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1/2)

加入书签

  萧迟:……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这么对我?

  哭笑不得的用挂在卧室门上的钥匙打开门,司然正窝在床上蒙着头,鼓起来的一包晃晃悠悠的不知道在干嘛。

  萧迟挑眉,悄无声息的走过去……突然猛地一把掀开被子。

  衣服有点点凌乱,但是还是全部在身上,除了脸有点红以外也没什么其他的表现。

  萧迟舔了舔上唇,说不清自己是失落还是无奈。

  所以说,萧先生你在想什么?

  司然瞪圆了眼睛看他:“你你你……你出去!”

  萧迟一怔,笑起来:“为什么我要出去?”

  司然脸更红了。

  萧迟了然地挑眉扫视了一番,目光落在他蜷起腿遮挡住的地方停留了片刻又转到红扑扑的小脸上:“难道然然再做什么坏事,怕我看到?”

  司然僵着脖子嘴硬:“胡说!”

  萧迟笑容无比邪肆,各种狂炫酷霸拽,伸手直接摸向下三路。

  司然惊叫一声并拢双腿,恰好把萧迟的手夹住。

  “……还真……”萧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他本以为是自己多想了,后来的一系列动作也只是逗着司然玩。万万没想到司然竟然真的只因为自己穿着警服做了几个暧昧动作就这么兴奋,还这么敏感。

  手掌在腿间动了动,掌心的小鼓包一下子硬了几分,十分热情的弹了弹。司然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一脸控诉。

  萧迟失笑:“真这么喜欢?”

  “……”

  凑过去咬住紧紧闭着的小嘴,萧迟十分猥琐的舔来舔去,毫无章法。手下动作也越来越强势,要不是还顾忌着司然的伤,恐怕早就带上粗暴的意味。

  毕竟……这么美味的时刻……实在是难得见到一次。

  制服不会有人强制他上交,本来打算辞职回来后放起来,只当留个纪念。没想到……竟然意外发现特殊用处。

  一片寂静中,昏暗的台灯泛着微光。萧迟一边搂着已经浑身瘫软神志不清的司然轻轻拍抚,一边平复着自己还凌乱的气息。

  他本打算再坚持上一阵子,等司然伤好了再考虑这种事情。只是今天的司然实在让他把持不住,虽然害羞的可以,却又自以为隐晦的勾着他。

  尝过了肉的滋味,现在想起来前些时候拼命忍着只能喝汤的日子。萧迟都有点佩服自己,简直就是柳下惠啊!

  迷糊的司然蹭着他的胸口,动了动脑袋就沉沉睡过去。手脚都缠在萧迟身上,一副全然信任依赖的模样。

  萧迟吻了吻他的额头,合上双眼。

  完完全全拥有的滋味,比任何亲密都来的让人安心。

  只是这种安心付出的代价有点大。第二天一早,司然一睁眼就怒目相视,软硬兼施丝毫没起作用。好不容易伤好了一些可以下床放放风的司然再度卧床,而萧迟也被毫不留情的赶到了客房睡。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卧床休息了两天,司然再也躺不下去,趁着萧迟不在偷偷下了床。在家里晃悠了几圈也没有找到可以做的事情,邮箱里安静的可以,除了广告什么都没有。

  司然扁嘴。

  又把我的邮件控制了……

  国民好师兄和国民好老公联手,司然被强制放假,连设计图的生意都不能做了。

  无聊的要长蘑菇的司然又晃了几圈,当机立断换衣服出门。

  “您好,请问您找谁?”前台的姑娘笑靥如花,结果定睛看清来人,顿时笑容又大了几分:“您是来找萧总的嘛,这边请。”

  司然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人连拉带请的送到了萧迟的办公室前。

  “怎么他能直接进办公室我就不行,我说小姑娘你们这区别对待也太明显了吧。”

  陈佳佳语调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