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付那个龙族美少女的方法,不由得心情舒畅起来。

  叶天龙站起身来,对刚刚踏进房间的柳琴儿笑道:“我和凤舞正在商议晚上的节目,你要不要参加啊?”

  “好啊!”柳琴儿欣然应道,“有好事情怎么可以忘了我呢?”

  “当然,当然!”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非但是我的好琴儿,连玉珠她们也有份喔!”

  “到底是什么节目啊?”被鼓起了好奇心的柳琴儿连忙追问道。

  叶天龙望了眼于凤舞,见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禁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腻滑的粉脸上亲了口,然后抬起头对柳琴儿说道:“还是让凤舞来告诉你吧!”

  于凤舞先是瞪了眼得意洋洋的叶天龙,然后对柳琴儿说道:“你别听这个家伙乱讲!”

  叶天龙故意用十分诧异的口气说道:“咦,凤舞我们不是刚刚说好了吗?为什么不让琴儿知道呢?”然后在于凤舞发话之前,溜烟地跑出了房间,经过柳琴儿的身边上,还不忘加上句话。

  “你们都准备好喔,晚上我会让你们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乐!”

  于凤舞站起身来的时候,叶天龙早已不见人影了,她不禁摇摇头,想到他的那些奇怪想法,又忍不住暗暗笑起来,也只有这个男人才会这么想吧?

  被叶天龙的话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既然抓不住早有准备的男人,柳琴儿也只有缠着于凤舞问个究竟了。

  被柳琴儿追问了好几次,于凤舞只好红着粉脸,在柳琴儿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柳琴儿的俏脸顿时也倏然霞烧,不好意思地羞笑起来。

  ※※※

  叶天龙出来的时候,左岛近已经等候在那里。见到叶天龙笑容满面的行来,左岛近便上前低声道:“兰心请大人出去趟。”

  叶天龙停住脚步,想起了自己和左兰心的约定,就点点头,在左岛近的陪同下出了东督府。

  会面的地点是在户普通的人家里,当然这只是表面看上去普通的住宅。

  左岛近和坐在门口的个半靠在墙上假寐的男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带着叶天龙进了大门。穿堂过厅,经过数道门后,两个人进了间没有窗户的房间。

  在对着门的正面有座灯台,发出幽幽的光芒,把这个房间里面的切事物都照得朦胧,透出股怪异的神秘。在灯台的后面,个浑身罩着黑色大袍的人安坐在椅子上,因为连面孔也被罩在里面,所以无法判断出这个人的性别和年龄,只有从那双神光充足的眼睛泄漏出这个人的可怕功力。

  左岛近十分恭敬地朝上面的人施礼道:“叶大人来了!”

  上面的黑袍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用精光四射的看着叶天龙。叶天龙见状冷哼了声,抓住左岛近的肩头说道:“老左,我们走吧!”

  左岛近愣,不解地望着叶天龙。叶天龙抬手指了指上面的黑袍人,大声说道:“这个混蛋是这里的主人吗?我们是不是来见他的?既然我答应左姑娘来见个人,现在已经见到了,自然可以走了!”

  “大胆!”

  上面的人坐不住了,深声怒喝,威严十足,真有让人闻声落胆的气魄。听声音可以知道是个男人,个年纪不会很轻的男人,而且应该是习惯了受人尊敬的日子,话语中透出强大的自信和压迫力。

  但是他面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叶天龙根本不吃这套,他不顾左岛近连施眼色,冷笑道:“胆子大不大关你什么事?作为个主人连最起码的待客礼节也不知道,和你这种人有什么好谈的!”

  “你”坐在那里的黑袍人腾的站起来,眼中的怒色化成两道可怖的冷电,连室内的灯光都为之暗,好强烈的气势啊!

  “我什么我?”叶天龙撇了撇嘴,“象你这种装腔作势的家伙我见多了,如果不是左姑娘的请求,老子才不会这么无聊来看你呢!现在已经实践了诺言,老子要回去抱女人了!”

  听到叶天龙越说越离谱,左岛近的脸上渗出汗珠,他向上面的黑袍人抱拳道:“司神大人”

  黑袍人挥手打断了左岛近的话,走到叶天龙的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看了半天,突然发出阵大笑。

  叶天龙正暗暗戒备,见到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举动,不禁退了步,喝道:“你笑什么?”

  “很有意思!”黑袍人的眼睛中露出了和善的神情,“果然是胆色过人,举止与众不同!”然后他转向左岛近说道:“你遇到了个值得效力的主将啊!”

  左岛近顿时放下心来,对两个人说道:“你们慢慢谈,我到外面去了!”

  “叶大人,让我们开诚布公地谈谈吧!”

  叶天龙还没有来得及叫住左岛近,他身前面的黑袍人已经掀开了身上的黑色大袍,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这是个脸色略带苍白的中年男人,鼻尖往下如钩,坚毅的下巴没有根胡须,养尊处优的男人,也是个性格坚毅的男人。叶天龙在自己的心中暗暗下了这样个判断。

  “坐!”经过叶天龙的闹,这个男人反而对他客气起来,举手延客入座,然后自己坐到叶天龙的旁边位子上。

  “我想叶大人知道我的身份吧?”这个男人和气地问道。

  叶天龙摇摇头,男人的眼中闪过丝惊讶的神色,“你没有听过司神吗?”

  叶天龙抓了抓头皮,说道:“司神,应该是神殿里的职位吧?我对神殿的了解不是很多,只知道神官的称呼。”

  “原来这样啊!”中年男人笑道,“那我就先把神殿的情况向叶大人简单介绍下。”

  这个男人的来头不小,居然是神殿的实权人士之,三大司神中排在第三的位置,主要负责内部事务,很少在外露面。而刚刚被法斯特的皇帝安德列三世册封为皇家大神官的法伦在神殿中的身份并不很高,只是大司神的个弟子而已。

  现在的神殿因为有法斯特皇帝的限制,已经不如以前那么有影响力了,作为神殿最高的领导层,三大司神自然要思考以后的道路。因着各人的信念和野心有太大的差别,三大司神想要走的道路也大相径庭。

  力想要恢复神殿往日权势的大司神是最得神殿各层人士支持的个,而且他也做得有声有色。靠着与吉里曼斯的相互合作,神殿的势力在慢慢扩展,象这次法伦成为皇家大神官,更是让大司神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稳固,声势也达到了个顶峰,众多的神职人员都致看好大司神,认为他能够带领神殿进入个全新的天地。

  但神殿中的有识之士也看出了其间的忧患,象大司神这般的扩展,和权势野心人士的互相利用,可能会引起另外些有力人士的强力反弹,搞不好的话,有可能再次触动法斯特皇家的利益,导致更加严厉的打击。因此他们提出能安心侍奉神明就好了,作为个神职人员何必要参加世俗的争斗呢?但主张退隐的派人数极少,在神殿中几乎没有多少发言权,如果不是有二司神的支持,说不定早就被激进分子给清理出去了,但即便是这样,他们在神殿的日子和地位也是每况愈下,渐渐被挤出了中枢。

  “那你是支持哪派的?”叶天龙不禁好奇地问道。

  三司神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巧妙地将话题引开。

  “叶大人现在是大权在握,我希望能得到大人的协助,在陛下面前多多关照我们神殿。”

  “你们和三太子殿下,或者左宰大人说还差不多,这个题目给我做好像太大了点。”叶天龙的脸上有了种轻松的笑意。

  “好家伙!”三司神的心中暗暗哼了声,“看不出来,你还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权势给冲昏头脑啊!”当然他的脸上不会泄漏出内心的感受,依然是副诚恳的样子对叶天龙说道:“叶大人太谦虚了,现在叶大人深得陛下的信任,有大人的句话,我们神殿就得到更大的支持了。”

  “而且这样的事情,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好处的。”三司神继续发挥他的口舌之力,“我相信自己的眼力,叶大人的前途绝不止于此,在将来的日子里有我们神殿的帮助,会走得更加安稳。”

  叶天龙沉默不语,但心中却是翻腾不止。三司神说的点没有错,至少目前看来是合则双利,不合的话,好像对自己的害处更大。但是他能代表神殿吗?

  叶天龙抬起头来,含笑问道:“三司神大人,请恕在下直言,你究竟代表神殿中的哪派?或者这么说,你们应该只是神殿中部分人吧?我和你们合作的话,也就是说要和别的派别对立起来,是不是这样?”

  三司神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道:“完全正确,既然叶大人这么直爽,我也直接说吧,大司神是完全站在吉里曼斯的那边,对你点好感都欠奉,而和我们合作的话,你也是可以得到部分神殿的势力支持,虽然说目前我们的势力不强,但如果能得到有利时机,我们也会成为大人强大的助力。”

  “先不说别的,左岛近就是出自我们这派的门下,象他这样的人才谁不想拥有呢?”

  说到这个实际的例子,叶天龙便再无法抗拒诱惑了,他望着三司神的眼睛慨然应道:“好吧!既然三司神大人这么看得起天龙,再说什么也是无益。让我们双方通力合作,互相帮助。”

  三司神大喜,站起来拉住叶天龙伸过来的手说道:“这是各取其利的约定,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努力吧!”

  对于三司神这么直接的表示,叶天龙反倒感到十分坦诚,如果说眼前的男人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就说明了他是不怀好意,既然如此说开了,大家以后在操作上也方便许多。

  左岛近知道这个结果后,也是十分高兴。他生怕叶天龙和三司神闹翻了,这样来他在当中就难以做人了,因为他的出身是三司神的门下,但现在跟着叶天龙做事让他产生了如鱼得水的感觉,从而认定这个男人是自己寻找多年的明主,因此这样的结果是他最想看到的。

  “听到这样的消息,兰心定会非常高兴的!”左岛近在叶天龙的身边感慨地说道。

  叶天龙默默看了眼左岛近,因为从左岛近的语气中他听出了些别的什么东西,这让他联想起以前的种种迹象,似乎左岛近对他的妹妹有种很特殊的感情,以至于每次说到左兰心的名字,那种语气都很奇怪。

  “但愿这只是自己的多疑和敏感!”叶天龙在心中暗暗想着,和左岛近起策马返回东督府。

  ※※※

  将叶天龙分别之后,三司神也满身轻松地回到自己在神殿旁边的家里。对于自己今天的表现,他是十分满意的,毕竟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乡下人,只消几句话就可以把他套进自己的圈子里面。

  “你回来啦!”

  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的是个低沉的声音,他不禁脚步顿,这个声音不是自己熟悉的仆人发出的,而且没有哪个仆人敢这样对主人用这种语气说话,除非那个家伙吃了豹子胆。

  “不用多看了,进来!”

  屋子里面的人发出不耐烦的话,强大的威严和气势让三司神心中凛,他突然间想到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习惯性地左右看了看,因为据说这个男人出现的四周定有大批的高手护卫,足以击垮支军队。

  “不用看了,再看你也看不到的,我想和你好好谈下!你不用害怕!”

  三司神咬咬牙,大踏步往里面走去,口中大声说道:“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有什么好害怕的!”

  屋子里面,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背手而立,卓然的风标使人羡慕不已。

  “你没有做亏心事?”男人的声音开始尖锐起来,“那你刚刚到什么地方去了?”

  “呃,我刚刚去看了个朋友。”

  “仅仅是个朋友吗?”男人追问不休,盯住他不放。

  “我好像没有必要向你汇报自己的行程吧?”三司神猛然醒悟过来,毫不示弱地说道,“我好像并不是你的门客,也不是你的家将,尊敬的尤那亚殿下!”

  屋子的男人转过身来,他正是俊美得让女人做梦,让男人嫉妒的尤那亚。尤那亚冷笑声,“不错,你只是个神职人员而已!”

  “你,”三司神的脸色变,强忍下心中的怒气,开始下逐客令了,“我很累了,如果殿下没有别的事情,请恕我失陪了。”

  尤那亚低喝了声,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个杯子,把玩起来。

  “你知道吗?每件东西的器量都是定的,如果强行给它加上超过其可容纳的东西,那么,它会这样”

  尤那亚边说着,边开始提起茶壶往个茶杯里注水,慢慢的,茶水满到了茶杯口,可是尤那亚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而是继续往里面加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溢出的茶水居然并没有流下来,而是高出茶杯口呈个圆柱体的水柱直立在茶杯上面。

  尤那亚露的这手功夫让三司神并没有感到十分惊讶,他知道这个俊美的殿下有着超过别人想象的实力,做到这点对他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尤那亚倒茶的举动和他说的那些话有什么关系,想来尤那亚应该不会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看看他的实力,或者在向自己示威这么简单。

  当圆柱体的水柱高到半个杯身的高度时,茶杯居然无声无息的碎裂开来,分成八瓣的杯子在桌子上摆成了幅整齐的图案,好像盛开的朵白花。茶水依然没有散开,还是个直立的水柱竖在三司神的眼前。

  “超过器量的后果你看到了吗?”尤那亚悠然地说道,同时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壶,桌子上的那段圆柱体水柱似乎在呼应着尤那亚的话,轰然倒下来,四散开来成为团没有规则的水痕。

  三司神终于变了脸色,他已经明白尤那亚话中意思,尤那亚也看到三司神的神情变化,他的嘴角掠起个无声的笑容,优雅迷人,却让三司神感到阵无缘无故的心跳。

  “人也是样的,如果野心大过自己的可以容纳的器量,结局就会和这个茶杯样,说不定还会更加悲惨!”

  尤那亚望着三司神轻轻地说道:“所以人还是要量力而为啊!”

  三司神身躯震,他知道这个男人是在向自己发出警告,他苦笑道:“殿下实在厉害,我刚才是和叶天龙”

  尤那亚朝他摆手,“这样就对了!我最恨的事情就是哪个人敢骗我,在我面前弄鬼。”然后他走到呆立在那里的三司神身边,俊美的脸上泛起丝胜利的笑容,“我不管你和叶天龙谈了些什么东西,那个男人只是个无关大局的小丑而已。我只要你记住的是我们之间的约定,乖乖地履行好你那份义务!”说到后面,他的话已经有些严厉起来。

  三司神无力地点点头,低低垂下了头,但望着地下的眼睛中闪过的是愤怒的光芒。

  "66"

  叶天龙反复看着手中的那条洁白的小丝巾,这是半刻钟之前,个俏丽的宫廷侍女送到府上的,府上的守卫不敢大意,连忙将这东西送到叶天龙的手中,等叶天龙赶出府门的时候,那个宫廷侍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打开这条折叠得整整齐齐的小丝巾,上面赫然用眉笔画了幅简单的示意路线图,下面还写着几个清秀的小字:“月湖之畔,碧心阁上,午后三时,与君私晤。切盼!切盼!”落款处是个淡淡的画押,朦胧而富有情调,因为在那画押上面还印着个精致小巧的鲜红色唇印,透着幽幽淡雅的香气,显得香艳又有巧思。

  横看竖看,叶天龙终于判定这个香艳的邀请信是来自那个刁蛮的倩公主之手,是送信来的人是个宫廷的侍女,二是那个优美小巧的红唇印跟倩公主的小嘴形状非常相似,三是丝巾上所说的那两个地点就在倩公主曾经告诉他的别院所住地的附近,这样三个理由综合,丝巾后面的人不就呼之欲出了吗?

  想到这里,叶天龙不禁为自己聪明的脑袋感到自豪,好些天没有看到那个刁蛮缠人的美丽公主了,现在她终于耐不住寂寞,找上门来了,只是素来粗枝大叶的倩公主怎么会学起来弄这样套诱人的调调?

  看来自己的魅力还真是挡不住啊!从来不吝啬于赞扬自己的男人这个时候自然是沾沾自喜,郑重地将这条带着香气的小丝巾放到自己的怀中,满怀憧憬地期待着下午美妙时光的到来。

  ※※※

  吉里曼斯接到手下人的报告时正在吃饭,他顿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细细的小眼睛中射出了可怕的寒光,让前面的男人不禁冷汗爬上额头。

  “你说什么?那批红货在我们的地盘上被人抢走了!?”

  “是”原来就羞愧难当的男人更是无言以对,只有深深地低下头,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自己的主子发落。

  “该死!真该死!”

  吉里曼斯把推开自己的座椅,话语中有着难掩的怒气。这也难怪他生气,这是批从东方重镇“金海城”运来的武器装备,里面有大批的魔法弩,这可是他花费了大价钱才从天机族那里弄来的,威力相当惊人,足以大大提高他的手下的战斗力。不想在这个当口上被人抢走了,如果闹出去的话,这个乱子就绝对小不了。

  魔法弩是种经过天机族的能工巧匠精心设计打造的远程攻击武器,因其是为了那些不具备魔法的战士对抗魔法师所设计的,本身附带有各种可怕的魔法属性,较之般的术士所发出的魔法攻击更具杀伤力,加上本身强大的穿透力,成为大陆各国军队最喜爱的武器,但由于这种武器对材料的要求很高,使得造价昂贵,也只有少数的军队装备有这种武器。在法斯特帝国,这些是帝国军队中的高级远程攻击装备,绝对禁止私人拥有的。

  想到现在朝中正在筹办二殿下的结婚大礼,如果那个下手抢劫的家伙在这段时间使用这些武器的话,那么造成的后果将不堪设想,旦仔细追查起来更是讨厌。

  “杰夫特究竟在干些什么?居然会出这么大的个乱子!”

  “杰夫特大人正在努力追查,据说事件发生的时候,有群神秘的人出现在附近地区。”手下人战战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