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也是有亏损的!”

  叶天龙连自己也感到意外,自己居然可以这么顺畅地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来,这可是和自己的本性有些相反的。

  可惜他苦口婆心的第次说道学话,换来的并不是别人的感动,而是满不在乎的回答。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我觉得这样很好很舒服,没有什么不好啊!”

  既然如此,叶天龙也不再说什么了,当事人都不怕,自己个堂堂的男人会怕这个吗?

  主意打定,叶天龙的双手从后面伸出控住战马的缰绳,从别人的角度看来,这个样子就是他将倩公主的娇躯揽入自己的怀中,这位东督大人还真不是普通的无所顾忌啊!

  在东督府的将士惊异的注目礼下,叶天龙行人驰上了艾司尼亚的街头。他这样的携美纵马在艾司尼亚的街头,自然引起别人的不少看法,他头上那顶好色流氓的帽子也戴得更加牢固了。

  与其说这位东督大人是特立独行的男人,不如说他是个无行的家伙,相信有不少的人士心中会这么想的。

  但叶天龙才不会在于这些,别人的看法那是别人的事情,他在马上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倩公主。

  听到叶天龙居然是去找绾贞,倩公主并没有感到不高兴,反而很感兴趣地追问他和绾贞之间的事情。

  当听到起因竟然是和庆计的赌约,以及他在绾贞面前的碰壁,倩公主不禁笑得软在叶天龙的怀中,同时她对能让叶天龙无计可施的小店老板绾贞感到无比的好奇。

  “原来你也有被女人拒绝的时候啊!”倩公主的兰花玉指轻点在叶天龙的胸膛,腻声说道。

  “胡说!”叶天龙感到自己大失面子,“那个小女人软硬不吃,加上她的那手绝妙的手艺,真真让人恨也不得,爱也不得。”

  倩公主呵呵轻笑,吹气如兰道:“如果你不能使出那些恶劣的手段,就没有办法了吧!”

  “可恶!”叶天龙佯装生气地捏了把倩公主,“再这么说我的话,我就把你丢下马去!”和安德列三世的那次密谈之后,叶天龙自认已经明白到皇帝的心意,他自然对倩公主也就没有再象以前那样的守礼了。但是他以前真的对倩公主就十分守礼节吗?这点也只有这个男人自己相信了。

  他们两个人在马上的谈笑晏晏,落在那些道学家的眼中,这样子的举动简直是有些伤风败俗,绝对是作为教育良家子弟的反面教材。

  倩公主轻推叶天龙,腻声道:“怎么啦,你生气啦!”

  叶天龙没有回答,双目直视前方,他突然发现在前面的街市口道有些眼熟的人影快速闪过,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咦。那个家伙不是”叶天龙不禁在心底暗暗思忖,“他怎么又回到艾司尼亚了?唔,有点不妙,得注意下了。”

  倩公主见叶天龙没有反应,眼珠轻轻转,便软语说道:“好啦,不要这么小心眼,要不要我帮助你把啊?”

  “喔,什么?”叶天龙从思忖中猛醒,忙将心神收回,望着倩公主的俏脸问道:“你要帮我什么忙啊?”

  “自然是帮助你去把那个女人追到手啦!”倩公主笑嘻嘻地答道,在她看来,这样件事情是非常有趣的。

  “不,我们要改变方向了。”叶天龙轻轻摇头,现在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到那个吸引他注意力的男人身上,如果不把这件事弄清楚,他的心里会非常不安的。

  “是吗?”倩公主大感泄气,“我都想到个好主意了。”

  叶天龙笑了笑,探身过去对玉珠轻轻吩咐了声,玉珠惊,马上跃下战马领命而去,很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人群之中。然后叶天龙回过身来对倩公主说道:“哦,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

  倩公主正嘟起小嘴,为叶天龙不回她的话感到不高兴,听他这么说又马上来了精神。

  “放心,我是真的想到个好点子。”倩公主拍着微微隆起的酥胸,用十分认真的口吻说道,“你附耳过来!”

  叶天龙见她这模样暗暗感到好笑,但也将信将疑地凑过耳朵,听倩公主在自己的耳边细细道来。他的脸色随着倩公主的话语开始发生变化,听罢他拍自己的大腿,对倩公主赞叹道:“不错,这真是个绝妙的好主意!”

  倩公主本来也是有些暗暗担心,生怕自己的主意被叶天龙斥为胡闹,但见叶天龙大加赞赏,心下不由得高兴万分,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合自己的心意,跟他在起定会非常快乐的。

  “可惜这次没有时间了,我们下次就用这个办法好了!”叶天龙用十分遗憾的口吻对倩公主说道,“你有把握做好吗?”

  倩公主白了他眼,翘了下红红的小嘴说道:“我的功夫可不是假的!”然后十分认真地续道:“你可不能骗我的喔,下次我们定要把我这个计划变成现实。”

  “定,定!”叶天龙边漫应着,边把注意力集中到前方的街上。

  “公子,在那边!”辛西雅的声音在左后方响起,顺着她指的方向,叶天龙看到了玉珠的身影。玉珠正站在个路口,朝他们挥手示意。

  叶天龙的精神振,道声:“我们走!”率先带马往玉珠那边驰去。

  “他进了康乐坊的间民房,里面还有两个人。”玉珠望着跳下马的叶天龙飞快地说道。

  “哦,我们!”叶天龙看了看站在身边的辛西雅,素来对他言听计从的女神战士首领自然是毫无异议。

  “你先回去吧,我们要去办点事情。”

  叶天龙回头劝正睁着好奇的双眼望着他们的倩公主先回无忧宫,但这个精力充沛的美丽公主如何肯放过这样的个机会。

  “你们准备去对付谁啊?”倩公主把揪住叶天龙的衣袖,“我也要不行吗?”

  “我们去有可能和别人动手的。”叶天龙正色道,“你跟过去的话,就太危险了!”

  倩公主听这话顿时精神百倍,她跃跃欲试地说道:“好啊,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以错过呢!我定要去,我的身手可是很厉害的喔!”

  被倩公主纠缠不过,加上时间也不允许,叶天龙只好答应了让倩公主也跟着去了。他再三叮嘱倩公主道:“你可不许闹事,没有我的话千万不要动手,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倩公主只要能让她也去就十分满足了,对叶天龙的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

  行人到了玉珠所说的地方,正遇到两个人从屋子里面出来,和他们打了个照面。双方的脚步同时顿,脸上都显出了吃惊的样子。

  叶天龙并没有看错,他看到的那个金发男人就是曾经败在他手里的克里夫。曾经消失了段时间的克里夫又重新回到了艾司尼亚,而站在克里夫的身边是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额头上用条红布束起来,配合着那张粗旷的脸庞,壮实的脖子,让人感到有种莫名其妙的威胁。

  但最让人吃惊的还是克里夫的变化,乍看之下依然是金发飘逸的英俊男人,现在的眼中却不时闪过阴沉的冷电,浑身散发出种让人极不舒服的邪恶感觉,似乎是他的阴暗面已经成为他的全部。

  好像这个家伙练了什么阴邪的功夫,叶天龙的心里不由得泛起嘀咕。他还没有说话,克里夫先开口了。

  “叶大人,你爬得还真快啊!现在又准备拉哪个女人的裙带啊?”

  “呵呵,克里夫大人好久不见,现在又准备找谁练剑啊?”

  对克里夫的冷嘲热讽报以微笑,叶天龙用胜利者的口吻对克里夫说道。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了!”克里夫恶狠狠地说道,“我已经查出了那天败给你的真相了!”

  “哦,什么真相啊?还不是因为你的实力不如我吗?”叶天龙毫不客气地说道,然而他的这番话没有产生预料的成果。

  “亲爱的公主殿下,你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弄鬼了!”克里夫转而望向叶天龙身边的倩公主,依足礼数但却是平淡的话语中有着掩藏不住的恨意。

  “真没有想到堂堂的倩公主会为了自己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看来皇室的教养也不过如此而已!”

  倩公主可没有叶天龙那么好相与,她顿时美目怒睁,毫无惹事之后反省的觉悟,骂道:“好大的狗胆,见了本公主竟然不拜见,还口出狂言!”

  “你现在的模样配称公主吗?”克里夫改以前对女孩子彬彬有礼的样子,对着倩公主也不再执臣子之礼。

  克里夫身边的那个大汉死盯着叶天龙看了半天,这时候冷哼了声,对克里夫说道:“克里夫大人,我们走吧!”

  “叶大人,好好保重身体!”克里夫朝叶天龙打了个招呼就和身边的同伴扬长而去。

  倩公主哪里肯忍下这口气,只见她扬小手,娇叱声:“风刃舞!”

  平地生风,气流急速地旋转成形,尘土飞扬中,数道尖利的哨声呼啸而过。如果眼力好的话,可以看到总共是五道风刃,三左两右,虽然是风系魔法形成的高密度气流,但其锋利的程度绝不亚于真正的钢刀。

  听到倩公主的声音时,克里夫和那个大汉就已经提神戒备了,待察觉到身后的异样,立刻转身大喝声,同时扬手击出四道强大的真气,在自己的身前形成道结结实实的气墙。

  两种密度高得惊人的气流在克里夫的身前不到尺的地方猛烈地冲撞起来,发出气爆的声音,霎时间狂风大作,强劲的气流推动在场的每个人。很显然的是克里夫好像没有他身边那个大汉有实力,那个大汉是将攻向他的两道风刃完全接了下来,而克里夫虽然也接下了三道风刃,但却被爆裂的余劲震得身子仰,几缕耀眼的金发从头上飘落。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倩公主心中暗恨克里夫,所以攻向他的风刃要强劲许多。而克里夫也是对自己新练的功夫有些托大,两下相加,自然使得他的场面上看起来要比身边的那个男人差不少。

  “好!”克里夫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那个大汉就赞了声,显然他对看似甜美可人的美丽公主殿下居然有着如此高的魔法造诣感到意外。

  “不要以为对我拍马屁,我就会饶过你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

  倩公主虽然还是凶巴巴地说道,可是眉梢的丝快意还是说明她接受了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吹捧。克里夫深深瞪了倩公主眼,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了,显然此时的他已经明白到这个刁蛮公主的可怕,纵使自己练了非常厉害的“阴煞真力”,但还是没有完全击败倩公主的把握,再加上在倩公主的身后就是法斯特的皇帝陛下,找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很笨的举动。

  见克里夫和他的朋友再度转身要离开,从来不肯吃亏的男人如何肯罢休,叶天龙刚才不叫住倩公主的举动就是想给克里夫他们吃点苦头。

  “喂,你们两个混蛋给我站住!”

  克里夫和那个大汉身子顿,略带迷惑地相互望了眼,身后那个可恶的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口气的变化好像也太快了点,刚才还显得十分客气的样子,怎么才转了个身,就完全变样。

  "76"

  临湖居的店堂里,绾贞望着湖边那张空空如也的桌子,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她是昨天得到叶天龙被下天牢的消息,街头巷尾到处都在传这件事,大家致的结论是,这次叶天龙是在劫难逃了。

  在叶天龙每天到这里报到的时候,绾贞感觉不出来有什么不样,但是当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之后,她才发现当看不到那个男人出现,竟然在心底生起莫名其妙的空洞感。

  这倒并不是说自己爱上这个男人了,绾贞暗暗告诉自己,这个名声不好的东督大人是和自己完全生活在不同空间的男人,他现在的锲而不舍也许只是时的新鲜感。入候门深似海,她可不想自己今后的生活变成那样,对于自己来说,找个普通人,两个人相亲相爱地平淡过生才是最大的幸福。

  “小姐,你快看那个人!”

  店里新来的女侍应生晓虹对站在店堂前面的个男人指指点点,显得十分好奇的样子。

  绾贞轻叹声,转头望去,当视线触及那个男人的时候,她不由得愣,突然间感到阵非常奇怪的感觉在心底涌动,这种感觉非常陌生,但又好像十分熟悉。

  这个身材修长,容貌俊美的男人看起来十分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但眼睛中似乎是带着种莫名的沧桑感,好像他的人生经历远远超过他的岁月。

  绾贞没有练过功夫,自然没有超凡的眼神,所以她没有发现当这个年轻人看到她的时候,浑身微微震,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奇怪,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又好似被电触到样,嘴里咕噜了句。

  “他已经连续两天都站在我们的店前,真是个怪人,为什么不进来呢?”

  新来的女侍应生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说话这点让绾贞感到有些受不了。她真的不知道个女生居然可以有这么多的话好说。不过现在她倒是希望晓虹能多讲些。

  “他好像不是艾司尼亚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果然如绾贞所想的,多话的女侍应生开始念叨起来。

  “据说他是从帝国的南方来的,看他的穿着举止也说明了这点。”

  绾贞不知道自己店里的这位女侍应生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也有研究。不过看到晓虹那双眼放光的样子,绾贞似乎是明白到什么。

  “我去请他进来!”晓虹说着,往店门口走去。圆圆的脸上泛起了个灿烂的笑容,年轻少女发自内心的笑容总是可爱的。

  可奇怪的是,这次女侍应生却是把事情弄糟了,见到晓虹朝自己走来,那个年轻人马上转身快步离开了。从头到尾,他没有说过句话,但绾贞却有种强烈的感觉,似乎这个年轻人已经说了很多话样。

  收回视线,绾贞又轻轻叹了声,最近好像自己特别喜欢叹气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绾贞自己也感到有些奇怪,是什么让自己发生改变?

  “这个怪人!”晓虹望着那个年轻人消失的方向直跺脚。她正想转身返回的时候,突然看到个中年人骑着匹黄骠马匆匆驰来,满脸是掩饰不住的风尘之色。

  “喂,喂,大叔,这个地方可不能这样骑马的啊!”

  “大叔?”中年人已经到了小店的前面,从马上跳了下来,看动作还是相当的敏捷。他拿眼睛瞪着晓虹,“你是谁啊?我有这么老吗?”

  晓虹也毫不示弱地回瞪着这位看起来很有精神的大叔,正想开口的时候,被惊动了的绾贞已经从店堂里面走了出来,见到这个中年人后不免惊喜地叫起来。

  “父亲大人,您回来啦!”

  “父亲?!”晓虹马上把已经到了喉咙的话咽了回去,绾贞的父亲不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吗?那可就是自己的薪水来源啊,还是表现得好点吧。打定主意的她马上陪上了张灿烂的笑脸。

  “店长大人,我”

  “我很老吗?”对自己的年纪念念不忘的中年男人最记挂的还是这个问题。

  “呃,店长大人看起来好年轻啊哈哈哈哈”

  边点着头,晓虹连忙离开了这对父女的身边。

  “父亲大人”绾贞正想向自己的父亲阳建表示欢迎之时,突然见到自己的父亲改笑容,用往日里十分少见的肃容轻声说道:“刚才离开的那个年轻人是谁啊?他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我不知道。”绾贞微微摇头,心下不免升起了丝疑惑,“他怎么啦,到底有什么事情吗?”

  阳建沉吟了下,轻轻挥了挥手,对绾贞说道:“算了,我们先进去说吧!反正也不急这么时。”

  ※※※

  克里夫望着围在自己两个人身边这些美丽的女神战士,语带嘲弄地对叶天龙说道:“叶大人,你的排场倒不小,哪里找来了这么多的美丽女人,她们有用吗?”

  克里夫身边的那个男人则是轻蔑地望着叶天龙说道:“叶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想靠这些女人把我们留下来吗?”

  叶天龙冷冷笑,好像没有听到克里夫的话样,双手背,昂起头来说道:“本人身为东督,自有发除恶的义务。现在本东督怀疑你们两个家伙图谋不轨,要把你们两个家伙带到东督府去,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吗?”

  “他不是来真的吧?”克里夫和他身边的那个男人交换了个迷惑的眼神,叶天龙这样做也太没有风度和气量了,居然有这么卑劣的借口来找自己两个人的麻烦。

  “你有什么证据吗?”克里夫忍下口气,怒视着叶天龙反问道。

  “需要证据吗?我说的话就是证据!”叶天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让克里夫和他身边的男人恨得牙齿痒痒的,“先把你们带回去,好好盘查下再说吧!”

  “流氓出身的人总是不改流氓的习气啊!”克里夫在心中暗暗感叹,为什么这样的男人会得到柳琴儿,甚至是于凤舞那样的美女的青睐,冥冥之中的命运真是会跟自己开玩笑啊!

  克里夫身边的男人却没有这么多的感慨,他的双眼瞪,冷声喝道:“你怎么带我们走呢?是靠那个会点魔法的小女人还是这几个娇滴滴的母货吗?”说话的时候,他还特意点了点在叶天龙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

  早已是跃跃欲试的倩公主见状正要再度出手,却被叶天龙把拉住。

  “对付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不用劳殿下你的大驾。”

  说罢叶天龙朝站在克里夫他们两个人身边的女神战士们打眼色,会意的女神战士顿时微微点头。

  两把飞电标枪慢慢举起来,闪着寒芒电火的枪尖在克里夫两个人的面前透出了可怕的气势和强大的压迫感。

  “咦,居然是高手呢!”克里夫和他身边的那个男人不由得从气机相牵之中感受到对手的实力,他们再也没有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而是用警觉的神情注视着身边的女人,暗暗运起了全身的功力。

  克里夫的眼睛慢慢变?br/>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