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6(1/2)

加入书签

  司然怔愣着看向他,眼中茫然逐渐凝聚。

  是吗?那师傅……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即使一生孤苦,最后却仍能笑着离世。只是最后拉着自己,感叹了一下未能得到的东西,只是那感叹中,有遗憾有失落,却始终没有后悔。

  垂眸看着手中的清酒,司然又想起老皇帝临死前的样子。

  后悔,难过,寂寞,愧疚。

  他站在冰冷的高位一辈子,明明挚爱就在身边,却为了那些虚浮的欲望而从不记得珍惜。只有到了即将身死之时,才恍然大悟。

  他想起老皇帝死前的话。

  不知道他师父是不是愿意原谅那个他爱了一生的人,又愿不愿意在黄泉之路上等他片刻。

  不愿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萧迟给司然斟上酒,笑道:“人啊,不该总是想着过往。往前看,总能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过去的就过去了,改变不了。只有看到前方,才能慢慢找到自己想要的。”

  司然怔怔地握着酒杯,半晌才喃喃自语:“想要的?”

  萧迟眯眼轻笑:“是啊,人人都有自己想要的。或者钱权欲望,或者某些想法信念。找到了目标,才有为之奋斗的勇气。”

  司然抬眼看着他,一双眼中全是茫然:“那你呢……你有想要的吗?”

  萧迟笑了笑,自斟自饮:“有啊。”

  司然眨眨眼,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的答案。萧迟笑意更深,没有让他失望:“我想要的倒是简单,一生一世一双人,生同衾死同穴。”

  看着萧迟眼中灼热的光芒,司然不自在的避开视线,却奇异地感觉到心底一道怪异的暖流淌过。仿佛……仿佛他很自然就确定,萧迟的话是对着他说的。

  ☆、102|chapter100

  司然抱着酒坛子笑嘻嘻地道:“师父总说我酒量差……你瞧,我都喝了……喝了这么多……还……还……还没醉!才……才不差!”

  萧迟醉眼迷蒙地看着他,连连点头:“国师好酒量,本王比之不及,惭愧惭愧。”

  被奉承了的司然难得露出几分孩子气的得意,举起坛子又灌了一口,才磕磕巴巴地道:“师父以前总把我当小孩子……可是……可是他要走了的时候……却又让我不能像个孩子一样……我不会啊……没有人教过我的……”委屈的情绪借着酒意全都涌了上来,小孩磕磕巴巴的红着脸和眼眶,要哭不哭的样子十分惹人疼。

  萧迟看着他已经醉的有些混沌地模样,眨眨眼,眼中的醉意迷蒙瞬间消散。起身坐到他身边,将人揽进自己怀中,像以往那样拍抚:“然然,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怀里的小孩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他,像是在寻找一直以来想要的答案,怯怯地问:“真的……真的吗?”

  萧迟低头看着他,眼神无比认真:“真的。”

  他虽然了解的不多,但是借着原主的记忆,也能知道一二。

  眼前这个人虽然骨子里还是和他所知道的媳妇所差不多,却要比被他被古宅一干人等护着的司然辛苦太多。

  父亲般存在的师父一直将他当做孩子一样教养,尚未来得及教他如何做合格的帝师,便早早西去。一夜之间从被人疼宠的孩子,变成了需要独当一面的大人,所需要的勇气和能力绝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他面对的不止是帝王,还有文武百官,和天下百姓。

  但毫无疑问,他做的很成功,并且比任何人想象中都好。先帝毫无顾忌的信任,被教导的储君优秀而仁德,朝廷甚至天下,几乎没有人能挑出这个年轻的国师什么错误。换作萧迟,自问也不一定能有他做得好。

  但历经过各种艰难的萧迟自然知道,这样的追捧背后,付出了多少艰辛。

  他心疼他,却也为之骄傲。

  萧迟抱着司然,伸手轻抚着如绸缎般顺滑的黑发,眼中温柔几乎溢出水波。

  他忽然想起那天在他面前坚定地说要自己成长的司然。

  他知道这番话说起来简单,却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现在,却恍惚觉得他提前看到了司然的成就。

  曾经被他纳入羽翼下的孩子,逐渐舒展开自己的羽翼,成长为让众人为之骄傲的耀眼光泽。而想象中的恐慌和不安却并没有到来,哪怕如今的司然对他没有丝毫记忆,却仍旧潜意识在依赖着他。

  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契合,将他们两个人,生生世世捆绑在一起。

  夜色渐沉,司然瑟缩地蜷在萧迟怀中,似乎有些怕冷。

  萧迟回过神,将人抱起来走进屋中。

  屋子里虽然古色古香,却还是有一些独属于司然的风格。比如一些精巧的设计,井然有序却又带着点孩子气的布置。

  笑意更深,萧迟将人放在床上,褪去外衫用被子将人裹紧。借着昏暗的烛火低头轻轻在微张的软嫩唇瓣上碰了碰。

  一直以来焦躁地想要将人寻回的心情突然平静了下来。

  不急。迟早,也还是他的人。

  在床边坐了许久,萧迟才起身走出屋子。管事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