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1/2)

加入书签

  萧迟笑眯眯地捏了捏他的脸:“皇叔打了三十多年光棍了,好不容易有个有兴趣的,快让他们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吧,去添什么乱。”

  司然瞠目结舌:“什……什么?”

  ☆、104|chapter102

  小皇帝最近过的很不顺遂。

  不说朝堂上那些老臣没事就仗着自己是先皇在世时便上任的元老,动不动就反驳自己挑自己的毛病,单是那些没事找事听了上头命令存心给他递折子添堵的下属州县官员,就能让人头晕脑胀。

  更让人气愤的是,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了景王爷和国师以及逸王爷交好的事情。下头的人最新报上了,这小团体里现在又加了个大理寺丞段思坤!

  这是要干嘛!抱团吗?这么下去是不是打算各个攻破,挨着个把朝上能用的人都拉拢过去?

  越忙越乱的小皇帝满脑子烟熏火燎,恨不得把所有惹他生气的人都抓起来吊打一顿。

  但好歹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忍了又忍,一连灌下去几盅清火的汤,才勉强镇定下来。

  脑子是清醒了,但是事情哽在心里到底不舒坦,于是满肚子不爽的小皇帝决定把人揪进宫里敲打敲打,以泻心头之火。

  隔日临近下朝,小皇帝手一挥,点了逸王爷陪入勤勉殿。

  瞧着萧迟幸灾乐祸的眼神,和司然波澜不惊的样子,逸筠默默咬了咬牙,感叹了一下自己的悲惨生活。

  凑,闲着没事召他干嘛?未来夫人不能上朝,要不是找不到理由请假,他自己都懒得来!

  咬牙切齿的丰富表情虽然被萧迟和司然看了个明白,但其余人却没一个看到的。尤其是当到了勤勉殿,小皇帝转身看着自己这位并不亲近的皇叔时,逸筠已经是一副优雅温和的样子,笑容举止十分得体。

  小皇帝敛了龙袍坐在御座上,单手撑着下巴看他:“皇叔多年未归,如今在这京中可有不习惯的地方?”

  逸筠合起折扇敲了敲掌心,笑眯眯地摇头:“谢皇上关心,臣住的还算习惯。”

  小皇帝挑了挑眉,随即又道:“那便好,若有什么不合心意的地方,直接来与朕说便是。下面的人毕竟手脚粗糙,若是惹得皇叔不快,终归不好。”

  逸筠额角跳了跳,当做没听出这话中之意,反而话锋一转直接了当地认下:“这倒不怕,我与国师相谈甚欢,一些小问题国师也是会帮忙解决的,不值得惊动皇上。”

  小皇帝被堵的一口气闷在心里,沉默了许久,才道:“皇叔……父皇在世之时,常与朕说,若这天下还有能信任之人,除了国师,便只有皇叔你了。”

  逸筠面不改色:“先皇谬赞,臣不过是忠于大殷罢了。况且身为大殷林氏一脉,自当如此。”

  小皇帝叹息一声,语气也软和下来:“那不知……皇叔如今可有入朝帮朕分忧的心思?”

  逸筠一改随意,脸上严肃起来:“身为人臣,自当为皇上分忧。只是在外十几年,臣也不习惯这官场上的事情。若当真重入朝堂,恐怕难当大任。还请皇上恩准臣继续做这个闲散王爷,轮得到尽忠之时,臣自当竭力。”

  小皇帝咬着牙,看着油盐不进的逸筠,恨得直想抽他。

  大殿上一片寂静,一旁的近侍因为逸王爷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不敬模样紧张的满手心汗。反观逸筠倒是神色无波,像是什么都没察觉一般。

  许久之后,瞧着小皇帝面色越来越沉,却迟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逸筠终于有了玩够了的心情,这才缓缓开口:“不过虽说如此,但现如今朝中有人心思浮动,皇上您根基未稳,自然需要助力。先皇也是怕有人图谋不轨,才召臣入京,助皇上一臂之力。”

  这下,算是摊牌了。

  小皇帝脸色好看了几分,“那不知父皇有何嘱托?”

  逸筠自怀中取出一块黑色玄铁令牌,递到走过来的近侍手中,看着令牌呈到小皇帝面前,才道:“奉先皇遗命,掌天龙卫以守新帝登基。斩昏君佞臣,叛军逆党,以卫大殷正统河山!”

  小皇帝握着手中令牌,瞳孔骤然一缩:“天龙令……”

  方才的严肃骤然消散,逸筠面上依旧一副慵懒闲适:“如今皇上虽初登大位,却已能称得上明君二字,这天龙令,也该当交予皇上。”

  小皇帝抬眼看着他,目光中带着复杂:“皇叔竟如此信任朕?”

  逸筠笑着摇了摇头,站直了身子直视帝王:“如今,臣以一个叔叔的身份,想叮嘱皇上几句,还望恕罪。”

  “皇上若有真心信任之人,便莫要犹豫不决。能臣手握重权,却也心怀感恩。倘若皇上的信任岌岌可危,能臣又如何不会成为叛臣?”

  小皇帝眸光一闪,半晌才缓缓点头:“朕……明白了。”

  “臣告退。”

  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