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看到两女融洽的样子,叶天龙兴奋得热血,大为得意。只见他左右开弓,手个,将柳琴儿和玉珠拦腰抱住,在两女的娇嗔声中,三人跌坐在窄小的床上。

  玉珠浑身滚烫,裸露着的无限娇美的娇躯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磨擦着叶天龙雄壮的身躯。虽然柳琴儿对第次的三人行感到非常羞涩,但在叶天龙的着意抚摸下,加上帐中的春意盎然,她的娇躯开始发烫,双玉手也不由自主地在叶天龙的身上抚摸起来。

  正待叶天龙意气风发的要箭双雕之时,仅存的理智让柳琴儿记起此行的目的,她勉力抬起头来,说道:“天龙,凤姐叫你去大帐。”

  叶天龙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哪有资格进大帐?”

  “你将升任千骑长!”柳琴儿的玉手温柔地抚摸者着叶天龙雄壮的身躯。

  “千骑长也没有资格进中军帐啊!”叶天龙还是没有抬头。的确,只有万骑长才可以出席军议会。柳琴儿半恼怒的用力抓了把叶天龙那蠢蠢欲动之物,娇嗔道,“你敢违抗军令。”

  叶天龙痛呼声,终于从玉珠的胸口抬起头来,只见玉珠那晶莹如玉的酥胸玉||乳||上到处是口舌的痕迹。“很疼的!小心我把你的可爱小屁股打得开花。”

  这话听得柳琴儿全身都酥了,她不由想起昨天和叶天龙在起的美妙滋味。她感到自己的芳心又是阵荡漾。柳琴儿强摄心神,正色道:“天龙,凤姐是有要事召你。你还是快去吧!”

  军令难违,叶天龙也只有强忍心头欲火,在两女的服侍下,穿好衣服。自然这期间,他也在两女的身上大呈手足之欲。

  "6"

  当叶天龙和柳琴儿赶到中军帐时,会议已经开始了。于凤舞意味深长地看了下柳琴儿,柳琴儿吓了跳,以为自己哪里还没有整理好,让于凤舞看出破绽。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但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这时,于凤舞对着柳琴儿露出了丝怪异的微笑,让柳琴儿脸孔腾的红起来,连忙走到于凤舞的身边位子坐了下来。

  于凤舞当众宣布任命昨天立功的叶天龙为千骑长。当然,于凤舞不会把那些香艳的情形说出来,自然也不会有人问。在法斯特军中,军团长是有资格任免万骑长以下的军官,而身为前线总大将的于凤舞任命个千骑长,更是非常正常的。虽则这个人曾经被她处罚过,别人也不会有异议的。但西方军团的某个人还是看出了些异常。接下来的事就让更多的人发觉奇怪了。

  于凤舞居然让刚刚上任的千骑长叶天龙带领两军,出任游击军。此令出,众将哗然。要知道法斯特个军的编制是万二千五百名,由国王任命的位万骑长统领,下辖十二个千骑长。而个军团则是由十二个军组成,其中个军是后勤军,每个军团的满额是十五万人。

  由个千骑长带领两军,这在法斯特的军中是极为罕见的。除非这个将领有很高的谋略,否则是难以服众的。就连叶天龙自己也被于凤舞的决定吓了大跳,这不是要他老命吗?

  属于凤舞军团的将领还好,对于飞凤将军于凤舞,他们是绝对的信任,这是多年来形成的信心。于凤舞大将军是不会犯错误的,所以即使他们心中有些奇怪,但也接受了这个命令。

  但西方军团的人就不样了,看着原来的部下居然被于凤舞这样看重,军团长杨汉带头提出异议。但于凤舞的决定已下,“叶天龙千骑深知敌军的底细,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于凤舞用威棱的凤目缓缓扫过会场,那股气势当场把那些议论纷纷的将军压倒了。众人渐渐地安静下来,接受了于凤舞的安排。

  叶天龙终于亲眼见识了于凤舞的厉害,心中暗自咋舌道:“好威风的女人,胆小的男人说不定连站也站不住了。”他心中升起强烈的愿望,想看看于凤舞在床上的样子。这样个连男人也自叹不如的绝色美女,不知脱光衣服后,在床上会有何种表现。叶天龙的嘴角扬起丝笑意。

  众人都看到了叶天龙的笑意,也不由佩服这个人的胆略,因为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他可以推辞掉,否则吃了败阵,他就要被处决的。同样的话,如果胜利,那么自然是奇功件,可能他马上就会升任万骑长。这样来他也创纪录的成了从百骑长升到万骑长的时间最短的人。

  于凤舞也暗中点点头,这个男人的确是有不同寻常之处。她提出这个提议也有想试试他的胆量。如果她知道叶天龙脑袋里全是她赤裸裸的模样,笑意也是为此的话,非要气坏不可。

  于凤舞布置好全军的行动后,众将从中军帐中鱼贯而出,各自去准备了。

  于凤舞叫住了最后个离开大帐的叶天龙,问道:“你可有信心?”

  叶天龙哈哈笑,回道:“大将军把这样的任务交给在下,在下只有努力去完成任务,以不负大将军之重托。”于凤舞的嘴角掠过丝微笑,边的柳琴儿忙道:“凤姐肯定有妙计,保你成功!是不是啊,凤姐!”她最后句话是对于凤舞说的。

  叶天龙眼楮亮,急切地望着于凤舞的娇靥。于凤舞被他看得娇靥微红,强摄心神,向叶天龙详细地嘱咐了番。直听得叶天龙连连点头,心中大为佩服。最后,于凤舞总结道:“切记,要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性,击就走。还有,千万不可恋战贪功。”叶天龙大为感激,恭声说道:“多谢大将军!”

  这时柳琴儿在边道:“天龙,你看凤姐为你多化心思,你可要好好地谢谢她啊!”叶天龙楞,抬头望了望柳琴儿,又看了看娇靥绯红的于凤舞,心中不由得荡。柳琴儿又向他行了个眼色,经验丰富的叶天龙哪会不明白。他上前跨了大步,整个人快要踫到于凤舞了。于凤舞惊呼了声,想要往后退。哪知柳琴儿在她的身后挡住了退路,还用手环住于凤舞的腰。叶天龙那呼出来的强烈气息让于凤舞不禁心慌意乱,她薄怒道:“琴儿,你干什么?”

  这时,叶天龙闻到从于凤舞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以及从她的樱桃小嘴里呼出的香泽,整个人早已醉了。没有什么比知道美女倾心更让人开心的了。叶天龙深深地望进于凤舞那双如梦幻般美丽的明眸,深情地说道:“就让我好好地谢谢你吧。我的小飞凤。”突然听到叶天龙那亲昵的称呼,于凤舞的芳心都要醉了。

  叶天龙低下头去,深深地吻上了于凤舞那微张湿润的樱唇。

  “嗯”从于凤舞的琼鼻中发出了极其诱人的娇哼。当叶天龙的舌头伸进温暖的小嘴时,于凤舞感到整个人阵天旋地转,那滋味比第次被他强吻更加甜美,使人迷醉。于凤舞的整个娇躯像被人抽掉了骨头,软化在柳琴儿的身上。

  叶天龙伸手将于凤舞和她身后的起紧紧搂住,让于凤舞那柔软娇美的胴体毫无空隙的贴着自己的身躯,施展出他那高超的舌功,把个于凤舞吻得魂飞魄散,浑然不知身在何处。他感到于凤舞的娇躯越来越热,深知其味的柳琴儿更是娇躯滚烫。

  正当吻得不可开交之际,帐外警卫的脚步声响起,惊醒了帐中三人。于凤舞急忙将叶天龙推开,娇喘不已地整理被他弄皱了的衣服,娇靥红得似盛开的桃花。

  警卫进来禀报:“三十里外发现亚素的兽人部队。人数约有十余万。”

  叶天龙行礼道:“大将军,小将告辞了。”于凤舞走到他的跟前,深情地望着他,道:“切小心!”美人的情深意重,让叶天龙心神俱醉。他兴冲冲地离开了大帐。

  在于凤舞身边的警卫都是跟了她多年的金凤卫,看到这从未有过的举动,无不目瞪口呆。但此刻于凤舞的眼中只有叶天龙的背影,浑然不觉这个金凤卫的奇异目光。

  旁的柳琴儿轻轻道:“凤姐,他会成功吧?”于凤舞知道她是关心则乱,笑了笑,“放心,派给他的是我们的精锐部队,利爪的实力你应该相信。再说,你还不信过姐吗?”这话说得柳琴儿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知道在凤舞军团中,号称“利爪”的两军,是战力超群的骑兵。

  ※※※

  太阳升起来了,驱散了笼罩在平原上的薄雾。法斯特军早已列好了阵势,整齐有序的部署成坚实的队形。身穿七彩甲的于凤舞伫立在本阵,目送着叶天龙和他的军队急速地离开法斯特军的阵容,她那双清澈的大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于凤舞暗恨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有好色放荡恶名的男人面前变得如此软弱,甚至很在意他,在他的面前会渴望他的拥抱,这和往日坚强果敢的她判若两人。儿时那短暂而深刻的欢乐时日在她的心中流过,可记忆中的憨厚少年却已不复存在,期间的转变之大让她无法想象。虽说这个世代的男人都是风流自赏,但能赢得如此远扬的风流名声,还是让别人为之侧目的。

  “他有什么好?”于凤舞不禁这样问自己,“他哪里值得自己和琴妹这样倾心呢?”想到这里,于凤舞不禁看了看旁边,身玄甲的柳琴儿正无限深情望着叶天龙远去的背影。于凤舞的心中痛,暗道:“琴儿啊,不是姐恨心,实在是这个男人让我的心无法平息。我只想做回原来的我,别怪我!”

  于凤舞知道刚刚结束内战的亚素,这次把魔掌伸向大湖地区,绝对会倾巢出动。作为战功彪炳的狮子王,应该是会亲自出马的。这样,绕到亚素军后面的叶天龙,就会有两面受敌的可能,对于只有区区两万多人马的叶天龙来说,失败是明摆着的事,搞不好就是全军覆没。

  于凤舞呆呆得望着渐渐消失在茫茫大地上的叶天龙,心潮起伏澎湃,她感到自己的心不再属于自己,好像也随着叶天龙离开了。“难道我已经无法自拔了吗?”于凤舞心中的某处开始扩大。她感到自己的心痛在加剧,股强烈的冲动让于凤舞差点叫出来,也许此去,他将永远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柳琴儿也将永远见不到他了。

  “这样做对吗?”于凤舞感到自己的心在动摇。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越发清晰的在脑海中闪过,不经意之间,原来她的芳心已经盛满了对这个男人的思念。以前虽然不知道他的存在,但至少还有相会的机会,可现在这去,却是自己亲手将他推到了个悬崖边,如果真的不能再相见,等于是自己将自己的心火熄灭。

  情丝起伏不定的于凤舞再也没有往日那样的决断果敢,各式各样的念头如风车般在她的心头转动。但是生性坚毅果断的她还是很快找到了解决方法,也定下了心志。

  于凤舞咬咬银牙,“也许这是神的旨意,让我再次遇到他,并要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他。如果他注定是我生命中的男人,那么他也将再次平安地回到我的身边!”这样想了之后,她开始轻松起来。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抛开心中杂念的于凤舞仰头看了看天色,喃喃的说了句,她似乎闻到了空气中的大战气息。她伸出玉手,拍了拍胯下心爱的龙驹“飞云”。深通人意的飞云仰首发出了声清越的长嘶。

  听到这熟悉的马嘶,凤舞军团所有的士兵无不精神振。多年来,伴随着这熟悉的声音,凤舞军团横扫千军,每个士兵都形成了对于凤舞将军如神般的崇拜,只要看到飘扬的飞凤旗,无不坚信胜利定是属于自己的。“美女战神”的称谓就是他们先叫出来的。

  于凤舞转头看了看远方朦朦胧胧的武安军营地,营地正笼罩在片安静之中,武安军似乎是不想出阵应敌。“但愿对面的老爷爷也平安无事!”虽然是对手,但于凤舞还是非常尊重古帕的。

  “后方有敌军!”派出的侦察骑兵策马前来报告。前方八里之处有亚素的先锋部队出现了。于凤舞镇定自若地下令,“阵势回转!”她的命令被急驰而去的传令骑兵层层传达下去。法斯特军的庞大阵容开始如水流样波动起来。

  时间计算得十分精确,当大批兽人部队出现在视野里时,法斯特军的正面刚好对准了蜂拥而上的熊人。与此同时,远方的武安军营地阵大乱,隐约可见火光四起,杀声震天。

  兽人中的熊族士兵,几乎全部是步兵。个个长得粗壮凶恶,个子比法斯特军高出半,加上皮粗肉厚,力大无穷,健步如飞。这样呐喊着冲上来,声势极为吓人。如果事先没有准备,真是会手忙脚乱,心惊胆战。而且它们速度很快,眨眼功夫,已经冲到了法斯特军的前面。

  早有防备的法斯特军不慌不忙,列在阵前的弓箭兵们迎头给了亚素军阵猛烈的箭雨。放出弓箭后的士兵往后退,而后面早已列阵准备的重装步兵则步伐整齐的向前移动,张开的巨大盾牌反射着初升的朝阳,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冲在队伍最前的熊兵们受到弓箭的洗礼,惨叫着倒下去,但后面的熊兵仍悍不畏死的冲上来。而些轻伤的熊兵也带着插在身上的箭,继续往上冲。兽人部队的强悍可见斑。他们无不狂热的舞动手中的兵器,嘶吼着,努力接近法斯特的阵地,因为在他们心中有这样的认知,只要能冲到敌人面前,他们就会溃败。

  看着兽人不畏生死的冲上来,于凤舞冷冷笑,轻蔑的说道:“群没脑的家伙!”空有如此强悍的士兵,但主将的失误将使得他们迈入失败的境地。她从容不迫地调动军队,继续给敌人迎头痛击。早已被调集在起的魔法师部队,在重装步兵的保护下,也开始向兽人发动魔法攻击。这是于凤舞的个创举,把原先分散在各军中的魔法师聚集起来,越多的魔法师在起吟唱,产生的魔法威力越大,这样给敌人的伤害也越大。

  只见无数可怕的火球和闪电在兽人的头上飞舞,而这些东西是兽人们最为害怕的。随着法斯特军中魔法师们的每次咒唱,都有大量的兽人倒下来。

  于凤舞知道不能让兽人接近自己的军队,因为兽人的战斗力远胜法斯特军,肉搏战时,可能几个法斯特军都敌不过个熊兵。但在这样的远程攻击下,能冲到法斯特军跟前的熊兵寥寥无几,这样来,即使能到法斯特军跟前,在众多法斯特军的围攻之下,熊兵也很快就被斩杀殆尽。

  个小时后,卜哥终于明白过来,法斯特军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吓就乱,冲即垮的人类。自己这样乱冲气,根本就是自杀,而且现在整个队伍的阵形已经已乱,连有效的命令也传达不下去了。他想到了要重整队伍,于是下令吹起退兵号。

  随着兽人阵中响起的骨笛那刺耳的声音,已经心生怯意的熊兵们便像退潮般的转身往后跑了。

  殊料,于凤舞正等这个机会,声令下,前面的重装步兵闪开,后面的骑兵急冲而出,在兽人的后面阵掩杀,直杀得失去斗志的熊兵丢盔弃甲,狼狈不堪,口气退了十里地,才稳定下来。

  卜哥被气得暴跳如雷,死命的让自己的部队顶住,开始组织起反扑。开战后小时,双方进入了拉锯战,但法斯特军在于凤舞的巧妙指挥下,阵式伸缩灵活,慢慢的占据了上风。数小时后,兽人部队伤亡惨重,阵式渐渐萎缩,再这样下去,兽人的溃败是定的了。

  但此时于凤舞并不高兴,因为预计在偷袭了兽人的营地后,叶天龙应该出现在卜哥的后面,和自己形成两面夹击之势。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叶天龙还没有出现,说明是出了问题。于凤舞在心中暗道:“难道真的让我算准了吗?”此刻她的心中是极为矛盾,既希望自己的判断正确,又不忍自己的计算成功。

  正在于凤舞惴惴不安时,兽人阵营的后面尘土飞扬,杆黄金狮子旗迎风招展。号角声中,兽人的援军终于还是出现了。于凤舞顿时花容失色,心中片惨然,她心中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直到此刻,于凤舞才发现叶天龙已经牢牢占据了自己的心,失去他给自己带来的伤痛是如此的大。

  事到如今,于凤舞也只有强打精神,将队伍转成防守的阵式,缓缓的往后退。得到喘息机会的卜哥连忙重整军队,而后来的狮兵则快速越过熊兵,向法斯特军发动猛烈的进攻。与此同时,完全击溃了武安军的豹兵和支援它们的亚素狼族军队也开始向这边靠拢。

  这时,于凤舞充分发挥了她在防守上的实力,组织起极其有效的防御,法斯特军且战且退,渐渐脱离了战场。只有西方军团的个军由于时恋战,陷入了大军的包围之中,结果很快就被兽人杀戮殆尽了。

  法斯特军退后五里,见兽人军队收兵扎下营,便也扎营休整。于凤舞知道自己要在这里挡敌军好几天,等待援军的到来。眼前的兽人军队兵力将近五十万,自己得要好好的谋划番,才能守得住。

  ※※※

  兽人大营中,卜哥被狮子王列特臭骂了顿,让他带领熊族余下的七万残兵败将退到后面。灰头土脸的卜哥退出大帐,踫到了向与自己不和的狼族大将灰贝,于是又被冷嘲热讽了通。

  卜哥气愤愤的说道:“那女人的确很厉害,你去还不是样。”

  灰贝撇撇嘴,冷笑着说道:“我会和你这个大笨熊样?”

  “要不,你去试试?”卜哥也冷笑道:“不要在这里说大话,你不是说狼兵的夜战是厉害的吗?”

  被卜哥这样说,灰贝马上应道:“正好,现在我奉命去偷袭法斯特军,看我把那个女人抓来给你看。”说完,灰贝气冲冲的走了。留下不住冷笑的卜哥在心中大骂:“可恶的混蛋,最好被法斯特军打死。”

  灰贝带着他精锐的八万狼兵,趁着夜色,悄悄的摸到了法斯特军的大营外。看着片寂静的营地,灰贝内心狂喜。那知等他冲进营中,声锣响,四周火起,法斯特军将他们团团围住。火光中,走出英姿飒爽的于凤舞,娇叱道:“早料到你们会有此招,还不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四周的法斯特军阵呐喊,杀声震天。

  凶性大发的灰贝大喝声:“给我上!”早就跃跃欲试的狼兵就冲上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