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3(1/2)

加入书签

  那么……这位三皇子,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98|chapter96

  逸筠装作没有看到两人间的异样,一边轻松的挑开话题,一边频频举杯,将两个初来乍到的愣头青哄得晕头转向,灌下一肚子烈酒。

  如若不是萧迟一直坚定地给司然续杯淡酒,怕是桌上第一个倒下的就是这位国师大人。

  眼瞧着冷清淡薄的国师大人面上逐渐升起红晕,清澈的眼中也早就染上茫然。逸筠举杯遮掩住唇角的笑意,对着萧迟努努嘴。

  萧迟看见他的动作,略带醉意而迟缓的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没等他想明白是什么意思,一道清淡的竹香伴着个瘦削的身子就直直栽进他怀中。

  司然这一倒,萧迟再大的酒劲也过了。赶忙把人扶起来看了看,确定了没事这才瞪了在一边看热闹的他名义上的四叔。

  逸筠也不恼,轻晃着酒杯看着萧迟动作熟练的把人抱上屏风后的小榻上。又叫人打水湿帕,细细擦过醉倒了的国师大人的脸和手,才复又坐回桌前。

  而这一系列动作做完,萧迟没有丝毫尴尬和不自在,仿佛根本不在意被逸筠看到。

  逸筠挑了挑眉,“据我所知,迟儿你应是第一次与国师同桌而饮才是。怎么方才那番动静,倒像是照顾家中娇妻?莫非迟儿你背着皇叔,偷偷在家藏了美人,不愿让人一观?”

  萧迟在心底翻了个白眼,面上却全然不显,对着逸筠似笑非笑:“侄儿那点事情,皇叔不是知道的清楚么?”

  逸筠也不在意他的嘲讽,仍旧不肯放过方才的话题:“这照顾的可是够细致的,若不是在娇妻美妾身上历练出来的,那就是对着我们的国师大人无师自通,一见钟情了?”

  “是啊是啊,侄儿我一见到国师就被其惊为天人的身姿所惑,此生此世都非他一人不可了。”萧迟语气随意,态度敷衍,看起来极像是随口应和。

  逸筠却不以为意,轻笑一声,意味深长地道:“侄儿啊……莫要怪皇叔多事,这国师大人,恐怕还不是你能要的。端要看宫里那位愿不愿意放人了。”

  萧迟垂下眼睑没有回答,遮掩住的眼底却一片不屑。

  媳妇早就是他的人了,那小皇帝还能真不给他不成。等到媳妇想起来,或者重新追到手,小皇帝自然没话说了。

  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事情,萧迟有点兴奋。

  哎哟,踏破时空寻找记忆全失性格大变的爱人,又或者再陌生的时空和完全不一样的爱人重新谈个恋爱。这种事情……真是想想就就让人激动呢。

  逸筠完全不懂他那种十分亢奋激动的表情是什么意思,观察了半天也没观察出个结果,忍不住开口:“你想什么呢?”

  萧迟立马一脸正色:“没什么。”

  开什么玩笑!这种夫妻小情趣神马的!能随便和别人说吗!

  逸筠懒得和他计较这些,转而谈起正事:“此次诸王入京皆是各怀心思,若不是城外那场混乱的意外,恐怕此时京中早已一片混乱。你可有什么想法?”

  萧迟挑眉看他,眼中带着点讥笑:“皇叔不是早就查清楚了么。当日我怎么说的,就是怎么想的。宫里那位的地方,我不想要,也没兴趣要。别人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别动着我的一亩三分定,我犯不着和谁计较。”

  逸筠一愣,被他的话有点震住了。半晌,才摇了摇头:“你倒是直接。不过……有一件事你需要明白。”

  萧迟抬眼,作洗耳恭听状。

  “我属意让你与国师结交,却也只是相互牵制的利益关系,更深层的缘却轻易莫结。他日若当真东窗事发,国师必然会是第一个受牵连的人。倘若新帝信任国师,必然不会愿意你与他交好。倘若没有那么深的信任,你与国师的结缘更无异于催命符。无论对你还是对国师,都不是什么好事。”

  萧迟笑着饮下酒,沉默了许久。

  屋中焚着清淡的香,有安神静心的作用。虽说一个酒楼的雅间放着这种香有些奇怪,却意外地效果很好。伴着熏香,屋中的气氛凝滞中又带着几分随意。

  就在逸筠以为萧迟不打算回答他的话时,萧迟突然对着他微微举杯,眼底慢慢地认真:

  “侄儿这一生没求过什么,唯有他,是放不下,也不可能放下的存在。倘若有人当真要动他,且要看看能在我手中能过几招。”

  逸筠从未见过这样坚定的神色,不为家国信念,不为梦想渴望,单单是为了一个人,一个应该算得上相识不久,尚未深交的人。但奇怪的是,他的三皇侄说出这番话时,并没有用多么铿锵有力慷慨激昂地语气,却奇异地让他不由得信服。

  那是一种可以称之为深入骨髓的执念,单单因为这个人是他,所以毫不犹豫的拼上一切。舍弃一切,也断然不可能松开他们之间的缘分。

  坚定,而执着。

  逸筠觉得莫名其妙,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那一瞬间冒出的羡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