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道路,不禁喃喃自语道。他再次看了下旁边的路牌,没错,这里就是“望湖巷”。

  小巷清幽宁静,两边还栽着翠绿的柏树,沿着青石板铺就的道路,叶天龙三人直走到了巷底。

  眼前豁然开朗,前面有座小巧精致的店肆,上面的牌匾写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临湖居”。

  “临湖居”不大,而且显得有些陈旧,但十分的清洁,说明了此地的主人相当有内涵。

  加上“临湖居”面对的就是帝都艾司尼亚最有名的“玉带湖”,所以在靠近湖边建有曲廊雅轩,设着副座头。可以想象到,当夜幕降临时,在店外曲廊雅轩邀三五知己慢斟浅酌,看着那玉盘似的月华和粼粼的湖面中闪亮的倒影交相辉映,迎着漫天的银光,那情调真是美极了。

  现在已经是午后三刻了,可店内的七副座头依然全部满员,而且让叶天龙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店里的人没有个大声说话的,人们的交谈都是轻声细语,似乎是生怕会把此地的情致给破坏了样。

  叶天龙马上就认出了他要找的那个人,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少厉害,而且他事先也并不认识这个人,只是这个人的气势实在出众,想来这个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中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叶天龙朝玉珠和辛西雅打了个眼色,三人起走进了清爽的“临湖居”。

  “三位客人,对不起,小店已经满座了!”

  名长相可爱的侍应生迎上来用柔和的声音向三位客人致歉。

  “这家店里居然都是女的侍应生耶!”眼睛贼快的男人扫之下已经将店堂里所有的情况收到眼中,不禁心生好奇。

  店堂中布置得十分的秀雅,可以看出很明显的女性气息,往来行走的就是两个女侍应生。在法斯特帝国的酒店里也有女侍应生的存在,但全部的侍应生都是女的,这倒是极为罕见的。

  “难道说这里还是个风月场所吗?”见多识广的男人想当然的把念头转到这样个地方来。不过他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从紧贴的眉毛和坚挺的鼻尖以及走路的样子来看,他知道眼前的女人都是处子之身。

  “我们是来找他的!”玉珠指了指坐在曲廊中那副座头上的男人。

  女侍应生望了下那边英俊的男人,脸上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

  “原来你们是庆计公子的朋友啊!”

  叶天龙走到了庆计的桌子旁边,毫不客气地坐到了他的对面。

  “个人坐着喝酒不闷吗?”

  坐在庆计的跟前,叶天龙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英俊,剑眉星目,朱唇大耳,面如冠玉的他是足以和尤那亚,朱德钧这些人较长短的,而且庆计浑身还透射出股淡淡的书卷气,使得温文尔雅和雄健刚劲在他身上能巧妙的融为体。

  “请问阁下是”

  庆计的朗朗双目中透出丝的疑惑,眼前这个长相不英俊但却相当耐看的男人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怎么他的语气中显得如此熟悉呢?而且神目如电的他眼就看出了站到叶天龙身后的两个人,虽然作男人的打扮,但却都是极为罕见的美女,而且身手相当的高明。能拥有这样两个随从的男人会是谁呢?

  叶天龙十分自然的拿起了只酒杯,倒了些酒来洗下,然后顺手将酒水泼到湖里。

  “喂,喂,这酒很珍贵的!”

  庆计来不及拦阻,不由心痛地说道。

  “哦,是吗?”叶天龙满不在乎的给自己倒了杯酒,“这样的小店里会有什么好酒吗?”说罢,端起酒杯饮而尽。

  “好酒!!”酒入喉头,股甘冽的韵味油然而生,香而绵软,竟是叶天龙从来没有尝到过的美酒,他不禁赞叹出声。

  庆计摇摇头,又叹了口气,抓回了酒壶,给自己的杯中加了些后手就直抓着酒壶,看样子是再也不给叶天龙机会了。

  “你到底是谁啊,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嘛?”庆计开始下逐客令了。

  叶天龙舔了下自己的嘴唇,似乎在回味刚才的美酒,眼睛盯着庆计道:“请了病假,却到这里来逍遥,你可真厉害啊!”

  庆计愣,眼中闪过丝惊奇的神色望着叶天龙说道:“你是”

  叶天龙趁机将他手中的酒壶夺了过来,又给自己倒了杯,然后笑笑道:“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庆计将传闻中的人和眼前的人终于对应起来了。

  “你就是新来的东督大人?”

  “不错,在下就是叶天龙!”叶天龙泰然自若地端起酒杯呷了口,让香冽的液体在自己的口中滚动了几下才慢慢咽下去,因为这次他要好好的品尝下这从未尝过的美酒了。

  “你真的很会享受啊,这样的地方也能找得到!”

  庆计摸不透叶天龙的来意,到底是不是来向自己问罪的?

  他望着叶天龙沉声问道:“请问大人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自然是来请你这个病人到东督府任职啦!”叶天龙含笑道。

  庆计的视线转到了湖面上,轻轻地说道:“还请大人原谅,我是真的生病了,到这里只不过是散散心而已。”

  “是吗?”叶天龙将手中的美酒口喝完,然后望着空空的酒杯道,“不管你怎么想,我是真的想请你回去助我臂之力,将艾司尼亚管理好。”

  “有才能的高人多的是,大人何必要找我呢?”庆计望着叶天龙道,“我是个生活放荡的男人,你不怕惹上麻烦吗?”

  “哈,我从来不怕麻烦的!”

  叶天龙直视庆计的眼睛诚挚地说道:“因为我也是个生活放荡的男人,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对我的评价吗?好色的流氓将军!来吧,来作我的副将吧,我们可以让那些家伙看看,两个生活放荡的男人到底可以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真有意思,两个放荡的男人!”庆计笑了起来,他半真半假地说道:“你知道吗?我不喜欢你。因为我很嫉妒你,象你这样的男人居然可以得到于凤舞小姐的青睐!”

  “因为在追求女人方面,我比你厉害!”叶天龙大言不惭地说道。他已经从柳琴儿那里得到了应有的资料,所以对庆计的话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表情来,这也让眼前的英俊男人时摸不清对手的底细了。

  “哈哈哈!真有意思!”庆计大笑起来,“你什么地方比我好?相貌比我英俊?身家比我好?身手比我高?还是诗词歌赋才艺比我好?”

  他每说个条件,叶天龙都是含笑摇摇头。

  等庆计说完后,叶天龙才慢悠悠地说道:“我追女人靠的是高超的手段,而不是什么狗屁的条件!”

  庆计愕然,盯着叶天龙看了半天,才吐了口气道:“你真是比那些传闻还要让人惊讶!不过,我现在倒有些喜欢你了。”他举手向远处的个女侍应生示意,然后压低声音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直呆在这里吗?”

  叶天龙笑道:“当然是因为这里的酒,现在我也喜欢上这里了。”

  庆计摇摇头,然后转头对走到跟前的女侍应生泛起个让她神魂颠倒的微笑,“请再给我们上壶酒,盘糕点。”

  女侍应生微笑着离开了,庆计才转头对叶天龙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大家的桌子上并没有般的下酒菜?”

  经过庆计的提醒,叶天龙这才发现果然如此,非但是他这桌上没有应该有的下酒菜,连其他的桌子上都没有寻常酒肆中常见的下酒菜,有的,就是小巧精美的糕点。

  “因为这里的主人只卖自制的点心和家酒,”庆计看出了叶天龙眼中的疑惑,就对他解释道,“而且也不允许别的客人自带酒菜。”

  “好特别的店主啊!”

  “是的,这家的主人非常特别!”庆计的眼中闪过奇怪的神情,“这里的位子如果不事先预订,根本就找不到!”

  “有这么热门吗?”叶天龙有些不信地问道。

  “当然,因为这里的点心特别好吃!”庆计拿起了块糕点放入自己的嘴里,慢慢嚼起来。

  “是吗?”叶天龙也毫不迟延地将最后块糕点塞进自己的嘴巴里。小巧的糕点入口就化,满口的清香,甜而不腻,味道之美让他惊叹不已。

  “这家的主人每天就做四笼的点心,供应两坛的家酒,卖完了就关门,客人坐在这里也可以,但就没有人招待,更没有酒食供应了。”

  “这样的店主真有意思!”叶天龙不禁有些神往地说道。他这时已经被庆计勾起了心中的好奇,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人才会想到立下这样的规矩呢?

  “哦,她来了!”庆计欣然说道。

  叶天龙转头看见个侍应生打扮的女子端着食盘而来,两根大辫子走起路来有韵律地摆动,真令人入迷。然而看到来人的相貌,他不禁有些失望。

  这是张相当平凡朴实无华的脸蛋,照叶天龙的说法,那就是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毫无丝出众的地方,如果走在大街上,绝对不会有人再多看眼的,只会完全淹没在人群之中。看来看去,这个女子唯的亮色就是青春少女应有的活力和气色。

  这个女侍应生会是店主吗?而让叶天龙感到更奇怪的是,他发现身边的庆计居然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个女人,那神情好像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样,这又是怎么回事?

  “庆计公子,你要的东西!”这个女店主将东西放下来,面带笑容地说道。

  叶天龙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笑起来时特别好看,也许是因为她的相貌太过普通的缘故,使得两者的反差变得极大,让人下子就感到被这笑容深深吸引。见惯了美女的男人第次知道了笑容的魔力居然可以达到这样的地步。

  在叶天龙面前侃侃而谈,风度翩翩的庆计似乎下子失去了那种感觉,竟然有些吃力的样子对着眼前的女店主道:“谢谢绾贞姑娘!”

  “哈,原来如此!”叶天龙见此情景是恍然大悟,在心中是暗暗称奇。他笑着绾贞说道:“真是没有想到,象绾贞姑娘这样的人会是这家店的老板!”

  “请恕绾贞眼拙,这位公子好像从来没有见过,”绾贞温柔的微笑。让见惯了绝色佳丽的男人也不免感到有些心动,因为这种微笑最平凡,却是最容易打动人心,它不会让人有惊艳的感觉,会想到配不配的问题。而且她的这种态度就像是个人和邻家的同伴说话样,让人感到无比的轻松自在。

  “是的,我是第次来这里!”叶天龙十分老实地回答道。

  “原来如此,公子你误会了!”

  绾贞微笑着解释道:“这家店是家父开的,因为今天家父有事外出了,所以小女子暂时出来帮下忙。”

  这时候已经恢复镇定的庆计在边说道:“绾贞姑娘,听小玉说你正在寻找本书,是真的吗?”

  绾贞转头望了下另外个女侍应生后,才说道:“小玉真是的,这么爱多嘴。”

  “那么说这是真的了!”庆计急切地说道。

  绾贞的脸上现出思索的神情,迟疑了下才说道:“不错,家父也正在找寻这本书,这次出门也是为了这书的缘故。”

  “哦,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书啊?”庆计连忙追问。

  “其实也没有什么,说出来说不定你们还会发笑的。”绾贞含笑答道,“那是本失传的食谱,因为有人说在青州城发现过,所以家父才想的。”

  说完这些话,绾贞淡淡的望了下正用放肆的眼光看自己的叶天龙,她感到眼前这个男人有种与众不同的霸气,这让她感到害怕。因为貌不出众的她从来没有受到过男人这种肆无忌惮的观察,那眼光好像要把她整个人看穿般,甚至于在瞬间让绾贞感到自己好像没有穿衣服站在他面前样。

  绾贞的心中涌起古怪的念头,离开这个男人越远越好,这个想法让她自己都感到吃惊,为什么自己对个刚见面的男人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望着绾贞逃似的离开,叶天龙不禁哑然失笑,这女人还真有意思,居然会被自己看得逃走了。

  庆计却是神魂颠倒地望着绾贞的背影,半晌才对叶天龙说道:“我这段时间呆在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位绾贞姑娘!”

  “什么?”叶天龙虽然心中有数,还是表现出副吃惊的样子,“这样的女人多的是嘛。凭庆计公子的人才,还不是手到擒来!”

  庆计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声道:“她拒绝了我!”

  “什么?”

  这下,叶天龙是真的感到吃惊了,绾贞会拒绝像庆计这样的佳公子?按理说,应该是投怀送抱都来不及,绾贞居然会把这样的男人往外推,这太奇怪了!

  庆计继续说道:“你知道吗?绾贞是自于凤舞小姐后,第个拒绝我娶她为妻子的女人,想我这样才貌竟然会她被拒绝了!!嘿嘿,她越是拒绝,我就越想要得到她,所以我直在这里跟她耗下去。”

  叶天龙在心中不禁大笑三声,暗道:“真是个笨蛋,空有这样副好相貌,女人说不的时候,往往其实就是同意。”不过想想真是好险啊,这个家伙居然向于凤舞求过爱,这点柳琴儿倒是没有说清楚,她只是说庆计曾经是于凤舞的裙下之臣。

  “回去以后定要好好审问下那个可恶的女人,竟敢知情不报,非让她从使招来,大声求饶不可!”叶天龙在心中暗暗下了这样的决定。

  不过现在嘛,他倒有些同情起这个失败者,于是热心地说道:“你可以想别的办法嘛,比如通过绾贞的父亲来做工作?”

  庆计瞪了叶天龙眼,不悦地说道:“大人此言差矣,我这是尊重绾贞姑娘自己的选择,象这种事情要她自愿才可以的!”

  碰了鼻子灰的男人干笑了声,突然想到自己的身后还站着两个女人,可不要被她们把自己看扁了,连忙点头道:“正是,正是!对心爱的女人定要尊重!”

  庆计精神振,说道:“大人也这么想吗?”

  叶天龙用力点头道:“不错,我平生最恨那些不尊重女人的家伙了,如果让我遇到了非狠狠教训番不可!”

  庆计突然像遇到知己了般,拉着叶天龙的手说道:“原来大人的想法和我样啊,真是难得!我觉得女子生在世上就是应该得到男人的疼爱和尊重的,所以我最看不起那些自以为了不起只知道玩弄女人的家伙。”

  叶天龙听得连连点头,说道:“庆计公子说的很对。世上的女人只有受到男人的尊重和疼爱才会越来越美丽,也越来越有魅力!”

  庆计击节叹道:“说得太好啦!我能遇到大人这样的知己,真是三生有幸啊!”停了下,又说道:“怪不得大人能得到于凤舞小姐的青睐,我实在佩服大人的见识!”他现在的口气完全变了,却不知道两个人对尊重的认知其实有着很大的偏差。叶天龙是对自己所爱的美丽女人尊重和疼爱,而庆计却是推而广之。

  两个男人谈得越来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势。这让叶天龙身后的玉珠感到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真不知道两个大男人会在起讨论这些。老实说,叶天龙和庆计的想法和当时的世风是完全不同的,就是身为女性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庆计主动为叶天龙斟了杯酒,说道:“叶大人也许会感到奇怪,我为什么会想到将绾贞姑娘娶到手?”

  叶天龙端起酒杯轻啜了口,含笑道:“哪里,无论是怎么样的女人都有她可爱的地方,只是看你有没有发现而已!”

  庆计再次叹息道:“叶大人果然是与众不同,竟然能发出如此见解深刻的言论,让在下茅塞顿开!”然后端起酒杯,道:“来,我敬大人杯!”

  酒杯放下后,庆计由衷地说道:“叶大人别看绾贞姑娘相貌平平,可是她有手高超的厨艺,为人又心地善良,性情温和,实在是女人的楷模!”凑过头来低声续道:“别看这里只提供这些点心,其实绾贞姑娘做的小菜真是天下绝!”

  这话听得对美食极为喜欢的男人是脸的向往,油然道:“果真如此的话,那什么时候可以尝尝绾贞姑娘的手艺呢?”

  庆计十分骄傲地说道:“除了我以外,绾贞姑娘从来没有为别人做过,我想天下人中也只有本人尝过次,大人是机会渺茫啊!”

  叶天龙心道:“你神气什么,不也就是次吗?待老子使个什么手段,让绾贞这小娘天天为我烧菜,到时候美死你!”想到这里,心中跳,暗叫声:“乖乖,这样的话,岂不是要把绾贞弄到手了?那这小子不是要气得直跳脚了!”心中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他的嘴上却是连称羡慕不已,直道庆计好有本事,说得庆计欢欣不已。

  壶美酒下肚,两个人也成了好非常要好的朋友。庆计答应叶天龙出任他的副将,为他担起日常的治安事务。

  大功告成,两个人的话题又转到了如何追求女人上来,两个自认高手的男人开始交流起心得体会。

  真的没有想到方才还本正经讨论如何尊重女人的两个人现在却又开始为谁才是真正追求女人的高手而争论不休,这让叶天龙身后的玉珠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她只有在心中暗自思忖:“男人都是这样奇怪的吗?”

  争论了半天,两个人谁也不服谁,庆计忍不住大声说道:“你如果真的很厉害的话,不如把绾贞姑娘追到手让我看看。”

  “什么?”叶天龙的嘴巴张得足以吞下两个鸡蛋。

  “怎么样?”庆计满意于自己的成绩,继续说道,“你有没有胆量和我打赌,如果说你能在个月内把绾贞姑娘追到手,那么我就拜你作老大,你说东我绝不到西。要是做不到的话,那你就认我作老大,嘿嘿,把你的东督位子让给我坐坐,怎么样啊?”

  “喂,庆计小子,你是不是昏了头啊?”叶天龙也毫不客气地怪叫道。

  “没有关系的。”庆计大度地摆摆手,扫了眼正在店堂忙碌的绾贞,低声道:“反正这件事是公平竞争的,如果你能得到绾贞姑娘的芳心,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