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0(2/2)

加入书签

把肚子填饱,司然长舒了口气,一拉萧迟的衣袖:“干活!”

  在一桌人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司然拉着萧迟毫不避讳的地走向新人的婚房。而喜堂之中,新人手执红绸,面带喜意。一丝浅淡的黑气在吴先华眉心盘旋一周后,悄然消失。

  婚房已经布置好,饶是两人身份特殊,也不敢随意进入。借着喜娘点红烛,倒喜酒的功夫,司然站在门口又看了一遍,才稍稍放了心。

  萧迟站在他身边道:“不然让幽翼来盯着点?”

  “不行。”司然摇摇头,“幽翼虽说是灵使,却也是魂体。就算屋子里阵法布局不能控住他,却也会影响屋子里的阳气。”

  “……”萧迟沉默了一下,犹豫着道:“那我们总不能一直守在这里……毕竟……人家晚上……”

  司然的小脸瞬间通红,瞪大眼睛怒视萧迟。

  萧迟无辜地看着他。

  “那个……我们只要……等到……嗯……就好了。阴阳交合之时,鬼怪不敢随意近身,否则自身鬼力反而会被蚕食。”

  “哦……”萧迟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随即看着司然的样子,笑出声。

  “不许笑!”司然恼羞成怒。

  古式婚礼礼节繁多,幸好宾客因为新鲜,都听着那位老人的安排。拜完天地后,新娘被送回新房中。司然不放心的再次提醒了一遍喜娘,才放心离开,和萧迟一起蹲在婚房正门前十几米远。

  直到夜幕初临,应酬完宾客的吴先华脚步虚浮的被人拥着进了婚房。喜娘连忙忙碌起来,按照洞房礼节又好一通折腾。

  司然站在门口看他们闹洞房,提心吊胆地生怕房中有什么布置被改变。直到宾客尽数离去,司然和萧迟才犹豫着退到一直蹲着的地方,目光丝毫不敢离开婚房。

  萧迟拍了拍脊背有些僵硬得司然,笑道:“不要太紧张,事关他自己的命,他们自己有分寸。”

  司然僵着脸笑了笑,随即道:“可是我还是觉得不放心啊,万一……万一我们猜错了,不是鬼灵作祟,怎么办?”

  萧迟安抚地揉了揉他,“不是鬼灵就好说了,麒麟为圣兽,它真想作怪的话,还要掂量掂量自己。”

  屋中,吴先华按照老者先前的指导,老老实实地完成一系列礼节后,两人才终于放松下来。

  新娘陆欢站起身扭了扭腰和脖子,抱怨吴先华:“本来结婚就够累人的了,你们还要这么折腾,烦死了。”

  吴先华皱了皱眉,没有反驳她。

  用婚事抵消身上的诅咒这种事,他家并没有和女方家说明。毕竟无论是谁,都不会同意用自己的命这样冒险。何况他们不过认识了一年,而且这一年的相处并不是多愉快。

  如果不是吴先华条件好,出手的聘礼又贵重,想必女方早就不愿意嫁过来。

  陆欢絮絮叨叨地抱怨着,随手在铜盆中洗了洗手,取出自己的化妆水开始用铜盆中的水卸妆。

  吴先华一回身,就看到陆欢卸完妆正端着铜盆往外走,顿时问道:“你干什么!”

  语气太急,将陆欢吓了一跳,手上一抖,盆中略显污浊的水洒出几滴,在两人没注意的情况下,落在红毯中一滴不甚明显的血迹上。

  陆欢皱着眉,不满地看着吴先华:“你干什么突然吼我,吓死人了!”

  吴先华皱着眉看她,“别出去了,水放那边,明天再倒。”

  陆欢嘀咕了一声,最终还是没有反对,随手将铜盆放在了梳妆镜前。目光一扫,看到了梳妆台上一个小巧精致得铜镜:“哎?这是你家的吗?真好看。”

  吴先华扫了一眼,敷衍地应了一声,转身继续弄自己身上复杂的喜服。

  陆欢摆弄着铜镜看了半天,小心的放在梳妆台上。心里还欢喜的觉得,这看起来是个古董,说不定值不少钱。随后抬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摆弄起一堆瓶瓶罐罐。

  被放在铜盆边的铜镜之上缓缓蒙上一层暗光,一道肉眼看不到的雾气自铜镜中飘出,随后逃窜进铜盆的污水之中。水面一层淡淡涟漪,随即恢复平静。

  两人先后收拾完毕,放下床帐开始休息。

  屋外,司然抽了张白色绸符丢出去。绸符围着婚房绕了一圈,又回到司然手中,依旧白皙如初。

  司然站起身抻了个懒腰,疲倦地趴在萧迟身上:“没事了,我们走吧。”

  萧迟点点头,又皱着眉看了一眼已经熄了烛火的屋子,才抱着司然转身离开。

  萧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这样的平静,有些奇怪。

  司然似乎察觉到萧迟的心不在焉,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看着他:“萧大哥?你在想什么?”

  萧迟看着前方的路,思考了一下,才开口:“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如果,请我们的网站地址《宅书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