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1/2)

加入书签

  司然却没顾上寒暄,赶忙道:“你的伤怎么回事?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欧阳月疑惑地看着他,想了想才道:“我最近遇到的事情,除了董炎出事,就是我自己摔到,然后就没了啊。”

  司然打量了她一下,道:“玉牌呢?”

  欧阳月愣了愣,从脖子里取下来:“这呢啊。”

  瞧见玉牌上隐隐绰绰的黑色丝线,司然脸色沉下来,带着几分异样的严肃,看得欧阳月和何宇都有些心惊。

  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司然,严肃的让人有些心慌。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何宇:【难道没人觉得画风突变的司然才是最可怕的物种吗!!】

  桶哥:【某方面来说,你真相了╮(╯_╰)╭】

  老妈和叔叔去山东八天,我自己浪八天……

  然后我妈给我留了250……块

  这个数字……真是亲妈

  ☆、chapter41

  手指一抹将玉牌上普通人看不到的黑线抹去,司然将玉牌递给欧阳月,郑重的嘱咐:“无论如何不要让这块玉牌离开你身上,千万!”

  许宁正巧听见,笑着道:“怎么?定情信物还不让离身,这么大的醋意?”

  司然拧着眉道:“不想出事就听我的话!我没有在开玩笑!”

  许宁被他吓的一怔,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司然和何宇已经匆匆离开。

  欧阳月看着掌心的玉牌,眼中多了几分思索。许宁撇了撇嘴:“这小孩怎么和第一次见面不一样啊?这么严肃,有点吓人。”

  欧阳月突然道:“老许,你说……会不会真的是有玄乎的事情啊?我怎么记得,我受伤的时候,这块玉牌就因为我拍戏不能戴放在你手里。”

  许宁白她一眼:“哪那么多事。你要是真觉得玄乎,以后就都想办法带着呗。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养伤!”

  欧阳月没在意他的话,只是继续摩挲着玉牌,想着司然刚才的态度。

  似乎这几天,只要换上戏服不带玉牌的时候,总会出现点问题。而玉牌在身上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过。

  想了半天,欧阳月将玉牌重新戴在脖子上。

  哪怕是心理作用,也绝对不能让这东西离开自己了。

  何宇跟着司然跑出来,一边往学校走,一边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司然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先回学校上课,我有点事离开一下。”

  何宇瞪眼:“你又要逃课。”

  司然笑眯眯地道:“有你在,我还需要逃课吗?”

  何宇无奈地帮他拦了辆车,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去吧。我帮你请假。晚上记得回来啊。”

  邵砚在大门口等了没几分钟,就看到司然急急忙忙的下了车冲向他,不由得皱了眉:“身体刚好急什么?出了什么事?”

  司然侧头看了眼警卫室,拉着邵砚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压低声音道“董炎找上了欧阳月,我给欧阳月的御灵牌出现了鬼气。而且……欧阳月现在受了伤,恐怕就是董炎动的手。”

  邵砚还没来得及发表言论,司然又道:“何宇说,董炎去过寝室,而且在我的床上打过滚。”

  邵砚一愣:“他如果想找你不会找不到啊,这是为什么?暗恋你?”

  司然黑线:“师兄……”

  邵砚轻咳一声,道:“好吧,那你有什么想法?”

  司然想了想,道:“师兄……如果按照你说的,有人针对我,那么董炎的作为,是不是代表他企图让谁分辨出我的气息?”

  邵砚脸色一变:“你是说……有人想对你下手?”

  司然捧着脸苦思:“可是……如果真的是有人了解了我的身份,那么应该知道灵体对我的威胁不算太大啊。”

  邵砚沉默了半晌,突然道:“那有没有可能……是想用别的东西……”

  司然不解地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