?”

  电话另一边,一个低沉而醇厚的嗓音带着几分温和宠溺地开口:“小司然,许久不见,可要兑现欠我的饭局?”

  司然身子一僵,顿时眉开眼笑:“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何宇:【这种垃圾电话不要接!】

  幽翼(一脸惊恐凌乱猛点头):【对对对,垃圾电话不要接!】

  电话另一边的大狐狸:【呵呵。】(我就不告诉你们是谁!)

  【昨天存稿小虐了一把师兄,有点小心疼。】

  ☆、chapter29

  司然一手拎着从一脸痛不欲生进化到一脸生无可恋的幽翼一路跑出学校,匆匆打了个车奔向方才电话中报出的位置,一脸的雀跃和仰慕是司然从未有过的。

  萧迟本来中午是要和客户一起吃饭的,订的位子也在月华楼。结果刚进门就看到司然一脸焦急地冲向二楼。

  萧迟脚步一顿,看向侍者:“刚才那位先生是去的哪一间?”

  萧迟到底是老客人,还是土豪,侍者没有废话就开始帮他查找:“二楼水月亭。”

  旁边脑满肠肥的客户笑眯眯地冲着萧迟道:“怎么,萧总这是碰上熟人了?”

  萧迟一顿,笑道:“许是看错了,就算是对了也不能耽误了和梁总您的局不是?梁总这边请。”

  司然根本没顾上看别处,直奔着水月亭跑去,莽莽撞撞地引得许多人不满,却也没人说什么。

  倒是他手里的幽翼挣扎不停,还尖叫不断,在司然越抓越紧的手里都快变形了。如果不是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