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司然(-0-)【难道你副业是打家劫舍!!!】

  萧迟(= =#)

  ☆、chapter5

  两个人进门的时候,组里翻天覆地的不知道在忙碌什么。

  邵砚一抬头看到他们,冲着司然指了指旁边空着的位置。司然乖巧的走过去坐下,也不说话,就四处张望着看人们走来走去。

  萧迟倒了杯水给他,转而走进被玻璃围住的办公室。坐在老板椅上的人抬眼看他,突然笑了起来:“哟,大老板,今天怎么有空来看看你的副业了?”

  萧迟挑挑眉道:“这不是主业么。何况我这个礼拜已经报道三次了,任务也没少出。”

  那人笑道:“太给我面子了,这个月奖金我一定给你申请一下。”

  萧迟白他一眼:“老头子肯分我奖金才有鬼。哨子的案子你听了么?”

  那人耸耸肩:“他说了一句,不过你也知道他,入手的案子不愿意让别人插手,你有兴趣就和他说去。”

  萧迟挑眉看他:“那我去了,其他的就不要找我了。”

  那人摆摆手道:“等等,你怎么突然对哨子的案子感兴趣了?不过你和哨子今天还一人带个小孩过来,怎嘛,跟他们有关系?”

  萧迟道:“哨子带过来的有关系,我带来的不是。”

  那人顿时来了兴致:“没关系的人你会带?那这是谁,等等,让我出去瞧瞧。”

  萧迟皱着眉看他:“程飞!那是哨子的师弟,你别吓着人。”

  程飞挑着眉一脸坏笑:“啧,传说中哨子的师弟啊……那我可得趁着他顾不上管去好好瞧瞧。不过他师弟,你紧张什么?”

  萧迟挑眉看着他不说话,程飞笑容里带了几分猥琐:“怎么,看上人家小男孩了?恩……清纯呆萌,还挺可爱的,怪不得哨子护得那么死。”

  萧迟一巴掌呼过去:“差不多就行了,看就看,别拿你那副样子带坏人。”

  程飞站直了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一脸正气凛然,全然看不出刚才的嬉皮笑脸:“怎么会,我这一身正气,一看就是好人。”

  萧迟嗤笑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邵砚忙着对比失踪人口和发现的尸体,一时也顾不上看着司然。结果等他好不容易能喘口气喝口水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家自家上司一副妖孽相婀(n)娜(lian)多(wei)姿(suo)冲着自己师弟去了。

  ‘噗’的一声,一口水喷了自己面前的助手一脸,邵砚随手扔给他一张纸,一个纵跃就挡在自己师弟面前,警惕地看着这个神经病妖孽:“你要干啥?”

  程飞冲着邵砚飞了个媚眼,笑道:“哨子,你激动什么,这不一直没见过你小师弟,特地来近距离观察下么。”

  邵砚一脸警惕地看着他:“我告诉你,离我师弟远点,你会带坏他。”

  司然眨眨眼看着他们,然后抬手趴在邵砚横在他面前的手臂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说:“师兄,我饿了。”

  萧迟脚步一顿,突然觉得有点腰软。这一声撒娇真是彻底苏到他了,劈手挡开程飞,拉起邵砚身后的司然,萧迟维持着表情不变:“走,我带你去吃饭。”

  邵砚瞪大了眼睛和程飞对视一眼,又看向迈步离开的两人:“萧迟!你给我站住!”

  最后的情况,是他们四个一起去吃饭。口胡,萧迟请客。

  司然呆萌不代表邵砚也有这个属性,他现在还看不出来萧迟对着自家小师弟图谋不轨,那他就白在队里混这么多年。

  临落座的时候,邵砚眼明手快地抢了自家小师弟身边的位置,结果就看到萧迟淡定自若地坐在了司然对面,没有半分不满。

  至于司然本人……

  司然除了天然呆和时不时处于神游外加在外人看来有点像个神经病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也是最可怕的隐藏属性。

  那就是在他饿的时候,智商会无限降低,至于低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他饿的程度了。

  至于现在……

  邵砚默默捂住了脸,赶紧伸手召唤服务员。

  为啥?没看到旁边那个已经眼泪汪汪开始咬桌布了吗!

  我的师弟啊……你不是我师弟,你是我爷爷啊……咱别啃了,让师傅他老人家知道你在外面这么丢人,我就等死吧!

  邵砚一边忙着从司然嘴里拯救那可怜的桌布,一边暗恨自己为什么记得带师弟,不记得给师弟带吃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