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9(1/2)

加入书签

  老妇人摇了摇头:“孩子……何必说谎呢?”

  司然愣了一下,半晌才挠了挠头:“前辈见笑了……是……是司然觉得……前辈或许能告诉司然答案,才冒昧前来。”

  老妇人慈祥地看着他,笑容里带着包容:“为何愿意相信我?”

  司然茫然地摇了摇头。

  “世间万事皆有因果,委托一事入你手中是因,而你再次登门便是果。冥冥中自有指引,你愿意前来,也是为了寻求这一份因果。”

  “既然已经开始追寻答案,此事便于你有所牵连。何为因何为果,端看你如何对待。”

  司然懵懂地眨眨眼,良久才老老实实地摇头:“不懂。”

  老妇人大笑:“不懂便不懂,待时机成熟,自然便会懂了。”

  司然点点头:“那前辈愿意告诉司然答案了吗?”

  老妇人笑道:“你所问的,可是埋骨之地?”

  司然惊讶地瞪大眼睛,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老妇人笑着拍拍他的头,“骨中戾气不散,皆是以为执念太盛,深入骨髓。戾气之骨若想压制,无论是正阳还是正阴,都不足以做到。唯有阴阳相融,方可永世震慑。”

  “阴阳相依相偎,相生相克,是生也是死。骨中戾气是生来的执念,亦是死后的不甘。若想让秘密永远不得暴露于青天之下,唯有阴阳相生之地,才能将这份怨戾永远埋葬。无人可探查,也无人会知晓。”

  “阴阳……相融?”

  萧迟发现最近自家小孩有心事,时不时就会呆坐着发呆。虽然平时就很呆,但是现在发呆起来简直无可救药。经常是叫了五六声,才会后知后觉地应一声。

  几次之后,萧迟终于忍不住了,准备和自家小孩再来一次深入交流。

  夜黑风高,屋中一片安静。

  司然趴在床上,下巴抵在搭着的手臂上,两只小腿翘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在一边工作的萧迟一不留神就被晃得吸引了视线,然后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走神。

  没过一会,萧迟终于没法专心工作,从桌前走到床边,直直栽到床上压住司然。

  司然:“………………噗………………”

  萧迟:……有这么沉吗?

  差点被压吐血的司然:………………

  一时抽风的萧迟歉疚地拍着被压岔气的小孩的背,干咳一声:“那个……然然……没事吧?”

  司然咳得眼泪都出来了,眼眶泛红的一边咳嗽一边瞪他。

  好不容易缓过劲,萧迟将小孩摆正搂进自己怀里,才问道:“这几天在想什么?魂不守舍的。”

  司然翻了个身,眨眨眼:“萧大哥,阴阳相融的地方会是什么地方?”

  萧迟:………………“啥?”

  司然默默翻了个白眼,再次翻了个身,背对他。

  被媳妇嫌弃了的萧迟:……………………

  想不出头绪的司然忍不住罩上了段思坤,将老妇人告诉他的话含含糊糊的解释了一遍,才闪着星星眼看向他。

  段思坤失笑:“阴阳相融?这种模糊不清的提示,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吧?”

  司然沮丧地垂着头,一手揪着身边的草地:“可是……没有办法了啊……什么头绪都没有……”

  段思坤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鬼灵道多数靠的是直觉,怎么这种时候,你反而忘记了。”

  司然一僵,木木地转过头。

  直觉什么的,拿来找东西,真的不会累死吗?

  段思坤看着他明显不相信的样子,终于笑出声:“好了好了,别揪了,快要被你揪秃了。无论骨中怨气多强,一旦离得太远也会逐渐减弱。既然迟迟没有弱化的迹象,说明至少还是在这所城市。我们不如就试试靠着感觉来找?”

  ☆、94|chapter92

  所谓靠着感觉找,也并非是盲目去找的。段思坤没有告诉司然他是怎么找到的线索,只是突然联络了司然,让他赶往抚河区的工地上。

  晚上的工地上只有一个值班的简易房里有人,剩下的外地工人都住在后面的大通铺房里。此时工地上一片安静,只有不远处简易房里有一抹昏暗的灯光。

  段思坤背着手站在一个半人高的小土坡上,正低头向下看着什么。司然到的时候,他像是一点都没有察觉。

  “你找到了吗?”司然爬上小土坡,拍了一下他。

  段思坤笑着点点头,黑暗中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找是找到了,只不过应该不好取出来。”

  司然愣了一下,眨巴了几下眼睛,问道:“为什么?”

  段思坤道:“百年前这里曾是一处埋葬处刑犯人的坟地,几次动工挖掘,才建成学校,医院等建筑。再到现在推倒了原本的建筑,重新准备盖成房产。想要再找到我们要的东西,恐怕要困难许多。”

  司然一下子犯了难:“啊……如果真的改动过这么多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