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1/2)

加入书签

  孙皓俞嗖地跳起来:“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蛇精病!”

  看着孙皓俞落荒而逃的背影,萧迟啧啧出声:“不就亲了一下么,至于炸毛么。”还是他家小孩可爱。

  看着屏幕上那个安静可爱的睡脸,萧迟温柔的笑开,眼中满满的思念。

  推门进来的随行秘书ann忍不住受惊,后退了一步。

  boss又在散发荷尔蒙了,一级警报!

  邵砚下班后倒在沙发上,正想着要不要给司然打个电话问问,门口突然传来钥匙声。

  程飞打开门,错愕的看着沙发上的邵砚:“你怎么回来了?”

  邵砚挑眉看他:“程先生,如果我没记错,这是我家。你偷配钥匙私闯民宅,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程飞咧了咧嘴,最后还是没笑出来:“哨子,你到底在气什么?”

  邵砚勾唇,满眼嘲讽:“不敢。程先生如果没事,麻烦把我家钥匙留下,然后转身下楼,不送。”

  话音一落,起身就要进卧室。

  程飞突然动了,一把将人拉住甩在墙上,整个人欺上去:“邵砚!你到底在气什么!我们在一起两年了,我从来没对不起过你,你什么时候才能正眼看看我!”

  “我什么时候正眼看你?程先生,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约定?说到底……我们不过是床伴而已。好聚好散,大家还是同事。”邵砚说这话的时候,平静到让程飞心寒。

  扣住微扬的下巴,程飞低头狠狠吻上去,带着凌虐发泄的味道。可是对方却平静的接受,不回应也不抗拒,任他咬破嘴唇也没有丝毫反应。

  侵略的动作慢慢停下来,程飞缓缓低下头埋在他颈肩,闷闷地笑起来,却如同哭泣一般。

  “床伴是吗……好啊……好聚好散……我如你所愿!”

  钥匙落地清脆的声音响彻空荡的房间,房门被甩上的一瞬间,邵砚闭了下眼。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越扯越大……再也愈合不了了……

  从来都挺得笔直的身子顺着墙缓缓滑到,跌坐在地上。邵砚无助地抱着膝盖,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只是……觉得有点冷而已。没了程飞,也还会有任何人……但没有人能随意探索他的秘密,他不需要任何人知道,也不需要任何人陪他承担……

  蜷缩成一团的身子旁,出现了一个虚幻的十五六岁少年,垂眸看着邵砚,眼神中有心疼的神色。

  “主人……为何不愿意承认他?”

  “阿恒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坚定地确认伴侣的……我和然然……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小虐师兄,所以没有小剧场。

  我去看逆袭惹……

  ☆、chapter42

  邵砚家是一个偏僻落后的村庄,远离大城市,交通堵塞,文化没落。家家户户住的还是土坯房,吃的是糙米粗粮。土地贫瘠又荒芜,连开发的商机都没有。

  没人修路建房,甚至连爱心救助的机会都轮不上。村子过的几乎是自给自足的生活。也正因为没落,人们封建迷信,只会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神明。

  邵砚的祖上是外地人,不知为何举家迁徙来此,过的是与世无争隐姓埋名的生活。但因祖辈念过书,家里的孩子时代便啃着那为数不多的知识,不与外人传授,只在自家传承。

  而到了邵砚父亲这一代,不再满足于那已经淘汰老旧的知识,一心向往着外界的生活。

  只是满腔雄心壮志被祖父严词拒绝,邵父不甘,以绝食绝水相逼,终于换来了父亲的同意。而唯一的条件,便是取上一个村子里的女子,留下一道血脉,才能离去。

  邵父一心向外,没有多想便听从了父亲的安排。

  邵家世代长得好看,村子里不少女孩儿都喜欢俊朗的年轻人。加上自邵砚祖父这一代开始,他们渐渐与其他村民交流,将一些实用的知识和生活技巧教给别人,才与大家熟络起来。如此一来,更有不少人想要嫁给邵砚。

  只是邵砚的祖父还是选择了一个自小没了爹娘,生活艰苦的女孩儿,用在村子里算是隆重的方式娶回了家门。

  女孩儿一早便听邵砚的祖父说了实情,却还是咬牙同意了下来。为了生活,她愿意让丈夫离家,自己守着孩子照顾老人。

  结婚两年后,邵母怀了孕,邵父便迫不及待的出了村子。走前邵砚的祖父说的最后一个条件,便是让邵父更名改姓,永远不得说自己是邵家的子孙。

  邵父离去后,再也没与家中联系。邵砚的祖父祖母对待儿媳妇很上心,家里的好东西好吃的,都先紧着媳妇。

  可在这样一个地方,饶是再好,也终究是苦日子。九个月后,邵砚降生,邵母却难产血崩而死。

  医疗条件落后,生产用的是老旧的法子,这样的事情极为常见。可是村子里的人迷信,每每有这样的事发生,他们还是相信是那个孩子克母。

  邵砚的祖父听到外面人这样传着,却还是咬牙护着邵砚,两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艰辛的照料着襁褓中的婴孩,却从未服过软。

  让人没想到的是,从外地突然来了个年轻人找上邵砚的祖父,开口便道邵父一年前意外身亡。而日子,与邵母离世相隔不远。

  消息走漏,村里人肆意传言说邵砚克父克母,迟早会将所有人克死。说他是灾星,留不得。

  年轻人不忍,想要带着邵砚离开,却被邵砚的祖父拒绝。

  村里人不愿再帮衬着邵家,两个老人身体也越渐多病,邵砚四岁之时,终是双双离世。

  四岁的邵砚挨家挨户去求,求他们帮忙下葬,却每家都是闭门不见。时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