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9(1/2)

加入书签

  庆幸的是,原主林景迟虽然不是什么有大心思的人,却也不是个傻得。至少为了防备京中有什么意外,故而在京中还是有不少暗桩好手。

  而至于他自己,就只需要一心一意扮演一个好吃懒做的闲散王爷,不会给心重的人留下什么把柄就是了。其余的时候,他依旧还是想着法的往国师大人面前钻。

  唔……虽然说起来,最大的把柄,大概就是他扒着司然不放了吧。

  司然看着再度不请自来的人,十分想甩袖子走人。但是……垂眼看了看眼前的饭菜,司然决定忍下来。

  毕竟,吃饭是大!何况还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呢!

  萧迟笑眯眯地看着神色不定的司然,厚着脸皮自觉地坐下。老七立马十分有眼色地送上来碗筷,同时得到了司然的瞪视和萧迟赞许的目光。

  “只是一夜未见,国师大人又俊朗了不少啊?”

  司然刚吃进口中的一口饭顿时就有了想吐出来的念头。

  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不说食不言寝不语吧,你既然没得聊就别说话啊,这张嘴就是登徒子的调戏话儿,膈应谁呢这是!

  握着筷子忍了半天,司然面无表情地开口:“比不得景王爷得鸢柳园的姑娘惦记。”

  鸢柳园,京中最大的一家风月楼,因着不做皮肉买卖,最多也只是陪酒卖唱,而更多人则喜欢到此处附庸风雅而得名。是京中唯一一个得官府批准了的摆在明面上的风月场所。

  萧迟闻言也不恼,笑眯眯地道:“有了人惦记,才说明不是什么没人要的货色。饶是本王如此抢手,国师大人还不知道珍惜呢。这要是再没人看得上,那国师大人岂不更是看都不会看一眼?”

  司然无言,彻底失了和他说话的心思。

  萧迟也不再逗弄他,除了偶尔会伸筷替他布菜,就只剩下了挑拣一些司然不入口的东西。饭桌上一片安静,司然却越吃越别扭。

  食之无味,司然不由得就咬着筷子陷入沉思。

  这人对自己的口味熟悉到可怕的程度,无论布菜还是调味,没有半分不符合他心意的。碧涛阁中只有老七是从他小时候就伺候在身边的,但是连老七都做不到这种程度。

  那么这位三皇子究竟是如何知晓得呢?难道……三皇子手下的人,已经能做到这种地步了吗?

  越想越心惊,司然皱紧了眉头。

  不对,若是当真能做到这一步,瞒着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这么大张旗鼓地在他面前暴露?

  萧迟抬眼一看,便知道他在纠结什么。放下筷子,十指相交笑道:“放心,我手下是有人不错,但是还做不到如此精细的地步。”

  司然尴尬地咧了咧嘴,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萧迟这么一说,就有了种心虚的感觉。

  看他没在继续纠结,萧迟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索性站起身道:“吃饱了起来活动活动,免得积食。”

  司然许是因为刚才的心虚,难得的没有和萧迟对着干,亦步亦趋地跟在萧迟后面走了出去。结果刚走出内院,两人就都后悔了。

  誉王明显是早就等在那里了,偏生还做出一副巧遇的样子。只可惜看见萧迟没有半分惊讶,反而笑眯眯地开口:“国师大人,真是巧啊。三弟,你也在啊?”

  萧迟面上淡定地见了礼,心里不停地吐槽:尼玛要不是早就知道我在,你至于大中午的来堵人么?是有多怕小孩被拉拢过去,成不了你的助力!

  司然虽然不知道萧迟在想什么,但是显然也知道誉王在这里是早有准备。闻言也没再客气,直截了当地道:“也不巧了,誉王在这里守了有半柱香了吧?莫不是有什么事要找臣?”

  被人直接戳了底,誉王脸上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自然:“国师哪的话,这午膳过后随意出来溜溜,恰巧碰上罢了。”

  司然‘哦’了一声,冷静地道:“誉王溜了好大的圈子,竟然都走到臣这碧涛阁了。回头可得让引路的人注意着些,万一不小心溜到了内宫,惊动了太妃们,可就不是小事了。”

  说完,也没再管誉王,扭头就回了内院。

  萧迟抿着唇止了笑意,利索的和誉王告了别。

  碧涛阁内院,司然对着树下的酒坛子敲敲打打,也不管萧迟就在旁边。

  萧迟抱臂靠在树上看着他,突然笑道:“你今天这么下誉王面子,不怕他找你麻烦?”

  司然斜眼瞥了他一下,道:“誉王急功近利,几次三番这么折腾怕是早就引起了注意。若再跟他打太极,恐怕就该有人留下话柄了。”

  萧迟啧了一声,好奇道:“你和誉王多说几句都怕留话柄,那怎么我成日和你呆在一块,也不见你避讳呢?”

  司然手下一顿,半晌才道:“要担心的人不是我,而是王爷您。”

  萧迟挑了下眉,满不在意地道:“有人愿意猜,便可着劲猜去吧。本王不去做让他拿把柄的事,自然就没有理由找本王的麻烦。”

  司然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直直看着萧迟:“那么王爷这般,又是为何呢?”

  萧迟轻笑着看司然缓步走近,放下交叠的手臂,目光深沉地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字庄重而认真:“我为的,从来都只是你。”

  段府门第虽高,一家子老少都算得上高官,却显少有人拜访。段尚书为人耿直,刑部尚书的位子一坐几十年却从不掺杂那些龌龊事。段二公子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