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2(1/2)

加入书签

  司然摇摇头:“镜乃通灵之物,机缘巧合之下,会连同妖魔界通道。”说完,来回看了看手中的铜镜。

  铜镜约莫两个手掌大小,背后雕刻十分精致。镜面应是琉璃制作,多少有了些玻璃的效果。纹路仍旧清晰,整体看起来有些古旧,却并无沉垢,仿佛不会因为长久得放置而沾染尘土。

  一般来说,落了灰尘无垢的古物若是经常被擦拭,纹路必然会多少有些磨损。而若是很久不曾使用,突然取出来进行清洗,总会有洗不掉的陈年污垢留在上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全部擦洗掉。

  而这把镜子却完全没有,仿佛搁置很久也不会落上灰尘。略显陈旧也不过是因为年代久远,带着古物的韵味。

  司然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许久,却始终没有看出个究竟。直到进了家门,萧迟做好饭,他还在抱着古镜研究。

  萧迟伸手把镜子夺过来,指了指饭碗:“吃完再看,想饿死吗?”

  一有事情就会魂不守舍的,总是不记得吃饭,每次都等得饿的开始犯傻才想起来。

  司然一看萧迟有发怒的征兆,顿时迅速跑去洗手,然后又一溜小跑回来乖乖坐好乖乖吃饭。

  萧迟满意地看着自家小孩乖巧得样子,不自觉也翻看起来手中的古镜:“这东西……能成为通道?”

  司然点点头:“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司然忽然一怔:“怨气!”猛地起身就要跑向房间。

  萧迟眼疾手快把人拉住,顺手将铜镜扣在一边:“天大的事,吃完饭再说。”小孩明显发现了什么,让他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吃饭。

  司然扁扁嘴,不甘不愿地坐下,继续索然无味地扒饭。

  好不容易填饱肚子,司然一副完成任务的样子蹦起来,十分欢快地道:“我吃饱啦!”

  萧迟白他一眼:“坐着,等我吃完一起。”

  强权主义什么的,真是要不得!

  司然委屈地坐下,一双眼睛十分焦躁饥渴的看着萧迟。看的萧迟没吃几口就没了兴趣。

  “除了亲热的时候,我真的不想你因为其他事情这么看我。”萧流氓如实的说。

  司然小脸骤然通红,瞪着大眼睛表示不满。

  萧迟笑着摇了摇头,随手将碗筷推到一边,拉着人进了书房。

  司然顿时高兴起来,把古镜塞进萧迟手中,自己跑到沙发上翻背包。没一会,手中拿着个黑色的小瓷瓶,蹦跶着跑到萧迟身边。

  萧迟坐在椅子上把人抱进怀中,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司然把瓷瓶的盖子打开,倒出一点点白色米分末,均匀的洒在古镜上,一边说道:“古镜通灵,但是却需要很多条件。镜面回返一切,就算是怨气,也不可能长久保留下来。除非,古镜沾染了带着怨气的血。”

  萧迟望着被洒满□□的镜面,不解道:“如果真的有怨气,我们两个不可能都没有感觉。”

  司然摇头:“古镜的通道开启不过一瞬,只要有任何东西出来,无论鬼灵还是妖魔,怨气都会随它而去,不可能继续留在镜子上。不过……倘若有血迹存在,一定逃不过这东西的考验。”

  萧迟拿起小瓷瓶看了看:“这是什么?”说着,就要去闻,被司然立马挡住。

  “不能闻得。”司然的小表情十分严肃:“这是师父配制的化形米分,小心你变不回来!”

  变不回来……萧迟默默把瓷瓶放回原位,小心翼翼地让自己避开所有碰到古镜的可能。

  血脉继承的太过纯正最大的不好就是一旦变原形,在没有达到一定修为的时候,就要一直保持原形。初入门径的萧某人表示,死都不要!

  两人一边闲聊着,一边仔细观察着铜镜。没过一会,铜镜上的□□渐渐消失,而镜面之上,多了几块黑色的污迹。

  “这是……”萧迟惊讶。

  司然道:“果然!这镜子沾染了不少怨气血迹。恐怕……这就是陆欢的死因了。”

  萧迟摸了摸司然的头发:“看来……我们猜的没错。只是,那镜子里跑出来的是什么呢?”

  司然摇摇头:“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绝不可能是鬼灵。我觉得,还是魔类可能性大一些。”

  萧迟看他:“怎么说?”

  “妖类最多只能隐去身形,却不可能在我们毫无所觉的情况下逃离。但有不少魔类本身就没有形体,加上我留在房中的净水被污,却是仍旧能使魔类掩饰自身的气息。”司然用一块白绸将古镜包裹起来,“纵使有古镜作为媒介通道,穿过结界仍需耗费不少力量。陆欢虽是阳时生人,却是地地道道的正阴年,对于魔类也是大补之物。陆欢真的是倒霉,才撞上了。”

  ☆、75|chapter73

  “所以陆欢只是个倒霉蛋?”邵砚一脸地不可置信,想笑又觉得对死者很不礼貌。但是没办法,倒霉到这种地步真的是很难得。

  因为一时的私心隐瞒了自己真实的年龄,导致所有人都认为她是阳年生人。又在重重布防之下自己作死污了净水,还用被污了的净水遮掩了麒麟血。最后还将古铜镜放在净水旁。借怨气而出的魔类还没来得及触碰到屋内的禁制和阵法,就用净水掩盖了踪迹,连司然和萧迟都没有察觉到。

  阴年的女子对于黑暗生物来说,本就是大补之物,她还一路作死,生生把自己作死了。这种倒霉真不是一般人能赶巧的。

  司然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和萧迟一起很无奈地看着自己正在忍笑的师兄。

  “就算是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