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的她俏脸滚烫,连晶莹的耳根都红似三月的流火,娇嫩的胴体在男人有力的抚摸下呈反射性的轻颤。但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让她情迷意乱,欲罢不能。

  热烈的唇舌交缠终于告段落,男人火热的大嘴在她吹弹得破的粉颊,晶莹的小耳,粉嫩的玉颈上印下痕迹。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小手终于找到了目标,倩公主用力抓着叶天龙的肩头,浑身剧烈的颤抖着,檀口中不住地流泻出娇喘声声,双美眸也早已紧紧闭合。

  虽然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也曾在很近的距离处看过更加激烈的场面,但现在真的临到自己的身上,居然是这样种感觉,即使是刚刚开了个头,个中的滋味已然是让倩公主她完全迷失了。

  所有的想法和话语都在男人逐分逐寸的热吻下跑得无影无踪,现在的脑海中只剩下了片空白,听凭那双魔掌在自己娇贵的身体上肆意的游走,从中获得前所未有的快感。

  叶天龙的手不再满足于外面的活动,灵活的五指大军轻分倩公主的衣襟,从领襟处滑了进去,开始了新的轮攻击。

  少女丰润腻滑的胸肌带给他的感觉好似粉搓脂揉般,意外的是看似小巧玲珑的倩公主居然有着相当丰满的胸肌,由于她的骨架纤细,摸上去真个是柔若无骨,销魂不已。

  倩公主低低的娇吟了声,双手压上了他不安分的大手,因为这种莫名的激颤让她有些不安。但久经考验的男人岂会被这样的事情难道,边再次用力吻上她的香唇,展开更加热烈的情挑,已经占据桥头堡的五指大军则坚定有力地搓揉着柔嫩丰润的胸肌,慢慢的,但却是非常有效的扩大自己的领地。

  “唔!”

  悠长的颤音从倩公主娇俏的瑶鼻中发出,她那柔美的娇躯剧烈的颤动,酥胸终于失守了,盈盈握的纤巧椒||乳||完全落入了叶天龙的掌握之中,五指大军耀武扬威的品尝着胜利的果实。

  强烈的刺激和快感几乎要将少女的芳心淹没,所有的思维在刹那间消失,双手若有若无的抗拒也放弃了,无力地滑到叶天龙的腰间,轻轻的揽住他有力的熊腰。而她的檀口中,滑嫩的小香舌开始笨拙的,但也是十分情的回应着男人灵活的舌头。

  叶天龙心满意足地肆意游览着倩公主那凝脂白玉般的酥胸嫩||乳||,慢慢将她身上的衣裳剥去。迷失在情之中的少女除了声声的娇吟外,再无别的行动,任由自己的冰肌玉肤慢慢出现在男人的眼中。

  明媚的阳光照在赤裸裸的酥胸上,暖暖的十分舒服,但比不上那双温柔又粗暴的手的轻怜蜜爱。熊熊的欲火均在两个人的心中急速升起,空气中似乎也能感受得到这种甜美的味道。

  阵轻风掠过竹子的梢头,柔和的沙沙声将倩公主那颗迷失的芳心微微唤起,她勉力睁开满是春情的美眸,颤声道:“这里不行的到里面的亭”

  “啊!”倩公主浑身剧颤,再也没有气力说话了,双小手紧紧抱住叶天龙的虎腰,粉脸通红的埋到了他的怀中,双修美的玉腿不知是开着好,还是合上好?因为只不满足现状的手已经悄然滑进了她的胯间。

  叶天龙很满意怀中少女的这种反应,知半解但又好奇胆大的少女最有意思了。

  抱起娇柔无力的倩公主,叶天龙大踏步的往湖心亭行去。

  被密密的修竹所包围的湖心亭现在是春意盎然,连原本停在梢头上的小鸟也停止了口中的鸣唱,歪着脑袋打量亭中两个人类的动作。

  湿淋淋的衣裳被堆在了湖心亭中的石桌上,具娇小玲珑但却是丰润柔嫩的雪白胴体伏在男人雄健的胸膛上,诱人的檀口中吐着细细的娇喘声,那光景真是要多诱人就多诱人!

  叶天龙的大手抚摸着雪白圆滚的玉臀,结实又有弹性的美好触感让他发出赞美的叹息。灵巧修长的手指已然探进了春潮初生的玉门,逐步将倩公主心中的情火推上更高的境地。

  虽然不知第次看到叶天龙那又粗又长的胯间之物,但现在真正接触到它的感觉还是非常新鲜又可怕的。稍微发颤的玉手轻轻握住,种说不清的滋味油然而生,是惊是喜,是爱是怕?

  叶天龙却是快活无比,想到法斯特帝国金枝玉叶尊贵无比的倩公主将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而且又感到她的玉手温软轻巧,心中的欲焰再也无法抑制了。

  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际,道娇小的身影从湖边飞速地掠来,几下起伏间就到了湖心亭。

  “公主殿下,二太子他”

  头撞见眼前如此火辣辣的场面,小春的俏脸腾的火红,张大小嘴,傻傻地看着。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刁蛮的公主和叶天龙的进展会如此神速。

  “砰!”的声,从后面冲进来的小秋结结实实的撞到她姐姐的身上。

  情浓似火的两人惊而起,满肚子火气的倩公主正要发怒,叶天龙拉了她把,“把衣裳拿来!”然后对小春道:“二太子怎么啦?”

  在两个俏丽小侍女的目瞪口呆中,倩公主粉脸红红的,但却是柔顺的拿来了石桌上的衣裳。

  “这个怪公主转性了吗?”本以为顿排头难免的两个侍女同时冒出这样的念头。

  小春不敢看倩公主的脸色,朝叶天龙施礼道:“二太子他往这边走来了!”聪明的她已经判断出眼前的男人对倩公主的影响力。

  小秋也低声不安地说道:“我在那头看到清儿姐姐也朝这边走来了!”

  销魂未果的男人瞟了倩公主眼,在心中嘀咕声:“原来还放了两个岗哨啊!”倩公主似乎是看懂了他这个眼神,不依地跺了下脚。偏偏她现在尚未穿好衣裳,小巧晶莹的玉||乳||在空中颤抖了几下,引得身前的男人眼睛顿时大亮。

  从两个贴身侍女的羞涩眼神中发现了自己的模样,倩公主不禁瞪了流口水的男人眼,然后又贴过身去,娇躯在他的身上磨蹭了两下,轻笑道:“我们先躲起来吧!”

  叶天龙叹了口气,恋恋不舍地在那诱人的酥胸掏了把,道:“好吧!”

  ※※※

  看到负手站在湖边的二太子文冶达,上官清儿的眼睛亮了起来。

  “二殿下!”

  听到上官清儿的轻呼声,长身玉立的文冶达转过身来,温柔地望着清丽的女官,说道:“清儿,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上官清儿微嗔道:“难道没有急事就不能见你吗?”

  见文冶达的脸上略显发急的神色,她又低笑声道:“是有很要紧的事要告诉你,陛下任命叶天龙为东督了。”

  “真的?!”

  文冶达的神情微动,突然左右查看了下,道:“我们到那个湖心亭说话吧!”说着,举步踏上了九曲竹桥。

  “这里怎么会这个样子的?”

  上官清儿指着桥面断开的部分,不解地问文冶达。

  文冶达扫了眼后,不经意地说道:“这定是我那个宝贝妹子弄的好把戏,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又成了落汤鸡?”

  上官清儿提醒道:“那倩公主会不会还在这里?”

  “没有,我已经查过了,这里个人都没有。”文冶达说着,伸手揽住上官清儿的纤腰,足尖在桥面上点,两个人轻灵地越过了这段桥面,两个起落就到了湖心亭。

  文冶达在青石的围栏上坐下,手还是环着上官清儿的纤腰,伸过头去,在她腻滑的粉脸上亲了口后,说道:“清儿,快把详细情况告诉我。”

  上官清儿先是环视了下湖心亭,发现石桌上隐隐的水迹,不禁轻推文冶达的脸,不安地说道:“你看那里还有很新的水迹,别是那人还没有离开吧?”

  文冶达轻叹了声,松开了环住纤腰的双手,站起来说道:“好吧,那我再检查次!”

  身形展,文冶达快速地绕整个湖心岛圈,将所有可以藏身之处均细细查了遍,然后回到了湖心亭,这几下动作神速无比,迅疾有如阵风,显出他的功力端的不凡,和他给人文弱的外表极不相称。

  现在文冶达站在亭心的样子有些古怪,两脚不八不丁,分开少许,闭目凝神,而他的双手更是怪异,举到眉心处的双手形成个圆心的形状,但那斜指横出的四指却又摆出了指天划地的架势,似乎有股莫名的劲气慢慢在其中流转,然后往四下里扩散开来。亭子里弥漫这种怪异的气氛。

  倏然他的眼睛睁开,两道神光爆出,直视正前方,似乎是有所察觉,但定神片刻之后,又闭上眼睛。

  约莫十数的时间后,文冶达缓缓放松身子,长吐了口气,走到直无声地看着他的上官清儿身边,说道:“现在你可以放心了,说吧!”

  上官清儿将身子靠进他的怀中,低声道:“请殿下不要怪罪,清儿实在是因关系重大,才会这样的。”

  文冶达伸出手,在她的粉颊上捏了把,笑道:“傻瓜,我怎么会生气呢?你这样也是为我着想啊。”

  上官清儿先在文冶达的脸上吻了下,以示谢意,然后轻声道:“明天任命叶天龙为帝都东督的皇令将正式公布,其中有个内容是允许叶天龙开府,自组部曲。”

  文冶达惊道:“父皇对他这么信任和器重啊,居然如此抬举他?尤那亚和吉里曼斯没有反对吗?”

  上官清儿答道:“三殿下他倒是没怎么反对,好像他和陛下有过什么协议,陛下说你会满意的,三殿下就不说话了。左宰先是强烈反对让叶天龙开府自组部曲,但陛下答应将他推荐的神殿法伦神官封为皇家大神官,他也只有同意了。”

  文冶达哼了声,道:“这两个卑鄙狡猾的家伙,他们知道父皇的心意已经无法改变,却借此机会从中得到利益,趁势壮大自己的势力。这样来,他们都心愿得偿,只有我点好处都没有,看来我要及早打算了。”

  上官清儿微笑道:“殿下您怎么没有好处啦?武安的那些人就是最大的收获。不管怎么说,现在您手中不也多了个筹码了。”

  文冶达摸了上官清儿把,笑道:“好家伙,你倒是很厉害嘛,连这点都替我想到了。”

  又说了会儿这两天来的事情,上官清儿转颜吃吃笑,柔媚地说道:“殿下现在知道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准备要怎么谢谢我啊?”

  文冶达闻弦听歌,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便老实不客气地伸手过去,滑进上官清儿的领口,用力揉捏了两下丰满的||乳||峰,满意道:“又丰满了不少啊!”

  “还不是殿下的功劳吗?”上官清儿情动似火地抱住他,个娇躯紧贴在他身上,大力地扭动了几下后,恋恋不舍的说道:“现在不行,我还要回去服侍陛下呢。”

  文冶达上下其手,狠狠地玩弄了会儿,才将娇喘吁吁的上官清儿放开,在她的小耳边低声道:“明天晚上我们老地方见,看我不把你整治得没有力气再作怪为止。”

  两个人站起来,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相携离开了。空无人的湖心亭又恢复了往常的安静。

  ※※※

  又过了会儿,湖心亭的上方传来了女子清脆的喃喃声。

  “真没有想到,二皇兄居然和父皇身边的女官啊”

  后面的声音被两个同时响起的女声打断,唔唔的挣扎声中,四道人影从亭子顶部斗拱处跌落。

  幸亏他们每个人都是身手不凡,落地时大家都已经控制好身形,安然无恙的站立在亭子中。

  叶天龙手搂着小秋,手抱着小春,对俏脸红红的倩公主说道:“你倒真是挺聪明的,居然在这里都弄了这么个藏身的处所。我真要好好奖赏下。”

  受到赞美的倩公主傲然道:“当然啦,你也不看看本公主是什么人,这点小事如何难得倒我?”

  他们四人躲藏的地方正是倩公主平时作弄别人时,替自己选的好地方,既可以看到亭子中的切,又不会被别人发现。因为她在遮挡身形的那个制作巧妙的牌匾上还施加了障眼和消音的魔法,根本无庾被别人发现其中的奥秘,除非这个人有着比倩公主高深得多的魔法造诣,但这样的人,想来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个吧!

  但是有点,这个藏身之处是以倩公主的思维为考量的,下子塞进了四个人,当下便有些爆满的感觉。所幸的是倩公主也好,她的那两个孪生姊妹花侍女也好,都是体态娇小可人的那种,是以还能勉强躲得下。只有便宜了唯的个男人,简直是被香气四溢的少女娇躯紧紧裹住般,个中的辛苦和快乐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和倩公主主婢三人又玩笑了会儿,虽然再没有真个销魂,但叶天龙也是快乐无比。

  在美丽的公主和俏丽的侍女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叶天龙告辞,快步离开了无忧宫。现在的他要回家好好和于凤舞她们商议下今后的行止,不过这次来私会倩公主倒是收获不小,没有想到向给人文弱怯懦,心喜欢音律的二太子文冶达居然也是在暗中窥视皇位,而且还是个身手高超的好手,若论到心机,看他今天的表现,绝对有不输于他弟弟尤那亚。

  "46"

  通往帝都艾司尼亚的官道其实条贯穿整个大陆的大动脉,是大陆上最主要的贸易路线,有着“黄金通道”的美称。

  离开帝都东二十里处有个规模甚大的驿站,由官方经营的这个驿站是专供来往的客商歇脚打尖用的,般到帝都的人都会在此地歇息下,除去路上的风尘,然后清清爽爽地进入帝都。

  从官道的东面来了辆华丽的马车,在数十骑大汉的拱卫下,驰进了驿站前面宽阔的停车场。

  这是辆由四匹骏马驾驭的华丽马车,车厢是用上等的云杉木所制,阴刻着各式各样的云雷图案,如果仔细看去,就可以知道这些图案其实是种巧妙的苻录,由高手所制,价值不菲,普通的大户人家也不可能拥有的,而且这辆马车的后面还带着两匹同样雄俊的马匹,显然是走长途的。

  这些护卫的大汉是清色家将模样的打扮,个个气势不凡,行家眼就可以看出他们均是来头不小的好手,不够份量的人还是别上去讨没趣。

  “咦!”

  打头的那个家将望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停车场,不由得顿了下,猛然拉住坐骑,转头对后面的同伴打出警戒的手势。

  “大家小心点,有点奇怪!平时这里很热闹的,今天怎么会个人都没有?”

  后面的个中年骑士大声说道,同时策马到了马车的边上,探头和马车上的主人低声说话。

  难怪他们会起疑心,这里是官道相当有名的驿站,绝对不可能如此冷清,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人上来接待他们,看起来好像是座被废弃的驿站般。但是眼神锐利的人已经发现停车场上的痕迹并不陈旧,这说明这里在不久以前还是有很多人的。

  中年骑士从车厢中缩回头,沉声喝道:“我们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长笑声起,无数的人影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但是陷入重围中的猎物并没有象他们想象中的那样惊慌失措,而是十分沉着的抽出了身上的长剑,缓缓退到了马车的边上,将那华丽的马车围在当中,似乎是要护住马车。

  他们的举动都现出所受的良好训练,而且这些护卫家将所站的位置更是经过演练般,让人感到如果想要冲到马车前,定是凶险万分。

  “不愧是公孙世家的人,应变能力让人叹为观止!”

  雄健伟岸的男人排众而出,站在公孙世家的人所布的阵形前面,抚掌而笑。

  公孙世家的那个中年家将看来是这行人中的首领,他眼中闪过怒色,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为什么?”男人冷电湛湛的鹰目,扫过前面的五个公孙世家的家将,“你没有份量问这个问题,把车上的主人叫下来吧!”

  感到鹰目中冷电的寒流,站在他前面的五个人无不心中惊,暗骇眼前男人的功力。

  中年家将的脸色沉,回敬道:“要见家主人,你也要试试自己的份量,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提这种要求的!”

  “很好,非常有胆量!”鹰目男人击掌,“那我们只好自己去请了!”

  他的掌声就是发动攻势的号令,四面的大汉齐舞动手中的武器,朝当中的目标杀了过去。

  公孙世家的人并没有回击,而是齐齐往后带马又退了步,这样他们和马车的间距又近了,防御圈也紧密了不少。

  围攻的大汉正要再往前冲,突然间变故倏起,从那辆马车的车身上爆出了无数的亮光,在空中汇集成个个美丽的光球,在四周飘浮着,它们的光彩甚至超过了明媚的阳光。

  “哇,这是什么?”

  所有攻击的男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几个男人脱口而出,叫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光之魔法吗?”

  感觉不妙的男人纷纷往中心冲去,试图靠近公孙世家的人,藉此避开光球的攻击,但为时已晚,空中所有的光球突然加快了速度,朝四面八方激射,有如道光明的洪流,将眼前的敌人尽数淹没。

  当光球撞到敌人的身体时,就爆发出极度的亮光,然后连人带球起消失得无影无踪,场上的亮度让所有的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当场面恢复正常的时候,包围圈已经不见了,只有十八个敌人剩了下来。

  “好厉害的光之花车!”鹰目的男人面现惊容的说道。

  而此时公孙世家的那些家将却是比他更感到吃惊,从来没有见过敌人居然在“光球之舞”的攻击下,还能安然无恙的。

  “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了这样的感觉。

  果不其然,剩下的那十八个敌人开始发动攻击了。这十八个人的出手,立刻让公孙世家的人感到阵心寒,因为他们的实力和刚才那些围攻的敌人简直大人和小孩子的区别。

  特别是站在鹰目男人前面的两个公孙世家的家将,两个人联手居然也挡不下他的记水平斩击。带着无上真力的大剑无情的砍断了他们手中的长剑,鲜血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