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1/2)

加入书签

  黑气越发浓郁,两股黑气虽然无法再融合,却依旧将司然周身都包裹的严实,从外面已经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司然闭目凝神,无视了耳边凄厉尖锐的鬼嚎。右手微抬,一把莹润如玉的长剑慢慢凝形,泛着浅淡的光泽,在一片漆黑的鬼气中格外显眼。

  长剑一出,躁动不安的鬼气微微一凝,似乎有些惧怕,甚至渐渐有后退的趋势,却仍旧将一切包裹的死紧,没有外泄分毫。

  司然冷肃的脸上带起一分略显诡异的笑容,微微睁眼看了看,唇角笑意更深,宛若变了一个人一样。

  至于内心………………:裹严实点挺好,至少不会被人发现啦

  精分什么的,也是要不得的。

  长剑轻抖,却直指地面。平坦微凸的地面接连出现一道道剑痕,每一道都泛着莹白的光泽,半晌隐隐相连,竟成了一串怪异的字符。

  字符上的光芒忽明忽暗,每一次亮起来都要强上一分。在字符上的光芒强到有些晃眼的时候,长剑悄然消失,司然双手结印,一道道灵决打入地面。地面上的字符微微一震,缓缓延伸出无数皲裂的缝隙,地下微微耸动,似乎有什么欲要破土而出。

  黑气似乎被震慑,被三座墓碑锁死的封印也悄然消失,无数浓郁的黑气骤然扩散,竟仿佛有了意识一般朝着出口汹涌而去。

  沈林和何天再没有闲心继续观察司然,自怀中取出厚厚一沓符咒,甩手丢了出去。黑气中嚎叫声更尖锐凄厉,却只是稍稍停顿,便又朝着两人而去。

  两人取出背上的桃木剑,一连串了十几张符纸,甩手不知洒了什么在上面,出剑刺了过去,木剑影影绰绰在黑雾中若隐若现,明显阻挡了黑雾的外泄。只是没过多久,还是有丝丝缕缕的黑雾逃窜而出,向着墓地外溢去。

  时间越久,黑雾就越浓重,也表示所附带的戾气越重。沈林和何天的呼吸粗重起来,握着桃木剑的手也有些颤抖。不多时,隐隐落于下风。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自袖中取出方才司然给他们的绸符,齐齐贴于桃木剑尖,剑影一抖,再次刺入黑雾最浓重的地方。

  一声凄厉至极的尖叫响起,两人后背一麻,险些失手丢了剑。而浓郁的黑影终于散去,仅有浅淡的黑气慢慢外溢。

  两人背靠背瘫软在地,看了一眼外溢的黑气,终于松了口气。

  最浓的戾气已经被驱除,逃窜出去的那些,外面的阵法足够解决。

  思及此,两人又将目光落到司然身上。一看之下,大惊失色。三座墓碑之下绵延着无数细小的裂缝,而这些缝隙汇聚的中心,正是司然的脚下。

  而司然则站在一个小小的坑洞旁,手中不断变化,面色也十分凝重,似乎在用灵力封印着什么。浅淡的白光不断自白皙的手指间射向坑洞,而坑洞中似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地面以微小的弧度起伏着。

  只是司然的灵力似乎根本压不住那东西,几息过后,司然突然抬手划破自己的手指,一滴鲜红的血直直落入坑洞中。洞中白光一闪而逝,起伏的弧度彻底消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司然却没急着动,盯着坑洞等了一会,才弯身将坑洞中的东西取了出来,和幽翼一起走了过来。

  沈林和何天看到他手中的东西,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司然手上,竟然是半个头骨。而且在土里埋了这么久,竟然丝毫没有变化,白森森的看起来极为吓人。半个头骨最上方流窜着无数黑色线条,似乎随时要突破骨缝窜出来,却被一滴鲜红的血迹封住,只能不断涌动。这副情景,光是看着就让人遍体生寒。

  “这里已经没问题了,魂魄早已被转移,主使人也离开许久。”司然脸上的肃杀之气还未散,开口时带着一股寒意,让两人忍不住有些畏惧。

  沈林嘴唇动了几下,才喏喏地开口:“司先生……那这东西……”

  司然看了一眼手中的头骨,冷声道:“怨气极强之人的头骨,被人生生一分为二。怨气未散又借以无数冤魂孕养。虽然助厉鬼冤魂吸收了此处的气运,却也吸收了更多冤魂的怨气。我的血也只是暂时封住它,必须要将他带回师父那里,再做定夺。”

  沈林小小的吸了口气,没再说话。

  他其实本来也没打算带走这东西,只是想问问司然怎么处理。这一听,更是不敢拿走了。如果拿走了,能找到办法封印还好,找不到,恐怕整个协会都要被影响,甚至还要赔上命。

  至阴至邪之物,可不是他们能压抑住的。

  三人没再多话,朝着墓地外走去。

  再走出墓地的时候,司然突然转身,手上连结几个灵决,打入墓地入口。空气似乎微微扭曲了一瞬间,转而又一片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83|chapter81

  两人走在司然身后,神色虽然没有什么大变化,但眼中的惊惧和敬佩却是掩盖不住。

  最初的时候,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有些畏惧的敬着这位小前辈,但是说到底,他们心里也不觉得一个二十岁的少年能有多大建树。但刚刚的一切无不在提醒两人,他们没比那些目光短浅的三级天师好到哪去。

  天师依仗符咒和伏灵器具,灵术师缺靠的是传说中的灵力。这中间的差别就是单靠武器毫无内力的普通武夫,和内力深厚拈花摘叶皆可做刃的武林高手的差别。

  但世间从未有人看过灵术师除灵,自然也认为灵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中。

  只是方才那一手灵决封印却是实打实的告诉他们,灵力的确存在,并且面前这个少年被称之为灵术师一脉最有天赋的弟子,绝不是夸大。日后司然在鬼灵道的成就绝不是他们能比拟的。

  两人想到这里,又想起那几个被协会高层看重的年轻人,忍不住在心里暗叹。

  这妥妥就是珍珠与沙砾的差别,回去还是赶紧劝劝那些不长心的高层,免了要和灵术师一脉争高低的念头吧。不然,哪天真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边一切还算顺遂,但守在外面的年轻弟子可就算不上好了。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一些初窥门道,只比刚刚入门开始学习的弟子好上一些的小辈。平日里接的任务也不过是守些作祟的小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