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身的好筋骨,雄壮如山,真亏你练的,下了不少苦功吧!阁下高姓大名?为何要在这里闹事?”

  左岛近泰然向野人的方向走,跨上了台阶。野人不言不动,象个石人,铜铃眼毫不眨动,似乎根本没有把眼前的巨汉将军看在眼中。

  左岛近走到跟前了,见这野人依然不言不动,象个毫无知觉的人,不禁心头火起,刚想伸手的时候,只听得声炸雷。

  “站住!”

  没有看到这个野人的行动,却突然间就站在了左岛近的面前,粗大的手臂伸,挡在左岛近的前面。他的身材比之左岛近更为壮硕,不料身子却是这么的灵活,委实出乎众人的意料。

  “你不是龙小子,下去吧!”

  惊讶于这个野人般的大家伙竟有如此灵巧的身法,左岛近强压心中的不悦,伸手拨野人的巨臂,口中喝道:“好生无礼,此地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赶快离开吧!”

  最后个字的声音尤在耳边回响,他的手已经扣住了野人的手腕,抖拉,想要给这个野人点苦头吃吃。

  “嗯!”野人声轻叫,双手交错,粗大的双手象铁箍般,反而将左岛近的只手臂扣住,这抓之下力道万钧,换了旁人,骨头不被挤碎才怪。

  “好身手!”

  左岛近冷笑声,身神功倏发,浑身坚似金石,接着,“噗噗”两声暴响,两记重逾千斤的冲拳落在了野人的左右两肋。

  野人声虎吼,居然将左岛近的重拳生生硬受下来,可见他是练有金钟罩铁布衫类不怕打击的硬功,般的重手对付他根本是不行的。

  野人劲往上使,出其不意抓住左岛近的腰部将人向上举,抛石子似的将左岛近突然抛到台阶下,他也急冲而上,不等左岛近站稳,再次狂野地扑上来。

  左岛近也有两米多高的身材,只是没有对方结实雄壮而已,从这下试出对方力大无穷,是自己生平罕见的力士,不由得时心喜手痒。他手拨开抓来的大手,扣牢对方的腕脉,大旋身躬腰低头来记大背摔。

  野人的反应奇快,居然马上沉声开气,双脚生根立定于地,膝紧顶在左岛近的大腿上,用力往后扯,两个人顿时成了角力的模样。

  两个都是力大无穷的巨汉,这斗力,立时使得脚下的青石板碎裂成粉,引得围观的众人阵喝彩声。

  左岛近试出了野人和自己有着不相上下的神力,便不再与他纠缠不休,猛的招后手肘,凶狠地撞中野人的左肋,同时他也挨了对方记劈掌,两个身影分开。

  “你是龙小子的人吗?来,来,我们再来比过!”

  野人的口中叫着,整个人再次冲上来,活像头蛮牛。

  左岛近这下子可是尽展技巧,拳发如电,几乎在同时间里让野人的胸膛挨上了四记重拳,打得他连连后退。但左岛近的这几下反倒是激起了对方的凶性,在左岛近尚未收回攻击的时候,记凶狠的直劈掌落在了他的肩头上,打得左岛近也是身躯沉。

  “左将军小心,好好与他斗场,看看他有多少实力!”

  众人的喝彩声中,左岛近的耳边传来了个天籁般的声音。他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只是不曾想到她也到了附近,自己怎么没有看到她呢?

  想归想,左岛近的行动却不慢,立刻抖擞精神和眼前难得见的强劲对手战成团,他也要让那个在旁的旁观者看看自己的实力。四条同样粗壮的手臂在空中挥舞,交织成密密的肉网,不时发出猛烈地撞击声。好场精彩的龙争虎斗!

  两人口气交换了十数招,竟然不分胜负,谁也没有占到点便宜。虽说左岛近击中对方的机会要多些,但对方所练的护体神功坚实无比,将这些力重万钧的攻击完全消解掉。

  ※※※

  叶天龙远远地看到自己的家门口围着群人,不时还有喝彩声传出,心中大为好奇,连忙催动胯下战马。

  “难道说是有走江湖卖艺的人在我们府前摆场子吗?他们好像还没有到我这里拜过码头啊?”

  听着身边的男人这样的喃喃自语,玉珠只有在心中苦笑的份,这样的男人不是怪胎又是什么?但奇怪的是,自己现在却是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了,在他的身边总会遇到许多的很有意思的事情,让自己觉得十分快乐。

  如果玉珠在刚开始的时候,她仅仅是因为远古的契约才跟着叶天龙的话,那么现在的她是完全将自己心放在了叶天龙的身上。

  待叶天龙骑到跟前,才发现场面远非他所想象的那样,连忙跳下马排众走到圈子里面。

  “统统给我住手!”

  这时候在不远处的辆马车里传出了几个女人的笑语声。这是辆毫不起眼的普通坐驾,以这带的眼光看来,就是属于那种有点身份的下人才要乘坐的马车,用以方便出入。

  “天龙回来了,我们要不要下去啊?”

  “嘻嘻,我们还是等等吧,看他怎么对付这个野人?”

  听到叶天龙如此中气十足的喝声,激斗中的两个巨汉左右分开了。

  满脸汗迹的左岛近还没有向叶天龙回话,对面的野人已经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看了下叶天龙,马上冲到他的跟前,咧着血盆大嘴嚷道:“龙小子,果然是你啊!”

  “咦,你是”

  叶天龙愣,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野人。同时努力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可是脑海中那可怜的资料库中好像根本没有这样号可怕的人物啊?

  “哈哈哈哈,连你也认不出我来了!”

  野人热情地伸出双手将叶天龙紧紧抱住,其速度之快,力道之足,立时让摸不着头脑的男人大叫吃不消。

  “喂,喂,你先放开我,”

  叶天龙用力去推面前这堆肉山,旁的众人看得是哄笑不已。在女神战士的帮助下,叶天龙好不容易才从热情洋溢的拥抱中摆脱出来。

  “哎呀,龙小子你可真厉害,居然弄到了这么多漂亮的女人在身边!”

  望着架开自己的女神战士们,野人的铜铃眼中冒出了油光光的神色,用无比羡慕的口气对正忙着整理自己衣服的叶天龙说道,那个样子让某些人的心中升起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咦,你这个大家伙的眼神好奇怪啊?有点可怕”

  同样发现这个问题的叶天龙盯着面前的大块头男人仔细看起来。身后的玉珠心中偷偷发笑:“应该说是很熟悉才对,因为你自己看别人的时候也经常会冒出这种可怕的眼神来,只是你自己没有这种觉悟罢了。”

  “哎,老大,我算服了你!”野人从女神战士们的手中挣脱开来,巨掌摸着自己的脑袋,“身边有了漂亮的女人,就连自己姓什么都想不起来。这种性格除了老大你以外,再找个我看都很难了!”

  “去你的,混蛋!”叶天龙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大骂,“既然认我作老大,就不要丢老大的脸,跟老大进里面去说!”

  “是,是!”貌似凶恶的大块头男人居然老老实实地跟在叶天龙的后面往台阶上走,让叶天龙不禁回想起往日的老大生涯。突然间他的脑海中灵光现,转身大叫道:“你是那个饭桶!”

  在旁边的左岛近和玉珠她们闻言不禁大笑,哪有人会叫这样的名字?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啊,老大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我就是那个范铜!”野人高兴地咧着大嘴,抓住叶天龙的手使劲摇晃。

  “好痛啊!”

  被这个大家伙不知轻重地这么来下,叶天龙忍不住又骂了声,“你这饭桶,什么时候练成这样身好功夫的?记得以前的你除了饭量大,能吃会喝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长处了。”

  范铜连忙将叶天龙的手臂放开,口中替自己辩解道:“老大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那个时候我的力气可也是最大的喔!”

  叶天龙在范铜的身上揍了拳,“你气力大也不要做这种事情啊,好端端的把我家的门口都堵起来干什么?”

  范铜尴尬地笑着,“老大,我马上把它们搬回去!刚才是因为他们说这里是什么飞凤将军的府第,可是我听别人说这里明明是你的家,所以”

  叶天龙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敲着范铜的肩头骂道:“你这笨牛,呵呵呵呵!”才说句,他自己也笑起来了。

  看着范铜轻松地将两个重达千斤以上的石狮子搬来提去,叶天龙不禁暗暗心惊,这个大家伙几年不见,居然有如此的长进,不过他也感到十分欣慰,这个与自己从小混到大的兄弟回到身边,是多么值得高兴。

  ※※※

  飞凤府中,叶天龙押着范铜去好好梳洗了番,等他们重新出现在左岛近和玉珠他们面前的时候,顿时给他们耳目新的感觉。

  叶天龙将范铜向众人详细介绍了番。左岛近打趣道:“范兄弟可真是个力大无穷的汉子,以后搬家的话定要找你。”

  范铜哈哈大笑,摸着被叶天龙勒令修理整齐的头面,由衷地说道:“左将军好厉害的身手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个能与我徒手相搏,还差点儿把我打趴下的人。”

  左岛近微微笑,其实他自己心知肚明,自己是在暗中弄了点机巧,用上了神殿秘传的魔法增加实力,如果单单论到气力,眼前的范铜绝对是他遇到过的第人选。

  “好块浑金璞玉啊!天龙,他是你的以前的兄弟吗?”

  阵香风从后面传来,接着几个美丽无匹的女子出现在眼前。说话的是身月白宫装的于凤舞,更显出她那超凡脱俗的美丽。她的身边有身水湖绿的柳琴儿和紫色罗衣的龙灵儿。

  众人忙向于凤舞她们见礼,只有范铜这家伙却是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绝世美女,半天才对叶天龙说道:“老大,这些都是你的女人吗?太太”

  “砰,砰!”

  两声敲击的声响几乎同时响起,范铜摸着自己的脑袋不服气地看着娇小玲珑的龙灵儿,翁声翁气地说道:“我老大打我没关系,你这女娃子干什么要打我?”

  叶天龙笑骂道:“什么我的女人?你要叫嫂子的!”

  龙灵儿则是气鼓鼓的回道:“大傻瓜,我才不是这个色狼的女人呢!我是他的债主!”

  于凤舞和柳琴儿相视笑,走过去和玉珠她们坐在起。听玉珠将范铜的来历细细说了遍。

  “老大,你怎么会欠这个小女人债的?”范铜才刚问句话,叶天龙连忙将他的话头打断了。他可不想引起这个龙族少女的不高兴,想起自己还有弱点捏在这个恶魔少女的手中,他的头就变得两个大。

  “范铜,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几年你到哪里去了?这身的功夫是谁教给你的?还有其他人呢?”

  被叶天龙连珠炮般的问题弄得阵迷糊,范铜早就忘记了自己刚才想要说的东西。

  “这几年我都跟师父在学功夫,和其他人也没有联系了。”

  定下神来的范铜从衣袋中掏出了封信,递给叶天龙道:“这是我师父给你的,他就是那个怪怪的老头啊!”

  “什么?原来是那个老头!”叶天龙愣,连忙将信展开看了下,口中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说着,他将这封信转递给于凤舞,“你看下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很有意思嘛!”于凤舞扫了眼信,信中只有寥寥数语。“努力吧,小子!我们会再见的,这个大家伙还给你了。”

  “天龙,你师父给你送了个得力高手,这不是你正需要的吗?”于凤舞抬眼望了眼范铜,突然问道:“你练的是抱玉诀吧?”

  范铜的铜铃眼顿时睁得更大了,眼前这个美艳无匹的女人竟然口说出了自己的得意技,看来她要比老大厉害多了,怪不得连老大好像都要征求她的意见,她在老大心目中的份量定很重。

  “这位嫂子说得太对啦!”范铜连连点头,副佩服得不得了的样子。

  于凤舞的粉脸微微红,这样的称呼让她感到意外,但最多的还是种奇异的感觉,甜蜜又有些不好意思。

  “你这个大笨蛋,叫得这么粗俗,太难听啦!”

  龙灵儿在边朝面目凶恶的男人瞪起那双美丽的月牙眼,让范铜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对不住她,这个美丽的少女好像对自己很有意见的样子。

  “练过抱玉诀的人精气神均是敛而不发,触及则崩发如雷,我也只是听说过有这种神奇的护身真气,没有想到让我下子就猜中了。”

  于凤舞的话将范铜的注意力又转了回去,他点着大脑袋道:“对,对!师父也这样和我说的,还说什么练成了以后就会立于不败之地,可是我刚才和左家小子交手的时候却没有占到点便宜,那鬼师父定又在骗我!”

  “你的身材以前也没有这样魁梧吧?”于凤舞微微笑,将信还给了叶天龙。

  这次是叶天龙猛点他的脑袋,恭维道:“你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连这个都看得出来。这个家伙以前可是跟我差不多的,现在居然长得比我高出头还不止,轮到身量,我怀疑连左将军都不是他的对手。”

  于凤舞娇嗔道:“你才知道我的厉害啊!告诉你吧,我看出来的东西还有很多呢,但是就不告诉你。”她这时的神情像足了撒娇的女子,看到高贵的女将军流露出罕见的小女人之态,非但有着和叶天龙脉相承的范铜是看的心无旁羁,就连向来沉稳守礼的左岛近也是阵失神。

  直到某个看得心中不爽快的美丽少女拍着桌子赶人时,大家才又重新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来。而此时左岛近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告退,叶天龙便起身送他出去了,留下了傻傻的范铜去面对那些美女们的“拷问”。

  "62"

  东督府的后面有排戒备森严的营房,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因为这段时间关着剑馆的人,这里的防卫更加严密了。

  但再森严的士兵也防不住身手高明的有心人前来造访。今天就有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出现在了士兵们视线看不到的角落里,时隐时起地朝选定的目标前进。

  午饭之后有段时间,是士兵们的戒备最为松懈的时刻,因为饱食后的人会在这个时间变得昏昏欲睡,警戒心和反应力都降到了水准之下。来人能选在这个时候潜入,心思的巧妙和对人性的了解的确是非同般。

  在被关在东督府的剑馆中人里,尤素夫的爱妾柔娘自然是享受待遇最好的个。因为她的出首使得叶天龙顺利地将那场戏演完,所以得到了好处的男人自然要对她重点照顾。让她个人住间设施齐全的房间,除了没有行动的自由外,基本上和常人没有什么不样的。

  “已经第三天了,怎么会点动静都没有呢?”

  柔娘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望着上方,心中默默盘算起来。

  房间的窗户无声地开启,道修长优美的人影轻灵地飘了进来,足不沾地的闪而至,窗户随后又无声地关闭,举止行动间点尘不惊,这个人的功夫着实了得。

  “谁?”

  柔娘发现自己的面前突然间多了张陌生的面孔,不禁惊,从床上猛的坐起来,待要大叫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居然无法发出声音了,不知何时起,在她的周身有种莫名其妙的压力,将整个空间封闭起来。

  “柔娘,真的是你?”

  来人已经退到床边的椅子旁,以种优雅的姿势坐下,那张秀美的脸庞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语气中的变化将她内心的复杂情绪清楚地泄漏出来。

  “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想干什么?”

  柔娘发现自己又可以说话了,知道自己的生死完全被眼前这个美妇人掌握,也不敢大声呼喊,而是想办法自救。

  “这个地方守卫森严,如果我大声喊叫的话,你是逃不掉的!”

  “你不认得我了吗?”

  美妇人苦苦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秀气的脸上,肌肤光洁无瑕,没有留下丝毫的瑕疵。

  “那两个丫头,手段倒是真的高明,可是不知为何要把我的相貌给修改了”

  柔娘望着眼前美妇人的熟悉眼神,渐渐发现她的面容依稀相识,便仔细打量起来,越看眼中的疑云越大。

  “你是大大小姐?”

  视线终于转到美妇人手腕上带着的那个色呈碧绿的手镯,种若有若无的烟气好像在手镯里面流动,端的十分美丽,心神震,柔娘不禁迟疑地低声问。

  “终于认出我来了!”

  美妇人收拾起复杂的心情,双手在胸前做出了个只有自己人才会明白的手势。

  “大小姐!”

  柔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美妇人居然真的就是公孙世家的当主公孙大娘,自己心目中最敬服的人。

  回过神来的柔娘从床上跳下来,要给公孙大娘施礼,却被公孙大娘虚抬手拦住,“不必多礼,我有话问你!”

  “是,大小姐!”

  柔娘垂手恭恭敬敬地应声,她是曾经服侍过公孙大娘的人,所以对公孙大娘的称呼没有改口,而是直称她为大小姐。

  公孙大娘双目中神光现,沉声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负责艾司尼亚事务的云娘呢?你怎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问题个接着个,公孙大娘的脸色也随之越发的沉重,因为她看到了面前柔娘不解的神情和吃惊的模样。

  “大小姐,我这样做不是您的意思吗?云娘她难道没有与大小姐见面,可这切都是她在传达布置的啊?”

  柔娘的低声自语让公孙大娘的心阵发沉,自己的担心果然是真的,艾司尼亚的负责人云娘已经倒向了妹妹公孙三娘,这样来,所有的疑问都可以迎刃而解,自己的行踪能被人算计,也肯定是出自云娘的手。

  “这是为什么?”

  公孙大娘暗暗伤心不已,自己对手下人向宽厚有加,艾司尼亚的云娘更是自己手栽培出来的,居然会背叛自己?

  “大小姐,您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柔娘的问话将公孙大娘的心神拉回到现场,现在不是伤感愤怒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将情势重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然的话,让妹妹那样胡闹下去,把公孙世家的人投入到诡异莫测的政治斗争中,真不知道会为公孙世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走吧,我先带你离开这里。详细情况我们再慢慢谈!”

  公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