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眼光是不如殿下。”卡尔说着向两人略施礼,长身而起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告辞了!”邱新和李起也站了起来。

  邱新望着卡尔,亲热地说道:“夜已经很深了,不如在府中歇息晚,明日再启程也不迟。我已经让小桃红在房间里等候先生了。”

  卡尔脸色正,道:“邱大人的心意我十分感激,但殿下交待的事情要紧,科比斯大人还在等这边的消息,我还是连夜赶回吧!”

  “那么等此间事了,我将小桃红送到先生府上。”邱新拍着卡尔的肩头,道:“小桃红这几天服侍先生后可是对先生念念不忘啊!”

  “那就多谢邱大人的好意!”卡尔大喜,连忙答谢。他这几天来在城主府和服侍他的小桃红极为快活,邱新能把这个善解人意的美女送给自己,这倒真的是份厚礼。他送朝拉开房门的李起略示意,昂首行出了密室。

  回到雅轩的邱新和李起,各自端起侍女早已准备好的香茗,舒适的对坐在地几的两边,在他们右侧是连排的明窗,夜半的微风吹动窗外的修竹,发出柔和的声音,显得如此的幽静宁和。

  所有的侍女都知道城主大人要和他们的军师大人讨论要事,都已经早早的离开了。轩外的四周则散布着众多的府卫,他们所站的位置均是由高明人士静心设计的,极为巧妙,既能阻挡切的外人进入,又无法听到轩内的谈话。

  见邱新放下了手中的香茗,李起含笑着说道:“看来我们都把叶天龙估计低了!”

  邱新点点头道:“幸亏你提出来试试他,要不然我们冒冒然出手,非但坏了殿下的好事,而且还会损失不少。”

  李起略带遗憾地说道:“他的表现的确出人意料,难怪能得到于凤舞的赏识,打动柳琴儿的芳心。”

  邱新呵呵笑,道:“不管叶天龙高还是低,目前还不能让我们头痛的。倒是卡尔回去说,殿下会十分满意吧?”

  李起也笑道:“那是自然,我们如此积极,他卡尔又受了我们这么大的好处,总得替我们说些好话。有他这个殿下身边的亲信说话,我们的三殿下该是十分高兴的。”

  “对了,帕里那边的人怎么说?”邱新低声道。

  李起收起笑容,恭敬地答道:“他们不希望这次联姻成功,所以想要我们尽力帮他们把。毕竟法斯特已经够强大的了,再和武安联合起来,对他们的影响就太大了。”

  “有意思,真有意思!”邱新喃喃道,“武安这边希望我们能协助他们顺利完成使命,帕里这边希望我们不要让此次联姻成功,三殿下又想让叶天龙下地狱,”

  李起接着道:“还有大陆的其他诸国也都是拉长耳朵,张大眼楮,看着此次的联姻呢!”

  邱新点点头,在心中细细盘算起来。在这样的位置上,光凭着愚忠是干不成什么大事业的,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所以和其他国家的来往私通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这个对权力永不满足的城主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李起望着自己的主君,试探性地问道:“大人,我们要如何行呢?”

  “我们照我们说好的第三方案去做!”邱新下了决断,他很满意自己的当机立断,还有那颗审时度势的心,这才是他成就事业的基础。

  “明天你就派人去安排吧,记得干净利落些。”

  “遵命,大人!我会亲自去安排的。”

  得到了他心中早已选定的答案,李起也十分高兴。

  “如此来,武安没有话说,帕里和三殿下也会很满意。”

  “不错!”邱新想起事,忽然话锋转道:“叶天龙身边的那个女人不错吧?”

  “大人是说和柳琴儿在起的那个漂亮女子!”李起知道主君这么说的意思就是这次讨论的要事已经结束,现在是说些快活的时候。

  “是啊,柳琴儿的美丽是早有耳闻,可这个女人点也不输她,身段和相貌,绝对是万中无的!想我府上这么多女人,哪个也比不上她啊!”邱新无限向往道。

  李起也是感慨道:“叶天龙这混蛋倒真是艳福不浅,柳琴儿这么漂亮的女子已经被他弄到手了,居然身边还有不逊色于柳琴儿的女子。真不知道他走的是什么狗运?”

  邱新道:“如果这次做好,说不定就有机会尝试下了!”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突然间,邱新感到空气中丝异常的波动,心中不由得惊,猛的站起来,神情戒备地举目四顾。

  “大人,怎么啦?”李起惊异地问道。

  “轩中有人!”邱新沉声道,“是细!”

  “不可能的!”李起跃而起,如此防卫森严,自己和邱新也是身手不凡,怎么会有人进来?

  邱新已经召来府卫,仔细搜查这间雅轩。可就是将这布置典雅的雅轩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什么人的踪影,虽然府卫们都在心中暗暗嘲笑自己主君的疑心和敏感,可还是请示着是不是要再次搜查。

  也许是自己神经过敏了,邱新正感到大丢面子,立时不悦地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经此闹,两个人的谈性顿时全消,也各自准备安歇去了。

  其实邱新的感觉并没有错误,只是等府卫来的时候,那个美丽漂亮的入侵者早已逃之夭夭。

  ※※※

  玉珠赤裸裸的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叶天龙大手张,将她搂个结实。

  从叶天龙宽阔的肩头后,探出了柳琴儿那钗横发乱的螓首,美艳不可方物的玉容上红晕未褪,益发的动人心魄。

  “怎么啦?你脸的不快,到底是什么事情?”柳琴儿似乎还含着春意的美目不解地望着正把娇躯偎在叶天龙怀中的玉珠。

  “气死我了,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倒听到他们在那里乱嚼舌根。”玉珠气呼呼地说道。

  叶天龙伸手拍拍她的俏脸,柔声道:“小乖乖,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

  玉珠心满意足地抱住叶天龙的虎躯,将她听到的事情道来。她去的时候,只听到了雅轩里的对话,听了半天,感觉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听出来。正在恼火之际,又听到了邱新和李起在那里转移话题,说起自己和叶天龙的事情,不禁心中更火,激动之下,反倒露出了形迹。幸亏她的潜踪术高明,见邱新起疑心,也知道再听下去也不会有什么东西了,立刻离开了雅轩回来。

  叶天龙听罢,满意的在她的小嘴上亲了口,“你做的很好!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三件事,这个邱新的确怀有二心,尤那亚是要算计我们,而武安倒是真的希望此事成功,那么他们是最不需要担心的。”

  柳琴儿也道:“别忘记了帕里也要加上脚,这邱新和帕里的人勾结,倒是个麻烦事呢!”

  叶天龙道:“这个倒不足挂齿,我们只要盯牢那个李起,就会有收获的。只是尤那亚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倒还需留心查看。”

  柳琴儿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叶天龙解释道:“这很简单,邱新和李起的话里可知道他和帕里的联系是李起在居中奔走的,而他们的出手会坏了尤那亚的好事,这说明了尤那亚的计划里并没有要他们出手。邱新在那个计划中的地位并不高,可能是属于辅助性的。”

  柳琴儿和玉珠仔细想,也不得不承认叶天龙的话有定的道理。对于这个男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不禁感到丝惊讶。

  叶天龙心情舒畅地抱着玉珠的娇躯,在她的小耳边道:“你可是立了头功了,我要好好的奖赏你下!”

  玉珠轻笑声,顺着叶天龙不安分的大手扭动娇躯,腻声道:“你还是好好想个对策吧!”

  叶天龙的手抚摸着她优美的酥胸,笑道:“自然先快活下,刚才你琴姐很快就投降了,我正憋得慌呢!”

  柳琴儿在后面轻啐了口,伸出纤手掐了把他的手臂,道:“都是你太会作怪了,还这么说!”

  叶天龙哈哈笑,再看玉珠已经是娇躯火热,美目喷火,四肢紧紧地将他缠住,不消说,她已经是春情泛滥,不克自制。

  很快是被浪翻滚,诱人的娇喘呻吟如同仙乐般的在这个春意盎然的房间中响起。不久以后,柳琴儿的声音也加入了这个大合唱之中,令人心荡神摇的激颤声浪久久才平息。

  极乐过后,柳琴儿和玉珠两人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沉沉睡去,但叶天龙抱着伏在自己怀中的玉珠却是东想西想,迟迟没有睡去。

  想起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经历,真是如在梦中般,从个小小的百骑长跃成为有爵位的万骑长,也脚踏进了权力斗争的漩涡中,知道了此行的惊险,心惊之余他反而有种好斗的心理升起,这种感觉他十分的熟悉,好像是种莫名其妙的刺激,会让他兴奋起来。

  “好吧,咱们就来好好的斗下!”他在心底默默的叫道。

  "28"

  接下来的几天,叶天龙他们是暗中严加戒备,但出乎意料的是切平安,好像根本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般。邱新待他们也是十分的客气和热情,款待得极为周全。

  正在疑惑之时,武安的送亲使团在于凤舞派出的二千多名骑兵的护送下抵达了禹州。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多日不见的丽蝶,现在她已经是千骑长了。得到这个消息,叶天龙他们连忙和邱新同前去迎接。

  身戎装的丽蝶清丽无匹,她神情冷峻地和邱新见过礼,就不再多说什么,其余的事由和她同来的另位千骑和邱新交涉。

  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叶天龙他们,丽蝶的眼中升起火热的感觉,挂着严霜般的娇靥是春回大地,在场的众人无不感到有如春风拂面般,这让邱新心中是老大的不高兴。

  能在这里看到丽蝶,叶天龙也是欢喜的不得了,而柳琴儿和玉珠则早已拥上前去,拉住丽蝶的手亲热地说着话。

  丽蝶边和她们说着,边却是用双秀目不停地瞟着站在柳琴儿和玉珠后面的叶天龙。

  柳琴儿看出了丽蝶的心思,连忙用手轻推丽蝶,笑道:“你快去吧,我们要再不让你过去,恐怕某位老爷要把我们给吃了。”

  丽蝶含羞的笑,口中不依的对玉珠道:“你看琴姐的张嘴,老想取笑人家!”

  玉珠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丽蝶早已朝叶天龙走去了,不禁摇摇头笑了起来。

  丽蝶这含羞巧笑,邱新和他的属下们是看得心驰神移,而这路来看惯了她冰冷外表的将士们更是阵心跳,从来不笑的丽蝶已经够吸引人了,现在看到她的惊鸿笑,真是有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丽蝶可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她的眼中除了面前的叶天龙外,已经容不下什么东西了。

  感到丽蝶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中所投射出的沥沥深情,叶天龙感到阵心疼,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他笑了笑,柔声道:“路可好?”

  ※※※

  此时在离他们的不远处,有双明亮的大眼睛精神集中地注视着眼前上演的好戏。

  朱德钧更是双目喷火地望着众美环绕的叶天龙,心想:这混蛋那样比我好,居然身边的美女个个是举世罕见。更可气的是,自己路来,千方百计想逗这位美丽的女将军笑都未果,反倒吃了不少的冷眼。还以为她是冷感女人呢,可这时看到这家伙,居然马上就象是换了个人似的,十足个陷入爱情中的小女人模样。

  朱德钧正在咬牙切齿之际,突然身边传来个淡淡的声音。

  “真不知道,平时冷淡无比的女人笑起来会这么好看!”

  “是啊,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比她更好看的笑容了!”朱德钧随口而出,猛然意识到和自己说话的人的身份,不禁尴尬地笑了笑。

  “连你这个追女人的高手都无法让她笑,可她居然对那个家伙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看来我们这个美丽的女将军已经投入他的怀抱了!”

  声音依然是那么平淡,听不出主人的心情有什么波动的样子,从来没有人能知道她的心。

  没等他再说什么,那边的相见已经告段落,法斯特的主人们按照正式的礼节迎接来自武安的客人们。

  ※※※

  当叶天龙看到这个送亲使团的团长时,不禁愣。

  他真不知道世上还有和尤那亚绝高下的俊男,这个团长的高度比自己还要高上寸许,相貌是英俊不凡,配上完美的体形,身手工精细的华服,绝对称得上是玉树临风。特别是他的眼睛中似乎含着丝奇异的神采,十足个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

  不知怎么的,叶天龙看他,心中马上跳出了个字眼:“妓女杀手”,想来没有个浪女可以拒绝此人的邀请。

  让他更吃惊的是,在这家伙的身后,居然还有个足以和尤那亚相媲美的男人。同样高挑的身材,张清秀无比的脸庞,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绝对让任何女人心动。

  “小白脸!”叶天龙在心中又是声暗叫。

  他忍不住低声对身边的丽蝶嘀咕道:“今天是怎么啦,难道是俊男大拍卖?武安从哪里找到两个这么好看的家伙,莫非他们想说明武安的男人比较好吗?本大爷真看不爽!”

  听着自己爱郎的抱怨,丽蝶抿嘴笑,顿时旁边的几个男人又是阵心跳。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如他们漂亮,在羡慕他们啊?有点奇怪耶!”

  “哪里,哪里!”叶天龙连忙否认,“笑话,我怎么可能羡慕这么个小白脸呢?”

  看到丽蝶还是副不信的神情,他又说道:“他们都羡慕我还差不多,象你这样漂亮的女将军都从我了,你看他们个个都是用喷火的眼光看你喔!”

  丽蝶先是白了他眼,然后又是喜滋滋的,毕竟爱郎也是在赞美自己。

  这时那个千骑已经介绍到叶天龙了。

  当听到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居然就是在天风战中成名的叶天龙时,朱德钧心中的怒火更盛,心想自己惨败而归,大丢面子,他倒功成名就了,可以说是那场战役的最大赢家,真是老天无眼啊!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堆起脸的笑容,口中大表对叶天龙的仰慕之情。

  叶天龙感觉得出这个叫朱德钧口不应心的虚假,也是礼节性的和他寒喧阵。他的注意力则早已集中到他身边那个叫唐镌的美男子身上。

  这个叫唐镌的男人对叶天龙也是特别注意,双眼不住地上下打量着他,眼中似乎透出些许的惊异,又有少许的不懈。

  叶天龙和他见礼时,拉着绵软的手,蓦然心中动,眼中不禁流露出丝异色,不过很快就用阵大笑掩饰过去了。

  将要成为二殿下太子妃的秀公主则因为其身娇体贵,并没有下车,坐在云帘低垂的华车里和他们见了礼,就直接进禹州城。

  在随后举行的会议中,双方议定明日早出发,讨论完路线后,所有人起出席了颇具规模的招待宴会,宾主是尽欢而散。当然在所有的活动中,那位高贵的秀公主都没有出现,她直都待在宾馆中。

  法斯特和武安双方相处的十分融洽,浑然看不出几个月前,两国曾发生过惨烈的血战。正如百年前的位诗人说的:在政治上,人人都应该学会健忘。

  ※※※

  宴会结束后,丽蝶就同叶天龙起回到他们所居住的院落里,留下了心中滋味各异的男人们在后面直瞪眼。

  进房间,丽蝶就不顾切地冲到叶天龙的怀抱中,和他紧紧相拥,口中喃喃地诉说着心头的思念。

  原本想取笑她两句的柳琴儿和玉珠也深深为她的深情所感动,都用满含柔情的目光望着相拥的两人。

  温柔地将她的肩头推开,叶天龙低头望着丽蝶那红似三月榴的娇靥,满含深情地说道;“你瘦了点!”说罢,心疼地在她的玉颊上吻了下。

  丽蝶早已嘟起了樱唇,紧紧地抵住了他的大嘴,唇舌相交,好阵痛吻。

  唇分,两人的眼中都已经燃起了浓浓的爱火。

  多日的相思,梦萦的情思,都化作了她口中的句话。

  “请好好的怜爱妾身吧!”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让叶天龙感到情动的,这个外表坚强的少女,内心深处的软弱只向自己个人开放,这样的深情让他骄傲,也让他感到自己的责任。

  这个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感到急不可耐,再也容不下在两人之间的阻隔。

  在相拥往软榻走去的时候,两个人身上的衣裳飘落。

  把完全赤裸的丽蝶抱到了榻上,她那美丽诱人的绝世胴体全无保留地向叶天龙开放。

  在叶天龙的惊叹声中,玉珠轻轻拉了下身边的柳琴儿,柳琴儿会意地点点头,两个人悄然退出了这春意盎然的房间。她们两个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叶天龙应该完全属于丽蝶,毕竟她们和叶天龙在起的时间太多了,而丽蝶却是明日就要离开。

  房间的门在叶天龙的身后扣上了,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他的心神都已经被眼前这完全赤裸的女体所吸引了。

  在阔别了三十多天后,美丽柔和的线条重新在他的眼前出现,少女的青涩完全消失了,已经成为少妇的女体是如此的圆润滑腻,令人心神迷醉。

  在明亮的墙灯照耀下,雪白嫩滑的肌肤闪耀着动人的光彩,雪白坚挺的玉||乳||骄傲地耸立,||乳||尖还微微往上翘起,樱红的色泽让人恨不得马上就要咬它口的冲动。如同柳枝般的纤纤小蛮腰使得下面隆起的雪臀呈现出惊人的丰满,阴阜上浓淡相宜的茸毛井井有条,似乎是经过了番梳理,细细的肉缝还是粉红色的线,此情此景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美目中跳动着炽热的感情,如花娇靥上含羞的媚笑,比世上最厉害的蝽药还要让叶天龙情欲高涨。而赤裸裸的丽蝶所表现出来那楚楚的娇弱完全替代了冰冷的刚强,更是让叶天龙心动不已。

  如果自己不给她快乐,那么她将终日陷在冬天里,没有了春天,她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

  柔软的玉手温柔地绕上了叶天龙的头颈,把他的身子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丽蝶那湿润的樱唇凑近了叶天龙的耳朵,以近乎耳语的声音道:“爱我吧!”又甜又腻的感觉直冲他的脑门。

  叶天龙俯首下去,重重的吻在了嫩滑的脸蛋上,娇吟声中,火热的女体在他的怀中剧烈地摩擦扭动。

  片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