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法术的人完全沉浸在的欲望之中,只有通过连续不断地交媾,才可以消去它的法力。纵然是天生石女也要动情,而且就算解开后,整个人也因为被掏空了身子而会体力大减。但更绝的是事后是检查不出来的,就像是很自然的体力衰减。

  叶天龙此时就感到自己的个身体好像是要爆炸了般,双目发赤,嘴唇发干,心中直想找个女人。他不禁苦笑,自己也曾用蝽药弄过不少的女人,没想到有天自己也会中这种招,简直是天大的玩笑嘛!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丝,闪进来两个身披大袍的女人,接着门就被关上了。

  叶天龙定睛看,进来的两个女人均是颇有几分姿色的,但姿容却显得十分冶荡,明显不是正经女人。

  她们齐齐迈步走近叶天龙,人还未到,股诱人的女人肉香先扑进叶天龙的鼻子里,让他原本就高涨的欲火起来。说来也奇怪,叶天龙似乎下子又可以动弹了,他也身不由己迎上前去。

  快要接近叶天龙的时候,两个女人起将身上的宽袍掀,里面居然丝不挂,浑身赤裸裸的,春光尽现无余。这两个女人都是体态丰满妖娆的肉欲型女郎,对男人有绝大的诱惑力。

  早已欲火焚身的叶天龙双手抱,立刻将两女抱在怀中,心中早已有数的两女相视而笑,她们心中对眼前的男人还挺满意的。

  她们左右挨近叶天龙的耳朵,在他的耳边腻声道:“奴婢夏芳,秋芳见过大人!”说罢,两人将叶天龙的耳垂含进自己的嘴里,芳唇微闭,用舌头轻轻舔着。丝丝的痒意让叶天龙舒服地呻吟了声,而女人的肉香更加激发了他心中的欲火。

  叶天龙双手在两个丰满肉感的胴体上又捏又弄,夏芳和秋芳均是花场老手,自是马蚤荡无比,手段高明。她们既然得了好处,又见此人虽然略显粗犷,但自有番傲人之气势,显得卓然不群,便更加卖力地殷勤服侍起来。

  哪里知道她们两个床上的老将居然在叶天龙面前极不济事,片刻之间已经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了。

  夏芳和秋芳也觉得奇怪,与这个男子的次交媾就抵得上平时的五六次,原来是叶天龙被人下了“天魔之欲”后,他平素练的那奇功自动发挥作用了。

  这点,连叶天龙也不知道。他平日里和女人交合都是互济的,也就是有意识地运用采补之术,可现在他是在滛欲大炽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控制秘功的运用。

  看到叶天龙的神勇,两个女人是又喜又怕,连忙接替着轮番上阵,去体会那死去活来的快美感觉,觉得人间的快乐,再也没有别的。

  时间房间里被“天魔之欲”的滛欲结界所催动的三人陷入了疯狂的交媾之中,但对于两女来说,虽然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可连续不断的高嘲泄身让她们付出了浑身的精气血,她们知道再这样下去有可能会死的,但就是舍不得停止。

  ※※※

  “公主,大事不好啦!”小春猛地推开了房门,冲到公主的面前。

  公主瞪了眼小春,“何事这么惊慌?难道说他们死了吗?”

  “不是!”小春俏脸羞红,嚅嚅而道,“克里夫少爷已经安静下来了,可可是那个叶天龙大人却还在”说到这里,她已是羞不可抑,再也说不下去了。毕竟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太过于羞耻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的。

  “那又怎么样呢?那个好色的家伙就让他多消耗点,明天决斗时他体力不如克里夫,不是正合你们的心意吗?”公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满不在乎地说道。

  “不是啦!”小春轻跺玉足,“那个家伙看起来精神十足,倒是那两个女人不行了,小秋说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人命了!她现在正在那里盯着。”

  “不会吧!”公主不信地站起来,“走,我们!”她的原意是想让两个人在决斗时都因为消耗太多的体力,无法使出精妙的招式,从而将场正式的决斗变成蛮夫的打架斗殴。想到那些被请来的名家高手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就乐个不停。如果这时闹出人命的话,那明天就没有好戏可看了,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刚到叶天龙的房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小秋的哭泣悲号,小春姐妹连心,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蓦的声惊叫,“啊!妹妹”公主随后跟了进去。看到房间的情况,她不禁也大吃惊。

  大床上两女捰体横陈,脸色苍白,但嘴角却含着极度满足的笑意,显然是在极乐之中昏过去的。而叶天龙正将衣衫凌乱的小秋按在桌子上,从后面猛烈地蹂躏着可怜的少女。

  在他们的身边地上到处散落着从小秋身上扯下的破布碎条。

  小秋的轻绸裤子早已被撕扯成条条的,根本起不了遮蔽的作用,雪白如玉嫩滑如脂的少女香臀完全暴露出来,上面有丝丝的红痕,随着叶天龙的狂野冲刺,鲜红的血丝随之流出,顺着白皙的大腿慢慢淌下来。

  小秋无助地扭动娇躯,口中又哭又喊,两条粉嫩滑腻的玉腿不住的颤抖着,显出主人的痛苦和无奈。

  小春在旁边又捶又打又叫,想把叶天龙拉开。

  由于是公主事先吩咐过,那些侍卫就算听见了也不敢过来,生怕惹恼了刁蛮的公主,到那时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这里闹得这么凶,也没人在意。

  看小春要将叶天龙点倒,公主把将她推开了,“让他干下又不会死的,你想干什么?如果不让他发泄出来,明天就看不到好戏了。”对于公主来说,眼前场面倒见过不少,她的哥哥们也经常会干些出格的事,而她那身超人的功夫又让她可以看到他们本来不想让别人看的事,所以小小年纪,她就知道了许多东西。而个侍女被弄了就弄了吧,虽然是自己最喜爱的侍女,但终究是下人。这也不能怪她,从小的教育阶级的差别,都让她自然而然产生这种想法。

  “待会儿他如果还没有发泄出来,那你就接上去吧!”公主指了指在小秋的身后不住肆虐的叶天龙,毫不在意地对眼含泪水的小春说道。

  正在后悔不该让妹妹留在这里的小春听到主人的话,芳心阵下沉,强忍住悲愤之情,她还要恭敬地应道:“是!”

  看着痛苦的妹妹,小春心中暗惊,不禁庆幸受到男人滛的不是自己,想到这里,她不禁暗自责备自己:“你这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对妹妹太无情了!”

  ※※※

  原来心地善良的小秋看到两女被叶天龙干得死去活来,气若游丝,想进来制住叶天龙。结果是羊入狼口,被滛性大发的叶天龙把抓住,二下三下就破了她的女身。

  而可怜的小秋却如身受酷刑,就像有人在用钝刀挖剜着自己柔嫩的处,带给她莫大的痛苦,她恨不得马上昏过去,但偏偏这种疼痛让她越发清晰地感受到身后男人的动作。

  奇怪的是随着叶天龙更加用力的冲击,带给小秋种前所未有的酸痒麻感,这种从未经历过的感觉让她不知道究竟是该叫什么好。

  "22"

  叶天龙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居然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不禁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惊而起。“我从来没有裸身睡觉的习惯,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中了别人的算计吗?”他细察之下,又感到自己是如此的精力充沛。

  叶天龙不禁凝神思索起来,脑海中依稀记得昨晚自己曾经和好几个女人交合过,但再仔细回想起来,却又好像没有丝印象。再看看房间里,整洁有序的样子根本不像是经过了疯狂交媾,甚至连床单都是干干净净的。

  他跳下大床,抓起放在旁的衣服正想穿上,“奇怪!”他望着手中的劲装陷入沉思之中,眼前全新的劲装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什么时候送来的,我怎么没有点印象?”叶天龙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正在苦思之际,召他去决斗的侍卫来了。

  依照皇帝的旨意,叶天龙和克里夫的决斗在无忧宫的祥瑞殿举行。

  当叶天龙在宫侍的引领下,步入人声鼎沸的大殿时,不禁为眼前的景象吓了跳。坐南朝北正对殿门的自然是高高在上的皇位,只是龙椅上还是空荡荡的,因为最重要的人物总是最后个出场的。

  在皇位的前方不远处,大殿的中间临时搭建了个二尺高,三丈见方的台子,高台四边用柱子和铁索圈起来。在高台下面,围着坐了十来个人,他们有的白发苍苍,有的鹤发童颜,高矮胖瘦不而足。但有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每个人都是目光炯炯神定气闲,副高手大家的模样,他们便是今天决斗的裁判。

  然后在他们的后面,也是围着高台摆满坐席,越靠前面的当然是身份越高的众王室贵胄大臣,后面的则是身份差点的大臣和普通贵族。让叶天龙更吃惊的是他们甚至连家眷也带来了,此时他们正坐在席位上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看见叶天龙进来,众人齐唰唰地转头打量这个刚到帝都就连出风头的家伙,见之下,就觉此人虽然相貌略显粗犷,但鼻直口方,兼且身材高大,也不失为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在场许多人不禁纷纷起立鼓掌,表示对他有胆量和帝都四剑客之的克里夫决斗投以鼓励。

  叶天龙边在心中嘀咕:“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像是看场隆重的演出,把老子当猴子耍吗?”在他的记忆中,决斗就是两个人找个地方,在几个见证人的注视下,各施本领狠狠地斗场。哪里知道会惊动这么多的人,还搞得这么隆重。虽然这么想,可他还是为眼前的场面陶醉时,他得意洋洋地边走边举手示意,向场中的美女投以挑逗的眼神。

  老实说眼前这等场面叶天龙还是第次见到,殿堂上的男仕们头顶各色高冠华冕,云锦细织的衣裳外加团花细缎夹袍,顾盼生辉,举手投足无不气度优雅,丝毫不输于场中各展风采的女仕们。

  穿着打扮像是来赴重要宴会般的女仕大都头结各式华丽的宫髻,服饰则多为衣裳相连的轻罗衣,头带金玉步摇,行动间摇曳不定。

  但有些则是将上衣裁剪得很短,领口三角处露出大片雪白的胸脯夺人心神,下面高腰的长裙摆却是散开得很大,如盛放的花朵,亭亭玉立。

  有的则是绣花缀蝶的紧身袄,外罩刻丝褂,手拂广袖,两截白嫩如耦的玉臂在淡如轻烟的罗纱映衬下更显迷人,再配上绾臂的金环,束指的玉环,耳垂点缀的明珠,肘后腰下的香囊,绕腕的镯子,腰间的玉带,时衣香鬓影,环佩叮咚,教人目眩神迷。

  初临帝都的叶天龙根本不知道,贵族之间的决斗已经好久没有发生了,而且这次还有号称无敌的帝都四剑客中以快剑出名的克里夫在内,得知消息的人自然都想到现场观看。对他们来说,出席决斗场就相当于参加隆重的节日般,所以每个人都打扮得鲜亮,有些女人更把这当作是比赛服饰的好机会。

  本来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是没有机会到场观看的,可是在某个好事者的安排下,这次决斗成了有史以来观看人数最多的贵族决斗,如果知道这点的话,也许叶天龙还要骄傲下,这会他的名声下子在贵族中流传开来,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叶天龙正往台上行去时,忽闻身后阵轰动,其间还夹杂着女人的尖叫声,他不禁暗想自己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正待陶醉时,接下来的叫声马上将他那颗得意的心打落至谷底。

  “克里夫!”

  “克里夫!”

  “好样的!”女人的尖叫声还夹杂着口哨声,场面热闹非凡,惹得些男伴频频皱眉头,暗中吃了不少的飞醋。

  叶天龙回头看,身劲装,气宇轩昂,肩阔腰细,容貌俊俏的克里夫正手扶着挂在腰间的宝剑,潇洒地走进殿中,那俊脸上的微笑足以迷倒大片女人,他边行边向人致意,更引得女人的喝彩和男人的妒忌,有个心肠略小的男人更是妒火中烧,喊出了“叶天龙,打倒克里夫!”的叫声,引起众女的片嘘声。

  克里夫走到叶天龙的面前,以示友好大方的伸出右手,道:“不管怎么说,万骑长的勇气和胸襟都让在下十分佩服!真高兴能与阁下较高低。”

  叶天龙听此话,不禁心头暗怒,这不是摆明了表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吗?什么勇气和胸襟,还不是在嘲笑自己自不量力。他哈哈笑,道:“听说阁下位列帝都四剑客,号称剑出如风,待会儿可要好好见识番。希望到时候不要让人失望啊!”

  还没有开打,两人便先在言语上较量起来,站在附近的人听得真切,纷纷为他们打气助威。这让叶天龙感到有些奇怪,克里夫还罢了,自己和他们素不相识,为何也有人会为自己助威。

  这时他看到了柳琴儿她们正在向自己招手,玉珠也坐在旁正微笑着望向自己,看着穿着华美服饰,身段优美,体态绰约多姿的柳琴儿和玉珠,叶天龙也不禁眼睛亮,她们此时表现出来的那种超尘脱俗的美丽,更是吸引了不少的贵族青年的目光,有几个还围着她们大献殷勤。

  叶天龙上前将那几只讨厌的苍蝇赶走后,坐在了两女的中间。柳琴儿和玉珠便巧笑倩兮地偎着他,此举更是引起全场的注目,当中有不少嫉恨的目光,其中就包括克里夫那足以杀死人的眼神,其他人则是奇怪为什么像叶天龙这样个并不是十分出色的男人会让天仙般的美女倾心,俏丽的玉珠就别说了,美丽大方的柳琴儿以前在帝都可是出了名地难弄上手,多少豪门贵族的年轻人追逐于她的石榴裙下,却都是铩羽而回。

  柳琴儿略带忧虑地问道:“天龙,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不行的话,就马上跳下台吧,虽说丢脸些,可我不希望看到你”说到这里,她没有说下去了,但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却将她的意思表露无疑。

  玉珠轻声道:“琴姐,今天的克里夫好像有点奇怪,似乎是变虚了不少,只是他自己好像还不知道,真奇怪,”她转而问叶天龙道,“公子,昨晚发生了什么变故?”

  叶天龙呆了下,他依稀回忆起昨晚的事,心中不禁动,难道说克里夫也和自己样遭到了别人神秘的计算,那为什么克里夫点感觉都没有,而自己还会有点记忆呢?想到这里,他又抬头望了望正在和身边的人交谈着的克里夫,凝神细察,似乎觉得他的双目中隐隐透出丝疲态,也许是因为玉珠提醒的缘故,叶天龙越发觉得真切起来。

  柳琴儿不禁为玉珠的这番话而吃惊不小,看来玉珠真的是远比自己高明,可说已经不是同个级数的人了,能从个人的形态中看出他的虚实,想来整个大陆也不会有很多,足以列入顶级高手的行列,自己以前倒真是小看她了。果真如玉珠所言,那么叶天龙倒是和克里夫有得搏,而且胜算还不小。

  叶天龙笑笑道:“昨晚的事我也不是很确切,还是以后再慢慢告诉你们吧。告诉我,你们怎么会坐在这里的?”因为他发现她们的位置在很后面,照例不应该是这么安排的。

  柳琴儿懊恼地说道:“嗨,说起来真真气死人了,我们来迟了步,没有买到前面的位置。”

  叶天龙奇道:“什么?这位置要买的,不会吧,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柳琴儿道:“我也是第次遇见这样的事。看来这个卖票的人还真是赚了不少的钱!你看来了多少人啊,个位置十个金币,前面的好位置还要贵上几倍呢!”

  叶天龙闻言大奇,道:“那陛下不管吗?这可是在他的地盘上,还有人这么大胆妄为,把我们的决斗当成什么啦?”他越想越气,奶奶的,居然藉我的事发财,还不给我说声,连分红都没有,那不是亏大了。

  柳琴儿和玉珠闻言阵娇笑,那花枝招展的诱人美态引得不少人侧目,有几个更是看直了眼。玉珠笑道:“我的爷,方才我也这么问过了,后来才明白办此事的人来头极大,你看那些个王公贵族也都乖乖地掏钱买票,便知二了。”

  “哦,那这个人究竟是谁啊?”叶天龙好奇地问道。

  “就是她啦!”柳琴儿指了指靠近皇座的边上,那里正坐着个白衣少女。

  叶天龙见,不禁啧啧称道:“乖乖,这个小妞长得可真是水灵,好美啊!”他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仔细想又想不起来。不禁暗自笑道:“也许是在梦中见过吧,自己以前老是在梦中想着美人的。”

  少女衣服那料子似丝非丝,似绢非绢,有着说不出的光泽,更衬得那少女如雪的肌肤粉嫩水灵,掐好似会出水般。玉靥娇嫩犹如盛开的桃花,坐在那里股华贵之气油然而生,可惜是那双太过灵活的大眼睛,破坏了她的尊贵威严,但却使得她更招人喜爱,让人觉得她定是个活泼好动的人。

  少女的身边站着两个青黄的俏丽侍女,主俏婢美,这两个侍女同样有人上之姿,三人相映成趣,恍若画中仙女。美中不足的是其中个侍女面带哀伤,脸色略显苍白,而另个侍女则是对叶天龙怒目而向,好像要吃了他般,让叶天龙浑然摸不着头脑。

  叶天龙暗道:“不愧是帝都,有这么多的美女,连这几个侍女都这么美,比西江那个地方真是好多了,看来到帝都真是太值了。”

  看到利用自己赚钱的是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叶天龙的火气跑到了十万八千里远,“算了,待会儿找她算算帐,还可以约她下,哈,想起来就乐!”叶天龙盯着那少女看。

  感到叶天龙在看她,那个少女樱唇微扬,似乎嘀咕了句什么,那两个侍女均瞪着叶天龙,那神情好像在告诉他,有你好看的。

  “她是谁啊?”叶天龙向柳琴儿询问,也好待会儿去找她。

  “你没有看到她的位置是在皇帝的旁边吗?”柳琴儿白了他眼,“不要说你连大名鼎鼎的倩公主也不知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因为她长得漂亮,就想动她的脑筋!”

  叶天龙伸手到座位下面捏了把柳琴儿那浑圆有弹性的大腿,凑到她的耳边道:“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心中的想法?那你莫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了,哈哈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