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柔声的安慰,条香喷喷的丝绢轻柔地抹着他额头冒出的汗珠。

  于是再过了会儿,叶天龙心中暗道:“我如果再坚持下,那可真的要把肚子的东西全部被逼出来了!”

  下定决心的男人不顾切的惨叫声连那些已经入睡的女神战士都被吸引过来了。看到叶天龙这副样子,心痛不已的于凤舞和玉珠早就放弃了努力。

  知道无法奏效,龙灵儿也只好悻悻地收手,擦了把晶莹的额头上冒出的香汗,不服气地说道:“你还真奇怪,我们这个从来没有失败的方法怎么对你点用也没有?我定要好好想想,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错误。”

  叶天龙在柳琴儿的安慰下,连喘了数口大气,气急败坏地说道:“我再也不会让你把我当作试验品了,真是岂有此理!”

  醒来后的第夜,叶天龙就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真是让他应接不暇,值得庆幸的是他虽然是刚刚从昏睡中醒来,精神和体力倒是相当不错,还能经得起这番折腾。

  ※※※

  接下来的数天里,叶天龙的身体恢复得很快,除了不能运气以外,他已经完全如常。他也没有把自己那个奇怪的梦告诉于凤舞她们,这样个梦说出来说不定还会被别人笑话。

  “只有小孩子才会梦到这些事的。”想到于凤舞她们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男人是无法忍受被人视为小孩子的,所以也就放在自己的肚子里,有空时再想想就完了。

  叶天龙自我感觉良好,可于凤舞点也不敢大意,严禁他切的活动,特别是要柳琴儿和玉珠她们记住,在叶天龙没有完全康复之前,不要听他的话,和他上床。这下可把叶天龙给憋坏了,看着这些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却只能看看,不能动手。

  现在虽然对自己不能使用武功事感到遗憾,但生性豁达的他想到自己能得到这么多绝色美女的爱意,她们中不管哪个都是自己以前梦寐以求的,常人即使想拥有位也是不能,于是对自己的遭遇也就释然了。也许是世事本无十全十美,哪里能什么都好呢?

  除此之外,让叶天龙感到头痛的还有个人,那就是龙灵儿龙大小姐。自从她说要用治好叶天龙的怪病为代价,拿回她们龙族的“龙之心经”后,这位花招百出的龙大小姐就成为叶天龙的个恶梦。

  比如第三天,龙灵儿就兴冲冲地跑过来,告诉叶天龙说她现在炼了颗龙族秘传的神丹,保证可以让他完全恢复。叶天龙不疑有他,也就口服下,哪里知道这药经服下,顿时让他腹痛如绞,连跑了五次厕所,才缓过气来。

  于凤舞她们是又好笑又好气,想责怪龙灵儿时,见她也是副极度歉疚的样子,又怜又怕的眼神让她们也发不出怒气来,叶天龙也只有自认倒霉。

  之后的第二天,龙灵儿又想出了个好主意,说可以让叶天龙恢复运气。这次已经有了两次惨痛教训的男人是绝对不同意再做这位小姐的试验品了。但是除了他不想外,因为龙灵儿龙大小姐说的头头是道,他身边的其他人都是致同意进行。经过身边这些千娇百媚的女人通软语温言,原本对美丽女人就没有抵抗力的可怜男人也只有乖乖地投降了。

  将叶天龙全身的衣物尽数剥去,让他笔直站立在床上,由于凤舞施展“定”字决,用真气将叶天龙全身定住。叶天龙心中倒也奇怪,这位龙族的龙大小姐应该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吧,怎么看他这样个大男人赤裸裸的站在面前,毫无点顾忌,也不会感到丝的不好意思?

  正想借机调笑两句,来自龙族的医生已经把她唯的病人说话的权利也剥夺掉了。她毫不在意地拍了拍叶天龙雄健的身躯,颇为满意地说道:“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身体呢!”

  叶天龙是哭笑不得,于凤舞和柳琴儿她们也开始怀疑让这个少女当医生的可行性了。但事已至此,也只有希望龙族的神术能真的有效。

  当看到清丽脱俗的少女那双月牙眼中闪现的狂热眼神,无法动弹的男人心中马上升起了警告的旗子,响起了警报的声音。可怜他现在连提出反对意见的机会都没有了。

  用长长的的金针将眼前的男人扎得象个刺猬样,龙灵儿招呼于凤舞,玉珠,再加上女神战士的首领辛西雅,四个身具不同真气的女人各按方位,抓住叶天龙的双手双脚。

  声令下,四个堪称大陆最强的女人同时将自身的真气输入了叶天龙的体内,顿时引起他体内那几股强大的劲气强劲的反弹。按照龙灵儿事前所说的,于凤舞的真气在前面引导,玉珠和辛西雅的真气在两边保护着,而龙灵儿的龙族真气则在后面推动那些混乱的真气往叶天龙的气海汇集。

  这种痛彻入骨的感觉让叶天龙的眼睛都要突出来了,偏偏又无法喊叫出声,只有闷声吃下去,顿时他是汗出如浆,那种凄惨的模样让在边的柳琴儿她们看得是心痛不已。

  毫不容易将真气导入气海,叶天龙的罪还没有完,俏脸上汗迹隐现的龙灵儿又拿出了支长达尺半的细针,要往他引以为傲的男人宝贝上刺去。

  这下让叶天龙吓得魂飞魄散,但失去抗议权的他只能用眼睛示意于凤舞她们制止这个疯狂医生的行为。

  “龙小妹啊,这样的下针好像没有说过吧?”

  于凤舞的疑问换来龙灵儿的答案:“因为这是阳气之根,只有激起他自身的阳气,才可以真正将那些互不相容的真气融为体,成为他自身可以利用的强大真气,他的功力因此还可以提高了不少呢!”

  看着长长的的针慢慢进入自己的那里,叶天龙是又怕又恨,心中发誓如果自己真的好了以后,定要把这个清秀绝伦的医生抓来,也要如法炮制番,让她也尝尝这种滋味。

  可惜的是,受尽折磨的男人还是没有达成他的心愿,依然是个无所事事的病人,看来他要报复恶魔医生的计划还只能继续在心中构思完善中。

  "39"

  这天叶天龙醒来,整个室内居然只有他个人,平日直守在身边的于凤舞和柳琴儿她们几个都不见踪迹。

  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从门外走进了个俏丽的身影,用银铃般的声音俏生生地说道:“公子,你醒了。”

  叶天龙仔细看,原来是直跟在于凤舞身边的金凤卫田恬。看着她那张俏丽如花的娇靥,他的心头不禁热。

  “凤舞她们到哪里去了?”

  田恬边轻快地将室内的明窗打开,拉起低垂的纱帘,口中应道:“小姐她们起去拜访个朋友了,让我留下来服侍公子。”

  叶天龙的眼睛转,问道:“那些女神战士还守在外面吗?”

  田恬点点螓首道:“是啊,她们现在就守在这个内院里,辛西雅姐姐就在房间的外面。”说到这里,她用颇为敬佩的语气说道:“她们真不愧是神族,每个人的功夫都那么好,我看连柳队长也只是和她们打个平手吧!”

  她们这些金凤卫本来和金凤八卫的关系极好,知道八卫就是因女神战士而死的,对女神战士们自然是极为仇视的。但是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她们发现了这些女神战士十分的纯真朴实,有着象小孩子般的性格,但漫长岁月的经历又让她们拥有无数的知识,这种迷样的人物让这些金凤卫不免产生很大的好奇心,而女神战士对她们这些金凤卫也表现得十分友好,更重要的是经过于凤舞的开导,她们也知道了事件的罪魁祸首不是这些女神战士,于是开始相处得融洽起来。

  这时明媚的阳光从明窗照入,射在田恬的俏丽脸庞上,益发增添了晶莹如玉的感觉,显得是如此的美艳动人,叶天龙的那颗色心不禁怦然而动。

  趁着田恬上来为他穿衣之际,叶天龙抓住她绵软的小手低声道:“这些天辛苦你了!我真该好好答谢番。”

  田恬动了下自己的手,发现不能从叶天龙的大手中抽出,就俏脸红红的道:“这么事是我们下人应该做的,辛苦的不是我们,倒是小姐她们啊!”

  叶天龙抓着她的柔荑,顺势抚摸着,见她没有多少反抗,就得寸进尺起来,口中则说道:“凤舞她们我自然会好好报答的,但我亲亲小田恬怎么可以忘记呢?”

  田恬瞟了他记极其诱人的媚眼,却是没有说话。她自己也知道于凤舞将她带在身边的意思,而且于凤舞事先曾经试探过她的口风,如果她不愿意跟着自己,那么于凤舞也会安排她另外的出路,凭着在飞凤将军的金凤卫中的经历,到哪里不是受人欢迎,也是许多男人争相追求的目标。但她们这些人在于凤舞的身边呆久了很自然的变得眼界极高,根本不会将般的男人放在眼里,而且她们都有个心思,只要能跟着心目中的女神于凤舞。

  随着叶天龙的动作,田恬口中的娇喘越来越厉害起来,粉脸红得似火烧,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简直都可以滴出水来了。

  叶天龙是满心欢喜,口中叹息着,眼前这个女人如此的娇柔顺从,反应又是这般的佳,绝对会是床上的恩物。

  二话不说,他先尽情地品尝了那张诱人的樱桃小口。湿润的红唇象是极其甜美的果实,让叶天龙再三留连,依依不舍。

  静静的房间里,田恬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那颗芳心跳得厉害,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热得厉害,想推开身边这个得寸进尺的男人,偏偏又全身无力,连根小指都抬不起来了,任由男人火热的大手游动在自己娇美的胴体上,探索研究着连自己都不曾细看的完美娇躯。

  久久,叶天龙才从田恬的檀口上离开,看到他火热的眼睛,田恬马上将自己的颗螓首埋进了他的怀中。这轮的热烈深吻,激烈的唇舌交缠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比上次在中军帐前的热吻更让她心跳。因为她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事?那是她好奇的,又是让她感到害怕的。

  叶天龙的双手贪婪地抚摸着田恬的娇躯,酥胸,玉背,粉臀,无不到,无不细细摩挲,房间里顿时热度攀升,春意盎然。

  正当叶天龙兴致极高,就要入港之时,突然听到外面声巨响。然后是众人的惊叫声,墙壁的倒塌声,还有东西碎裂的声响。

  这下把沉浸在熊熊爱火中的两个人惊醒过来。田恬连忙将叶天龙推开,匆匆忙忙地整理自己衣裳。心中暗道:“好险啊!”她知道这时如果和叶天龙上了床,被于凤舞知道后那可就是大大的糟糕了,这不是故意违反她的话吗?其实田恬方才也只是想稍稍满足下叶天龙的手足之欲,讨他的欢心而已。哪里知道这个久历花阵的男人有着如此高超的技艺,这种手段绝非她这个尚是处子的少女可以抵挡的,当发现不对时,整个人已经完全坠入了激荡的情欲之中,根本无法也无力去抗拒从身心深处爆发出来的需求。

  叶天龙咒骂着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如此煞风景的事来。

  “哪个混蛋,让我抓住了非好好教训他顿不可!”

  田恬闻言,粉脸红红的道:“公子,您还是先穿好衣服吧!”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但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个人去阻挡下。叶天龙不禁火大地说道:“怎么回事?莫非有敌人来拆房子!”

  田恬凝神听了下,不禁失笑道:“公子,现在这事还真的您出面了。本来小姐在的话还可以压住她们,可现在小姐又出去了。”

  叶天龙在田恬的帮助下匆匆穿好衣服,出房门,辛西雅和几个女神战士早已拥了上来,簇拥着出了内院。

  路上叶天龙问田恬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在飞凤府中大闹?”

  田恬的俏脸上现出古怪的神色道:“就是倩公主和龙灵儿小姐啦!”

  “什么?”叶天龙停住了脚步,望着田恬。

  听到是这两个恶魔小姐,深受其害的男人不禁在心中打起退堂鼓,如果说这个世上有什么美女他不愿招惹的话,龙灵儿和倩公主绝对可以排在前两名。

  心有余悸的男人迟疑地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别去管她们吧?我好像感到有点不舒服了。”

  “倩公主和龙灵儿小姐在您昏迷的时候闹过次,那次差点儿把府中的前厅全毁了,幸亏小姐出面才制止住她们。”

  田恬催促叶天龙道:“公子,你快些去吧,不然的话,这飞凤府真的要被她们两人给拆了不可!”

  这时候前面的确是热闹非凡,不但有电闪雷鸣,间中还夹杂着火光。劲气的爆裂声不绝于耳,简直称得上是场激烈的战斗了。

  叶天龙到了前院,不禁目瞪口呆。眼前的场面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断壁残垣,折断的树木,还有散发着余烟的花草,四处飞溅的碎石,简直就象是大队兵马在这里交战过般。

  没错,制造这种场面的两个罪魁祸首还在,娇小玲珑的倩公主和同样明眸皓齿眉目如画甜美可人的龙灵儿各据场面的角,尤自在那里张牙舞爪,俏丽的脸蛋都流露出摄人的神色。

  倩公主口中嚷嚷道:“不要脸的家伙,等我弄明白你为什么不怕魔法的底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又是恨恨地挥手,记可怕的电芒从她可爱的小手中爆出,划过中间的空地,朝龙灵儿的脑门轰去。

  龙灵儿毫不示弱,洁白如玉的柔荑伸,轻松地接下了这记电攻,口中嘲笑道:“你这只会点小把戏的三脚猫,还在这里吹什么大气?”

  倩公主顿时真象是只被踩住尾巴的小猫,蹦三丈高,双手齐出,十支可爱的纤纤玉指化成锐利的爪气,声势之盛,惊心动魄。

  叶天龙不禁吓了跳,这个刁蛮的倩公主会有这等身手,那时自己在宫中竟然可以将她制服,真是太幸运了。

  龙灵儿的眼中闪过丝讶色,没想到这个金枝玉叶的倩公主居然除了魔法超绝外,还有这么副好身手,看来还真不可小视。她足尖点,小巧的身影纵起,在空中灵巧地腾挪翻滚,飘忽不定,在可怕的劲气前面如同无形质的物体。

  连攻七爪无功,倩公主的身形不禁有些迟缓,在她稍停顿之际,龙灵儿的小手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的眼角,劲气扑面,目标是她的脸颊。

  惊叫声,倩公主的娇躯急速扭动,个人似乎在空中幻化,倏然远去数丈。同时攻出的道狂风,席卷整个场地。

  轰隆声中,整个场面像受到龙卷风摧袭,像受到大地震袭击,室内室外塌糊涂,破坏性石破天惊。

  漫天飞舞的烟尘中,传出了叶天龙怒气冲冲的叫声:“快把这两个家伙给我分开!”

  辛西雅和三个女神战士拥而上,拳掌齐出,生拉硬拽,将两个精力过剩的少女分开。

  叶天龙看着眼前有如地震爆发后的混乱场面,不禁顿足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倩公主余怒未消,指着龙灵儿道:“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不给本公主让路,太不懂礼貌了!”

  龙灵儿的瑶鼻中轻哼了声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让路?你来就碍手碍脚的,我怎么可以给我的病人治病呢?”

  听到龙灵儿说治病,叶天龙的个头就有两个大,连忙叫道:“我已经好了,不用治了,不用治了!”

  倩公主见状得意地说道:“你看,我就知道你是个不要脸的家伙,还厚着脸皮要给别人看病。”

  龙灵儿瞪了她眼,然后斩钉截铁的对叶天龙说道:“不行,你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怎么可以不要我继续治病呢?如果不把你全部医好,岂不是倒了我们龙族的面子?”

  叶天龙赔笑道:“我现在真的很好,就不用劳龙小妹的大驾了。”

  龙灵儿凝神看了会儿叶天龙,直看得他心中阵阵的发毛,然后看了眼他身边的田恬,撇了撇小嘴道:“不错,现在的你的确很有精神,满脑子的坏水,我看还是晚上再给你治病吧!”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叶天龙暗中松了口气,然后奇怪地看了看身边的田恬,原来这时她的粉脸上还是红红的,眼中依然春情未消,不禁心道:“莫非龙灵儿她看出来了?”

  这下他的心中是七上八下,因为他发现每当自己心中想到女人的时候,龙灵儿龙大小姐的恶魔医疗法就会临到自己的头上。好几次都弄得自己哭笑不得,但因为没有抵抗能力,叶天龙也只有对她敬而远之,想方设法避开。

  吩咐下人整理战场后,叶天龙把倩公主和她那两个躲得远远的侍女起请进了内花厅。

  叶天龙望着倩公主说道:“公主殿下找我有什么事吗?”

  倩公主溜了眼站在他身后的田恬和辛西雅,撇撇小嘴道:“难道本公主来看望你下都不行吗?”

  叶天龙明白她那个眼神的意思,但对这个刁蛮公主的手段吃不大准,到时候这个喜怒无常的俏丽公主再给自己来下什么,凭目下不能运用真气的自己,那还不是凶多吉少?所以后面的两个保镖是绝计不撤的。

  叶天龙苦笑道:“公主殿下前来探望,小人自然是感激不尽。可是来就帮府中拆房子,这未免有些”

  倩公主白了他眼,说道:“这有什么关系,我马上让人把它重新修好就是了。”

  叶天龙连忙说道:“不用劳公主费心了,我会让人修好的。只是公主殿下为何会和那个野丫头起冲突的?”

  说起龙灵儿,倩公主就气不打处来,她哼了声道:“那个家伙是哪里来的,点规矩也不懂,你怎么把她带回府上?”

  叶天龙大吐苦水道:“公主殿下有所不知,我也是被欺压的个啊!当初是看她个少女可怜,将她收留到府上,没想到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是赶也赶不走了。”

  倩公主对他的这番半真半假的话却是半信半疑,小小的鼻子好看地皱了下,道:“当初是不是因为你看那个家伙长得美丽可爱,才想着要把她弄上手,所以现在才”

  叶天龙听这位美丽公主的口气居然有些象在吃醋,不禁心中大叫不好,连忙出声辩解道:“还没有成熟的女孩子,怎么可以和我们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