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胸甲,说是胸甲,其实也就是刚刚包住丰挺的双峰而已,足下是双半高的战靴,靴尖上还插着寒光闪闪的尖刃,左手持着闪亮的银盾,右手持支泛着奇光的标枪。在她们的背后还背着个标枪囊,上插数支同色的标枪。乍见到这样的女人,叶天龙感到十分的诡异。

  突然个念头闪过叶天龙的脑海,他不禁失声叫道:“女神战士?!”

  女神战士是神三族之中的族,传说中她们有不死的生命,强大无比的战斗力,虽然人数不是很多,而且全部都是女性,但在百族大战时她们所创造出的战绩却是极其惊人的。只是随着百族大战的结束,女神战士也遁入了大陆的神天之山,再没有出现在世间。她们才是真正的山林之王,在山林的战力举世无双。

  ※※※

  站在营地门口的两个士兵正在聊天之际,突然发现从前面的小径上飞速驰来数十骑,阵风般地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喂,你们是什么人?”

  高个子的士兵持枪挡住了这些骑士的去路。这时他才看清楚这些骑士居然都是健美的女子,身骑装英姿飒爽。

  身边眼尖的同伴已经看到这些女骑士高耸的双峰撑起的骑装上绣着那头展翅欲飞的小凤凰,连忙拉高个子的同伴,对高居马上的金凤卫说道:“你们是不是要找叶将军?”

  数个金凤卫往两边分,从后面驰上来位面挂青纱的女骑士,虽然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马上,但股掩饰不住的高贵之气逼得两个法斯特士兵大气也不敢出,双可以看透人心灵的眼睛让他们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

  那双如钻似星的美眸转向了最前面的那个大眼睛金凤卫,虽然她没有开口说话,但美眸却已经将意思明白无误地传递出去。

  领头的那个大眼睛金凤卫点点头,娇声道:“我们有要事见叶将军,快去通报吧!”

  接到士兵报告的左岛近疾步赶出了营地,将她们迎进了帅帐。

  到帅帐,直跟在后面言不发的那个青纱蒙面女人突然发声道:“叶将军怎么不在?快将他找来。”声音好像明澈的清泉流过山间的青石,又好像是银铃摇动,让人听到后根本无法忘怀,直进到心灵深处回响。

  左岛近微微愣,好像在回味了下才应道:“叶大人和柳姑娘她们起到后面的小湖赏景去了,我马上派人去找。”

  帐门掀,柳琴儿和玉珠前后走了进来。

  “噫,怎么是你们?”柳琴儿愣。

  看到柳琴儿,这些金凤卫都齐声招呼道:“柳队长,好久不见!”柳琴儿应了声,她的视线突然落到了那个面挂青纱的女人,那双含笑的美眸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似乎可以看到别人的心里去。

  娇躯颤,柳琴儿脱口而出道:“凤姐!”她的声音带着惊喜,又有些诧异。

  左岛近浑身震,这个女人就是号称“美女战神”的于凤舞,怪不得有如此的气势,连自己在她的前面都感到莫名的敬服,非常自然地听她的命令。

  于凤舞摇摇头,将自己的面纱卸下,露出了那张动人心魄的俏脸,乍看到如此国色天香的绝世美女,象左岛近这般根本不好女色的大汉都为之神移,他简直不相信眼前这么个恍若天仙,高贵脱俗的女子会是在战场上指挥若定,技艺高超的大将军。

  他看到丽蝶时,就已经为她的美丽感到意外,如此的女人不该和战争联系在起的,但现在看到于凤舞的仙容后,他才知道如果能在飞凤将军的麾下作战是多么值得期待的事,光看到如此的绝世仙容,就足以让人心生自惭形秽的感觉,拜服在她的面前。

  柳琴儿看着于凤舞,追问道:“大姐,你怎么来了?也不事先通知声,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于凤舞和玉珠打了个招呼后,对柳琴儿说道:“你倒真会问,快些准备应变吧,我在来的时候发现后山有不少人呢?”

  柳琴儿惊,连忙问左岛近道:“你放出侦骑了没有?”

  左岛近摇摇头,道:“刚刚安顿下来,派出去的快马已经回来了,换班的侦骑还没有出发。”说罢望了眼于凤舞,转身就跑出了帅帐,大声招呼士兵准备应变。

  营地中顿时阵忙乱,正在升火造饭的战士纷纷咒骂着站起来,盔甲和兵器的撞击声,各级军官的喝令声,战士的脚步声响成片,在忙碌中却不显混乱。

  于凤舞望着左岛近走出去的方向欣然道:“此人的功夫很好,又极富将才,真是个上佳的人才。”然后语气转道:“天龙怎么没有起进来?”

  “他和八卫还在那个小湖。”

  于凤舞惊,急道:“不好,我还以为你们起回来的。”话音未落,营地外阵大乱,喊杀声从后面传来。

  “糟糕!公子他们还在后面的小湖边。”玉珠顿足叫道,然后率先冲出了帅帐。

  "34"

  于凤舞和柳琴儿起走出帅帐,营地中的士兵正纷纷往后面赶去,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整个营地并没有出现混乱的局面,这也幸亏左岛近早步作出了反应,所以在遇到敌人的突袭时,他们能组织起有效地反击。

  玉珠迎面斩杀了三个扑上来的贼兵,左岛近的声音在旁边怒吼:“是疾风之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扭头看,左岛近的巨阙剑正记重劈落在个贼兵的肩头,将这不幸的贼兵劈裂,涌出的鲜血马上被饥渴的草地吸收了。耳边风声急,尖细的刺枪突进,玉珠以巧妙的身法闪开了这击,然后反手就是剑击中刺枪的主人。

  于凤舞和柳琴儿也加入了战团,她们这两个绝顶高手的表现马上鼓起了法斯特骑兵极大的斗志,他们更加奋勇地对入侵的疾风之盗以猛烈的反击。在飞溅的血光和惨叫声中,剑与剑在空中发出火星,枪与枪交集,个士兵倒下去,马上有后面的士兵顶上来。

  玉珠对左岛近叫道:“我去找公子!”左岛近点点头,继续为自己身旁迭起的尸堆上增添疾风之盗的尸体。

  看到玉珠人化流影,冲进了贼兵的阵中,于凤舞拍柳琴儿的肩膀道:“这里交给你,我要跟玉珠起过去了。”说罢剑分张,冲到前面的两个贼兵鲜血激射,应声倒地。

  身穿五彩甲衣的绝世美女如同是道美丽的彩虹贯穿了疾风之盗的阵地,不管是因看她的美色而冲上来的贼兵,还是因为自夸的武勇而要展身手的头目都洒着鲜血倒在地上,成为没有感觉的物体。

  “好可怕的女人啊!”失去勇气的疾风之盗发出了这样的惊叹声,纷纷让出了条道路,让于凤舞毫无顾忌地冲到了他们的后面。

  “居然是我们的飞凤将军呢!”

  个银铃般的女声嘲弄道,但她的动作却是点也不敢大意,迎面就是记重斩击。

  于凤舞娇叱声道:“就这种程度也敢挡我的去路!”手中的长剑如电般直射对方的要害。

  发现还没等到击中这个美丽的女人,自己就要先尝到利剑的滋味,这个身火红甲衣的女人急速地退开了步,避过了这可怕的剑。

  “不错,能躲过我这剑,留你不死!”于凤舞不想与她多加纠缠,剑击出将个试图偷袭的疾风之盗斩杀,“报上你的名字!”

  “疾风之盗的头目火娘子就是我!”火娘子的声音在后面传来,但她并没有追赶。

  “这个女人的穿着真的很配她的外号。”于凤舞转着这样的念头就想离开,但斜刺过来的枪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是鲁西卡伯。”简单的话和他朴实无华的脸庞样毫无惊人之处,但这沉稳密实劲气内蕴的枪却是让于凤舞暗暗吃惊。盗贼中竟然也有如斯的高手,怪不得疾风之盗在大陆上这么有名。

  破风声起,她的身边又出现了两个蒙着面的男人,各拿支长剑,剑尖微扬指向于凤舞,两道凛冽的剑气排空而来,锁定了她的娇躯,身周的空气都为之窒,显出这两人的不凡功力。他们和左前方的使枪男人,身后的火娘子同将于凤舞围在当中。

  “看来这群盗贼中的好手都赶来了。”于凤舞在心中暗暗思忖,“这样也好,举将他们击溃,省得麻烦!”

  主意既定,于凤舞身形微晃,剑走游龙,抢先出手攻向使枪的鲁西卡伯。四人不禁惊,陷入围攻中的人居然要主导攻击,而且是攻击他们当中功夫最好的个,这与般陷入围攻中的人拣最弱的个敌手打开缺口是反其道而行之。

  要知道他们四个人都是时之选的高手,对自己的身手有极高的自信。但见于凤舞这剑恍若怒龙出海,虽然是攻向鲁西卡伯,可这剑攻出带出的强大气势有如怒海狂涛,让其余三人如同身受,心下凛然之余,喝叱着各自舞动兵刃迎上前去。

  首当其冲的鲁西卡伯的感受最深,剑点来,剑尖所取的是他心坎位置,但眼神锐利的他可以发现剑尖在空中有细微的抖动,让他根本无法确定这剑真正的目标,在如此简单的剑中就似乎是将他的全身都笼罩在剑气的范围内,除了避让之外别无他法。这时他真正明白于凤舞为什么会享有盛名。

  开声大喝声,鲁西卡伯的个身子往后急速退避,手中的长枪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电般刺出,直奔于凤舞握剑的手臂。

  于凤舞的娇躯倏然转,贴着枪身急进,手中的长剑原式不变,依然是取鲁西卡伯的心坎,同时粉腿轻扬,脚尖刚好迎上了从左边抢入的那个蒙面男人。

  鲁西卡伯毫无办法,只有双足猛点地,个身子后仰,在空中生生扭转侧斜过来,将前面的道路让了出来。而左边的那个蒙面男人则被于凤舞这似踢非踢的脚法迷惑,顿足大喝,长剑闪电般改变方向往下劈。

  于凤舞微微笑,收回脚尖,“你上当了!”个娇躯已经腾空而起,越过了右侧划来的长剑,朝前方飞去。

  “哪里走?”火娘子急速飞身上去,长剑在前贴地直冲,双目紧盯前面的于凤舞。而右侧的那个蒙面男人也感到意外,见于凤舞从自己这边掠过,连忙剑随人走,在空中画出道美丽的弧线,朝于凤舞的肩颈疾刺。

  鲁西卡伯刚刚站定,见状大惊道:“小心!”他已经看出其中的不妙了,狂喝声,奋不顾身地挺枪冲了过去。左边的那个蒙面人眼中闪过丝的疑惑,待要跟上时,变故已生。

  于凤舞娇叱声,急速飞行的娇躯居然大违常规地停顿了下,身后的两支长剑瞬间沾上了她的背部。火娘子和那个蒙面人心中大喜,几乎要叫了出来。

  突然间于凤舞的娇躯失去了踪迹,耳边传来了另外个蒙面人惊慌的叫声:“在你们的上面!”

  两人同时心中沉,剑气临身,内劲如山。蒙面人感到股绝大的力量从自己的肩头传入,震得他气血翻腾,如被万钧重锤击中,口真气接不上来,整个身躯怦然落地,张嘴吐出口鲜血。

  于凤舞的脚尖点中蒙面人的肩头,同时手中的长剑划向了火娘子的粉颈。她立意要将这个女人毙命于剑下,让肆虐大陆的疾风之盗在今日失去他们的头目。

  感到长剑传来可怕的劲气,将自己的身后要害尽数笼罩,因身在半空,用尽了真气,现在要变向已是不能,火娘子整个人如坠冰窟,死亡的阴影笼罩了她的心灵,似乎可以感受到了那股寒冷的味道。但长剑并没有临到她的头上,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那让她安心的气息到了她的上面,劲气相撞发出轰然的声响,四溢的潜劲打散了她的头发,鲁西卡伯在千钧发之际替她挡住了这绝杀的剑。

  “不知死活的东西!”

  于凤舞的娇叱声如重锤击在火娘子的耳鼓上,接着声闷哼响起,她不禁心中大惊,还未落地站稳,就脱口大叫道:“鲁西卡伯!”但她看到的是已经发不出声音的鲁西卡伯,胸口的剑伤喷出大量的鲜血。

  这几下变化有如电石火花,另外个蒙面人的叫声这时才发出:“卡尔!”

  于凤舞正要继续攻击,突然后山传来声可怕的霹雳炸响,猛然间天地大亮了下,似乎是道强烈的光柱从天空射下。她抬头时后山的天空已经发生异变,四周狂风大作,大批黑云急速地堆积起来,这时的天色本是灰白,但那凝集在块的黑云笼住了方圆不大的天空,透出可怕的气息。这墨汁般的浓云还在慢慢地扩大,甚至从天际还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雷声,如大鼓在擂动,很有节奏性。这时所有交战的人都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这天地的异常现象。

  于凤舞的脑中突然闪过个念头,不禁大惊失色道:“不好!”

  她再也顾不上收拾这些手下败将,急忙往柳琴儿所说的那个小湖赶去。

  ※※※

  大凤气喘吁吁地挡住了从前面刺来的猛烈击,股极大的内劲从长剑上传来,循着手腕肘臂肩路上来,她感到自己的半身立时发麻。再看身边的姐妹,没有个不是面带惊容,额头现汗。

  这时她们和这些女神战士交手还不到息时间,却好像是已经交手了很长时间样,这些女神战士真不愧是神三族之,实力之强横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而且她们用的标枪是带着电,每次的接触都消耗掉对手部分的体力,让对手握住武器的手如被电殛。

  金凤八卫是于凤舞精心训练的高手,在金凤卫中数数二的,身手和柳琴儿相比也不过是差了点,绝对够得上流,以前在千军万马中冲杀都毫发无损,剑技之精足以让许多名家也为之汗颜。可是在这些女神战士的面前,就好像是差了好几个级数样,每挡下都十分吃力。两个回合下来,她们都陷入了自保的境地。还好的是于凤舞将“凤舞九天”的阵法经过精简后教金凤八卫,这让她们足以在劣势时结阵自保。

  叶天龙烈火剑击出,将左边的枪格开。似乎是受到女神战士那飞电标枪的气机影响,烈火剑也发出可怕的红光,让整把剑笼罩在片浓浓的红光中,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飞电标枪发出轻微的颤音,从叶天龙的耳边划过,让他感到自己的耳朵似乎被电了下,有些发麻的感觉。再看八卫她们已经是步履沉重,移动缓慢,知道大事不好。从山那边传来的喊杀声更让他的心跌到了谷底。

  心中的愤怒极度的燃烧起来,烈火剑红光大盛,剑身完全化作了火焰,剑朝面前的那个女神战士斩去,热浪扑面,空气都好像被烧了起来,发出嘶嘶的响声。

  站在包围圈外的个身材最为高挑的女神战士眼神动,大声娇叱道:“小心,这是上古神器。”说罢她跃入战团,提起手中的标枪,朝叶天龙暴露出来的左肋急刺过去。这枪是又准又狠,内劲十足,枪尖上甚至隐现电芒。

  看来她是这群女神战士的首领,身手比她的手下高出许多。她这加入,顿时让叶天龙感到压力大增。

  这次出现的总共是十五个女神战士,其中有九个在围攻金凤八卫,剩下的六个则是将他围在当中,各按方位困住他,然后由两个人与他交手。

  叶天龙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又几次恶战的磨练,本身功力有了极大的提高,所以可以在两个女神战士的夹攻下维持不败。方才在狂怒之下,功力突然有了个提高,正要将眼前的那个女神战士击伤之际,没想到站在最远处的这个女神战士首领会出手攻击。

  他在心中暗叹了声,生生将攻出的剑收回,烈火剑不甘心地颤抖着,改变方向朝刺向自己左肋的飞电标枪划去。

  “蓬!”

  烈火剑与飞电标枪的枪身相撞,却并没有发出金属的脆音,而是无形的气劲猛烈交遇的响动。

  女神战士的首领欣长的娇躯微微晃,手中那把飞电标枪竟然神光大盛,爆出丝丝的电芒,萦绕着变得白炽的枪身,如果仔细听去,还可听到细微的噼啪声从电芒的流转间传出。

  似乎是为手中武器的变化所惊讶,那个女神战士的首领娇叱声:“大家起上!这剑有古怪!”站在周围的那四个女神战士应声上前,亮出了手中的飞电标枪,齐齐朝叶天龙刺出。

  叶天龙还在那撞的余劲中苦苦挣扎,因为循剑上来的股极其强大的电流冲击他的身心,引发了他体内真气狂暴地乱窜,让他眼冒金星,摇摇欲坠。但奇怪的是烈火剑并没有就此脱手,反而似沾在手上般,让他无法丢掉这传来可怕气劲的烈火剑,只有咬牙忍受这波波钻心的电殛。

  看到四支吐着可怕电劲的标枪朝自己的周身要害刺来,叶天龙心中大骇,大叫了声,强压下翻腾的气血,烈火剑在身遭筑成道周密的剑山,将这要命的攻击接了下来。但这样来,他心中的难受愈加的厉害,浑身劲气好像要裂体而出,让他双目尽赤。

  但这四支标枪组成的仅仅是第轮攻击,枪影散去,女神战士首领左手那个直未出的盾牌突然出现在叶天龙的右方,亮如镜面的银盾反射着天边晚霞的余光,以个巧妙的路线,避无可避地撞上了叶天龙的烈火剑。

  “蓬!”

  烈火剑被撞开边,带着握剑的手往旁边荡去,这股大力让叶天龙的身子不由得斜,脚步乱。他奋起余勇,大喝声,腾空而起双脚翻飞,正踢在两面循机迎来的盾牌上。

  声巨响,手握盾牌的两个女神战士退了半步,两支飞电标枪却趁势脱手而出,直奔身在空中的叶天龙。

  本来想藉着这蹬之力,跳出女神战士的包围圈,可现在却陷入了更加可怕的境地。叶天龙在空中看得十分真切,两支闪着电芒的标枪上下,所取的位置正好是他所落的路线。

  叶天龙在心中暗叫不好,勉强略变线,躲过了要害部位。

  两支标枪几乎同时击中了叶天龙的身躯,分别插在他的腰部和左肩,强大的余劲带着他继续飞了段距离,正好落到了金凤八卫的阵中。

  随着身子重重的落地,鲜血绽出,在八卫的惊呼声中,叶天龙从地上吃力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柱剑于地。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