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1/2)

加入书签

  程飞凑在后座上同情的拍了拍萧迟的肩膀:“他们师门似乎下了什么保护结界,只要是外力伤害,就会第一时间被察觉。兄弟,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

  萧迟磨了磨后槽牙,从后视镜里看程飞:“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夫夫之间基本的信任和坦诚,我和哨子已经结了婚,自然会把该说的都说了。”程飞笑得无比得意,无比得瑟。

  邵砚白他一眼,又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然然受了伤你怎么不和我说?董炎之后有来过么?”

  萧迟摇了摇头:“好像那天之后就没了动静。而且那天他和然然交手后,并没有斗出胜负就直接消失了。是然然不让我说,还是昨天看伤没事了,他才决定让我今天带你们过去的。”

  邵砚抱着手坐在副驾上,火光四冒:“好个司然!长本事了是吧!这么大的事都不和我交代!”

  萧迟笑:“他不是怕你担心么?而且你那脾气,他要真告诉你,保不齐你当时就得揍他一顿。”

  邵砚狠狠一眼瞪过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瞬间恢复了温润如玉的公子风范:“本少爷温文儒雅,风姿卓越,怎么可能那么对我可!爱!的!小!师!弟!呢!”

  萧迟和程飞同时一抖。程飞随手抽了瓶水递过来:“女王大人您喝水。”

  邵砚一眼扫过去:“叫我陛下!”

  “好的女王大人!”

  三人进门时,司然正在屋里不知道转悠什么。小脸红扑扑的,完全看不出受伤的样子。一回头看见三人,还吓了一大跳。

  “师兄?”

  邵砚抱着手悠悠走到他面前:“半夜和董炎交手了是吧?受伤了是吧?不和我说是吧?”

  司然干笑:“嘿嘿……那个……师兄,我不是怕你担心么。”

  邵砚瞪圆了眼睛:“那你怎么不把师父下的离魂咒取了,那都方便啊?死了都没人知道!”

  司然凑上去拉了拉邵砚的胳膊:“师兄……我都这么大了,自己有分寸的啦。何况你看我都随身带着廖寒爷爷给配的药,现在伤也好了,不是没事吗?”

  邵砚抬手拍了他一下:“好了就没事了?这次是董炎的魂体,那要是撞上了那个家伙呢?中了尸毒呢?把自己当金刚了啊?百毒不侵?”

  司然被他吼得一缩一缩的,萧迟看不过去,把人拉到背后笑道:“你先别急着训人,这不还没事呢么,不如先想想之后怎么办。”

  司然干笑:“对,想想之后……”邵砚瞪眼看过来,司然又缩回脖子躲到萧迟背后。

  程飞拉着邵砚坐到沙发上,顺毛:“司然这不就怕你生气么,你看看现在伤好了你都成什么样了,这要没好,你不得活拆了他们。冷静冷静啊,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等邵砚气顺平了,司然才蹭着萧迟坐下,看向自家师兄的眼神还是怯怯地。

  邵砚又瞪了他一眼才道:“行了,你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谈上正事司然才恢复了正常,托着下巴想了想道:“那天董炎看起来有点奇怪,我本来以为他是来寻仇的,结果上来就奔着我攻击。直到看攻击不了我,才察觉到萧大哥。而且……他好像对我的血很感兴趣。还有还有,那天他出现的状态有点不对,似乎……被什么控制了。”

  邵砚怔了一下,“被控制了?我记得师父之前说过,控魂术不是早就失传了么?”

  司然鼓了下脸点点头:“对啊,所以我也在怀疑。而且,师兄你上次不是说,背后的人似乎是冲着我来的。那他会不会就是为了取我的血,或者是为了要我的命呢?”

  看着邵砚陷入沉思,程飞搓了搓手臂:“我说……你能别把要你命的事说的这么淡定么,毛骨悚然。”

  萧迟点点头:“如果对方迟迟不露面,只是靠着这些东西来不断攻击你,那很难找到真相。”

  司然摇了摇头:“可是……我的血有什么用呢?而且……控魂术副作用很大,没有强大的实力,不可能控制得好。我觉得这个人就没有练到很好,因为董炎在攻击我的前后还找上过欧阳月和萧大哥,说明在某一瞬间董炎的魂体还是有自我意识的。”

  邵砚想了想,道:“然然,你和小师叔联系下。我记得他之前有做过控魂术的研究,关于这方面,他应该比我们清楚。”

  司然点点头,顿了顿又可怜巴巴的看邵砚:“师兄……那这事我们先别和师父说?”

  邵砚白了他一眼:“现在说你是找揍嘛?算了算了,师父肯定已经知道了,他如果想插手肯定会找我们。先联系小师叔,有什么事情我们商量一下再决定。我告诉你司然,这次要是再敢单独行动,我一定让师傅把你关起来!”

  说完转头看萧迟:“还有你!他是个孩子你又不是,大事小事拦着点,最起码和我说一声!真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萧迟握拳赔罪:“我错了……师兄大人饶命!”

  邵砚无力地摆摆手:“行吧,那就先这样。然然你和小师叔联络后通知我一下,我们就先走了。”

  送走了邵砚和程飞,司然窝在沙发上看萧迟:“萧大哥……你说……对方为什么会想到控制魂体呢?甚至还专门找了古尸来作案,让董炎惨死。我觉得如果冲着我来的话,完全可以直接找上我啊。或者世间这么多游魂,控制其他的也成。为什么专门杀了董炎,然后再让董炎攻击我?”

  萧迟笑了笑,将司然搂紧怀里道:“很简单,他,不止要你,还要别的魂魄。而且,这些魂魄最好都与你有关系。”

  司然爬起来:“啊?”

  抬手揉了把司然的头发,萧迟道:“之前哨子说起这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