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敌人入侵到腹地,虽然说平日的演练也设想过此等事件,但演习毕竟不同于实战,警卫们是想尽力按照事先设计的应对方案来执行,但旦实施起来却是和预想的有所偏差,以至于现在的场面看起来虽说不上混乱,但也不能有井然有序来形容,出现些嘈杂的场面自是免不了的了。

  窗户轰然碎裂四散,木块发出尖锐的啸声飞向冲过来的天牢守卫们,众侍卫连忙各施武技,将飞过来暗含真气的小木块震开。

  纷乱的声音中,个女子美妙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众侍卫的耳朵里。

  “糟糕,被他们发现了!叶大人,切小心!”

  声音很轻,但却能让冲到院子里来的侍卫听得十分真切,没有容他们再转过什么别的念头,四条曼妙的身影从破开的窗户处闪而出。

  “咦,难道说是叶天龙的那些美女亲卫?她们要来救走他吗?”

  所有的侍卫心中顿时升起老大个疑团,想归想,他们的手脚可不慢。喝叱声中,众侍卫纷纷包围上来。

  奈何入侵的女人有着和她们的美妙身材不相上下的武技,别看她们在玉珠的面前吃了亏,但对付起这些天牢的守卫们,还是有实力的。最主要的是她们的时机把握得相当好,正好是这些天牢的守卫们刚刚冲进院子,挡过了小木块的攻击,立足尚未稳的时候,而且她们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沾即走,快速突围。

  等倩公主到的时候,四个女人已经从另外面冲出了包围圈,四个女子美好的背影成条线接二连三地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

  那个落在最后面的女子身形将要消失的瞬间,突然感到身后阵急速的破风声,股强烈的气流呼啸而来。

  她知道是后面的敌人发出的远程攻击,也不敢怠慢,身形在空中急速落下,左闪扭身,做了个相当漂亮的蛇形术,动作连贯,气呵成。这样完美的表现连她自己也感到十分满意,因此当听到后面的敌人发出轻轻的惊呼声时,心中不禁暗自得意:“什么是高手啊,就是象我这样的!”

  这样的想法才刚刚升起,她的得意便化成万分惊骇,她的这些摆脱动作根本就没有起到多少作用,后面的魔法攻击已经近身了。

  好像有人在后面重重的推了她把,让她的身子摇晃地前冲,接着是阵钻心的痛楚从左肩处传来,皮肉的烧焦味连她自己都闻到了。

  “该死,竟然是火球术!”

  她在心中暗暗诅咒了声,不过同时心下也是暗凛,象这样有威力的火球术绝对不是普通魔法师可以发出的,至少也是策法师级的高阶魔法师。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攻击并完全没有结束。

  “嗖!嗖!”

  两声让人心都发颤的锐响从她的左右掠来,根本让她没有躲避的时间。

  “这是风刃裂体?!”

  她的脑海中倏然冒出这样的念头,衣服已经被无情的割开,肌肤迸裂,血光飞溅,两道来势凶猛的风刃左右击中了她的腰部。她只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叫,正在运转的口真气便断在半途,在半空中洒下满地的血迹。她已经被这击腰斩,为她的时大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先前天牢守卫们的惊呼声是在赞叹倩公主的实力,他们虽然是同属于宫廷侍卫,但并没有象他们那些在无忧宫中值勤的同袍们有机会见识到这个魔法天赋极高的公主那强大的实力。向来他们都是听说而已,也直认为那只是同袍们的夸张之言,个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真的有那么高的魔法造诣吗?想来可能是别人看在她那高贵的身份上,对她的溢美之词吧?

  但现在他们终于见识到了倩公主作为个大策法师的可怕实力,她居然在同时间里发出两种不同的魔法攻击,分别是属于火系魔法的火球术和风系魔法的风刃裂体。而且原本最般的火球术在倩公主的手中发出后,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端的是让他们看得心惊不已,如果和这样的策法师对上,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倩公主发出攻击之后并没有多看自己的成果,而是急速冲到那间窗户已经完全破碎的房间外,扬声叫道:“叶大哥,叶大哥,你在里面吗?”

  房间里面没有丝动静发出,也没有人回应,只有远处传来警卫们的喝叱声和警哨声,他们还在尾追那三个不情自来的女人。倩公主大急,直接从已经没有窗格的窗户跳了进去。

  “这个家伙真是好福气啊”

  听到了倩公主的叫声,场上所有的人心中都冒起了这样的念头,个尊贵的公主做出这样的举动,那背后的含义是不言而喻的。不过有些人也想到刚才入侵的敌人在离开时的话,这不是表明叶天龙他那些美女亲卫正要把他救出天牢,这可是件非同寻常的大事。

  不敢他们怀着什么样的念头,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冲进叶天龙的房间看看究竟才对。惊疑不定的天牢大小主管正要进去之际,就听得房间里面传出倩公主的声尖叫。

  “什么事情?!”

  大家的心脏都不由得猛跳下,尊贵的公主殿下在里面如果有什么意外事故发生的,那么在场的谁也逃不掉被砍掉脑袋的下场。

  轰然震动声中,身手高超的天牢守卫们从各个方向冲向房间,门板也被大力震开,下子叶天龙的房间里就站满了人。房间里面是片凌乱,显然是在他们来之前,这里发生过场激战,而且交手的双方看起来身手都相当不凡。

  而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这间房间的临时主人叶天龙正仰面倒在地上,没有点声息,不知道是死是活?

  倩公主双手抱住叶天龙的头部,惊慌地大叫道:“叶大哥,你怎么啦?”

  个眼尖的侍卫看出了原因,叶天龙的头部有处异样,那里正鼓起了个包,连忙说道:“公主殿下,叶大人是被人打昏的!”

  倩公主这时也感到自己的手上有些湿湿的,不禁大叫道:“快过来几个,他的头部在流血!”关心则乱,此时的倩公主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具最高级的治疗术,这样点小小的伤势对她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

  望着倩公主的马车驶离了天牢,天牢的管事大爷们不禁暗暗松了口气,今天晚上真是个忙乱的夜晚啊!不过值得高兴的是,那个给他们带来麻烦的男人已经离开了,从倩公主对他的态度来看,这个男人迟早会成为法斯特帝国的亲王殿下。

  他们对叶天龙的运气和境遇真的是非常羡慕,因为从来没有个人能在入了天牢之后,不到天的时间就获得释放,而且来接他出狱的居然是帝国尊贵无比的公主殿下,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个男人进来还不到天的时间,居然就使得天牢出现了十几年来难得见的热闹场面,向没有人敢摸进来的天牢会被四个女人入侵。虽然不明白她们到底是什么身份,是来救叶天龙,还是来杀叶天龙?这已经成为个他们永远藏在心里的疑团,因为陛下的旨意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无罪释放,恢复叶天龙所有的权力,他们就是想知道也无从问起。

  他们只知道的是陛下对这个男人的宠爱的确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象这样深夜来旨意释放个刚刚被他自己准许下天牢的人,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后来朝中有个自认公正不阿的大臣在议事时提出叶天龙的事件,安德列三世的回答是: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叶天龙并不是凶手!

  “可是所有的证据”不死心的大臣想继续追究下去,哪知道安德列三世色变道:“朕也有确凿的证据,当时叶天龙正和我的女儿在起,你是不是要把倩公主传来审问下啊?”

  此言出,众大臣鸦雀无声,提问的那个大臣更是惶恐不安地跪下请求皇帝的原谅,试想以倩公主这样的尊贵身份,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去审问她?先不说公主殿下的皇家地位,艾司尼亚的所有上流人士都知道皇帝陛下对这个小女儿的疼爱,要是动到她的话,就相当于是在拔老虎嘴边的胡须。

  更让大臣们感到不解的是,原本反对叶天龙最得力的两个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这时候摆出了副急公好义的样子,反倒为叶天龙说起好话来,这也使得那些想捧他们两个人场的大臣们感到无力。

  这些事情叶天龙现在当然不知道,他现在正舒服地躺在倩公主的马车上,接受美丽公主的服务。

  倩公主用条雪白的丝巾轻轻地擦拭着叶天龙的头脸,边心疼的问道:“她们到底是什么来路啊?居然这么狠心!”

  叶天龙惊异于这个向来刁蛮的美丽公主难得见的温柔,又闻着从她的娇躯上传来的淡淡的幽香,听到这话便伸手摸了摸仍然隐隐作痛的脑袋,苦笑道:“我怎么知道这些家伙是谁?幸亏我机智的与她们周旋,要不然等你来的时候,我早就小命不保了!”

  “哼,让我知道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话,我绝不会轻饶了她!”倩公主手上的动作十分轻柔,口气中的恨意却是相当可观。

  “反正就是那些看我不顺眼的家伙嘛!”叶天龙摸了摸那个被打的地方,在倩公主的治疗魔法下,已经根本看不出有丝毫的异样。

  “这里还疼吗?”倩公主见状关心地问道,同时伸出只小手轻轻揉摸了下。

  “乖乖,玉珠这个小娘子打得还真重啊!”叶天龙的心中暗暗叫道,他是自家事自己知道,这个地方的伤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自找的,是他自己向玉珠要求的。当见到那些女人撤离的时候,他为了省却向冲进来的那些天牢侍卫解释的力气和心思,当下就叫玉珠把他打昏。

  玉珠是在入夜的时候就偷偷潜到了天牢,藏身于叶天龙的附近,本来是想看看叶天龙所受到的待遇,不想正好碰到那些女人,于是就向叶天龙发出了暗号,也正是知道玉珠在自己的身边,叶天龙才会在那四个女人的面前来了场玩笑。

  虽然不明白叶天龙到底想干什么,玉珠还是十分忠实地遵命而行,用剑把在他伸过来的脑袋上狠狠来了下,因为叶天龙强调定要作得真实可信。所以当倩公主她们冲进来的时候,叶天龙是昏迷不醒,而玉珠则早已隐身而遁。

  如果说没有发现有倩公主的存在,玉珠也不会离开的,她知道这个美丽的公主有多少实力,自己没有把握不让她发现藏身之处,加上也知道她对叶天龙是没有恶意的,为免得被发现后的麻烦,是以玉珠她干脆也脱身离去了。

  “到了,我们下车吧!”倩公主罕见的温柔语气说道,让叶天龙顿生梦中之感。

  “不对啊,这里是”叶天龙探出头发现这里并不是飞凤府,连忙叫住了倩公主。

  “当然啦,这里是无忧宫嘛!”倩公主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啊!”弄不清状况的男人大吃惊,这么夜了,倩公主把他带到无忧宫里去,难道说是

  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马上从叶天龙的心底冒出来,倩公主发觉到他脸上怪异的神情,便追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没有!”叶天龙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问道:“我们现在到哪里去啊?”

  “父皇要见你!”倩公主说罢便在前头带路,“跟我来吧!”

  “咦!”原来是自己想错了,叶天龙愣了下,安德列三世居然在这个时候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吗?他怀着惊疑不定的心,跟在倩公主的后面往上书房行去。

  "73"

  从早上起,纷纷扬扬的雨丝就不停地在空中飞舞,将艾司尼亚的天空涂得灰蒙蒙的,让人分不清到底是雨还是雾。种植在道路两边的行道树却是十分欣喜地尽力施展自己繁盛的枝叶,去迎接让人耳目新的洗礼。

  就在这样的雨幕中,叶天龙慢慢走在通往飞凤府的路上,清凉的雨丝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感到无比的惬意,也让他的脑袋变得特别清灵空明,在这样个早晨,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叶天龙是在路口下了倩公主的座车,本来依着倩公主的意思,她是定要陪叶天龙回去的,两个人起坐车,但叶天龙坚持要让他自己个人走会儿,让倩公主自己坐车先回去。

  也许是昨晚的谈话起了作用,素来刁蛮任性的美丽公主居然见到叶天龙坚持自己的主张,便不再多说什么,乖乖吩咐御夫让叶天龙下车,然后转向回无忧宫她自己的寝宫。

  见到这个让自己头痛的美丽公主竟然转了性子,叶天龙在意外之余,也深深地吻了她的樱唇以资奖励,分别的时候,倩公主那双灵动的美眸中蕴含的深情差点把叶天龙淹没。

  直到这个时候,叶天龙才真正意识到这个美丽的公主已经到了情怀初开的阶段,现在的倩公主不再仅仅是个贪玩好奇的女孩子。

  想到这里,叶天龙很自然地想起昨晚和皇帝安德列三世的番谈话,想起安德列三世在谈话之间偶尔流露出来的霸气,让人不禁想象当安德列三世年盛时的模样。

  “这才是真正王者的霸气啊!”

  叶天龙抬起头来,任凭雨丝打在自己的脸庞,甚至伸出舌头去品尝下雨水的味道。倏然他的双眼闭,当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眼睛中爆发出了惊人的神光,似乎可以穿透远处天空的云层。

  也许是安德列三世的霸气触动了叶天龙心中的某个地方,也许是这两天的变故,从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的忽然转变,在这样个寂静的早晨,刹那间叶天龙豁然开朗的感觉,他的心中突然感悟到些什么东西,但又不能具体去描绘捉摸。

  但有点是他可以肯定的,自从那天被秀公主设计陷害之后,经过那让他莫名其妙的昏迷,他现在已经明确地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好像有了不少的提高。这个问题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难道自己的功力会在昏睡中得到提高?如果真的是这个答案的话,那以后自己只要多多地昏睡不就可以了。

  静静的过了会儿功夫,叶天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再度举步往前行去。

  “皇帝老儿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难道说仅仅是为了心爱的女儿倩公主吗?”

  收拾心神的叶天龙把念头转到了安德列三世对他莫名的信赖和支持,皇帝对他的期待和希望更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切如果说仅仅是由于倩公主的缘故,是很难让人信服的。毕竟倩公主只是安德列三世最喜欢的个小女儿而已,上书房的深夜密谈中,有许多别有含义的话,叶天龙还是没有体会到,但他却已经向皇帝许下了个男人的承诺。

  堂堂的法斯特皇帝,安德列三世为什么这么看重叶天龙的承诺呢?这是现在的叶天龙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

  飞凤府里,美丽的女主人是早早就起床了,梳洗之后刚想前往餐厅,个侍女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满脸兴奋的样子。

  “小姐!小姐!叶公子回来了!”

  “什么?!!”

  于凤舞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叶天龙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原本以为还要再等上段时间,费番气力的,岂料仅仅是过了天,事情就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等于凤舞赶到前厅的时候,叶天龙已经被兴奋的女人们包围起来了。喜极而泣的柳琴儿更是扑在叶天龙的怀里,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口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玉珠和辛西雅则是左右,从两边各抱着叶天龙的只手,又跳又叫,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在她们的周围,是那些女神战士们,她们个个的脸上都是十分高兴的笑容。

  田恬则是站在她们的旁边,虽然是满脸的笑容,可是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中却溢满了晶莹的液体,双手则是紧紧握在胸前。

  龙灵儿虽然对叶天龙的好色直没有好感,但见到众女的兴奋模样,也自觉得十分开心,站在边含笑看着这幕似乎是劫后重逢的好戏。

  见到于凤舞出来了,叶天龙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先从玉珠的手中抽回自己的右手,轻轻拍了拍她的俏脸,给了她个深情的笑容。然后端起了怀里柳琴儿的娇靥,梨花带雨的粉脸满是笑意,叶天龙忍不住在上面亲了下,才把她轻轻推开。

  于凤舞快步走来,娇靥上的喜悦和眼中的深情让叶天龙为之陶醉。众女让开了,于凤舞正要扑到叶天龙的身上时,忽然间听到叶天龙说出了句让场上所有女人为之震的话来。

  “凤舞,嫁给我吧!”

  “”

  刹那间所有的人都愣了下,所有的动作都在瞬间定格了般,叶天龙怎么会在这样的场合上突然冒出这样的话来,而且看样子他是十分的认真。

  伸在半空的手停了下,于凤舞时也反应不过来,叶天龙这样出人意料的求婚真的让这个就算是眼前发生天崩地裂也不会失神色变的美女战神出现呆傻的模样,这个样子的于凤舞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在以后也绝不会再出现的。

  见到场面下子静得可怕,叶天龙也感到有些不自然起来。他试探性地转了转头,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便犹犹豫豫地问道:“凤舞,如果说你不”

  “不!我我愿意!!”

  不愧是美女战神,于凤舞是场上最先恢复过来的个,她飞身扑到叶天龙的身上,双手紧紧搂住叶天龙的脖子,口中喃喃说道:“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我终于听到你说出这句话了!”

  叶天龙感到阵愧疚,这个情深似海的美女战神会为自己这样的句话而感动成这样,早知道是这样的话,自己就应该早点说出来的。他不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不管她对自己所爱的情郎有多深的爱意,总是想听到自己的爱人亲口说出这样句话的,因为这是个要用辈子的时光来实现的承诺。

  “那我们明天就举行仪式吧!”

  叶天龙双手捧起了于凤舞的粉脸,深情地望着她那双似乎蒙上层雾气的明眸,她的粉脸上焕发出种难以言状的光彩。

  “这么急啊!”于凤舞的眼中闪过丝不解的神色,略带迷惑地望着自己的爱郎。她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