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1/2)

加入书签

  司然是因为尸骨的事情和段思坤一起到了那地方,那么当天所看见的蓝光必然是和尸骨有关的。而司然在蓝光中的异样,以及自己触碰到蓝光便失去意识,应该都是与尸骨有所关联。

  那么……他突然到了这里,又怎么解释?

  萧迟眉心一皱,突然有了个大胆的设想。

  倘若一切都与那尸骨有关,那么他莫名到了这个地方,是否会是因为尸骨上的怨气而回溯到怨气源头?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他和司然会成为这段事情里的角色,又应该做什么?是看清楚事情发生的原因,还是为了改变这副尸骨生前所发生的事情?

  司然又在哪里,是不是和他一样拥有之前的记忆?

  想到自家小孩茫然无措地到了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萧迟顿时狂躁起来。忍不住翻身起来,又催促了下人一番。

  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萧迟终于理顺里自己的思绪,决定暂时顺势而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要抓紧时间找到自家小孩,把人带在身边才能安稳下来。

  想到他们像是穿越一样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并且即将看到一些从未见到过的事情,扮演完全陌生的角色。萧迟就忍不住有点……………………兴奋。

  艾玛,这种体验不是人人都有的好吗,简直值得拿来回味一辈子。

  当然,如果这不是什么陷阱的话。

  陷阱……会不会有可能,这是幕后之人设的局,专为他们做的梦境?

  想到梦魔的存在,萧迟忍不住又皱起眉来。

  如果是梦魔编织的梦境,他不该没有任何感觉。最重要的是,如果是梦境,他不该还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麒麟之力,也不该拥有这么完整的自我意识。

  纠结了半天,萧迟还是没有想到什么结论。

  于是景王爷家的随行奴仆们,就看到自家王爷撑着马车窗,时而一脸兴奋,时而一脸阴沉,好不吓人。

  ☆、96|chapter94

  先帝膝下共七子,除了刚满十岁的幼子与已经册封了太子的六皇子林景和外,其余皇子皆已被封了王,离开京城。

  储位尚稳之时,除去庶出的三皇子外,都动过不该动的心思。若非国师司然一直死死护着,太子林景和恐怕也不会平安活到现在。

  而这一次国丧入京,三皇子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带着私兵前往京城的人。

  国丧当日,国师要陪同太子进行一系列仪式。而被封了王的各位皇族都只能远远等着轮到他们的时候,才能靠近先帝灵枢。

  萧迟站在一众皇子中,目光死死盯着一身白衣的国师,几乎望眼欲穿。

  如果不是看到的一瞬间,心底的悸动骗不了人,他几乎以为眼前这个人只是与司然长得一样的陌生人。

  冷漠,淡然,带着俾睨苍生,又悲天悯人的圣洁。目光所过之处似乎忽略了一切,却又仿佛看透了所有,让人生不出半点邪念。

  明明不过数丈的距离,却仿佛远在天边,无法触及。

  萧迟按捺下心底一瞬间的不安,规规矩矩按照着礼官的要求,做着自己未曾做过的事情。

  不远之处,一身亲王冕服的男人注意到了萧迟的眼神,又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番满面正色的司然,意味深长地笑开。

  国丧之后,先帝遗体入殓,运入皇陵。皇城上下虽然依旧维持着国丧的肃穆简洁,却也带着一种隐晦的热闹。只是为了——登基大典。

  本想在登基大典前做些手脚的人,因为前一段时间皇城外的混乱也早早歇了心思。到了登基大典之日,一切竟平静的有些诡异。

  九龙华服带着威严肃穆,却压在了一个未着冠礼的孩子身上,说不出的滑稽和可悲。

  国师朝服上绣着祥云暗纹,日光之下泛着浅淡的银光,将本就风姿卓越的人衬得更为圣洁。

  司然垂眸看着眼前有几分无措的年轻帝王,浅浅一笑:“可是紧张?”

  林和点点头,却不敢直视司然的眼睛。

  司然皱了皱眉,突然眉间一凝:“抬起头来!”

  年少的帝王似乎被惊吓到,下意识抬起头,眼中还有未掩去的惊慌。司然淡然地看着他,敛去了笑意,认真而严肃地开口:“身为一国之君,没有人可以让你低头。倘若你有了畏惧,那么天下臣民都将因你的畏惧而惶惶不安。你是君,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支柱。永远都不可以害怕。”

  少年眼中的惊慌无措渐渐被冲散,直到充满执着和坚定的光芒。他望着年轻的国师,轻轻点了点头,却是郑重的许下了一个承诺。

  艳阳之下,年少的新帝身着威严的龙袍,缓缓走上那金光耀眼的御座,转身,面对百官。纤瘦的身体,稚嫩的面孔,却再无一分不安和迟疑,满满的,是属于帝王的威严和天子的气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