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2)

加入书签

  ☆、chapter7

  萧迟轻声走到周洛睡着的房间,打开门缝看了看,小家伙还安稳的睡着,毫无所觉,这才放心下来。绕过被定在那里的鬼魂,走到司然身边坐下。

  司然抱着抱枕仰着头看着鬼魂,说道:“你现在可以说了。”

  萧迟瞧着司然那副审判一样的架势,倒是也没说话。只听男人幽幽叹了口气,道:“我真的是周洛的爸爸!洛洛的妈妈也不在了,他现在成了孤儿……那个女人……她不会愿意对洛洛好的!”

  说到最后,男人明显已经激动起来。

  萧迟皱了皱眉,道:“周洛的妈妈不在了?那对面那个女人是谁?”

  男人似乎有些难堪,犹豫了半晌才道:“她是我的妻子,我和洛洛的妈妈分手后,和她结了婚,那时候还不知道已经有了洛洛。直到有一天,洛洛的妈妈没有能力负担洛洛的生活,才被迫将他送到我这里来。可是我妻子一直不愿意接受洛洛,虽然当着我的面没有表现出来,却暗地里打骂洛洛。洛洛懂事了,也不告状,就自己受着。后来,因为洛洛的原因,我和洛洛妈妈又见了几次面,我妻子就找上洛洛的妈妈,说她是第三者,甚至闹到了小雅的公司。小雅被逼得急了……就……自杀了……”

  沉默了良久,男人的声音里带了些许哭腔:“因为这件事,我妻子也消停了一阵子。可是就在前几个月,我突然发现家里好像有了什么东西,洛洛也变得很反常。我就猜是不是小雅回来看洛洛了,可我妻子说我疯了,逼着我要和我离婚,还要我带着洛洛净身出户。因为小雅的事,我在公司的地位一落千丈,此时净身出户,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给洛洛好的生活。我不同意,我妻子她……就动了我的车。车子在野外突然失灵,我就这样没了命……我不敢再回家里,就守在电梯里,想看看洛洛……”

  司然怔了怔:“电梯里的是你?”

  男人颓然的点点头。

  萧迟顿了顿道:“你说你妻子动了你的车有证据吗?还有,洛洛的妈妈是在哪里自杀的,尸体被人发现了吗?”

  男人的虚魂蹲在地上,颓然的拽了拽头发,沮丧地说:“我没有证据,但一定是她。我的车都是有定期保养,除非有人做手脚,否则不可能出问题。”

  萧迟似乎彻底冷静下来,食指在沙发扶手上点了几下,道:“你是在哪里出的事情?”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道:“南城郊外。”

  萧迟点点头,对着司然道:“你先想办法处理一下他,明天我们去局里再说。”

  司然点点头,然后看向男人,认真地说:“洛洛还小,身子受不了鬼魂的阴气,我把你收起来,你不能总是靠近他。”

  男人点点头,有些感激地看着两人:“谢谢你们。”

  萧迟摆手:“现在说谢,为时尚早。等案子清楚了再说吧。”

  看着司然利落得将男人的魂魄收进那个小盒子,萧迟摸了摸他的头道:“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去局里再说。”

  司然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萧大哥你会害怕吗?需不需要我陪你睡?”

  正常人看到鬼都会害怕吧?司然难得用正常人的思维考虑事情。

  萧迟顿时心潮澎湃,一双眼睛恨不得冒出绿光来:“好!”

  可是当两人真正躺到床上,萧迟才彻底后悔了。

  有什么是比人睡在你身边,你却什么都不能做更煎熬的?何况这人睡觉还不老实,总是变着法无意识往你身上拱的。

  司然本就睡意朦胧,事情解决了,躺在床上立刻就陷入睡眠中。萧迟垂眸看着拱进他怀里安稳睡着的人,无声的苦笑了一下,只能睁着眼熬到天亮。

  次日一早,萧迟将睡的迷迷糊糊的司然从被子里挖起来,这才转而去挖另一个小朋友。结果回来一看,司然站在洗漱台前,不知道在发呆想什么。

  萧迟走到他身边,没忍住揉了一把乱蓬蓬的头发,笑着问道:“在想什么?”

  司然怔了怔,回神,眼神却黯淡下去:“没什么。”

  他一直喜欢睡懒觉,每次都要林和费好大的功夫才能把他弄起床。他们刚刚住一起那年,林和甚至会将他抱到卫生间,看他昏昏欲睡的样子,会帮他洗脸刷牙,宠到了极致。

  他知道自己其实很笨,林和总说,他像是在照顾一个孩子。但他也总说,他愿意把他当孩子照顾一辈子。

  可最后,还不是成了那个样子。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林和对着他开始没有耐心,开始整晚整晚不回家,开始与各种各样的人应酬。

  可是他什么都没察觉,他窝在家里做设计,不去接触外人,不去看社会,偶尔出去,也是和鬼魂打交道。所以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直到那把刀捅过来。

  萧迟看着他再次失神,眼神暗了暗。他虽然没问,却也猜到了是为什么。

  是为了那个突然出现在他生命的男人吧,林家的小公子,什么都优秀出众只有性向不让林家满意的小公子。

  他并未去刻意调查过司然,却对这位林家小公子了解的透彻。脑子灵活,比之自己的大哥,他更有继承林家的天分和能力。只可惜不能为林家传宗接代。而且在追司然之前,私生活算不上干净。那时候萧迟本打算使些手段让他不能靠近司然,但看他为了司然改变了不少,司然也对他越加依赖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