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兢地回答道。

  听到这话,吉里曼斯更是光火,冷笑着转过身来。

  “既然发现有可疑分子,为什么不深入调查?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干系吗?真是群饭桶!”

  “”汗流满面的男人无言以对,只有低头。

  脚步声响起,那个秃头的管家大踏步进来,让心惊肉跳的家将暗暗松了口气。

  于勒连朝吉里曼斯施了礼,说道:“老爷,应先生来了。”

  “哦,快请!”吉里曼斯脸上的怒气略消,将不安的家将喝退,“你去告诉杰夫特,如果今天晚上以前他不把这事情弄出点眉目来的话,就让他自己看着办吧!让他派人看住那些东西的,居然会弄成这个样子!”

  在可怜的家将急忙退出的时候,和个正从外面进来的留着山羊胡的瘦长男人打了个照面。身白色长袍的瘦长男人看起来点也不起眼,甚至称其庸俗也不为过。

  “这个家伙是谁啊?怎么看起来活像个无聊的教书匠,凭什么主上要对他这么客气呢?”

  家将带这这样的疑问离去了,被称为应先生的男人则是在吉里曼斯的降阶相迎下进了内堂。

  “先生这次前来,定是带来好消息了吧?”

  吉里曼斯笑容可掬地说道,同时请应先生坐到自己的面前。于勒连则走到堂门口的位置找个位子坐下,这个地方刚好可以将这带的动静完全掌握。

  “应某总算不负所托,赵无忌大人答应了大人的请求,而且为了表示他的真心,还派了赵四公子带着玄甲剑士前来协助大人。”

  吉里曼斯闻言大喜,作为手握永州实权的北方军团军团长赵无忌能转而投向自己这边,无疑将极大的增强本方的实力,这样来,自己在军部中的发言权也就大了不少。

  “先生这次可是立了奇功啊!”吉里曼斯站起身来,“赵四公子呢?快请他进来吧!”

  应先生捋了捋颌下的山羊胡,沉稳地说道:“我已经安排他们住进西风阁,我看还是大人亲自去趟为好,显出大人的诚意。”

  吉里曼斯点头道:“不错,应先生说得很是!我们现在就走吧。”停了下,又由衷地说道:“应先生能回到本官的身边,真是大幸事!”

  应先生微微笑,转头看了看门口的于勒连,然后对吉里曼斯说道:“大人身边有这样个高人在,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折杀鄙人了!”

  吉里曼斯呵呵笑道:“先生实在太谦虚,至于于管家,本官身边怎么可以少得了他呢?”

  “我觉得此次事件如果有于先生出马的话,定会大有作为。”应先生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据我的判断,最大的可能性是内!”

  吉里曼斯的眼神动,迟疑地望着应先生道:“先生的意思是”

  应先生打了个哈哈,将话头接了过去,“鄙人仅仅是猜测而已,如果说出来的话徒乱人意,所以才想到要请动于先生的大驾。”

  吉里曼斯也是哈哈笑,“既然应先生这么说,那老于你就麻烦次了。”

  直在边上没有说话,也不动声色的于勒连应诺了声,然后陪着吉里曼斯和应先生走出了内堂。

  ※※※

  午后二时许,跟在叶天龙身边的人就发觉到今天这位东督好像有些不样,玉珠和辛西雅看到叶天龙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不免心中好笑,同时也感到丝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引得这个男人这般模样?

  “公子,下午我们不去绾贞姐那里吗?”玉珠终于忍不住试探性地问道。

  “哦,上午不是去过了吗?”叶天龙想也不想就答道,“好像我再去的话也是进展不大。”

  “可是你以前不是每天上下午都准时报到的吗?”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玉珠却没有说出来,只是看了看坐在边的辛西雅大姐。这位女神战士的首领正在无聊地把玩着手中的支笔。

  “辛西雅,你不是要去教他们提盾术吗?”

  叶天龙象是突然想到样的,走到辛西雅的面前说道。

  “咦,公子不是要起去的吗?”辛西雅奇怪地抬头看着叶天龙,“再说时间还没有到,现在去太早了点。龙小妹定还在狠狠地操练他们,说真的,象她那样可怕的团长是绝无仅有的,我看到时候能坚持下来的不会很多。”

  “我看是龙小妹被凤姐抓住带这班家伙感到不爽吧?”

  玉珠轻笑声,接着说道:“公子,我们不要和昨天样吗?先去绾贞姐那里喝她亲手泡制的百花茶,然后再去校场。”想起了绾贞那妙手泡制出来的百花茶,玉珠的嘴里马上升起了那种韵味悠长的香气。

  叶天龙想起那些被龙灵儿用力折磨的可怜士兵们,不禁呵呵直笑,幸亏龙灵儿现在的心思都在如何训练好那班手下,少了这个古怪的美少女不时的作弄,叶天龙也感到轻松不少。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叶天龙眼珠转,对辛西雅说道:“刚刚忘记了说,凤舞好像说过要你今天早点去,她有事情要与你商议。”

  “是吗?”辛西雅愣,“那怎么没有和我说起来呢?”

  “我现在不是跟你说了吗?快去吧!”

  “那公子的身边”

  “没有关系的,我和玉珠随后就去!你就带着你的姐妹们先走步吧!”

  把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们送走后,叶天龙又想了个借口将玉珠也支开,然后他个人就偷偷溜出了东督府,往小丝巾上所说的地方前进。

  这个时候的叶天龙心中是充满了偷香窃玉的豪情壮志,因为这样的举动让他不由得想起以前在西江的时候所做的荒唐偷情之事,象这类事情最大的诱惑就是未知的后果,这种怕被别人知道,但又想被别人知道的莫名刺激感,是足以让个男人无法抵御的。

  碧心阁是座顶有绿色琉璃瓦的二层临湖阁,绿树掩映之下显得相当漂亮,很明显的这带是属于皇家园林的区域,除了几幢布置得错落有致精美的低层建筑物外,偌大的地方罕见人影。

  这样的情景落到某个男人的眼中,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按照小丝巾所示的路线,叶天龙毫无困难地找到了这座建筑形式颇为特别的木楼。

  “咦,怎么没有看到那两个可爱的姊妹花呢?”

  看到站在碧心阁楼口的个俏丽侍女,叶天龙不禁感到丝意外,这是个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女人,身宫廷侍女的装束。

  看到叶天龙的人后,这个女子朝他施了礼,欣然说道:“东督大人好!公主在上面等候多时了!”

  “是吗?”叶天龙听到这样的话,自然是心情大爽,没有多说句话便向里面走去。

  沿着精致的木楼梯盘旋着上了二楼,午后明媚的阳光正透过临湖面的排大明窗射进来,将里面切的东西映得亮丽无比。

  个身形修美的女子正背对楼梯口,站在靠湖边的扇窗户前,看着外面的美丽景色,但若有所思的背影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上来的男人,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外面。

  然而叶天龙却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站在离这个女人不到五步的地方静静地观察着她。

  她穿着件明黄铯的衣袍,纤腰间连着长长的轻丝带,被窗外的微风飘动,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衣袍外则披着件鲜艳夺目小坎肩,轻垂的明珠串微微晃动,和那双秀气的耳垂上勾挂着对雪白明珠耳坠,相映成趣。乌黑的云发油亮,在头上挽成双髻,和洁白如玉的肌肤相得益彰,着实当得绝世尤物之称。

  但是,她不是叶天龙心目中的那个女人,那个精力过剩的刁蛮公主,无论是从身材还是气质来看,她都绝不是倩公主。

  她是谁?她为什么要对自己发出这样香艳的邀约?她到底想干什么?

  时间,叶天龙的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直觉告诉他这种飞来的艳福绝非好事,转身就走应该是上上之选,但他心中也同时升起个好奇,这个美丽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她的相貌到底如何?

  如果他知道就是因为这突发的好奇心让他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他就会马上转身飞奔而走,可惜他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也不像于凤舞和龙灵儿那样具有可以看透别人心事的能力。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世事难料吧!

  也许是感到叶天龙站在自己的身后时间太长,居然都没有发出声响,背身而立的女子慢慢转过身来,展现在叶天龙眼中的是张明艳照人的娇靥。

  诱人的樱桃小口上淡淡抹唇红,引得人直想在上面尝殊味,秀气的双颊上胭脂未施却已白里透红,如抹上层天边的霞脂,令人望之更显娇柔秀丽,柔情似水,有如天上仙子落凡尘。

  “你是”

  叶天龙心神微震,这张粉脸是他熟悉的,虽则见到的次数不是很多,但他绝对不会看错的,这个神秘的女人竟然是武安的秀公主!

  “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秀美异常,简直比初次相见时判若两人?”

  叶天龙俯身施礼,心中不由暗暗思忖,她弄上这手到底想干什么?

  “将军救我!”

  秀公主的娇靥上浮起哀愁的神情,樱唇轻启,说出了让叶天龙大惑不解的话,但也勾起了他心中更加强烈的好奇心。

  ※※※

  于凤舞听完辛西雅的话,不禁又好笑又好气,那个家伙肯定想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去了,居然想出了这样个理由来支开身边的人。

  果不其然,很快的玉珠也是个人来找自己,柳琴儿见状不由得连连跺脚。

  “可恶的家伙,到底想去干什么?弄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连我们姐妹都要隐瞒,太不像话了!”

  于凤舞摇头说道:“琴妹,他还能去干什么呢?把姐妹们都支开的原因只有个,那就是他要去见种人,种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人,你说会是什么样的人吗?”

  柳琴儿恍然大悟道:“那只有是女人了!”说罢,她那钻石般的明眸转了下,突然提议道:“凤姐,不如我们去把他抓起来,那个场面定很有意思的!”说着,她已经开始幻想起来被当场抓包的男人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模样。

  众女不由得会意的笑起来,如果真的出现那个场面,绝对是非常精彩的幕!而且她们有信心能很快找到那个自作聪明的男人,因为这边有个暗黑族的高手,对于寻找到与她心灵相通的主人是轻而易举的。

  于凤舞笑了笑,望着柳琴儿说道:“现在我们去把他抓起来的话,用什么样的名义呢?再说,男人天生就是很难经得起诱惑的,特别是象天龙这样的人。”

  “那就这样放过他吗?”柳琴儿不甘心地说道,“我也不是为这个吃醋,而是明明可以告诉我们的事情,为什么弄得这么神秘?”

  “有时候天龙就是这样的,做些自以为聪明的事情。”

  “当他玩累了,自然会回家的。”于凤舞象是解释给身边的每个人听,又象是说给自己听,声音轻轻的,“对于男人来说,个值得留恋的家才是最终的归宿,除非这个家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事物。”

  整个厅里时静了下来,第次听到坚毅决断的美女战神吐露出女儿家的情怀,众女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在心底慢慢回味着于凤舞刚才的这番话。

  过了会儿,于凤舞首先打破了静寂,含笑对柳琴儿说道:“琴妹,如果你能早日成为叶家的正室夫人,就有权力去管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对天龙的勾勾搭搭了!”

  “这倒也是!”柳琴儿听罢噗哧声笑出来,然后笑着打趣道:“凤姐,你也是等不及要嫁给他了吧?”

  “不错,如果不早点的话,谁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人加入呢?先要确立我们姐妹的地位,免得后来的白占便宜!”

  于凤舞落落大方的样子,让柳琴儿忍不住赞道:“这不愧是我的凤姐,英明果断,考虑周到!”

  众女不禁阵大笑,于凤舞嗔笑道:“少来了,你给姐戴高帽也没有用,姐不会有好处给你的!”

  “我回来啦!”声非常有精神的招呼在门口处响起。众人的脸上都浮起会心的笑意,这种招呼只有个人会做。

  接着龙灵儿轻快地进来,现在的龙族美少女已经完全发挥出了她在军事上面的天赋才智,有惊人的实力和美丽的外貌作后盾,她在部下的心目中地位日渐看涨,虽然步兵团的人都被训得叫苦连天,但也确实从中得到了许多的好处,而心怀异心的人则被清除,让其他人不免想到这个美丽的少女指挥官到底是人还是神?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步兵团是上下心,短短几天的变化让那些带兵的老将也赞叹不已。

  从来没有见到过有这么多的男人老老实实地服从自己的指挥,任由自己的差遣和指使,那种感觉真是太有意思了,龙灵儿是越来越进入角色,但同时慢慢产生出种责任感。兴趣和责任感正是个好的指挥官不可缺少的。

  见到大家脸上的笑意,龙灵儿不免好奇地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吗?”

  于凤舞笑了笑,望着精力充沛的美少女说道:“今天的训练结束啦?”

  龙灵儿在于凤舞的身边找了个位子舒服地坐下,点头应道:“接下来该是辛西雅大姐的事情了。”

  柳琴儿在边笑道:“我看那些家伙还真可怜,被龙小妹折磨得够呛!”

  龙灵儿呵呵笑,说道:“现在痛苦点,将来就多了份保命的机会。”

  “龙小妹看起来很有为将的气势啊!”于凤舞也笑着说道:“现在总共留下了多少人?”

  “八百名,确切地说应该是八百二十六名士兵,我想这个数目足够了。”龙灵儿接过田恬递来的杯香茗,朝她投以感谢的笑容,然后续道:“这些人足以摆出任何阵势,也可以应付任何的场面了。”

  于凤舞点点头,颇为高兴地说道:“比我预计得要好,我本来打算是有五百人就够了,现在能有八百多名剩下来,的确是不小的收获。”

  "67"

  秀公主请叶天龙落座后,自己坐到他的对面,伸出双欺霜赛雪的玉手,十分优美地提起案几上的白玉壶,微倾壶身,从壶嘴里流出的是道透明碧绿的水线,带着淡淡的,但却是相当清幽的韵味。

  白色的玉杯,清澈碧绿的香茗,再配上案头袅袅燃起的丝香线,那股高雅的味道让叶天龙这个大俗人都深深感受得到。但让他更感到吃惊的是,现在的秀公主表现出来的样子和他在送她来艾司尼亚的途中有着非常大的不同,是什么东西让她有如此大的转变呢?

  “客来茶当酒,这是出自武安七峰山之巅的空青云,大陆上相当罕见!”

  秀公主放下白玉壶后,伸手做了个请喝的姿势,动作十分优美。

  叶天龙望着她的经过静心修饰的娇靥,说道:“小将是个粗人,不会转来转去的想,请问公主殿下到底何事需要小将效劳?”

  秀公主抿起樱桃小嘴,十分优雅地笑了下,赞道:“叶大人果然是个快人,那本宫就不客气了!”

  叶天龙的心中突然升起种古怪的感觉,眼前的这个秀公主好像非常不真实的存在般,她的颦笑,举动居然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为什么在来艾司尼亚的路上他没有发现这种情况呢?

  “叶大人知道吗?这次云阳的使团遭受袭击,是帕里的人干的。”秀公主望着叶天龙的眼睛,十分严肃地说道,“而他们的下个目标就是我!”

  叶天龙的身躯震,这个消息真是相当惊人,她个弱女子如何知道的?

  “公主殿下的消息从哪里来的?”叶天龙的眼睛紧紧吸住秀公主的眼神,仔细观察她内心的变化,口中缓缓地说道,“根据我的人报告,好像是和殿下的人有关系!”

  秀公主惊讶地望着叶天龙,断然说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随我来艾司尼亚的护卫这两天都在我的身边保护我,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情呢?再说这样做与我们武安有什么好处吗?”

  叶天龙从秀公主的脸上看不出丝别的感情,也便收回心神道:“那么如你所说的,帕里的人袭击云阳的使团又会有什么好处呢?”

  “帕里怕法斯特全力来对付他们,现在的法斯特军力之大,让他们感到害怕,更重要的是,帕里的国内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流,国力大损,如果这个时候法斯特乘机攻击的话,他们是无法抵抗的。而闹出这样的大事后,法斯特和云阳两国自然有阵好交涉的,两国的关系也会出现新的变化,如果他们再将我们两国的联姻破坏掉,法斯特就至少在好长的时间里无法专心对付帕里了。”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对情势有如此的了解,而且说起话来条理分明,叶天龙由衷地说道:“公主殿下好犀利的眼光啊,居然将事情分析地头头是道。小将真是眼拙,居然没有看出来。”

  秀公主听出他言下之意,微微摇头道:“叶大人误会了,我的这些看法都是我的部下告诉我的,他们希望能得到叶大人的帮助,来破坏帕里的阴谋。”

  叶天龙笑,端起香茗喝了口,抬头说道:“公主殿下可以向法斯特的官方交涉,也可以向未来的夫婿二殿下求助。象这样与小将私下会晤,恐怕不太好吧?”

  秀公主的眼中突然闪过顽皮的眼神,含笑道:“叶大人怕吗?”

  “笑话!”

  论到这种事情,没有个男人会示弱,更不用说是向来色胆包天的叶天龙了,他断然说道:“没有这种事情,只是觉得对公主殿下的声誉”

  秀公主低笑声,轻轻地说道:“我才不怕呢,这里都是我们武安的人。大家觉得路护送我们的叶大人是最值得信任的,所以才想到要借助于叶大人的力量。”

  “因为我们觉得在法斯特国中,有不少的人和帕里都有联系,特别是吉里曼斯,他的手下有不少就来自帕里。”

  “小事桩!”叶天龙口将杯中香茗喝干,“小将也正在追查云阳使团被袭击的事件,如果公主殿下的人发现什么线索的话,请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