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1/2)

加入书签

  在场的人都怔了一下,张显深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经走出很远的两人,又看向沈林怀中的徽牌,倒吸了口气:“沈师叔……这……”

  天师的徽牌是天师协会派发下来的,取下徽牌就表示不再是天师。一般只有犯了大忌要被除名的天师,才会被取下徽牌。这徽牌,代表的就是天师的脸面。

  可现在这脸面就被人生生取下来随手丢了,不止是代表段思坤不再是天师,更是打了天师协会的脸。

  想到这里,张显深莫名的有点爽快,又有点不满。

  沈林还没来得及说话,脾气向来暴躁的何天先怒了:“这什么这!看看你们干的好事!让灵术师一脉把徽牌取了,把人带走。这要传出去,天师协会都要被人耻笑!”

  彭予听了这话也有点不服,刚才张显深的所作所为也有他一部分支持,而且平日里最看不惯段思坤的莫过于他。

  “段思坤被除了名,怎么还怪到显深身上了。”

  何天气的白了他一眼,甩袖走了,连话都不想再说。

  沈林长吐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们:“除名?天师协会想被这么除名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被灵术师带走了,就算不再是天师,以后你们也要乖乖叫一声前辈!”

  这下,所有人都懂了。

  感情这不是除名,还是得道成仙了?以后段思坤就不是天师,反而是灵术师一脉的人了?

  ☆、84|chapter82

  司然根本自然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即便是知道了,也根本不会去理会。打从被师父带走那天起,他便拥有了任性妄为的权力。如果不是天生学不会骄纵,恐怕此时的司然早已经是另一幅模样。

  段思坤跟在司然身后,看着气势凛然明显还在气头上的小孩,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伸手拉住司然的衣袖。

  “不过是点小手段,我都没有生气,你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

  司然闻言更怒,一副要上去找天师协会的人算账的模样,气势汹汹地质问:“他们总这样对你?”

  段思坤顿了一下,“他们也就能耍些小手段,成不了大事。何况我现在已经不是协会中的人,以后他们在做什么,也与我无关了。”

  “如果不是吴家祖坟里的冤魂都被转移,而我又刚好出来,他们今天做的事情就会要了你的命!”软嫩的小脸被气的红红的,司然说话间腮帮子还因为生气一鼓一鼓的,那股凌厉的气势也就不再那么慑人。

  段思坤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反过来安慰他:“索性我现在又没事,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欺负的人是你呢。”

  司然怔了一下,随即似乎有些委屈地抿了抿唇:“你以前总是护着我,现在我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你!”气势在言谈间尽收,小孩子气的委屈和不满瞬间遗漏出来,让人看着就有些好笑又心疼。

  段思坤却眼睛一亮,看着他笑得更加温和:“你想起来了?”

  司然低着头轻轻点了点。

  这一路来他已经想到了一些点滴的片段。虽然已经记不清另一个孩子的模样,但是模糊的有了一个印象。

  那个时候的他,在福利院被孤立。所有的人都当他是小疯子,福利院其他小孩子都远远躲着他,连福利院的大人也不愿意和他多交流。偶尔会有新来的义工因为他长得可爱和他多说几句话,第二天就突然变了个样子,对他敬而远之。

  唯一能和其他小朋友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只有那些孩子一拥而上抢走他的食物,然后对他拳打脚踢的时候。

  直到有一天,福利院里来了一个新孩子。虽然已经记不清模样,但是司然还记得,那个新来的小孩子很坏,总是爱欺负其他小朋友,连他也不例外。但每次有其他小朋友来欺负司然的时候,新来的小孩子就会把他护在身后,恶狠狠地威胁恐吓其他人。

  也是在那之后,虽然依旧没有人愿意和司然一起玩,却也不会再有人来抢司然的事物,背着人来肆无忌惮的打骂他。

  在被师父接走之前,司然总是喜欢跟在新来的那个小孩子身后。哪怕总是被他整,甚至有几次生病受伤,也还是改不掉这个习惯。

  年幼的小孩子下意识寻找给自己安全感的源头,哪怕之后受到再多伤害,也不愿意放弃最初的一点温暖。赤子之心,难得可贵。

  只是他被接走后不久,那个一直护着他的小朋友就也不见了。司然虽然也想要让师傅帮忙查一查,却终究没好意思开口像师傅提太多要求。久而久之,那个总是挡在他身前的小身影,也就被渐渐遗忘。

  段思坤脸上的笑意更深,带着几分怀念和满足,“那个时候你一副傻傻的样子,我还以为你真是个小傻子。没想到一转眼已经成了比我还要强的人,看来以后,我还要靠着你来庇护了。”

  司然咧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反正我以后肯定不会让别人欺负你就是了。”

  两人都是高手,下山又比上山要节省体力的多。两人聊着小时候和这些年的事情,不多时便走到山下。此时日头西移,山脚下的阳光被尽数遮住。两人走出山脚不远,便看到一辆车停在不远处,车旁立着的男人身形修长,却带着难以让人忽略的存在感。

  司然眼睛亮了亮,连蹦带跳的跑到男人身边,咧着嘴傻笑了一下:“萧大哥!”

  萧迟只是扫了一眼司然身后的段思坤,便将目光落在司然身上,极尽温柔:“累不累?有没有危险?”

  司然抓着萧迟的西装摇了摇头:“回去再说,事情好像有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