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4(1/2)

加入书签

  司然眼皮也没抬一下,状似恭敬地施了一礼:“回皇上,的确出去过。”

  小皇帝扯扯面皮,再压不住怒气:“诸王刚刚归京,国师大人就这么急匆匆地出去与之攀交,真是让朕失望!”

  司然抬起眼,目光直视坐于龙位上的小皇帝,无波无澜。

  “皇上若是这么想,微臣的确无话可说。”言语毫无愧疚惶恐之意。

  小皇帝一怔,抿紧了唇像是想要发怒。片刻后,却突然扬唇一笑:“果然是我大殷的国师,不卑不亢问心无愧,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出口,皇帝才换上一副亲和的语气道:“朕自然是信任国师的,没想到国师还是如此坦诚,丝毫没有被朕吓住啊。”

  司然扬了扬嘴角,却笑得没有丝毫温度。

  小皇帝却没有注意到,短暂停顿了一下,眼中复杂的暗芒一闪而逝,转而一脸好奇地问道:“昨日国师出去看了些什么?这宫外朕许久没去过了,都快忘记是什么样子了。”言辞间,像极了当初年幼时,跟在司然身边学习的那个小太子。

  司然看着他,面上没有分毫异样,直言道:“逸王爷邀微臣喝了杯薄酒,三皇子也在席,此外,没什么特别的。”说完,在小皇帝开口之前继续道:“皇上虽贵为一国之君,天下之首。却实在不该困步宫中,倘若不识民间疾苦,又谈何造福黎民。”

  小皇帝一肚子质问被他话锋一转的教训瞬间掐没了,长年累月习惯性的对于这些内容的听从让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或转移话题,只能干干地笑了笑,点了点头:“朕知道了。”

  随后两人又说了些不怎么重要的事情,司然便施礼退下。

  走出勤勉殿的大门,司然抬眼看了一眼天光大好的远处,眸中一片沉凝。

  当年,会在他身边撒娇胡闹,听他讲述黎民苍生,社稷之道的小太子,终究还是变成了疑心重重的帝王。是时候该寻个时机,离开这里了。

  他不是师傅,做不到一心系在那人身上,也做不到为了那人不顾一切地牺牲,只为守好天下。

  他的缘劫不在帝王身上,不用忍受看着心爱之人与后宫中人相伴日夜,自己却要孤守冷榻,甚至用尽寿数只为让那人避过一个或许不会伤及根本的劫。

  身为国师,窥视天命,祈佑庇护,教导帝王明君之道。他该做的,已经做到。如今既然帝王的信任已经不复存在,他不必……再继续停留下去了……

  那一日,勤勉殿前的随侍奴仆都亲眼看到,天光拥洒在天人之姿的国师大人身上,然而那素来不由让人信服跟随的蒙蒙圣光,却仿佛如实质一般,慢慢的,慢慢的,远离了这座威严而肃穆的大殿。

  殿中的小皇帝合目坐在龙位之上许久,细细思索了方才所有的一切,突然睁开眼,眼中不自觉闪过惊慌。

  “来人啊!”

  随侍迅速进来,跪拜施礼:“陛下有何吩咐?”

  小皇帝突然一怔,半晌才颤抖着开口询问:“国师走时……可说了什么?”

  随侍一头雾水:“国师大人并未交代奴婢什么。”

  御座前的瘦削身躯骤然跌落在宽大冷硬的椅中,殿中一片寂静,直把跪在地上的随侍惊得手脚冰凉,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丢了小命。

  然而,在这片寂静中,年少的帝王只是无力而虚弱地轻声开口:“出去吧,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朕。”

  慌张褪去的随侍抹了把汗,隔着门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闭口不言。

  空旷的大殿上,小皇帝捂面瘫在椅上,半晌才低低笑出声,笑声却如同啜泣。

  他亲手,将唯一可以信任依赖的人,推走了……

  禀去脑中翻飞的思绪,司然缓步走回自己的碧涛阁。

  碧涛阁内院和竹林中未经国师传唤吩咐任何人不能靠近,近身侍奉地两个随侍也只是伺候晨起夜间的洗漱,和国师少数在阁中用的膳食。也正因为如此,碧涛阁是宫中最让人羡慕的差事。碧涛阁中的下人也十分知足懂礼,管事分下的打赏从不吝啬,国师大人也从不随意为难他们。只要别犯了规矩,或是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所有人都能过的舒坦。想必其他宫中的勾心斗角,碧涛阁中简直就是片乐土。

  萧迟走入这传闻中宫中最静谧舒适的碧涛阁,才发现了此处与其他地方的不同。

  下人们行走间脚步轻盈,却不蹑手蹑脚,看起来完全是因为没有压力的愉快。做事也利索,从不拖泥带水,或是相互推脱。

  这么好的规矩,别说是萧迟现在住的三皇子寝殿和之前住的王府,就是在现代时候的创辉,都没有这么整在。

  萧迟倒是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行踪,走进碧涛阁没多久,便有个类似管事的人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施礼:“小的叩见景王爷。”

  萧迟摆摆手:“起来吧,国师大人呢,不在吗?”

  管事的一听,顿时面露难色国师大人倒是在,只是……“

  萧迟挑眉看着他,也不催促。

  管事的一看这架势,就知道糊弄不过去了,只能老实道:“国师大人一入内院后林,小的们无事便不能打扰,更不能擅自进去。景王殿下若无要事,不如稍候再来?”

  萧迟失笑:“你这奴才倒是胆子大,本王上了门还赶往出撵,当真不怕本王要了你的小命?”

  管事的一听,假似紧张得抹了抹汗,一脸难办:“小的是国师大人的奴才,自然要听主子的话,冒犯景王殿下,实在是迫不得已。要不……景王殿下您自己过去,今日小的这番话,您就当没听过,小的也从来没耽误过您的功夫?”

  萧迟一巴掌糊上他的后脑,笑骂:“刚还说你们规矩挺大,这转脸就没了样子。若换个人也是这样,你这条小命便真留不住了。”

  管事的嬉笑又恭敬地道:“若不是景王殿下您来,小的也不可能这么胆大不是。景王殿下,小的就不碍您眼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