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1/2)

加入书签

  直到看着两人出了饭店,萧迟才又重新坐了回去。程飞看人走了也没再顾忌,重新拎过酒又倒了一杯,抬了抬眼皮道:“你不跟着去没事?”

  “然然又不是孩子了,没事。”随手给自己也倒了杯白酒,萧迟才问道:“我想着你过来怎么也会给我个面子,到时候我让司然跟哨子去交个底。你倒好,当着小孩的面就开始抱着白酒喝,就这么以身作则的?还是真的活够了?你怎么不直接蹲药店喝医用酒精呢?”

  程飞这回连眼皮都没抬:“是不是兄弟,是兄弟就陪我喝,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萧迟知道他的脾气,干脆也就不再多说。招来服务员点了菜和酒,两人连句话都没说,只是程飞喝一杯萧迟陪一杯。

  酒过三巡,程飞终于觉出点醉意,心里压抑的难受和委屈逐渐爆发出来,伏在桌子上哭笑了几声:“你说……怎么他就捂不热呢?十年了……老萧……我守了整整十年了……”

  学校门口初见时一瞬间的心动,到后来日积月累越发沉重的执念和渴望,再到拥有后小心翼翼的珍惜。十年了,他用尽了办法,都没办法打开那个人的心。

  他能感觉到邵砚不是对他没有情,但是那种本能的对于感情的抗拒让他没有办法忽略。在一起后的三年,他无数次试探,却始终没有得到一个答案。哪怕是情动到极点意识模糊的时候,邵砚都不肯开口说一句喜欢。

  他以为他能等的。可终于还是累了……

  萧迟安静的听着他讲,从最初见面讲到分手,所有经历过的一点一滴。这些年邵砚给他的哪怕是不经意的一点感动,都让程飞记得刻骨铭心。

  他从前认识的程飞很混,花心滥情,世家公子的逍遥做派他发挥的淋漓尽致。起初他也以为程飞只是觉得好玩,也曾试图劝过程飞别去招惹邵砚。

  可犹记得少年时的程飞,敛去眉目间的玩世不恭,眼神中带着异样的光彩,认认真真地告诉他:“老萧,他不一样。”

  是啊,不一样。不一样到让这个从来不把感情交付出来,从来以游戏人间的姿态对待所有人的男人,变成了如今这样。不一样到让那个唯有孝道至上的少年绷紧了身子,站在最敬爱的长辈面前公然出柜。不一样到让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了每天惶恐不安小心翼翼的样子。

  “程飞,哨子……也许有你不知道的难处。”犹豫了许久,萧迟还是决定将他死守的秘密说出来。他相信,程飞不会让他失望。

  程飞醉眼朦胧地看他一眼,苦笑:“难处?和司然一样的难处?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有不为人知的身份?”

  萧迟哑然:“你知道?”

  程飞轻嗤一声:“老萧,我跟哨子纠缠了十年了,难道你真的觉得我迟钝到什么都发现不了吗?”

  萧迟沉默。

  程飞没有在意,如同喃语一般继续道:“我不在乎啊……他想瞒着,我就当不知道。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我就好。但是……老萧,为什么他就不能信一信我呢?”

  白酒辛辣的感觉滚过喉咙,眼泪连串而落:“之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出了个任务回来……就变了呢……”

  萧迟沉默地听着他说,结果声音越来越小,萧迟下意识一抬头,才发现程飞的脸色苍白的过分。走过去把人扶起来一看,哪是醉了,分明就是晕了。

  萧迟脑子蒙了一瞬间,迅速喊了人来帮忙,将人抬上车直奔着最近的医院去。

  “病人伤口还没愈合,之前大量出血也没有滋补。你们还让他喝酒!还喝了这么多?不想要命就别要!还往这里送什么?”大夫的表情可以说是狰狞了。

  萧迟冷静地等着他吼完,才问:“伤怎么回事?”

  那大夫的表情凝了凝,似乎被萧迟脸上的冷漠镇住,顿了一下才道:“程警官之前的病例有备案,是枪伤。擦着肺叶心脏过去,没伤到脏器,但是也伤的不轻。现在喝了酒催了伤口,恐怕又得严重。暂时是别想出院了。”

  萧迟随意的点了下头,道:“这次的记录别往局里报,按照正常程序来。”

  司然看着大夫走了,才小心的握住萧迟的手:“萧大哥……别担心了……程大哥没事……”魂魄很稳定,只是人有些虚弱,所以司然肯定程飞不会有事。

  萧迟看了司然半晌,将人轻轻揽进怀里:“放心吧,我没事。”

  司然乖乖被他拥着,许久才道:“程大哥……是因为我师兄?”

  萧迟低低的‘嗯’了一声,没再继续接话。许久,怀里人的温度将那份因为担忧涌上来的冰冷平复下去后,萧迟摸了摸司然的头:“帮我看着点程飞,我出去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