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珠笑,“看到没有,又个发现本大爷优点的人!”柳琴儿和玉珠摇摇头,相视而笑。

  ※※※

  叶天龙跟着这个侍女七拐八弯,又经过道长长的花廊,到了个种满奇花异草的大院子。将叶天龙领到屋门前,那侍女施礼道:“公主殿下请大人自己推门进去,小婢告退。”说罢,个人飞似地逃走了。

  满头雾水的叶天龙望着那个侍女的背影,心道:“莫不是里面有什么古怪?别是个陷阱,等着老子掉进去。”

  正在踌躇不前之时,忽闻里面有个清脆的声音传出,“怎么不进来,怕我吃了你?”那声音娇俏,带着丝笑意,又似不屑。让叶天龙听得心痒痒,胆气顿升。

  叶天龙轻轻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提气稳步踏进了屋内,迎面正是那个娇美俏丽的倩公主,她正笑靥如花地望着自己。

  望着倩公主那迷人的娇靥,叶天龙正待开口,突然身后的房门无风自闭,“砰”的声,关得严严实实,让他不禁吓了跳。

  看到叶天龙警惕的眼神,倩公主道:“父皇口中智勇双全的叶万骑怎么是个这么胆小鬼,真是让人失望啊!”

  叶天龙突然往前跨了大步,身后微风飕然,气流隐隐波动。

  “把你的两个侍女叫出来吧!我知道她们在这里。”

  他盯着倩公主美丽大眼睛,双手微抬,“不然的话,休怪我无礼了!”

  在叶天龙的身后果然现出了小春和小秋的身影,小春喝道:“大胆狂徒,竟然在公主殿下面前这般无礼。还不跪下!”

  叶天龙闻言,不禁猛的愣,不错,自己只是个小小的男爵万骑长,在天潢贵胄金枝玉叶的公主面前哪里容得自己放肆,想到这里,他不禁心神电转,心道:“这个小妞将自己招来,葫芦里不知卖的是什么药?没办法了,她可比自己要高好多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叶天龙恭敬地施礼道:“下官叶天龙见过公主殿下!”

  倩公主坐在椅子上,将白嫩的小手摆,道声:“免礼!”

  望着抬起头来的叶天龙,倩公主说道:“方才在台上,你为什么不把克里夫杀死?没听见大家的叫声吗?”

  叶天龙似笑非笑地看着倩公主娇美的俏脸,道:“难道说公主殿下想看到血淋淋的场面吗?克里夫也是帝国的贵族,而且,”他停下来,拿眼睛扫了下走到公主跟前,两边站立的两个俏丽小侍女,“他也是个挺英俊的男人,我可不想被场上众多的美女所憎恶啊!”

  倩公主俏脸扳,“你胆子倒不小,敢在我面前胡言乱语,克里夫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哼哼,”说到这里,她突然笑起来,看着小春和小秋,道:“我的这两个丫头倒是挺喜欢他的,至于本大公主呢,”

  看着美丽的倩公主诱人的浅笑,那两个俏丽的小侍女粉脸微红的娇羞模样,叶天龙胆气更长,笑嘻嘻的接道:“那公主殿下定是喜欢我这样的强壮类型了!”

  小春和小秋脸色变,正待开口喝斥,倩公主已经“噗哧”声笑出来,摇着螓首道:“看来你这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色胆包天,这样的话也敢在我面前说出来,”她似笑非笑地望着叶天龙,“你不怕我跟父皇说你非礼,然后把你处死吗?”

  叶天龙呵呵笑道:“我看殿下您不会这么狠心吧!我还没有跟殿下算帐呢。”

  倩公主闻言,奇道:“你有什么东西和我算吗?”

  叶天龙理直气壮地说道:“当然有,殿下您藉着我的决斗大赚了笔,再怎么说,也多少给我这个出了大力的人分点吧!我在台上可是把戏演足了,让那些出钱的人都看得大呼小叫,直呼过瘾吧?”

  “喔,是吗?”把声音拉得长长的,倩公主的脸色突然变,“小春,小秋,给我将这大胆狂徒揍通!”

  叶天龙吓跳,这倩公主怎么说变就变,他本能想抬手抵抗,哪知方举手,只见倩公主飞快的念了句,小手指,叶天龙骇然发现自己好像被无形的大蛇缠住了身躯,顿时动弹不得,眼睁睁地看着小春和小秋的粉拳朝自己脸面招呼过来。

  “难道是无形气缚!”叶天龙心中大叫:“我的妈,这个小妞还真不是吹的,这么轻易就使出了空气魔法中的无形气缚,能将自己这样的高手困起来,她的无形气缚已经是非常高明了,而且她是什么前奏也没有,也不作势,就坐在那里简简单单便使出这高阶魔法,这可绝非般魔法师能做到的。”

  这些念头在叶天龙的心中闪而过,他奋力挣,同时顺着两女的拳头应声后倒,险而又险地躲了过去。

  倩公主道声:“好!又在我面前表演那高明的身手了!这次看你能躲多久?”然后对小春和小秋说道:“你们给我好好揍他顿!”

  两女兴奋地应声:“是!”便双双纵身上去,手脚齐动,对着叶天龙拳打脚踢。她们每人都有身不俗的功夫,又对叶天龙深恶痛绝,特别是小秋,想到自己的女之身就糊里糊涂地丧失在他的手上,昨夜那让她痛不欲生的蹂躏又上她的心头,让她不禁痛恨不已。

  可怜叶天龙浑然不知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几个疯女人,居然这么被打,手脚都被无形气缚所制的他只有在房间里跳跳地逃避小春小秋两女的拳脚追击。他口中不住的大叫道:“公主殿下,住手!别玩了!”

  倩公主却是满怀欢喜,看着满屋子乱蹦的叶天龙,笑得花枝乱颤,道:“方才在台上的威风哪里去了?还敢在我的面前胡说八道,哼哼,不知所谓,莫明其妙的家伙,居然坏了我的好事!”

  叶天龙气喘吁吁的躲避着,身上早已挨了不少拳脚,亏得皮粗肉厚,加上两女年少,内劲不足,倒无大碍。他闻听此言,连忙叫道:“我哪里坏了殿下的事?您不是还赚了不少钱吗?”

  倩公主站起来,小嘴撇,道:“还称功呢!我本来想看场特别的肉搏战,昨晚才苦心安排了让你们耗尽体力的项目,哪里知道你这个怪物,不但没有损失体力,反倒将我的个侍女给强了,这点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今天白白便宜了你,让你大出风头,哼哼,击败了号称无敌剑客的克里夫,你的名声下子就传遍全国了,我还没向你收好处费呢?”

  看叶天龙连蹦带跳地在房间里转着圈,倩公主笑嘻嘻的道:“看来你还挺能挨的,来,我也来练练功吧!”说完,纤嫩细长的玉指轻弹,顿时火光四起,星星点点围绕着叶天龙。

  这下叶天龙更是狼狈不堪了,他哇哇大叫,个躲闪不及,衣衫便烧了起来,再被小春伸腿扫,叶天龙个身躯便“扑通”声跌倒在地上。

  看见自己身上的衣服着火了,叶天龙不禁在地上连连滚动,想把火灭掉。可倩公主不住地催动火魔法,将叶天龙的衣服烧得七零八落,有些地方更是皮焦肉破,甚至连头发都烧着了,发出嗤嗤的声响,飘出焦臭的气味来。

  叶天龙不禁怒气勃发,这个倩公主真是不知轻重,居然对自己下这般手段,简直是不把人放在眼中。全身着火的他心中的惊骇是可想而知的,再这样下去,自己非得被这个刁蛮公主玩残废了不可。

  叶天龙的血气在怒气的催动下,越流越快,内心深处似乎有某样东西在跃跃欲试,蓦然股狂暴的气劲直冲他的脑海,“轰”的声,叶天龙感到自己的脑门震,他大吼声,停止了翻动。

  “殿下!”两女惊叫出来。这时小春和小秋早已经停下手了,站在叶天龙的身边看着他。

  小秋望着这个满身是火的男人,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毕竟是他将自己的女身破掉的,是自己生命中的第个男人,也许会是唯的个男人,因为跟着这个古怪精灵的倩公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就拿眼前的男人叶天龙来说,好歹也是帝国的贵族,官拜万骑长,而且看起来很得皇帝陛下的宠爱,连他这样的人都会被倩公主这般玩弄,自己个小侍女,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

  想到这里,她不禁心中动,倩公主她虽然好玩,爱作弄别人,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付叶天龙样,起先的巧笑倩语,让她几乎认为倩公主转性了,她可从来没有见过倩公主对个在自己眼前大放厥词的男人还笑语俨俨。

  倩公主见状也不禁吓了跳,她对自己的魔法造诣是极有把握的,而火系魔法是她掌握得最好的门,不可能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她仅仅是吓唬人而已,最多烧点皮外之伤,怎么会出现这般情况?

  倩公主连忙念动咒语,施展水魔法将火灭去,此时再看叶天龙早已躺在地上,衣衫褴褛,看上去似乎满身都是伤口,头发眉毛更是被烧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

  看到叶天龙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小春和小秋惊慌地望向倩公主,“殿下,他好像伤的很重啊!”

  倩公主闻言也马上走到叶天龙的身边,“我先给他治疗吧!这点程度的魔法攻击,不该有这样的结果,连你们也能承受下来,怎么看起来比你们要高明许多的家伙反而这般不济,外强中干的男人!”

  听到倩公主的话,小春和小秋不禁打了个颤,她们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自己被迫陪着这个刁蛮的公主练武的情形,哪次不是被她的魔法弄得遍体鳞伤,虽说事后马上会被她用最好的治疗魔法治好伤,但每次说起练武,她们都是心有余悸。

  她们默默地看着倩公主将手放在叶天龙的上面,口中吟唱,随之手心发出了白光。倩公主移动手掌,白光所到之处,伤口马上自动修复新,飞快地长出新肉,皮肤也合拢起来。不会儿,连点伤疤也看不见了,光洁如初。

  小春和小秋相互望了眼,这公主的魔力又增加了不少,治疗魔法越来越厉害了,这些都是拿下人们磨练的结果,自然贡献最大就是自己两姐妹了。

  倩公主轻吁了口气,收回了放在叶天龙上方的手,刚想开口对两女说话,变故突然间发生了。

  似乎在昏迷之中的叶天龙猛然间从地上跃而起,小春和小秋还来不及叫出声,已经被他手臂张,“砰,砰”两声,玉颈侧各挨了重重的击,两女应声倒地。

  倩公主大骇,惊叫声,本能地往回退,双手抬起护在胸前,张口就要说话。已经大吃苦头的叶天龙哪里容得她再念动咒语,立刻如影随形地贴身上前,大手伸,挡住了她的嘴巴。

  “唔!”倩公主从鼻子里哼了声,手往上抓住叶天龙的手臂推,整个娇躯则向后缩,下面的粉腿扬,照叶天龙的腰下踢去。这几个动作气呵成,轻灵曼妙,显然深得高人指点。

  可惜她碰上叶天龙这最擅长打架的能手,他知道不能被倩公主有机会发动魔法,要不然,他苦心得到的优势又会化为乌有。叶天龙猛吸气,整个人平飞起来,头前脚后,这样倩公主的后缩和腿攻都失去作用,而他的手还按在她的嘴上,同时他的另只手握成凤眼拳,准确地击中了倩公主微微隆起的柔嫩酥胸上,正中她的左||乳||,内劲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被击中,倩公主就觉得胸口滞,气也喘不上来了,又痛又麻的感觉从被击中的地方蔓延开来,不禁娇躯软,整个人跌坐到地上。

  见自己的攻击果然奏效了,叶天龙大喜,不待落地站稳,马上上去熟练地将倩公主双手缚住,然后再撕下条衣襟,把她的嘴巴也缚起来,在脑后牢牢地打个结。倩公主正在为自己胸口发闷而感到难过,根本无力反抗,眼睁睁地看着他摆布自己。

  把切弄好后,叶天龙站起来长出了口气,这下子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怎么处置眼前的这几个小妞呢?

  原来他只是短暂地昏迷,马上就回醒过来了,但见到倩公主给他灭火,又为他治疗,他就强忍住心中翻腾的欲望,装作毫无知觉地任由她给自己治好伤。

  这个可恶的公主在魔法上的造诣让他暗自心惊。见她毫无困难的施展出各系魔法,那纯熟的手法真不敢相信是出自个年方二八的少女,特别是当她施展出治疗魔法时,那温热的感觉非常舒服,功效又是如此之大,绝对比级治疗师还要好。

  所以叶天龙直等到个好机会才出手,果然举奏效,但此时他也感到奇怪,为什么这时心中会有股非常怪异的暴虐的冲动出现,这感觉如同昨晚那印象模糊的冲动,但又不尽相同,他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感觉。这个迷直到他遇到了在他生命中占据了极为重要地位的个人后,才恍然大悟。

  他的眼睛在倒在地上的三女身上转来转去,“居然下这么重的手,也玩得太过火了,简直不把老子放在眼里。老子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真是奇耻大辱!都是这个臭公主。”他越想越来气,提起脚朝倩公主的屁股就是下。

  “呜!”倩公主声呻吟,怒气冲冲地望着他,似乎在斥责他敢动自己。

  叶天龙怒火中烧,把揪住倩公主的胸口,把她从地上提起来,伸手就是啪啪两个耳光,倩公主那娇嫩白皙的俏脸上马上现出红红的手印,她的眼睛中出现恼怒的火焰,闷哼声,抬起膝盖,猛撞向叶天龙的下腹部,可惜她的个子太矮了点,只击中了他的大腿。

  叶天龙勃然大怒,把将她按倒在桌子上,手压住她的背部,另只手往她的背上屁股上腿上用力打去,口中骂道:“死丫头臭娘们臭脿子敢惹我,老子打死你!”

  倩公主在他的手下拼命挣扎,双腿乱踢,螓首仰起,不住扭动,口鼻中唔唔乱叫。叶天龙越打越起劲,下手又狠又准,啪啪地往倩公主那浑圆结实的屁股上拍打着。

  突然倩公主大叫起来:“好痛啊!别打,别打!”叶天龙猛惊,怎么束口的布条不起作用了?原来他那布条被火熏烤过,早已发脆,在倩公主的口中被口水打湿后,变得酥散,被牙齿咬,舌头顶,几下功夫就断开了,倩公主自然可以说话了。

  叶天龙见倩公主只是大叫,当下也放心了,他用力拍打着她的屁股大腿,喝道:“老子非打不可!他妈的,刚才把老子玩得够呛!”

  倩公主把桌子扭得砰砰直响,口中大喊道:“你再不住手,我我叫父皇杀了你,定把你千刀万剐,定!”

  叶天龙先是心中寒,停下了手,但转念想,“打也打了,这时收手,也是个死,还不如索性打个痛快!”想到这里,他又挥手拍打起来,还不时用手去扭倩公主屁股上的肉,口中不时骂道:“操你妈的,老子打死你这个臭丫头!还吓唬老子,操你姥姥!”

  再打得几下,倩公主反而不挣扎了,个人乖乖地伏在桌子上,低垂着螓首,鼻子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手上传来柔软而有弹性的感觉,又闻到公主身上的阵阵幽香,叶天龙觉得自己越来越兴奋,几乎控制不住了。他虽然发现了倩公主的异状,也没心思去理会。

  蓦然间,叶天龙把抓下了倩公主的裙子,连里面的亵裤也被拉到了大腿上。在倩公主羞涩的惊叫声中,白白嫩嫩香喷喷的少女美臀暴露无遗,浑圆的曲线汇集处,丝墨毫隐现。

  “闭嘴!老子就喜欢这样打屁股!”叶天龙大手落,雪白的肉丘上出现了红红的图案,和先前留下的青红痕迹组成了副奇异的景象!

  倩公主先是轻轻扭了几下,把香臀耸了耸,突然噗哧声笑出来。

  “笑什么笑?”叶天龙又是叭叭两下,倩公主唔唔叫了几声,忽然笑道:“轻点,好痒啊!”

  叶天龙不禁大奇:“这小妞真奇怪!”手将她身子翻了过来,手随时待命,喝道:“你笑什么?”

  倩公主居然媚眼如丝,俏脸上笑意盎然,柔声说道:“我的屁股又痒又痛,你打得好重啊!”叶天龙是听得满头雾水,伸手拍拍她的脸蛋,喝道:“你在玩什么花样,老子可不会上当!”

  倩公主扭扭身子,似乎要坐起来。叶天龙把将她按住,喝道:“不许动!你想干什么?”这时他的视线落到了倩公主的下身,这看可了不得,原来公主的下裳也被拉了下来,亵裤虽然没有完全拉下,可也到了大腿根上。

  看到这副半遮半掩的模样,叶天龙心中本来就蠢蠢欲动的欲火当下嗖地点燃了,他忍不住伸手过去,拧了把柔软的小腹。股柔嫩细致,温润如玉的感觉立刻由手传到他的大脑,让他连吞了几口口水。

  偏偏这时候公主还嗯唔了几声,胸口阵起伏,媚声说道:“死色鬼,敢非礼公主,造反了你?”叶天龙不禁大为诧异,这鬼公主怎么会说这些话?他哪里知道这倩公主人小鬼大,也学着看过的那些女人说话,她只知道这些话说,她的那些大哥们都是很兴奋的样子。

  果然,叶天龙听这话,也脸兴奋的样子,又在她的身上扭了把,“老子不但要非礼你,还要强了你呢!”说着,又在她的大腿上拧了两把。

  倩公主“哎唷,哎唷”的叫了两声,柳眉微颦,眼中却含着笑意,似有说不出的舒服。

  叶天龙喝道:“你这臭丫头,还真是个贱货,听到强反倒开心。他妈的,舒服不舒服?”这下他是去摸那雪白粉嫩的玉腿内侧。

  倩公主的娇躯阵轻颤,小小的琼鼻中发出唔唔几声,口中柔声叫道:“好哥哥,好痒啊!饶了我吧!我我真吃不消啦!”

  叶天龙心中荡,“你再这样叫,老子真要强了你不可!”

  倩公主笑道:“那你试试,强我看看!”说着,她还扭了扭屁股。

  叶天龙喝道:“好,老子今天非要了你不可!”他开始把身上本来就七零八落的衣服脱掉。

  看他来真的,倩公主似乎是吓了跳,急道:“不要,今天可不行!”说着从桌子上跳下来,可由于双手被缚在背后,下裳又被剥到半,匆忙之下落地个不稳,个娇躯就往前倒去。

  叶天龙把抱住她,往桌子上放,“现在可不是你说话的时候。来,我们玩强如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